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2月 27日, 12:38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7日, 10:4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從角川官網找到這裡,看到了還能貼其他獎的落選作,很高興。我的角川也落選了,但想另投,就不貼角川的落選作了,且貼點別的(…話說我有很多東西可以貼囧)。

第8屆倪匡科幻獎落選:我是一顆碳
──────────────────────────────────
當那顆隕石撞擊大地時,我的宿主正在啃噬牠的同類,強大的撞擊力道,將周遭所有一切都壓成了碎末。

由於這次我是視覺細胞,所以能親「眼」目睹這戲劇性的一刻,隕石落地時,塵土直衝天際,無論植物,動物,都徹底被還原成碳基長鏈,整個的、扁了……甚麼,你問我是否感覺到痛苦?很抱歉,痛苦這個詞彙對我來說沒有意義。

我是一顆碳元素,原子量12.01,化學符號C。之所以說是一顆「元素」,那是因為大部份時候,我並不是以單獨的原子形式存在,若不是化合物,就是單質態的鑽石或石墨,有時也可能是碳13、碳14等異變後的同位素。所以元素只是泛稱。

在我的宿主體內,我是一種名為氨基酸的有機化合物,分佈在視網膜上。據阿氫爺爺說,氨基酸是這類生命的最基本組成。

我和這類生命的關係很深,幾乎每隔一些時候,我就會由這個宿主轉移到下一個宿主身上,見證它們的生命歷程。就好比我的前任宿主,是一隻溫馴的節結龍,被我現任宿主獵食後,分解成了養分。

我通常會在消化道中待上一陣子,在酵素的作用下,水解成單醣、氨基酸或甘油,再被新任宿主吸收。

我必須承認,有時候這種過程還滿精彩的。

至於我更前一任宿主,則是一株雙扇蕨,在節結龍的咀嚼下被連根拔起,走入生命的盡頭。



那顆巨大的隕石,將我們重重壓進地底,這代表我們將會有好一陣子見不到天日,這一陣子是多久,我也不知道,但絕不像在消化道裡那麼快。

塵土衝上天際後,遮蔽住熾熱的太陽。最近這種隕石好像越來越多了,時常墜落在這顆星球上。

「總有一天,這顆星球上的生物會被這種隕石給滅絕的。」阿氫爺爺這麼說過。

氫爺是我見過最有智慧的元素,早在很久以前,我們就十分熟悉了,挪,你看,氫爺現在就在我身邊,與我鍵結成了羧基(-COOH)。

由某個角度看,氫爺算是我的直系,身為宇宙中最古老的元素,他懂的事比我多得多了。

他總是用十分緬懷的口吻,向我們訴說宇宙剛被創生的那段時光。

「小碳啊,」氫爺總愛這麼叫我,「從前的宇宙,可不像你以為的那麼冷清喔,那時宇宙可是很熱鬧的喔。」

經過千年又千年的薰陶,他的話我早就會背了。

氫爺總說,宇宙源起於一場爆炸,包括物質,包括時間,巴啦巴啦,直到他出生後才稍稍冷卻了點,分子逐漸匯聚,核聚變成恆星,巴啦巴啦,然後產生星爆,才創生出我和氧妹。

氧妹是個人見人愛的可人兒,臉蛋圓潤,脾氣溫和極了,最愛四處與人閒聊,幾乎人人都喜歡她,愛陪著她在星系間漫遊。像我就很愛和她一塊,她總會牽起我的手,和我悠遊在太陽風裡。

不瞞你說,我很喜歡氧妹。

直到遇上這顆行星,我們才不由自主的都掉了進來。當時這顆行星還很熱,所有元素都在滾燙的溶岩裡翻攪,這讓我稍稍能夠體會,氫爺在恆星中的那段時光。

行星冷卻了之後,溶岩表面凝結成固體。幸運的是,我並沒有被壓在厚重的地殼之下,仍能悠哉的徜翔在這顆星球表面──但阿鐵和阿鎳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至今都仍在地心裡受苦。

我真的不想像他們那樣,所以我和氧妹在飛翔時,都會小心別掉進海裡,若是在海裡碰上阿鈣,就真的很難不沈到無盡的海溝中啦。



有一天,密雲裡突然劈下無數道閃電,當一道道電光交織而過後,這顆星球就好像從此多出了一些甚麼。我一時間雖未察覺,但這些甚麼,很快的將佈滿整顆星球。

氫爺說,這就是「生命」。

生命,好奇怪的名字,它們不也是一些元素的組成嗎?和我們有甚麼不同?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它們真的和我們不同。



一開始它們還很小,扁扁醜醜的,還只是一個貪婪的小東西,不但會吞噬物質,更會繁殖子代,和我們完全不一樣。

它們的數目越來越多了。我和氧妹有時會被它們吸進體內,經過一連串蠻橫的對待,氧妹通常會被代謝掉,而我則被留了下來。然後氫爺來了,與我鍵結成羧基。

那些生命似乎很餓,無時無刻不在吞嚥,吞嚥一切能維持它們活力的物質。雖然我不喜歡這種蠻橫,但對那些生命,卻又有著無限的好奇心。

它們到底是從哪來的,為何而來,又打算走向何方?

我不知道,但我似乎很受它們「歡迎」。在它們體內,到處都見得到我的足跡。氫爺說這是因為我十分活躍,與其他元素鍵結後,又有一定的穩定度──這些正是它們需要的。

我該為此而感到驕傲嗎?

過了千年又千年,它們越來越多樣化了,由菌藻發展成植物,又發展成軟體動物,生存的時間漸次拉長,體積也越驅龐大。有很多時候,我會隨它們一塊成長,看著它們一點一滴在變化。

這些生命似乎有一種力量,會隨著環境不斷調整腳步,由親代到子代,一點一滴產生改變。這種力量我十分熟悉,宇宙是這樣,這顆星球也是這樣,沒有起迄,沒有終結,只是靜靜改變著,時間對這種力量而言,只是個不具意義的參考座標。

氫爺說,這就是自然的力量。



天空降下暴雨,我們所陷落的大坑中,很快積滿了雨水。

日昇日落,星浮星沈,我和氫爺和氧妹,隨著眾多元素逐漸被擠壓,沈降,歷經一次次應力的蹂躪,我們逐漸融化成臘狀,吸積在附近的頁岩上,然後成了液態。

在這種艱苦的環境裡,氧妹悄悄的走了,沒有說一句話。這讓我十分難過,然而我不怪她。

天地彷彿都遺棄了我們,任我們在地底下掙扎,我忽然有一種預感,也許我們會在這待到地老天荒,再也沒有出去的一天?

這樣很糟,我不喜歡這樣,我想出去,我還沒看夠這顆星球中的一切,我想出去。

「小碳,別急,」氫爺安慰我,「我們會出去的,我們總有一天會出去的,時間對我們而言毫無意義,許多年以後,這顆星球勢必會毀滅,毀滅在創生它的恆星手中,到那時,我們一定可以出去。」

或許是吧,氫爺,但我們還得等多久啊?

氫爺嘆了一口氣,沒再說話了。



我們確實等了很久,至少比我在生命體內的時間久多了,連我在大氣空層中,也不過才待了四五千年,但是在岩層底下,這個年份的尺度是億。

就這樣煎熬了幾億年後,有一天,岩層上傳來了奇怪的聲音,一道急旋中的管子突破岩床,鑽進岩層底下,高壓瞬間被釋放,使我們由中空的管路裡激射出去。

這是一條十分深邃的管路,黑黝黝的,好像能吸去一切光線。後來我才知道,其實這是我們自己的顏色。

我們沿那條管路被送到一個密不透風的大鐵槽內,沒見到一絲陽光,但是由鐵槽外的聲音聽來──天,我們好像又回到地表上啦。

外頭響起了一陣歡呼,鐵槽叮咚亂響,好像被甚麼給敲擊著。那些歡呼聲很怪,我從來沒聽過,有點像幾億年前我那些宿主們,但音質卻細膩多了。它們似乎相當喜悅。

我們在鐵槽裡翻攪了好久,才想安靜下來,一股吸力又將我們抽出鐵槽外,送進另一條更大的管路裡。

忽然轟隆一聲,鐵槽爆開一個大洞。聲音們驚呼,哀嚎,由破裂的大鐵槽看去,那都是些四足生物,用後足站立著,在地表面奔來跑去,有些則倒在地上,不斷燃燒。

它們怎麼了,發生了甚麼事嗎,好奇怪啊?

我們遠離了那片地方,隨管路往不知名的遠方流淌而去。這條管路很長,全是用阿鐵做的,阿鐵說:「這些是『輸油管』,能將『石油』送到遙遠的彼方。」

石油?甚麼是石油?

「就是你們啊。」阿鐵愉快的笑了,彷彿很樂意從事這種輸運工作。自他被壓進地殼以後,我還沒見他笑得那麼燦爛過。

我們來不及多問,飛快的向前。管路外溫度很高,輸油管被曬得很燙,我們悶在這不大舒服的環境裡好久好久,咻的一聲,來到另一組大鐵槽中。

這顆星球幾時變那麼怪啦?

我們在鐵槽裡被加熱,分餾,又被加熱,分餾,槽裡有許多阿鉑做的棒子,冷漠的攪和著我們。最後一次分餾後,我們被裝進一隻隻大桶子裡,放置在「船」上(阿鐵的友情提示),飄洋過海。

這顆星球真的不一樣了。



許多年後,我才漸漸對這些事有了些瞭解──尤其是那些四足生物。

它們叫「人類」,是這顆星球目前的主人,樣子有點像我前任宿主,但體型小多了,和我前任相同的是,它們與我也很有緣。

人類發明了許多奇奇怪怪的物品,都和我有點關係,譬如說儲油槽→內燃機→伐木鏈鋸→碎漿機→書→焚化爐伐木鏈鋸竹筷焚化爐伐木鏈鋸牙籤。

天,這些年我根本停不下腳步,只能隨它們的發明不斷循環。從前我在樹裡,起碼可以待上幾十幾百年,現在每幾年就被皆伐一次,製成物品後,沒多久就被棄置,焚燒,回到大氣中,又開始新一輪的短促循環。

唯一不短促的一次,我被製成了合成橡膠,安裝在車底下,報廢後被棄置在倉庫裡。這一次我沒那麼幸運了,三年,五年,始終都不腐化,橡膠的鍵型被人類整個重構,根本沒細菌能分解它。我就這麼歪七扭八了好多年,疲累不堪,最後是一場大火解放了我。



我在空中又遇到了氧妹,她看起來成熟了不少,比從前更美麗了。見到我後,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不太敢看我,拉著我的手飛向高空。她的心情我懂,我不怪她。

我們在天空中徜翔,相互依偎,就像從前那樣,但我記憶中的地景卻已經不一樣啦──從前的森林,原野,山岳,河流,都成了另一副樣貌,有許多灰灰醜醜的立面,將大地吞噬。

氧妹說,那些都是人類的「建築」。

地球會逐漸變化,我懂,但我不懂的是,為何要變化得如此劇烈,我感到風在怒號,雲在遲滯,大地也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悸動。所有規律都亂了,難道人類不懂,這樣的改變很危險嗎?

「哈哈哈哈!」地表上發出一串笑聲,我一看,是阿鐵,被製成了一隻玉米罐頭。「阿碳氧,你們真傻,這樣的改變又算甚麼,會比當年行星築造時劇烈嗎?」

阿碳氧大概是指我和氧妹,他幾時變那麼流氣了?

「但行星築造是自然的,人類是刻意的啊。」我說。

「那又怎麼樣,阿碳氧,還不都是改變嗎?」他的身體被踩得好扁,脖子也歪了一邊,說話時聲音聽起來很怪。「自然的改變有甚麼好,把我埋了那麼久,至少我就很感激人類,把我從地下挖了出來──你不也是它們挖出來的嗎?」

是沒錯啦,這點我也很感激它們,但……

「人類來自於自然,智慧也是自然給的,自然藉它們的手做出改變,不也是天經地義的嗎?」

我無言以對。

「你們放心吧,我跟人類很熟,十分瞭解它們的能力,目前的情況看起來雖然不大好,但不用多久,一切都會步上正軌的。」阿鐵信誓旦旦說。

「喔,是嗎,怎麼我覺得人類沒那麼優越,與它們的老祖宗細菌,也差不了多少?」氫爺不知甚麼時候飄了過來,浮游在阿鐵上方。

阿鐵艱難的望著空中,叫喊道:「誰,誰那麼大言不慚,敢在這發表低見?」

氫爺飄到他脖子歪著的一邊。

「原來是氫爺啊。」阿鐵的表情放緩了些,「氫爺,你幹嘛說人類和細菌差不了多少,明明差那麼多──細菌哪有人類聰明,細菌做得出玉米罐頭嗎?」

「你說人類聰明,那為何它們要對大自然那麼殘酷,你看看四周,被破壞得多麼厲害──和細菌侵犯它們的宿主有何不同?」

阿鐵一時間難以抗辯,額頭流下玉米粒。

我說:「氫爺,生命不就是這樣嗎,掠奪一切,好讓自己能生存,繁衍?」

「是沒錯,但人類做得太過火啦。」氫爺感嘆道:「從某個方面看,人類是很聰明,能不斷的進步繁榮,然而它們越是繁榮,對它們的宿主傷害就越大──因為它們終究是生命。」

「你在說甚麼啊?」阿鐵歪著脖子呻吟,「甚麼叫它們終究是生命?你看不出它們與眾不同嗎?它們能累積知識,能不斷進步,將來只會更加進步,克服一切難關!」

「我也希望是這樣,但沒用的,它們不像我們,能近乎永恆的存在,它們會老病,會死亡,沒法像我們這樣參與天地間的變化。這種生命型態,使得它們的視野十分狹窄。我們能在樹裡幾百年,在大氣中幾千年,體察大自然的規律,但它們不能。它們的視野,都只是一時一地的視野,經常創造出的東西,害苦了自己都不知道,因為它們看不到,也來不及看到。」

阿鐵憤怒的跳了起來:「我呸!氫爺,你少自以為是啦,好像自己甚麼都懂!告訴你吧,人類早已戰勝了自然,通曉宇宙中的一切,它們──」

他的話還沒說完,有個人類遠遠走了過來,經過他時,一腳將他踢開,鏘啷,看不見了。

氫爺遙望著他的落點,感嘆道:「唉,別理那個二楞子啦。小碳,我已經看夠了這顆星球,我要走啦,你們多保重。」

我驚訝道:「氫爺,你要去哪啊?」

「待會有一道上昇氣流,我想趁著這道氣流,看能否將我送出這顆星球外,回到宇宙,繼續我未完的探索。」

我心中萬分不捨,想起他說的話,忍不住問:「氫爺,人類真的沒希望了嗎?」

氫爺默然了好久,忽然說:「小碳,你還記得我們剛回到地表時的那場爆炸嗎?」

我點頭。

「那叫戰爭,是人類自相殘殺的結果。這種事這些年我看得太多太多了。生命的本質是貪婪,人類則將這種貪婪發揮到了極致,它們要繁榮,要享樂,所以只好不斷掠奪,直到掠奪光一切,然後相互毀滅……或者有一部份人已經有了警覺,但這麼龐大的貪慾,能停得了嗎?」

我答不出話。

「你說,像這樣的生命,還能有甚麼希望?」

驀地有一陣強風吹來,氫爺順勢跳進風中,隨著那道風越飛越高,越飛越遠,不斷朝我們揮手。我看著氫爺消失在天外,眼睛裡好酸,好久都收不回視線。

我好想隨他飛向宇宙。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7日, 14:2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4日, 18:01
文章: 5
看完了。

就文字而言我認為是沒什麼問題,我看的很順,而且有些橋段也有娛樂到我。(大部分是阿鐵)

題材上很新鮮,是不是前無古人我無法保證,但至少以元素作主角的小說應該不多見。

先禮後兵的前半部完畢,接下來是我個人認為的缺點部份了。

這篇小說的主線是什麼?我想問作者這個問題,開頭看似是個世界末日的場景,中間轉到地球生命誕生史,最後又變成環保議題,故事的主題和主線沒有統一,連貫性嚴格說起來也不強(相關的只有都是碳碰到的),導致整篇小說看起來不像是一篇完整的小說,而是三篇去頭、去尾或去中間後組合起來的小說。

我想作者想要談的應該是最後出現的環保議題吧?假如是的話,作為一篇只有五千字的小說,最重要的主題不應該在結尾才出現,而是一開始就要現身,不管是隱隱約約帶出來、用標題點到為止,或是直接講明都可以,主題之所以有"主"字,就是因為它是最主要的題目,也是能將整篇故事緊緊綁牢的關鍵。

(故事沒綁牢會怎麼樣?會散掉,讀者會搞不懂作者想說什麼、在說什麼,而小說也會無法有深度,因為作者在細說一件事前就跑到另外一件事上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7日, 21:50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在回答貓尚書的提問以前,請容我先談談主題這件事。我曾經見過一位外國作家,在教授小說的主題時,將小說區分為四大類型:

1.環境小說(描寫奇異環境,ex:格列佛遊記)
2.懸念小說(描寫謎團,ex:絕大部分的推理小說)
3.人物小說(描寫人物的成長變化,ex:安娜卡列尼娜)
4.事件小說(描寫某些失序的事件,ex:哈姆雷特)

這四種分類,分別對應著小說的四大元素:環境,懸念(或idea),人物,事件(MICE分類)。每一部小說,主題上大抵脫不出這四大類、或者是這四大類的混合,亦即「作者最想對讀者說的話」,而一部書的主題,大抵就是作者著墨最深的那條主線。

我這篇短篇的主題(或主線),勉強可以算是第三大類──描寫人物(小碳)的成長以及變化。

在我心目中主題的作用,與貓尚書所說的作用一樣,主要是用來收束故事,讓作者在寫作時不走神,讀者看書時,隱然有一種火力集中的感覺。

但若真要十幾個字內能描述出的才叫有主題,辦不到的就不是好小說,那麼甚麼人能告訴我,天龍八部的主題是甚麼?笑傲江湖的主題是甚麼?老實說我說不出來,至少無法用十幾個字說出來,也不想為它們生搬硬造一個主題出來。

但它們不是好小說嗎?

對於甚麼東西能成為主題,我的標準其實很寬泛,甚至看不出甚麼具體的主題也無所謂,先有好的小說,才有好的小說的寫法,最高明的人能打破一切(或大部分)規約,沒有主題說不定有沒有主題的好處,這是我的想法。

當然,在起步階段的作者還是按條規來會比較好,畢竟這些條規都是「驗方」,照著去作比較不會出錯。重要的是,千萬別被它們給綁住了。

至於貓尚書提到的「環保議題」,比較精確的說法是「人類對自然以及演化的不尊重,勢必會造成自然反噬」,這只是個老想法,但這想法對我來說其實是「寓意」,而不是主題。

這兩件事是不大一樣的(對我而言)。

一個故事若有寓意或隱喻,就會造成景深,造成層次感,有層次感讀者就會有一種深度的錯覺,會把故事看得比較高。事實上這對我而言,只是一項寫作時的技巧,這技巧若做得好,就會有這種效果,至於作者是矯意為之,或者是真有這種體悟,那又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啦。

但寓意似乎並不等同於主題。我之前說過,主題可分為那幾大類,至於作者要在這些主題裡摻入甚麼寓意,並不被主題所侷限。反過來說,「主題既主線」的這一定論,也未必非要強加在寓意之上,寓意要在故事的哪裡出現,不必朝主題看齊,重要的是,寓意與主題確有關係既可(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談得那麼多,還是回到我的故事吧,我故事的主題是小碳的成長與遭遇,寓意則是「自然如此繁複偉大,人類沒有理由不尊重它的」。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8日, 07:2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我再稍微補充一下寓意與主題之間的關係。

寓意不全然等同於主題,但在某些作品中,寓意就是主題。甚麼意思?某些作者在寫作時,非常注意「立意」這個動作,所謂的立意,立的就是故事的寓意,當作者有意識的去從事立意這個動作時,他的一切書寫,都會奔著這個寓意去走,這時候,寓意就是這個故事的主題。

這尤其在短篇小說中最為常見。

也因此,寓意可以成為主題,然而卻並不等同於主題,就是這個緣故。這過程複雜了點,一般很難分得清楚。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8日, 12:1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4日, 18:01
文章: 5
天龍八部我在知道喬峰會在最後一部分昇天後我就不看了(對不起我很任性),不過笑傲江湖我有看完,笑傲江湖的主題可以用一句話來說:令狐沖成長史,整部故事都是扣著令狐沖這個人,描寫他從一個中上的俠客,經歷磨難、奇遇後的身心靈成長,最後終於成為一個真正的大俠。

(我多嘴一下,魔戒的主題就我自己理解則是:翻山越嶺丟戒指)

我想這邊必須把主題和副主題分開,以下以母題代表主題,子題代表副主題。母題如之前說過的,是作品的中心思想,作者想要探討的部份;子題是負責支撐母題、增加作品可看性的小母題。

舉例來說,魔戒裡面的母題是丟戒指,子題是聖盔谷大戰;又例如"愛情"可以放在子題的位置去寫角川獎投稿作品(譬如有男女主角愛情描寫的奇幻小說),可是放到母題就會被刷掉(變羅曼史了)

而就子題和母題的數量而言,子題一般來說都是複數的,但母題通常只有一個(我還沒看過好作品的母題有兩個的,有人知道有這種書的話麻煩推薦我一下)。爲什麼母題通常只有一個?我流回答是:它既然號稱"最"主要題目,有"最"當然只有一個啊。

啊啊不要丟我東西,我上面是開玩笑的,下面正經回答:因為光寫一個母題就夠費力。大家想想,假設今天有一堂課是討論課,時間限制兩小時,排除參予者打混、沒準備、程度不夠等諸如此類的變數,討論單一主題可得的答案深度,和討論兩個、三個主題所獲的答案深度,哪一個會比較深?

同時,假設你是該討論課的旁聽者,排除記憶力超級好和記憶力超級差之類的變數,你對只聽一個主題的討論,和聽兩、三個彼此不相干主題的討論,事後能記得的程度有多少?哪一種你獲得的心得是深入的,哪一種心得是較空泛的?

版上大概有人發現我很喜歡說那種"十X字內告訴我你的主題"之類的話,我也不否認我很喜歡說,不過我想我在這邊有必要說明爲什麼要這麼問。

爲什麼要求作者用很短的話說明主題?原因……呃我用字可能有點兇,但是請相信我沒有惡意,原因很簡單--連作者自己都不清楚(需要長篇大論解釋)他要說什麼,讀者怎麼可能看的懂他在寫什麼?這十X個字不要求作者把他的理念完全講明,只是很簡潔的說出"我要寫什麼"(譬如小碳的成長與遭遇<=我要的就是這個,怎麼成長、碰到什麼人都不需要提)

(我離題(?)一下,如果主題是碳的成長,那這種主題恐怕不適合寫短篇小說,成長類的小說為了鋪陳主角的遭遇、磨練和心境成長,需要的篇幅普遍不短,用短篇表達相當不容易)

如果作者不知道自己最想寫的是什麼,小說就容易變成……名偵探柯南!名偵探柯南是怎麼樣?它一開始的主題應該是"新一尋找變回大人的方法",結果這個主題被淹沒在無限製的殺人事件中,讀者們都有人快邁入叫"毛利老弟"的年紀了,主線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從神作變成怨念作。

上面講了很多,只是想表達每本結構嚴謹的書,都找的到能簡潔說出的母題(紅樓夢:富貴人家興衰史。西遊記:唐三藏取經記。龍槍編年史:讓五色龍回老家。哈利波特:真正的做掉佛地魔。),其餘的子題基本上都是爲了支撐母題(紅樓夢:大觀園的豪華描寫,夠豪華荒廢時才能表達震撼感,讓讀者深切感受到興與衰。西遊記:來吃唐三藏的妖怪,襯托取經的不容易。龍槍編年史:所有冒險橋段直接、間接都是爲了打敗黑暗之后。哈利波特:他要是不上課就不會變強,不變強之後做掉佛地魔就沒說服力),讓母題一點一滴的表現出深度,讀者看到之後才會掉入作者所挖的世界中。




爲什麼我的后後在修改、網頁看到時的選字都是顛倒的 囧(然後這邊變成兩個同樣的字)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8日, 20:3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嗯嗯,我有許多地方都同意你的說法,且條列如下:

‧小說(尤其是長篇小說),通常有一個母題,以及數個子題。
母題的另一個重要意義在於──確認小說的開始以及結束之處,並在過程中發揮磁吸效應,讓作者不跑題。母題發生時小說開始,母題消滅(達成)時小說結束──這也是為甚麼它最好只有一個的重要理由。譬如魔戒,它在MICE分類中,是屬於事件小說,一個事件小說通常是某個場域(或該世界)失去了平衡,而故事通常由失去平衡的那一點開始,並在平衡恢復後結束,魔戒大致上就是這樣。

雖然其中有涉及到人物的成長,甚至是一些謎團,但母題就是這整件事(丟戒指),所以作者必先確立母題,才能決定如何開始以及怎樣結束,至於別的子題,都可在這底下開枝散葉,端看作者的把握度了。

‧每一本結構嚴謹的書,都找的到能簡潔說出的母題。
的確如此,這句話除了「簡潔的母題外」,那個「結構嚴謹」也很有意思。事實上天龍八部的結構是比較鬆散的,故事由段譽到喬峰,由喬峰到遊坦之,再到慕容復,再到虛竹,主線一直隨著人物在改變,結構可說不怎麼嚴謹(主題也因此而模糊),但不嚴謹並不代表失敗,我認為這部書是成功的,既好看又有深度,是一部強作。這就是我說的主題雖不明確,結構亦不嚴謹,但一樣能寫出好作品來。

小說規約中有許多東西是僅供參考用的,有些人就是能超越理論,在鋼索上創造出好作品來。規約的意思,是你按照它們去做成功的機率比較大,至於是否真的不可違背,我倒不這麼認為。然而想違背之前,至少得清楚我們違背的是甚麼東西。

至於「名偵探柯南」,甚至是「七龍珠」,它們後期都是被逼著往下寫的,主題早跑到天上去了,算是兩個反例。

‧如果主題是碳的成長,那這種主題恐怕不適合寫短篇小說。
沒錯,成長小說最好能放在長篇裡頭,否則會有份量不夠的感覺。這點我有想過,但因為當初這個創意太有趣,又挺有新意,所以不多考慮的就寫了。之後也的確有一種話沒有說盡的感覺。

我在整個故事中,大量的讓小碳的自訴跳來轉去,一方面是不想讓故事沈悶,另一方面,則是想盡量讓讀者有一種歷程豐富的感覺,也算是對篇幅不足的一種彌補吧。


你的觀念挺好的啊,有機會再互相切磋一下。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9日, 10:2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6日, 20:49
文章: 27
引言回覆:
不過個人而言,一向覺得好的小說是有兩個主題。一個是表主題,淺白簡單吸引讀者看下去;另一個是裡主題,讀者看後會前後反省。表主題可以簡介說明,但裡主題卻只能由讀者領悟,無法用言語向他人說明。


先引用自己在樓主的博上留言。

以一篇短篇小說而言,細小的元素見證了生命的誕生與毀滅,就是表主題;而閱畢之後,反思的是「生命是甚麼」「人類是甚麼」「宇宙是甚麼」之類,便是裡主題。

起首就用元素作主角,「旁觀」世界變遷,立意創新。看篇首,就叫人精神一震。即使對化學元素無知識,也看得津津有味,無阻礙讀者理鮮故事。

不清楚倪匡獎的評審標準(倒是一直聽到不少黑幕XD),只知本篇前後完整,只是缺乏了些刺激性。用旁觀者看人類的歷史,下筆過於平淡,發展也在讀者預料之內,難有高潮(或是沒有吧)。就可讀性而言只是中等,似乎只是小品文/寓言多於小說。不是說不好,只是此類形式很難吸引大部份人青睞罷了。

_________________
     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んだ!
  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のよ!        俺がガンダムだ
  ○            ○   ○
  | ̄             ̄|   | ̄
   ̄|            | ̄    ̄|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9日, 11:2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呵呵,沒錯,這是篇缺乏戲劇張力與懸念的作品,我在寫的時候就知道了。其實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倒也難說,一般讀者比較喜歡戲劇性強的作品,但若是文學獎,那就不一定了。

且不去理評審的口味。一名有好奇心的作者,值得去多方嘗試各種類型,各種味道,各種表現方式的大小作品。我之前寫過不少戲劇性強的東西,這算是我的另一種嘗試吧。

你在我博上的留言,我用我的留言答你 XD

引言回覆:
唔,你的見解我很贊同,尤其這個表裡的詞彙用法,讓整件事具象了不少(這讓我想到了「表裡設定」)。值得進一步探討的是:表和裡之間的關係如何?

表主題當然勢必會存在,那麼裡主題呢?沒有裡主題的故事,會缺乏一種層次感,缺乏深度,有那一層外表晦澀的裡主題會比較好。但裡主題一定得跟表主題息息相關嗎?我的意思是,表和裡是有關的,這沒錯,但作者需要像經營表主題一樣去經營裡主題嗎──讓故事的所有主線都涉及裡主題在打轉?還是不一定?(你的裡主題,大抵就是我寓意)

在短篇裡,表和裡似乎比較容易調和,要做到息息相關不成問題;但在大長篇裡──譬如天龍八部──它的裡主題似乎不只一個,人世間的喜樂悲苦似乎都被包含進來了,比短篇複雜得多,好像不能簡單的用表裡關係就能說明了呢。還是金庸在寫每個人物時,都會為他們拉出一重若隱若現的深度,人人都是隱喻,也都有某些寓意存在?

這些觀念的大方向或許都沒錯,但運用時其實千變萬化,奇正互生,很難用簡單的想法概括。或許這又是另一個混沌的體系,反映著真實世界呀。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9日, 14:29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6日, 20:49
文章: 27
表裡關係,只是簡單而言,其實可以泛生更多說法。不過如何說明,又要費好多勁。大抵,讀過很多小說的人,自有體會就是。正如詩有意境,詞有隱喻。但如何有意境,何為隱喻,又莫衷一是。

小說作者要做的,就是寫好小說。分析及理論這回事,交給評文者花腦筋。個人感覺是,作者寫小說,一定要吸收大量他人寫的小說,由模仿他人形式出發,就是「表」;慢慢滲入個人感情,把自己人生際遇甜酸苦辣混入去劇情之中,就是「裡」。

打個比方,金庸學習西方大時代小說及家族情仇,結合成多線混合發展的《天龍八部》就是「表」劇情;然而根於自身中國文化的認識、人生寒暑體味、還有對當時境況的見解,借小說去娓娓道來,就是「裡」。所以為什麼讀古人之文,要認識作者的創作背景。蓋為文者,乃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則下筆時會反映出來。故見文而知其人,正是其理也。

未知這種膚淺見解,以為如何?

_________________
     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んだ!
  どうしてここにいるのよ!        俺がガンダムだ
  ○            ○   ○
  | ̄             ̄|   | ̄
   ̄|            | ̄    ̄|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2月 19日, 21:1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12月 17日, 10:29
文章: 9
的確,太細節的事就只能是個人的體悟了,不必深究,太過在意別人的想法反而會務入歧途,每個人都得自行參透啊。(怎麼我好像聽到木魚聲…)

至少大方向是不違背的。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倪匡科幻落選】我是一顆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5月 21日, 23:16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5月 1日, 08:54
文章: 1
新手第一次發文。請多指教。

這篇作品第一時間讓我想到的是義大利作家普利摩李維的《週期表》,始於氬,終於碳。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