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1年 8月 2日, 08:02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佩卡斯王國短篇】信
文章發表於 : 2018年 8月 1日, 00:38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6年 1月 3日, 22:11
文章: 20
少女坐在爐火前的地毯上,男孩依偎著她睡著了,潔爾撫摸枕在腿上弟弟的頭髮絲,輕柔地…輕柔地…享受這份安寧時光。

幾個星期前,潔爾與其他新兵同袍在泥濘中打滾,揮舞著刺刀對練,在艱苦訓練中,表現傑出的她受得了上級提拔,通過了一個月裝甲學校的課程,成為了一名合格的下士,久違得到七天休假回家。

然而今天就是士兵踏上火車歸隊的日子,許許多多的親人皆湧進車站,為出征勇士們送行。

在月台的一小角,簇擁著上車的隊列旁,昨晚還相依而睡的姊弟,如今難分難解。

「迪姆,姊姊必須走了。」潔爾輕輕地撫著弟弟的頭。

「···」然而弟弟默默不語的,抓著軍服衣角不願放開。

「不要這樣嘛~!」

看著那張擰在一起的小瓜子臉,潔爾的心都糾結在了一塊 。

「沒事的~姊姊很快就回來吶!」

對著連續躲著自己好幾天,那害羞又怕生的弟弟,少女強顏歡笑的逼著自己,擠出漂亮笑容,蹲下身子直視弟弟的臉龐。

「騙人···爸爸與媽媽也是這樣說的。」迪姆埋怨著,但是沒有哭,只是把抱住了她,把臉埋了進去。

身為姊姊的潔爾,當然捨棄不了她最疼愛的弟弟,要是弟弟開口哀求她留下,肯定是會從這班列車上逃跑的吧。

「···」潔爾沒有反駁,她自身對於說著要做生意,帶著財產消失也已經過了兩年了。

如今扛下一肩之長的她,即始她是混血的後代,也總算是靠著母親家族在政府人脈關係,才得以求得身著這份佩卡斯王國的軍裝。

「迪姆,別為難你的姊姊了。」

看不下去的鄰家大媽,看向吹起哨子的站務員,忍不出聲勸勸兩人,不多的時間正在流失。

「...」迪姆抱著姊姊,貪婪的嗅聞她溫暖的氣息。

「沒事的…」 潔爾揉搓著迪姆的小腦袋,手指尖傳來頭髮的觸感,隱忍著湧上眼角的淚水。

「在家要好好聽佩姬阿姨的話,等姊姊假期回來,再說巨人的故事給你聽!」

少女語畢親吻了弟弟額頭,稍微使勁的將他推開,將自己的背囊往車上丟,車廂已經開始向前滑動。

「姊姊———」

嘶嗚嗚~嗚嗚嗚嗚!!!

一副難以啟齒的迪姆剛開口,便被高昂的汽笛聲蓋了過去。

「我愛你。」少女快步一躍,加上好心人搭把手,順利登上列車。

隨著列車逐漸駛離車站,士兵們無一不在車窗口前,擠著身子來揮手道別、探頭親吻愛人,潔爾也不例外的轉過身,對追著列車依依不捨,努力擠開人群迪姆大喊。

「我會寫好多信回來的!」

「姊姊我也愛———妳!」男孩使勁力氣喊道,迪姆希望潔爾有聽見,最疼愛他的姊姊,也是最後的血親。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前線附近


一部帝國軍RTO裝甲車停在路邊上,引擎怠速隆隆作響,因為不時有數枚炮彈劃過天際落進村莊裡,一個在地圖上都尋不著的鄉下地方,爆炸將波及的東西全轟上天際。

「「所以,為什麼是我們走在最前頭?」」

駕駛卡敏抱怨的聲音,轉化成一連串電子訊號透過線路,送到了坐在砲塔中,少女頭上的耳機裡。

「應為是命令,卡敏。」

潔爾敷衍的回答他,再次審視砲塔內,確保每樣東西都在對的位置,從兜裡掏出軍方發予的錶確認時間。

「「妳沒弄懂意思,為什麼偏偏是這輛車,排裡沒老手能上嗎?」」

卡敏的論點非常有道理,潔爾也非常清楚真正的答案是什麼,但她沒有搭理卡敏,而是闔上錶蓋小心收好,伸手抓住槍機向後一拉,給武器上膛。

「「潔爾?妳還在嗎?」」

已方炮彈已經不再飛過頭頂,自走砲發射的巨響也不再傳來,為了進攻所準備的砲擊已經結束了,而潔爾的裝甲車將在前鋒突擊之前,試探敵方的火力。

「如果你耳朵還沒有聾,那你應該知道炮聲停了,前進!卡敏上等兵。」潔爾一手按著喉式麥克風下達命令,一手關上砲塔蓋好準備戰鬥。

「「下士,我有壞預感…」」

變速箱切入檔位,車體震盪搖擺下才動了起來,隨著引擎轉速提高,12噸重的大鐵塊走了起來。

「你從駕校就沒對過,現在、駛上道路,再來點速度,別搞砸首戰了!」潔爾訓斥著她的駕駛兵,要他將注意力放在任務上。

「「是的,女士,時速60。」」

卡姆加重踏在油門的力道,引擎做出回應發出更大的動力,推著裝甲車躍上路面。

「啊*」潔爾咒罵了聲,抓住把手固定自己,砲塔內部的一切都在搖晃,裝甲車沿著土路加速奔馳,朝著曾經是村莊的地方駛去。

村莊一片死寂,放任RTO駛靠近村口,卡敏認為不可能有人能從鯨頭炮的轟擊下生還。

「「好慘,還有人活著嗎?」」

噹一碰噹一一

「「打一打上來啦!」」卡敏前句剛說完,王聯人的攻擊便反駁了他。

「卡敏,降到時速20,然後放緩速度停車,還有閉嘴。」潔爾分別從不同觀察窗裡看出去,查找攻擊來源。

叮!
噹、咚!

來自斷壁殘垣中零碎且分散的射擊,花生米大小的步槍彈射在裝甲上,除了製造出惱人聲響外,傷害不了在車子裡的人。

『貝爾1,米莎13回報,抵抗微弱,重複一次、貝爾1,這是米莎13,目標抵抗微弱!』

潔爾在心中迅速評估一番,將身子轉向無線電調整到指定頻率發送報告後,再拿起信號槍從車頂一個可以旋開的射孔,向天上發射預定的綠色信號彈。

『貝爾1瞭解,前進!』

上級肯定的聲音從無線電裡回覆,少女完成了任務,但她還沒脫離戰場,潔爾將眼睛對上了瞄準鏡,握上了手槍握把,準備向王聯人反擊。

2.5倍率的瞄準鏡正好對著一個敵兵,那是一個年輕人,有著農村男孩的臉,雙眼佈滿血絲,制服破爛不堪,笨拙地給老式步槍填裝子彈一一一男孩上半身消失了,數道弋光飛著打中殘餘部分,刨去剛才存在過的地面。

「欸?」哐啷哐啷哐啷數聲,機關炮接連吐出彈殼,少女發出含糊且疑惑的聲音。

「「下士!正面!王聯人在一一碰一衝!碰碰!正面!朝正面掃射!潔爾爾爾!!!」」

上等兵卡敏近乎喊破喉嚨的大叫,隔著耳機也能聽見貌似手槍擊發聲響,將潔爾從恍惚中拉回現實。

她一將砲塔搖轉面向車頭,就瞧見王聯人衝鋒隊伍,跑出掩體的他們高舉燃燒瓶與手榴彈,像極了一群勇者正在朝惡龍發起挑戰。

一群王聯軍制服奔跑的姿態在雙眼中看上去像一格一格幻燈片,潔爾大腦不加思索的反射指令給了手指,照所受訓練扣下扳機,20厘米砲與機關槍,同時對突擊人群送出一串致命彈雨。

這些憑著肉身試圖與鋼鐵拼搏的王聯勇士,沒有人能靠得更近,未擲出的燃燒瓶被擊碎,反而點燃了自己,成了奔人形火把,有些人被爆炸拋起身軀被破片撕裂而飛舞。

一陣煙硝過後,米朵芬•潔爾下士鬆開了發白的食指,武器不再繼續發射,應為沒有彈藥可以送進槍膛裡。

「「下士?」」

卡敏詢問的語氣有些擔心,但少女沒有回應他,目光也沒有從瞄準鏡中移開,片刻間微風輕掃過戰場,帶走死者亡魂,撥開塵煙揭露那些在地上掙扎、滾動、匍匐爬行的倖存者。

還活著、暫時活著,看上去也已經活不久了,但是他們還在動不是嗎?深褐色王聯制服,梅菲斯特帝國的敵人、也是祖國敵人。

「是敵人…」潔爾順從頭腦發出的指示喃喃自語,抓起座椅邊上膛待發的槍解除保險。

『米莎1、呼叫米莎13,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射擊孔護蓋推到了一旁,砲塔探出了槍管,那是一把佩卡斯製造,優異且可靠俱備全自動射擊能力的衝鋒槍。

碰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TO裝甲車駛進了村子廣場中央,戰鬥已經結束了,潔爾所屬部隊沒有遭遇
太大的抵抗,佔領了這個小村子,或許說…曾經是村子的廢墟,王聯人已經被掃蕩乾淨。

「唔…哈呼…哈呼一一一」

潔爾等卡敏停妥後,拉開耳機把自己從席位上挪下來,車內空氣悶得她幾乎喘不過氣,抓著艙蓋把手扭了好幾次,才弄對方向推開門,隨著嘩啦掉落一地銅彈殼,少女跌出裝甲車外。

「嘶…哈…嘔嗚一一嘔一一」

少女的手顫抖不已,砲塔內部煙硝刺鼻的那股味,她以為自己習慣了,而飄過的風有股燒焦味,她看看四周的斷垣殘壁,腦海中浮現方才見過的畫面,扭曲而緊繃的胃,承受不住更多壓力了,隨著酸液一湧而上,潔爾將早餐狼狽吐了一地。

她終於意識到鮮豔標靶,與活人之間的區別,標靶不會攔腰折斷噴出內臟、標靶沒有感情、它音樂不會抵抗、更不會做出臨死前的反應、標靶不會掙扎求生,因為它們沒有生命。

「嘔呃...」

「*口哨音,這下可好了。」

卡敏上等兵也走了出來,看著子彈痕遍佈13號裝甲車,悻悻然的吹了聲口哨,

「喔…下士,妳看起來不優哦!」煩惱之後還得車子重新刷漆卡敏,轉頭才發現靠著車身吐了一地的潔爾。

「呃嗯…」

米朵芬·潔爾,不耐煩的剛要開口,卡敏已經將水壺與手帕,湊到她舉起阻擋的手裡,哼著曲走到了裝甲車另一邊去,給她空間獨自一人緩緩。

「謝謝…」潔爾輕聲道了謝,倒了些水在手帕上擦臉,抹去嘴角邊殘留物。

就在少女試著把那些畫面,從腦海之中抹去時,排長向他走了過來,潔爾不自覺抬起手來。

「免禮、下士,妳做得很好,簡直不像第一次,廚房很快就會進駐了,去領些熱食。」他揮了揮手打斷敬禮,避開了嘔吐物,看著渾身冷汗的少女說。

「抱歉,排長…」潔爾慢一步想起戰地不需敬禮,以避免狙擊手針對軍官的命令。

「下次注意些,接下來還要發起攻勢,但先好好休息,我相信…這個是妳應得的。」排長遞了一份油紙包裹,交給她後離開了。

潔爾抓著東西走到車門邊,直接坐在門檻上,包裹綁著漂亮絲帶作為繩子,外頭簽著米朵芬•潔爾,她認出了這字跡出自鄰居佩姬小姐,她猶豫片刻才把手在褲子上抹了抹,再解開繩子。

潔爾小心拆開包裝紙,裡頭是一張手寫卡片,與透過錫紙保存的巧克力碎塊,少女將一塊巧克力放入口中,拿起卡片閱讀上面的拙劣字跡。

「看來不早早回信…不行呢。」潔爾疲憊地臉上勾起一絲甜甜微笑。

潔爾小心翼翼收好迪姆寄給她的卡片,從懷裡摸索出紙,趁還有日光時提筆寫起信來,筆與紙沙沙的觸感讓她暫時拋開一切苦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佩卡斯王國前線附近壕溝-大攻勢



一名軍官看著手上的錶,確認時間無誤後,向著一旁的士官長點頭示意,從腰際皮套拔出手槍。

「時間到!安裝刺刀!」士官立刻拉開喉嚨,發出響亮的指令。

「做好準備!上刺刀!」

「上刺刀!」

戰壕內彼此彼落的覆誦命令,就像浪潮般一下子就傳開了,把眾人緊繃的情緒拉到最高點。

「邁耶!裝上刺刀!磨蹭什麼呢!」士官長見到一個新兵不斷擺弄手裡的刀槍,於是出聲叱喝。

「士官長,我…我我的,刺刀壞了,它卡不上去。」名為邁耶的新兵支支吾吾試著解釋。

「你槍口拿反了,快點搞定它,全世界就等你一個!」

其他人早已看出問題點,而沒有出手幫助他,因為每個人都要為接下來的戰鬥做好準備,他們或許是在禱告、亦或是確保指虎、彈藥、手榴彈,在隨手可得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

無暇顧及他人的時候,出現老油條教訓菜鳥的場面,免不了引來士兵們哄堂大笑,但這等景象在裝甲車中就見不到了,那裡呈現的是另一種狀況。

「嘶呼…」

駕駛兵卡敏老老實實坐在位子上,安份的都不像他了,他手緊抓方向盤,伴隨著深呼吸時而鬆開。

「卡敏,你那不靈的預感如何?」

潔爾反成了打破沉默的那一個,她看著名信片貼在砲塔頂上,卡片上畫著姊弟倆,她一邊回想迪姆的臉頰,珍惜地含著巧克力碎。

「「沒有感覺,潔爾,也許我就不該…貪妳那份酒的。」」卡敏想著今早配的那杯酒,揉著太陽穴說。

「總是需要一些東西麻痺自己嘛,況且我不喝酒。」潔爾不是很在意他說的,伸手用袖子蹭了蹭玻璃。

「「不不,下士!我總會有預感的!」」卡敏語氣顯得不太高興。

「上等兵,你連伙房煮的菜都猜一一一。」

沒等她講完,帝國軍炮列就發射了,鯨頭自走炮們向山丘傾吐火力,賜予王聯人毫無慈悲的死亡。

軍官透過掩體後的觀察鏡,看著最後一枚炮彈在山丘上爆炸的瞬間,吹響哨笛。

滴一一一滴一一一滴一一一

「「「前進!為了國家!突擊!」」」

佩卡斯王國英勇士兵們高舉著步槍與刺刀,依依登上木梯亦或是從開好的土坡道,從戰壕中魚貫躍出,喊著殺聲迎風突擊。

當士兵開始爬上山丘,試圖清除鐵絲籬笆,丘頂揚塵隨風散去,王聯人沉寂已久的火力便開始發揚,朝著低處無所遁形的友軍攻擊。

『米莎1呼叫各車,前進援護步兵!』

「關上艙蓋,上前!」米朵芬·潔爾下士朝著麥克風嘶吼著發出指示,只怕交織的戰吼與哨音蓋過她。

「「了解!」」

藍寶石V型排列10氣缸液冷式汽油發動機轟鳴著,排氣管發出驚人的爆響推動裝甲車,RTO雄偉巨軀一口超氣越了被壓制的突擊隊列。

「注意放慢速度,別壓到了人了!」潔爾叮嚀卡敏,同時試著從觀察窗掌握四周訊息。

雖然看不是很清楚,但潔爾餘光瞥見一些人躲到了車後,子彈如同暴風雨沖擊而來,RTO用它的裝甲,擋到了脆弱肉身前面。

「「我們不會被子彈打穿吧?不會吧!?」」卡敏過去始終相信自己是安全的,但面對子彈接連不斷敲擊,他第一次感到害怕。

「閉上嘴,然後慢慢向前開!」

觀察窗外四處飛散的曳光彈,還真讓米多芬·潔爾 產生了那麼一絲身處於欣賞煙火秀的錯覺,她拋開那些念頭撥動板機掃射壕溝,希望20毫米砲足以壓制得他們抬不起頭。

碰————————!

八輪裝甲車緩慢地開火移動,掩護車後士兵一點一點迫近王聯軍陣地時,毫無察覺有一門步兵砲正將接近的它們當成目標,於是王聯炮兵開火了。

咻咿—————————!

砲彈正中了它目標,對王聯人而言,領頭一時來犯的一輛麻煩裝甲車被擊毀了,對帝國軍而言損失統計又增加了幾個數字。

就算是在車子內的潔爾,也不會聽錯那種炮彈呼嘯聲,而不斷敲擊在車上的子彈又妨礙她開艙探出身子,潔爾只能一個一個觀察窗看過。

「「排長車被幹掉了!!」

『米莎1陣亡、由米莎2我接替指揮,各車繼續作戰!』

駕駛的驚呼讓少女越發焦急,潔爾並沒有看見長官座車中彈那一幕,但無線電通訊證實了這點。

「把那門戰防炮找出來!」潔爾對著卡敏大罵。

它肯定就在附近!如此心想的潔爾給機關炮換上高爆彈匣,好對付王聯戰防砲。

碰磅—————————!

「「看見了!一點一一」」發現炮焰的駕駛話語沒能完全傳進潔爾耳機裡。

在少女的視野裡,她也看見了敵人陣地,沒有片刻猶豫便連發掃射,爆炸與破片將王聯炮組員撕成碎片。

那門王聯戰防炮,也幾乎在潔爾發射的同時開火,那發砲焰形成清晰可見拖曳紅色光點與閃光,隨後消失在了瞄準鏡之中,伴隨一聲撞擊感與金屬噪音下,前方駕駛席位傳來了卡敏的尖叫聲。

「上等兵?你還好嗎」潔爾輕聲呼喚戰友。

RTO引擎嘎然而止,砲塔內照明也隨之暗去,無線電與耳機萬籟俱寂,與車外頭比起來簡直兩個世界。

「卡敏!傷的如何!回答我!」少女直覺的感到害怕,頭皮發麻。

潔爾丟開耳機爬出座位,借窗戶照進來的餘光,挖出急救袋打算給駕駛座上的卡敏包扎。

「卡敏?」潔爾一剛蹲下身子,便察覺了不對勁。

她的駕駛兵燃燒著,卡敏仍坐在椅子上,身軀不自然歪斜一邊,椅子與身體之間開了一個大洞,潔爾甚至從那漆黑的洞中看見車外,一切都燒了起來。

「不!」潔爾無力地喊出了聲,任憑手中繃帶滾落,她抓起明信片便要開門而出。

吱咯一一

然而裝甲車結構受損,艙蓋與艙門轉不開,潔爾一遍一遍用身體撞著車門,無論怎麼用槍托敲打就是卡死著。

「打開!這爛東西、我得回家、回家···」

從駕駛艙逆出的火星,逐漸竄燒向一旁彈藥架,車內空氣變得混濁且難以呼吸。

「不、不不不!」

少女眼看著車內的砲彈和機槍子彈將被點燃,盡可能的在狹小的空間內捲曲自己的身子,潔爾聲嘶力竭的呼喚著心愛之人,所想的也是與他的承諾。

「迪姆一一一」

我會寫好多信回來的

火舌從觀察的窗口伸了出來,車外一旁的士兵趕緊退開,當巨獸出發出一陣咕嚕的吼聲時,本來試著搭救車組員的人,立刻撲伏在地上手抱腦袋。

裝甲車很快地噴出猛烈的火燄,爆炸掀得地面一陣衝擊,彈藥爆炸的力量把車頂整個掀了開來,士兵們從朦朧黑煙與沖天火光中瞥見,一封封尚未寄出的信紙被吹飛到風中,承著風硝味兒飄去。

「愣著幹什麼!拿下山丘了嗎!快突擊啊!!!」

然而這份景象帶來震撼,也只是一時片刻的,眾人目光思緒隨即被軍官一聲叱喝與突擊命令所蓋去。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佩卡斯王國 某處民宅


一棟磚造的紅瓦溫馨小屋坐落於街區的一小角,放學的孩子們中有一個飛快奔跑的身影,迪姆終於從煩人的帝國課程逃脫出來,大老遠就可以聽見他甩著書包跑進大門的吼聲。

「佩姬阿姨~!佩姬阿姨~信!信!」

「哎呀、別在走廊跑!急什麼,把書包收好!」

佩姬兜著圍裙,拿著織到一半的針與線探出頭來查看,叱嚇這毛頭小子同時一邊在心中怨自己命苦,收拾手頭做到一半的工作坐回了客廳搖椅上。

「阿姨~!姊姊的信!」放好東西的迪姆雀躍地跑進客廳,窩到阿姨膝前撒嬌,迫不及待的敦促說「唸姊姊的信!」

「好~好~」

佩姬一面在心中嘀咕這熊孩子,一面又覺得他純真的眼神煞是可愛,戴上了老花眼鏡後逐字逐句的唸出信來。

之前寄出的書信有收到嗎?家裡是否一切安好?

迪姆有沒有做個乖小孩呢?沒有給佩姬阿姨添麻煩吧?

下一次回家時薰衣草就開了吧,姊姊想牽著迪姆的手散步。

像以前那樣在那片花田冒險,一起那清澈的小溪中溪戲。

姊姊對你說不完的思念,寫不進狹小的信紙裡。

替姊姊向阿姨問好。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愛你的姊姊 米朵芬·潔爾 筆。」


「佩姬阿姨好~」

立即照著姊姊信中內容,向佩姬問好的迪姆,讓婦人哭笑不得的摘下眼鏡,放下信紙伸手撫摸了迪姆的頭,用著慈愛的目光注視著純真男孩說。

「乖孩子,阿姨很好。」

「迪姆是乖孩子!」

「那麼下次要好好的,跟姊姊表達心情,知道嗎?迪姆?」

「嗯! 最喜歡姊姊了!」

佩姬看著迪姆發出有精神的回答,也算是放下心中的這顆大石頭,畢竟自從潔爾的第一封寄到之後,這傻孩子也總算是走出了親人不在身邊的陰霾,然而她的思序卻被敲門聲所打斷。

「有人在嗎?」陌生訪客喊著人應門。

「是更多信!」男孩開心叫道。

「迪姆,先去把碗盤擺到桌上放好,今晚是你愛吃的燉菜,吶。」面對活力全開蹦跳的男孩,佩姬哄著他先去做事。

「好?」

「有人在家嗎?」喊人應門的聲音更大了,伴隨碰碰碰急促地敲門。

「來了,來了!別敲了!」

都已經快到吃晚餐的時間了,還會有什麼大事情呢?覺得大門被敲響個不停而煩燥的佩姬,將熟女屁股從安樂搖椅上挪開…

「敲壞了你怎麼賠…呀…」起身前來打開門的佩姬,劈頭正想抱怨就打住了。

一位英俊瀟洒,高大威武的軍人直挺挺站在大門前,一身莊嚴軍禮服散發著佩卡斯王國軍人風範,他對著婦人先是敬上紳士一禮,遞上了一封有著官印的牛皮信封後。

「夫人,您是米朵芬•潔爾的家屬,無誤吧。」

「這…不是真的,她還是個孩…孩子啊。」佩姬顫顫的抓住了那信封。

少年躲在窗邊偷看,渴望阿姨手裡那又是一封來自他姊姊的信,而身為守寡婦人佩姬很清楚這名軍人來意,有過一次經驗的她,深深倒吸了一口氣,但仍搖著頭不可置信。

儘管佩姬不願打開它,男人也不得不開始他的工作,拒絕她的否定似般宣告:

「我謹代表即佩卡斯王國軍方向您表達最沉痛的哀悼……」


END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