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4年 4月 25日, 06:18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維維裏亞諾——《藍水仙花環》
文章發表於 : 2023年 8月 5日, 23:37 
離線

註冊時間: 2019年 12月 16日, 18:03
文章: 18
(序)
在那的希菲爾大陸南方,
伊斯德利亞的東邊、奧裏亞納的西邊,
有一條名為維維裏亞諾的山脈。

延綿的山脈無疑成為了一道天然屏障,
這邊的人翻不過去、那邊的人也難越過來,
兩個地區的人們便如此互不干擾各自生活了百年。

直至某日,在那大山西邊的浦貝爾人,
帶著戰爭與死亡,翻越了維維裏亞諾山,
正式開啟了屬於南希菲爾文明的嶄新篇章。



(1)
通用歷964年 花月23日
伊斯德利亞大公國 穆諾西亞 維維裏亞諾山腳

“拉奎爾,妳又要偷偷上山嗎?就不怕妳爸拿皮帶抽妳喔。”

“只要不被發現就沒關係啦,盧西奧,你也跟我一起去嘛!”

雖然此時值處伊斯德利亞內戰爆發的第二年,
不過對於像穆諾西亞這樣仍未被戰火波及的地方,
當地人的生活和以前相比也沒發生什麼太大的變化。

“我才不要嘞!被我媽知道她肯定會罵死我!”

“切,膽小鬼~那我就自己一個人去好了!”

“我才不是膽小鬼!”

“那你就證明給我看唄?”

“哼!去就去,誰怕誰!”

少年少女手牽著手,一同隱沒在那維維裏亞諾山林的晨曦中。



(2)
通用歷964年 花月23日
伊斯德利亞大公國與奧裏亞納王國交界 維維裏亞諾山

“嗯……不過要干點什麼好呢?”

雖說頭腦一熱便跑了上山,但現在一冷靜下來,
拉奎爾倒忘記了原先想要到山上來的原因。

又或許,上不上山其實并沒有所謂,
她只是想任性一下,讓心儀的男孩陪伴她。

“要不到哨所去找阿爾貝托大哥他們玩吧,我有好陣子沒見到他們了。”

駐扎的士兵們和當地的村民們相處得還算融洽,
大人們有事找他們幫忙、孩子們沒事找他們玩耍。

“盧西奧你看,那裡開了好多花誒!”

“妳喔,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啦?”

“煩誒~我有在聽啦,別總是像我老媽子一樣嘮嘮叨叨的好不好!比起這個,我們去那兒采點花吧?”

沒等少年同意,少女便拉起他的手跑起來。

“考考你!知道那黃色的小花叫什麼嗎?”

“是蒲公英吧?地裏也經常能見著。”

“回答正確!接下來是那片白色的野花。”

“嗯……鬱金香嗎?”

“正確!然後還有……那個紅色的!”

“那是樹莓,不是花……”

“我也沒說是花呀?”

“嘖。”

穿越茂密的樹林、跨過清流的小溪、品嘗酸甜的莓果、
兩人在這一路上嬉戲打鬧,不知不覺就偏離了原本的路線。

“盧西奧,看啊!好漂亮的花海!”

少女所指之處,確實有一片藍色的花海,
雖然面積不大,但這景色也足夠令人震撼的了。

“花海?以前有這種地方嗎?拉奎爾,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啊?”

“誒呀別管那些啦,船到橋頭自然直嘛~快過來!”

當盧西奧仍在煩惱著接下來該怎麼辦的時候,
拉奎爾便已經率先奔向了那片藍色的花海之中。

“啦~啦~啦~啦~啦啦~”

她小聲地哼唱著歡快的歌謠,像只活潑可伶的小百靈鳥;
又好似一片飄落的花瓣,旋轉著、隨風揚起她那輕盈的裙擺。

“盧西奧,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

“不知道,我也是頭一回遇見這種藍得發亮的花,看著就像是一塊璀璨奪目的藍寶石,好漂亮……”

這種花的花蕊是淡黃色的,花瓣多為六瓣、像六角星一樣排布著,
由裏到外慢慢從乳白漸變為亮眼的露草藍、到了邊緣則呈現為琉璃色。

“盧西奧,給你——”

“誒?花環……是要給我嗎?”

拉奎爾將采下的藍色鮮花編織成了花環,雙手呈遞給盧西奧,
不過遲鈍的盧西奧卻沒能領會拉奎爾的心意,
傻乎乎地就把花環戴到了自己的頭上。

“誒呀不是這樣啦!”

拉奎爾閉上眼跪坐在花叢中,朝著盧西奧稍稍低下頭去,
而少年也終於理解了少女的這番“暗”示,
鄭重地為少女戴上了這個漂亮且獨特的藍色花環。

“好看嗎?”

恰逢一陣清風掠過山間,將數百枚藍色花瓣吹向空中,
使處于這片藍色花海中央的拉奎爾,仿佛真的是下凡的天仙,
就算是像塊臭石頭般愚鈍的盧西奧,也不得不發出此般讚歎——

“好美……”

“誒嘿嘿~真的?”

聽到這番話,少女不禁揚起了嘴角,欣喜地憨笑起來。



(3)
通用歷964年 花月23日
伊斯德利亞大公國與奧裏亞納王國交界 維維裏亞諾山

咩~~~

“聽見了嗎盧西奧?有羊誒!”

“不就羊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動物的叫聲吸引住了拉奎爾的注意力,但是盧西奧卻依舊不為所動。

“你怎麼啥都提不起興趣啊?”

“我們這可是迷路了呀!不快點找到路回去的話就得挨罵了!”

挨罵挨打還是小事,要是被困在山上可就危險了。

“別擔心,我們這樣一直往上走,肯定能走到哨所那邊的,到時候想下山還怕找不著路嗎?”

“唉……早知道就不跟妳一起上來了。”

“別凈說那種掃興的話嘛,既然都來了,那不如先好好玩樂一番再回去挨批是不是?來吧~我們一起去抓山羊!”

“誒?等下啦!”

咩~~~

“聲音是從那邊傳來的!我們走!”

“注意腳下!不要跑那麼快!”

拉奎爾大大咧咧的像個男孩,而盧西奧則恰恰相反,
兩人的性格差異使得拉奎爾一直掌握著行動的主導權,
盧西奧雖然心裏不大願意,但也只能乖乖地跟在她屁股後面。

“你看見了嗎盧西奧?是羊!而且是長了三個角的羊!”

“三個角的羊?我好像聽家裡人講過,是叫三角岩羊來著。”

顧名思義,這種羊頭上長了三個短短的角,
其羊角往往會被加工成各式的工藝品銷往國外去,
而且據說奧裏亞納的山民們還會把這種羊當作交通工具,

“不過,三角岩羊一般不是在山的那邊生活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你管這麼多干嘛啦,野生動物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唄。”

“不是,妳看那隻三角岩羊的背上是有……”

“咱們去摸一摸吧。”

咩——!!!

“誒?小心!”

“哇?!”

得虧盧西奧及時拉住了拉奎爾,才讓她沒被受驚逃跑的岩羊踢到。

“你這小淘氣包給我站住!我今天非得騎到你背上不可!”

不吸取教訓的拉奎爾馬上從盧西奧懷中掙脫出來,
又怒氣衝衝地追趕那隻逃跑的三角岩羊去了。

“唉,真想丟下這麻煩精一走了之……”

而盧西奧也逐漸失去了耐心,但最終還是慢慢跟了上去。

“別跑!站住!”

三角岩羊雖然長相比較憨厚,不過真要跑起來的話,
其腳力可是一點都不遜色于馬,特別是在這樣的山地上。

“哈啊、哈啊……真是累死我了,這三角岩羊怎麼跑得這麼快啊?追都追不上,你說是吧盧西奧?”

…………

沒有回應。

“盧西奧?”

拉奎爾回過頭去,但卻沒有發現盧西奧的身影。

“盧西奧——!你—在—哪——?!”

…………

依舊沒有回應。

“算了,先上到去再說吧,反正都要到哨所那邊匯合。”

少女轉回身去,撥開及腰高的草叢,繼續朝著山上進發。

“啦~啦~啦~啦~啦啦~”

她擺弄著頭上的花環,又哼起了剛才的那首歌,
絲毫沒有察覺到,危險正在朝她靠近。

沙沙——

附近的草叢擺動了一下,發出了細細的摩擦聲。

“嗯?不會是有蛇……咦?!”

不是蛇,但是比毒蛇更糟——

越境的奧裏亞納士兵。

“呀啊?!奧、奧、奧……”

“喲~小姑娘,妳知道……”

“奧裏亞納人打過來啦!!!!!!”

雖然拉奎爾對戰爭政治什麼的並不感冒,
但是和駐扎於此的士兵們相處得久了,
她也多多少少知道些關於鄰國奧裏亞納的事情。

“噓!噓!不要叫!”

“救命啊!有入侵者!!!”

就在拉奎爾打算轉身逃跑的那一瞬間,
一隻強有力的手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嘎啊?!”

是另一個潛伏在暗處奧裏亞納士兵。

‘操!別亂動!’

拉奎爾掙扎著用指甲在對方的臉上亂抓,可這下是徹底激怒了對方。

救命!

拉奎爾還想大聲呼救,但被死死掐住脖子的她自然是發不出聲音來,
不過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就算她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

“嗯嗚嗚嗚!!!!!”

‘哎!瑪格麗塔!等下!’

見奧裏亞納士兵亮出了匕首,拉奎爾便下意識地伸手去抓住刀刃。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鋒利的雙刃劍劃破了她的雙手手掌,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
然後彙匯聚在刀尖,一滴、一滴、緩緩地滴落在她衣服上、滲開。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死!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噗呲。

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妮子在力量上哪比得過一個軍人呢,
即便拉奎爾使儘了力氣,都無法阻止那把匕首刺入她的胸膛中。

“咳唔——”

花環從拉奎爾頭上掉落,鮮血亦從她的嘴角慢慢淌下,
已無力抵抗的少女不甘地瞪圓了雙眼,望著被樹木遮蔽的天空,
在這維維裏亞諾的山林中,孤獨地死去。

那麼,盧西奧呢?

‘卡特琳,那邊還有個小子,要干掉嗎?’

才剛跟上來便看到此景的盧西奧直接就被嚇傻了,
呆呆地站在原地動彈不得,最後還尿了褲子。

‘瑪格麗塔,妳別這樣啦,好不容易才遇到個能給我們帶路的人誒。’

“小弟弟,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哨崗嗎?告訴姐姐好不好?”

那個叫卡特琳的奧裏亞納女兵先是用母語與同伴交流了一番,
然後才用伊斯德利亞語來“詢問”這個被嚇破了膽的男孩。

“我、我、我不知道……求求妳們不要殺我……”

“不用害怕哦,其實姐姐我們是來幫助你們脫離伊斯德利亞統治者的邪惡魔掌的,至於剛才你看到的只是一點小誤會啦,我們也沒有辦法。”

名為卡特琳的奧裏亞納女兵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
就像個溫柔的鄰家大姐姐一樣安撫著少年。

“我……我知道了……”

“那幫姐姐一個忙好不好?其實……姐姐我和朋友們找不到下山的路了,待會能麻煩弟弟你帶一下路嘛?”

“好、好的……”

盧西奧雙腿都仍在顫抖著,為了保命,他只能夠答應這個請求。

‘卡特琳,妳真相信這小鬼會乖乖給我們帶路?’

‘怎麼可能,路線我們早就勘察好了,留著這小屁孩只不過是以防不時之需罷了,快回去向蔓莎尼歐斯少尉彙報吧,可別貽誤了戰機。’



(尾聲)
通用歷964年4月23日上午,
奧裏亞納王國對伊斯德利亞大公國宣戰。

這場戰爭由第十“波尔达克斯”輕步兵團打頭陣,
率先翻越維維裏亞諾山,對穆諾西亞南部進行佯攻。

“唉……為什麼會這樣。”

索菲婭·蔓莎尼歐斯少尉走到那個被殺死的女孩身旁,
撿起那掉落在一旁、染上了暗紅血漬的花環。

“怎麼了索菲婭?是身體不舒服嗎?”

她的好友奈菲莉牽著之前逃走的那隻三角岩羊回來了。

“奈菲莉,妳看這個——”

“哦?這不藍水仙嘛?想不到這裡也有喔~怎樣,好看不?”

圖檔

奈菲莉拿過她手中那頂染血的藍水仙花環,戴到了自己頭上。

“我指的不是花,而是這個可憐的女孩。”

“這女孩怎麼了?是有什麼不妥嗎?”

奈菲莉一臉不解地歪了歪頭。

“不,沒事了……”

我們不是要來解救他們的嗎?可為什麼反而要……

不過索菲婭最終還是把這些話吞進了肚子裏。

“沒事就好,我們快走吧,在這山下還有很多與我們流著同樣的血的奧裏亞納同胞等著我們來解放他們呢!”

但……真的如此嗎?

索菲婭·蔓莎尼歐斯苦苦思索著,但還是沒能得出她想要的答案來。



(完)


最後由 Hibreeki 於 2023年 9月 1日, 22:29 編輯,總共編輯了 9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維維裏亞諾——《藍水仙花環》
文章發表於 : 2023年 8月 6日, 01:34 
離線

註冊時間: 2019年 12月 16日, 18:03
文章: 18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