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8月 16日, 03:1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R-18】鳳陽
文章發表於 : 2012年 3月 18日, 23:4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日, 06:59
文章: 76
紅色的蠟燭,筆直地立在一個個銀白色的燭台之上,隨著頂端金黃色的火光在燭心上輕輕地搖擺,整個大殿也被柔和的光芒所照亮。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圓形大殿,大概可以站滿百多個人吧?只是,除了在大殿近中間的位置,用作支撐屋頂的紅木巨柱,以及掛滿在牆上,繡有金色鳳鳥的金邊紅色旗幟之外,這裡就沒有其他的裝潢或是擺設,甚至連傢俱也不多。圓形屋頂的中間,有一個相當大的天井,大概足夠讓最高大的人橫著穿過。不過,也許是因為入夜的關係,因此整個洞也用同樣繡著金鳥的紅布遮蓋,只剩下邊緣薄薄的一條黑邊。

在天花的鳳鳥之下,十來個身穿赤色華服的人,圍著大殿的中央正坐著。從他們身下的坐墊厚度,以及身上那件寬鬆紅衣上的刺繡,可以明確地看出他們之間的身份差異。他們之中雖然有男有女,年紀也從滿頭疏落白髮,到一頭順滑的烏黑長髮也有,不過全部看起來,也似乎相當有威勢。無論是雕滿裝飾的服裝以至飾物,到那雙尖銳的棕色雙瞳,看起來也像是無時無刻正在暗中算計一樣。這些視線,現在全都投向了坐得最高,而袍上亦繡著最精細的鳳鳥的人身上。

與面前這些看起來老謀深算,最少讓人有種不禁想要立直的人們不同,擁有最高地位者,是一個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說是男童也不會過份的少年。每一個也繡有獨特符號的紅色坐墊堆疊在他的臀部之下,使得他即使是垂下有如柳枝的雙腿,也不會碰到地板。

大概因為還沒開始發育,因此無論是紅袍下幼小的身體,還是白哲肌膚上的細緻五官,也讓他看起來與女生有幾分相像。要是他穿起較緊的女性華服的話,這副未脫稚氣的臉龐,以及明顯被細細打理的及肩黑髮,甚至可以騙過大部份的人。可是,這個國家大概沒有哪一個人,會有直說這話的膽量。始終,這個小孩是這個國家的皇,就算沒有實權,單是千百年的傳統,就已經讓大部份的人最少會表面尊敬和聽他的命令。

正值炎熱的夏夜,皇左右兩名穿著白色華服的宮女,輕輕地撥動手中銀色的大扇,向著她們的主子緩緩搧風。在他身旁直立著的,則是皇的代言人。與眼前那些王公貴族不同,這位年約三十的男性,身上所穿的是次一級的黑服,而且也只能在皇的身邊站著。不過,無論是正值壯年,身材高大的身體,還是沒有一分疑惑的雙眼,也可比眼前這些有如野狼一般的貴人。

「愛卿。」高而清澈的皇音,讓那職名令尹的男子彎腰,並且細細地聽著從那雙粉唇中傳出的一個個音節。在輕輕點頭以後,他重新立直,並且清了一下喉嚨。

「皇上深知眾卿深受殷逆馬賊掠奪之苦,然君應以社稷為重,不可因一時之氣而動兵勞民,因此還望眾卿命其將士固守我國疆土。」與皇的聲音相反,令尹的聲音相當低沉,也讓他的一字一句,也響亮地傳遍整個大殿。

「可是--」其中一位看起來已經老態龍鐘,沒有隨從參扶就似乎站不起來的王公,驚訝地示意身旁的宮女扶起他,同時以沙啞的聲音抗議。不過,他的聲音,很快就被令尹的聲音所蓋過。

「皇上為國為民,晝夜相議國是已疲憊不堪,因此先行告退,望眾卿見諒。」從看起來有點緊張,正坐的姿勢也開始傾側看來,令尹的話中似乎有幾分的事實。在眾人的視線也再次投向皇的身上時。勉強著坐直自己的他,盡量含蓄地點了一下頭示意。

看到這個情況,深深不忿的老人,也只有低聲唸了數句以後,就在宮女的參扶之下站起,然後緩緩地離開圓圈,並且從昏暗之中消失。其他的貴人們,在互相對視之後,也紛紛地離去,雖然看起來像是一鬨而散一般無序,不過細看的話,每一個人離座的次序,似乎也有微妙的潛規則。

在最後一個紅袍人影,消失在正對面牆壁的大門處以後,鑲有金銀花飾的厚重紅木門,在衛兵的推動之下慢慢關上,並且發出響亮的關閉聲音,告訴這座宮殿的所有人,這次晚朝的終結。在一瞬的沉默過後,皇就像是斷了線的傀儡一樣,讓有如玩偶一般的僵硬身體鬆弛下來,幼細的雙腿也從坐墊上垂下,並且以腳尖輕輕在地面的紅氈上劃著。

「終於完了呢。」男孩伸了一下懶腰,像是想要讓被鎖緊的背脊放鬆。和剛才沒有流露一絲感情的樣子不同,他以滿意的微笑望向令尹。「今次也托愛卿之福才能夠平安無事,真不愧為余的主事。」

「皇上過獎,」被稱為令尹的男子向眼前的少年彎腰,然後微笑著在他的身前跪下。「皇上鳳體尚幼,亦未懂文言,臣只是作為皇上的口舌而已。」

「請不要這樣說,這種宮廷事務,余完全不懂,沒有愛卿的話,早就出亂子了。」皇提起雙手,讓身旁的宮女扶下坐墊。然後,他輕輕蹲下,並且扶起男子。與對方文皺皺的說話不同,那清澈的童聲爽快地唸出自然的話語。

「臣感謝皇上之愛。為此,臣即使赴湯渡火也在所不惜。」令尹重新站了起來,並且拉直了自己衣服的長擺。就算在將士中也算是相當強壯的身體,與還未發育的皇對比,顯得更為碩大。男子低下頭望著抬起頭的皇,臉上露出了意外地溫柔,而且沒有絲毫假意的微笑。

「現在時間已晚,煩請皇上沐浴更衣。」雖然是對身前的少年說,不過令尹的視線,卻是落在他身旁的兩位宮女之上。雖然她們無論是身高還是身材,也是接近相反的微妙組合,不過她們同樣穿著一模一樣的純白色宮女服,也一同擺著衣擺,對令尹輕彎腰點頭,就像是一對姐妹一樣。

「臣先去處理雜事,請恕臣失陪。」男子再次彎腰說道,溫柔不過卻同時帶有銳利感的雙眼,在他慢慢抬起身子時,與皇帶點擔憂的疑惑雙眼四目交投。接著,他輕撥一下衣擺,流利地轉了個身,就踱步走向大門所在的暗影之中,並且隨著門的開啟及關閉的聲音消失。

「那麼,就請皇上跟著小女們前往浴池沐浴更衣。」看來比較年長的那位宮女,輕輕彎下腰,微笑望向仍在目送令尹的少年。她的身高雖然和二十出頭的女性差不多,不過仍然比皇要高上兩三個頭。純白色的貼身華服,充份突顯出她的標緻身材,也顯示出女性華服的特點。

「嗯……啊。」看著大門若有所思的皇,只是有點呆滯地回應了一下。兩位宮女互相對望,然後就分別牽起了皇的左右手,緩緩地用參扶的姿勢帶著他走到大殿的另一邊。在穿過了紅色絲簾以後,三人穿過了相對細小,不過還是足以讓大部份人輕鬆通過的紅木門。在兩邊衛兵的鞠躬之下,他們沿著大殿外圍的彎曲長廊走向浴池。在紅燭以及油燈的搖曳光芒之下,少年幼稚的臉龐彷彿也添上了一絲的愁緒。

「皇上好像不太高興呢?」另一位比較細小,看起來和少年年紀差不多的宮女,把頭湊了過去,然後好奇地打量著他的面容。雖然同樣穿著貼身的純白宮女服,不過看起來還未開始發育的她,加上那頭和少年一樣及肩的短髮,卻是給人一種意外地活潑的感覺。她的肌膚是均勻的健康小麥色,想必是經常在陽光之下四處奔跑所曬成的吧?與廷中其他明顯沒有怎樣曬黑的達官貴人相比,使得她看起來更是有種獨特的朝氣。被白色長襪包緊的腿,也從華服衣擺左右的開口伸出,看起來就像是穿著方便活動的褲子一樣。

被她那雙瞪得大大,好奇地望著自己的棕色雙瞳打量著臉龐,皇也只好輕嘆一口氣,然後輕輕抬起頭,以明顯帶有疲容的微笑回應,就像是在說自己沒有事一樣--只是,任何看到他的樣子的人也不會相信。

「皇上果然是在擔心令尹大人吧?」姐姐插入了兩人之間,然後露出了像是看到可愛的小動物那樣的笑容。纖細而光滑的指頭,輕輕在皇白哲的臉龐上劃著,就像是在挑逗愛侶一樣。「嘻嘻……真羨慕令尹大人呢,可以得到皇上的歡心。」

「才、才沒有這回事!」看起來就像是被摸透了心底所想的少年,慌忙地搖頭否認,不過臉頰看起來,卻是和燭火一樣泛紅溫熱。

「哼哼。」小宮女輕掩小嘴,然後斜眼望向皇,發出了刻意的暗笑聲。

「休、休得無禮!」手足無措的皇只好推開身旁一唱一和的宮女姐妹,然後鼓著臉大步踏向浴場。雖然知道他並沒有真的動氣,不過兩位宮女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皇離開了每天處理國家大事的外廷,回到了他起居的內廷。這裡沒有身穿盔甲的精壯衛兵,只有身穿白色或是黑色女服的宮女。白服的宮女不是正在打掃內廷,就是抱著各式各樣內廷需要的起居物品走動工作。物等,為了讓皇能夠隨時享受最好的生活而四處走動工作。

相比起來,黑服的宮女看起來則是提著燈籠巡邏和把守。束緊了的腰身上,黑色的布帶掛著套了金紋黑鞘的佩刀,而長長的頭髮也都小心地束到腦後。在皇走到浴場的門前停下後,門前的黑服宮女,以不下於外廷精兵的整齊動作向眼前的少年鞠躬,並且在他的指示下推開大門。

與只能夠用薪火煮水,然後偶然在大木桶中洗澡的平民不同,貴為一國之君的皇,擁有一整個比起普通人家還要大,以磨得光滑的鵝卵石砌成的巨大浴池。無論是各式名貴的浴巾,從地底抽出的溫泉水,以至是隨傳隨到的宮女們,全都是皇一人擁有的東西。在那對姐妹宮女也跟進浴池以後,厚重的大門也隨即關上。熱水所發出的蒸汽,再次填滿了這個浴池,並且從天頂的窗戶流入黑夜之中。

少年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指示,只是輕輕抬起了雙手。兩位宮女們就自覺上前,並且開始替他寬衣。重覆過無數次同樣的動作,她們靈巧地解開用繩結繫成的扣子,讓相對寬鬆的男性紅服從立起的領口往下分開,沿著皇幼細的雙手滑落。

在將袍子從皇那沒有肌肉也沒有贅肉的白哲身體上脫去以後,妹妹就小心將紅袍摺起,然後抱著它走到門附近的架子上放好。剩下的姐姐,則是跪在皇的身前,並且伸手向少年的腰部。幼細而靈活的十指快速地解開了繫著褲子的繩,然後慢慢拉下紅色的長褲。

與普通會穿著肚兜作為內衣的男孩不同,皇所穿著的,是和成年男性相同的,以白色絲綢所繫成的內褲。光滑的名貴絲綢,不但讓穿戴者感到相當的舒適,也讓姐姐輕輕一拉,就順利地將它解下,使得皇的身體完全裸露在她的眼前。

與他還未發育的身體相配的,是同樣幼細,一手就足以完全掌握的可愛肉莖。也許是在剛才寬衣時受到了刺激,白哲而光滑的肉莖,輕輕地立了在空氣之中。似乎是發覺到了這事,它的主人也似乎有點害羞地想要遮掩住它。

「哎哎,看來皇上似乎相當興奮呢。」宮女笑著挑逗少年,同時用指甲輕輕把玩肉莖。突然的觸碰,使得肉莖輕輕地抖了數下,並且充血立直在空氣之中。大概因為皇還未開始發育的關係,就算是已經完全硬挺的肉棒,亦只是比宮女的手掌稍微長一點而已。與肌膚同樣潔白的外皮,配搭著有如抹上一層胭脂的末端,讓少年的下體看起來就有如美味的甜嘴一般。

「別、別碰!」少年害羞得立即遮著自己勃起的分身,並且以幼細的高聲叫著。可是,姐姐的手靈敏地握住了皇的肉棒,並且開始輕輕地套弄。皇的叫聲,一下子就轉變成為享受的聲音。

「話可不是這樣說呢。皇上的鳳根,總有一天要駕馭內廷眾多妻妾,所以得要從小好好鍛鍊啊。」就像是在開玩笑一般,姐姐輕輕親吻了肉棒鮮紅的末端。少年的身體就像是觸電一般輕輕地抖了一下,而小巧的肉棒也跟著跳動,像是在顯露主人想要壓抑的欲望一樣。

「嗚……替、替余沐浴!」大概是想要震懾姐姐,皇試著死盯著她的雙眼。只是,含著淚水的圓滾滾雙眼,讓他看起來更像是強忍淚水的可愛模樣。

「遵命。」雖然嘴裡這樣說,可是宮女站起來後往下俯視皇,然後微笑著摸他的頭顱的樣子,也讓他們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姐弟一樣。她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少年的下體,然後就笑著帶他走向浴池的邊緣。被牽著手走的皇,雖然看起來似乎覺得洩氣了一點,不過還是跟著她走。

在宮女的參扶之下,他提起腿緩緩踏入浴池。在溫度恰好的溫泉水中,光滑的鵝卵石所鋪成的池底,讓他幼嫩的腳掌感到相當舒服,也使得他很快就站進浴池之中,然後坐在池邊比較淺的位置,並且將雙腿往較深的池中伸直。

霧氣徐徐在帶翠綠色彩的溫泉水面上凝聚,然後升起將皇的身體輕輕包圍。微弱的硫磺氣味,加上溫暖的水氣和泉水,使得少年似乎重新提起來精神。明顯沒有幹過粗活,幼嫩如女姓的雙掌,輕輕盛起了一點泉水,然後從頭灑落,讓他的黑髮化成柳條一樣,在水花中輕微擺動。

正當皇輕輕背靠石池邊緣,準備享受溫泉浴的時候,另外兩個身影也分別在他的左右下水。不知道在甚麼時候回來的妹妹,和姐姐也脫下了自己的宮女服。白哲而修長的身體,與健康的小麥色幼嫩身體,也明確地顯示上姐妹們各方面也相對的特質。就像剛才一樣,她們分別抱住皇的左右手,並且用自己的身體輕輕地磨擦著他。雖然已經司空見慣,不過兩位裸體女性肉體的刺激,還是讓被熱氣熏紅的皇的臉頰更為通紅。

「請讓小女來服侍皇上沐浴吧。」嘴裡說著請求的說話,不過姐姐的手已經盛起了一點的暖水,並且倒在皇的胸膛之上。細細修過的指甲,輕輕地在帶一點肌肉的胸口上劃著,看起來就像是情侶在互相挑逗一樣。

「不、不用了……」雖然想要提起手阻止宮女的調戲,不過雙手也被抱緊的皇,唯一的反抗就只有順著指甲的磨擦輕輕地扭動,並且咬緊白裡透紅的嘴唇,生怕每一點享受的叫聲,也會讓她們變本加厲一般。

「我也要服侍皇上!」看到少年那個靦腆的樣子,妹妹再次露出了想要惡作劇的微笑。沒有修長指甲,也沒有甚麼身材可言的她,只是抱緊少年輕微抖震的手,然後用自己淺棕色的健康身體輕輕地磨擦。在手臂兩邊微微地突起的胸部之上,粉紅色的兩點櫻桃,在褐色的雙丘之上顯得更為鮮明,像是在引誘著別人輕嘗一樣。

除了胸前兩點的微凸以外,妹妹的雙腿也在池水中輕輕地夾著了少年的手。帶點肉質的大腿內側,不時挑逗著想要掙扎的皇的五指。要是動作再大一點的話,也許就可以碰到兩腿之間的秘處了。

姐姐的手指游走到皇發紅的臉頰上,輕輕地彈了一彈後就離開了他的身體。抹上紅粉的雙唇,稍稍地吻了一下他的鎖骨,留下一點的痕跡。就像是在品嚐對方的身體一樣,姐姐伸出舌頭,並且沿著鎖骨輕輕地舔舐著皇的身體。溫泉水的硫磺味,與汗水蒸發後留下的結晶混合,成為了皇的肉體的味度。縱使感到對方再一次這樣得寸進尺,可是少年在一直的挑逗之下,反抗的力度和意識似乎也開始變得薄弱,只是隨著姐姐的舌頭動作而輕輕地抖動身子。

「皇上看起來有點緊張呢。來,請放鬆讓小女為皇上沐浴吧。」看到皇那個不能反應的可愛樣子,宮女淺笑了一下,然後從池旁拿來了一個繪有牡丹的白色瓷瓶。打開了瓶口的蓋子,與瓶上裝飾相當匹配的陣陣牡丹香氣,就從中傳到皇的鼻子之中。一點點金黃色的油,從瓶子之上緩緩流到了姐姐的纖手之上,看起來就像是蜜糖一般。

「內廷特製,伴以百花之王的灰油,皇上覺得如何呢?」灰油在雙掌的細細摩擦之下化成兩手的泡沫,然後抹上了皇的胸膛之上。灰油異常涼快的感覺,加上牡丹花的花香,使得少年的身體似乎放鬆了一點。靈巧的十指在皇的肌膚上游走,並且將灰油抹到了他的全身。甘香的氣味和清涼感,加上姐姐熟練的撫摸,讓他似乎放下了防備,妹妹懷中的手臂也停止了抖動。

「看來皇上相當喜歡小女的服侍呢……」在看到了少年享受的樣子後,姐姐咯咯地笑,並且將手指移到了皇的胸膛之上。雖然皇的胸部比妹妹來得結實,曲線也顯出了下方不太壯健的肌肉,不過少年的乳頭,看起來是和少女差不多的嬌嫩粉色。

「不知道皇上又喜不喜歡這樣的『服侍』呢?」修長的指甲,輕輕地撥動了一下他的左乳頭,並且像是在玩弄一般重覆挑動。突然的愛撫挑逗,讓皇一下子叫了出來。縱使他立即閉上嘴巴,並且輕咬著自己的嘴唇來讓自己享受的聲音繼續傳出,他剛才的幼嫩叫聲,以及那個害羞而又享受的表情,已經被宮女們清楚地記下了。

「嘻嘻,看來皇上很喜歡呢!」妹妹惡作劇地笑了一下,然後接過了灰油瓶,並且開始像它們倒到自己的身體和皇的手臂之間。金黃色的油,隨著宮女的肌膚慢慢向下流,使得她就像是被抹上了一層油漆一般。她的小手輕輕地在自己的身上劃著,除了讓灰油沾滿她的身前以外,也故作挑逗起輕輕按摩著自己的乳頭。帶點紅暈的幼稚臉龐,向著少年微笑了一下。雖然看到這幅撩人的春光圖,可是少年並沒有甚麼反應,只是壓制著自己的本能,低頭望著暖和的池水。

「呵呵,看來皇上害羞了呢。」姐姐的十指繼續輕輕地愛撫著皇的身體,並且故作挑逗地說著。每唸一個字,指甲就輕輕地劃著皇的肌膚,留下一道淡淡的紅痕。微細的痛楚和快感混和在一起,使得少年再次輕叫了一聲,身體也似乎扭動了一下。姐姐輕輕舔了一下紅唇,然後就將頭湊到了皇的耳邊,伸出舌尖輕輕地舔了一下。突然的刺激,讓少年的叫聲變得更為響亮,也更讓人想要得寸進尺。

「皇上不用害羞啊。畢竟,我們以及內廷的一切,也是屬於皇上的。只要一聲令下的話,我們做甚麼也可以喔……」說著,修長的白哲雙手就滑過皇的身體然後沉入水中。在半透明的綠色溫泉中,十指很快就找到了它們的目標,並且將對方溫柔地握著。一瞬間,皇就像是觸了電一般僵硬了起來。儘管想要別過頭來避開宮女們的視線,可是硬挺的分身,卻誠實地反映了皇作為一個男性的欲望。

「嗚--我也是皇上的!」感到皇的注意力再一次移到了對方身上,妹妹似乎有點不滿地鼓起了臉蛋,並且放開了皇的手臂。沾滿灰油的小麥色身體,靈活地飄到了皇的身前,然後就坐在他的大腿之上,讓自己平坦的胸部填滿他的視線。姐姐似乎同意地笑了一下,然後就輕輕套弄皇的分身。視覺和觸覺的刺激,使得皇變得更為害羞,而分身亦變得更是硬挺。

「休、休得無禮!余可是一國之君,豈容乃等胡鬧!」意識到再這樣下去,自己就會宮女們被吃掉的皇,勉強提起了嗓子,以盡可能嚴肅的語氣叫道。可是,被宮女騎著的年幼身體,加上一直被愛撫刺激而發紅的可愛臉蛋,也讓他看起來更像是因為害羞而一時亂說的話。

「謹遵皇命。那麼,皇上想要享用小女們嗎?」就像是回應自己親弟弟一樣,宮女只是微笑敷衍少年的命令。握著少年下體的十指並沒有鬆開,只是繼續輕輕地套弄,並且以指甲輕輕劃著分身的末端。夾雜著一點痛楚的快感,讓皇好不容易裝出來的樣子消失無蹤。配合著姐姐的回應,妹妹也將她的下身推前,讓她那光滑的下體與皇的欲望輕輕摩擦。讓人放鬆的溫泉水,加上沾滿少年和妹妹身體的灰油,讓每一下的摩擦也相當流暢,也刺激著皇的本能,讓他的欲望開始磨蝕理智。

「來,不用害羞的呢……就讓姐姐來幫助您吧。」看到皇的視線開始變得游移,姐姐亦開始她的下一步攻勢。在將皇的分身交予妹妹的私處服侍以後,宮女的雙手移到了少年的腰部之上。雖然還未發育,不過大概因為從小就被要求學會一定的武技,在薄薄的皮膚之下稍微結實的肌肉,也很輕易就被姐姐靈巧的十指感覺得到。

「不愧是皇上呢,連肉身也如此的美。」宮女淺淺笑了一下,然後輕輕地環抱著少年的腰。在妹妹的幫助之下,皇很快就被宮女們前後夾攻了。姐姐豐滿的胸部和妹妹嫩滑的肌膚,分別磨蹭著皇的背部和胸部。兩腿之間的分身,也在妹妹私處不斷挑逗之下而變得敏感。

「真想被皇上寵幸呢……未知皇上意下如何?」感覺到少年的理智快被欲望攻破,姐姐低聲在他的耳邊挑逗。鮮紅色的舌尖,從水嫩的雙唇伸出,並且輕輕地舔舐著他的耳朵。濕潤的舌頭一碰到了耳邊,少年的身體就抖動了一下,他愉悅的叫聲,亦傳進了她們倆的耳朵之中。坐在皇大腿上的宮女,也配合姐姐的動作,提起幼小的手掌開始輕輕地套弄皇的肉棒。雖然技巧不如姐姐,不過這種有點笨拙的愛撫,卻是有另一番的風味。

「別……不要再這樣……」雖然嘴巴還是這樣忸怩地叫著,不過皇的身體卻已經背叛了他。他的肉根隨著妹妹的身體磨擦而輕輕地抽動,而失去了支撐的雙手,亦不自覺地落到了宮女們的大腿之上。如同女性般嫩滑而纖細的手指,像是抖震又像是愛撫一樣,在兩人的肌膚上留下輕輕的痕跡。

「說謊可是不好的呢,皇上。」姐姐輕輕握住了偷摸自己的那隻小手,另一隻手則是輕撫皇通紅的臉頰,最後落在他稍稍開合喘息的雙唇之間。「只要說出來就可以了呢……怎樣的要求也可以喔,嗯?」

「余……余要……」最後的數個音節,很快就在因為害羞而顫抖的濕潤嘴唇之間消失。被抓住的手腕,也只是不知所措的輕輕扭動,試著脫離宮女的拘束。不過,她只是笑了一笑,然後就像皇的手掌落在妹妹平坦的胸部之上。也許是因為快感,又或是單純想要繼續挑撥血氣放剛的少年,妹妹也弓了一下腰,並且發出嫵媚的叫聲。儘管下意識想要縮回手掌,可是姐姐緊緊握住了手腕,使得緊張的手指更像是在搓揉那還未發育的粉嫩胸部。

「嗯啊——」妹妹的嬌柔叫聲,讓少年變得更加不知所措,可是那美妙的觸感,也讓他的欲火變得更為熾熱。大概是本能已經控制了身體的關係,他的腰部亦開始扭動,像是想要將得不到滿足的欲望進入對方的身體一般。

「嘻嘻,皇上真急色呢,已經想要插入了嗎?」乘著對方本能的動作,妹妹將身體貼前輕輕磨著皇的胸口,並且讓私處的嫩肉輕輕貼著紅色的肉棒末端。「是嗎?是嗎——」

「沒想到那麼害羞的皇上,倒是會這樣主動呢。」姐姐亦和妹妹一唱一和,讓只能夠低下頭靦腆地低唸著的皇變得更為害羞。在親了一下他的臉龐以後,姐姐的雙手,就移到了皇和妹妹的身體之間。指甲的末端,輕輕地磨著皇粉紅色的凸起。「那麼,就讓小女們好好滿足皇上吧。」

在皇還未能反應之前,宮女就扶起了他的肉棒,並且讓妹妹慢慢坐上去。濕潤的私處加上溫泉水的配合,讓妹妹輕易就將少年的分身推進自己的身體。與她的身體相配合的肉棒,被妹妹的身體緊緊地包著,快感的刺激也讓她嬌叫了起來。有如在愛撫一般的肉壁,也讓皇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來。

「皇上的鳳根很溫暖呢……」臉紅著的妹妹輕輕地在皇的耳邊喘息,張開的雙腿亦開始動著,讓皇的欲望在她的身體之中抽動。每一下的抽動,快感也衝擊兩人的理智,並且讓他們發出快感的叫聲。在皇身後的姐姐,亦配合妹妹的動作而輕輕地讓皇的下身扭動。同時,她的指尖則是落到了皇的胸部之上。還未發育的身體,其乳頭就像是女性一樣粉紅幼嫩,讓人產生想要咬下去好好品嘗的欲望。

「嗚嗯……呀啊!」姐姐的嘴輕輕咬著皇的耳朵,而指尖則是輕輕地揉著那對粉紅色的凸起。快感和痛楚混合起來,使得皇的身體失去了氣力。不斷喘息的小嘴,唾液就有如一絲絲的銀線一樣輕輕滴下,並且溶解在空氣之中。

「不愧是我們的皇上呢,連叫聲也那麼好聽--」抱著皇的腰部,並且整個身體在他的肉棒上抽動的妹妹笑了一下,然後就伸出舌頭侵入皇的嘴巴。粉紅色的光滑舌頭順著皇潔白的牙齒滑過,並且將他的鳳涎送進自己的嘴裡。嘴巴突然被侵入的少年,下意識地想要用自己的舌頭抵擋,可是似乎已經有經驗的妹妹,很快就讓他們的舌頭互相纏繞起來,讓她的入侵瞬間變成充滿熱情的舌吻。

從全身而來的刺激,讓意識已經開始模糊的皇心跳加速,並且想要更多的空氣來讓自己鎮定下來。可是,現在他每一口的呼吸,只是讓他和宮女互相交換著香甜的唾液,以及吸入更多填滿了附近的誘人體香而已。縱使殘餘的意識想要脫離這個溫柔鄉,姐姐每一下的舔舐,以及對他乳頭的撥弄,也讓他再次沉入快感之中,在妹妹身體抽動的肉棒,也變得更為粗大和溫熱。

「皇上覺得怎樣呢?忠於自己的欲望,果然很快樂吧,嗯?」姐姐在皇的耳邊挑逗說道,並且繼續撥弄著不斷起伏的胸部上的凸點。在妹妹的舌頭離開了皇的嘴巴以後,他那幼稚卻是充滿男性快感的叫聲,再次確定了他真正的答案,也讓宮女們再笑了一下。姐姐其中的一隻手從皇的胸部往下輕劃,並且落到了正在激烈地交合的肉棒之上。修長的五指,輕輕地握住了分身下的兩顆細小的蛋,並且溫柔地按摩著。

也許是因為某種內廷的房中術法,或是少年已經到達了他的極限,他的雙手一下抱住了妹妹的纖腰,並且將她的身體壓到自己肉棒的最深處。隨著宮女的按壓,他的身體配合著欲望而有規律地抖動,並且將自己珍貴的男精注入了對方的身體。儘管還未高潮,突然被主動插入身體深處的快感,加上被注入溫暖的精液的感覺,也讓妹妹弓起了腰,並且發出淫慾的高叫聲。把這幅春光圖看在眼裡的姐姐只是微笑地輕舔著皇的頸項,並且繼續輕輕地愛撫著他的下體以及乳頭。

「呼……嗚嗯!」在經過數口高潮過後的喘息以後,少年的神智慢慢地回復。身體各個敏感帶同時被宮女愛撫,加上仍然被女陰緊緊地包著的肉棒的刺激,使得他的身體隨著每一下的撥動而輕輕地抖動,肉棒中殘餘的精液,亦一點點地繼續注入懷抱中那女孩的身體之中。

「嘻嘻,皇上果然很喜歡人家呢,就算在寵幸過後仍然抱著不放!」仍然未從快感中回復過來的妹妹,掛著通紅的臉靠在少年的身上,並且輕輕地舔舐著他剛才交歡時流出的唾液。「皇上可以繼續射進來呢。」

「余……呀啊!」從下體根部傳來的痛感,切斷了皇的回應。也許是因為妒忌,或是單純喜歡聽少年的痛叫聲,姐姐的手突然用力地握住了皇的陰囊。以舌尖沾滿皇的唾液的妹妹,看到這個畫面也只是嘻笑了一下。

「皇上不可以只寵幸一人呢。」姐姐輕咬著皇的耳垂,雙手的指甲故作挑撥地劃著皇的身體,像是想要隨時也再一次虐待他的乳頭和下體一樣。「身為內廷之主,皇上也得要公平呢,對嗎?呼呼。」

「是、是的……這當然。」同時被快感和恐懼所包圍的皇,就像是犯錯後面對老師的小孩一樣,以顫抖的聲音回應著後方的她。

「真是好孩子呢。那麼,皇上應該知道該怎做了嗎?嗯?」宮女滿意地笑了一笑,然後輕輕地舔著皇的耳朵。威脅著皇敏感帶的十指,也繼續溫柔地愛撫著少年的身體。

「余,余欲……寵幸乃。」臉頰變得通紅的皇,以稍稍顫抖的聲音說著。

「謝謝皇上的恩寵呢。那麼,就請皇上好好享受小女們的侍奉吧。」說著,慢慢從快感之中回復過來的妹妹,就緩緩地從皇的身體上重新站起。在溫泉水以及愛液的清洗之下,妹妹光滑的粉嫩私處,毫無保留地顯露在皇的眼前。帶點白濁的愛液,一滴一滴地落在皇的身體以及池水之中。

縱使剛才是不太情願地和對方交歡,可是交歡的快感,加上眼前這幅香艷的刺激畫面,也使得皇的視線停留在宮女的兩腿之間。察覺到少年的樣子,妹妹發紅的臉也笑了一下。小麥色的雙指移到了自己的私處之上,並且將它張開,讓對方能夠好好欣賞自己交合過以後的私處。和曬成健康膚色的其他部份不同,宮女的私處嫩肉,就像她的乳頭一樣地粉嫩和未經人事。這使得從裡頭緩緩地流出,少年的精液和少女的愛液混合而成的液體,看起來更為挑逗和刺激。

「看來皇上很喜歡欣賞女陰呢。」姐姐的指尖輕輕地愛撫著皇的肉棒末端,另一隻手則是撫著他的頸項和胸部。挑逗的聲音,隨著舌尖滑過頸背的感覺一起傳進皇的腦袋之中。

「才、才不是……」雖然是這樣說,不過少年的視線仍然停留在那個粉嫩的女陰之上。那沒有人會相信的否認,一下子就被姐姐刺進肉棒末端嫩肉的指甲邊緣打斷了。突然的痛楚,再次讓皇高叫了一聲。

「不可以這樣懷有二心呢,皇上可是答應了要寵幸小女啊。」姐姐鬆開了指甲,並且握住了少年的肉棒。也許因為剛才痛覺的刺激,或是單純因為眼前的春宮畫的挑逗,剛剛才高潮過後的小肉棒,很快就回復堅挺,並且被宮女的手掌完全握住了。

「現在還年輕就那麼急色的皇上,得要好好教育呢,是嗎?嗯?」雖然嘴裡這樣說著,可是姐姐的手只是輕輕地套弄著少年的肉槍,並且以另一隻手輕輕劃著皇的肌膚,並且不時以舌尖舔著他的耳朵。在剛射精後不久就受到那麼多的刺激,使得皇再次發出了有如女性的嬌柔叫聲,越來越烈的喘息也讓他伸出了自己的舌頭。

「皇上想要品嚐人家嗎?」妹妹見狀也惡作劇地笑了一下,並且將自己的私處貼向皇上的臉前。要是他希望的話,只要稍稍調整身子,就可以舔到那粉紅的嫩肉吧?被精液和愛液沾濕而顯得更為可口的私處,就這樣輕輕開合地挑逗著皇身為男性的本能。不過,在皇想要回應眼前挑逗自己的宮女的一刻,冰涼的感覺就從他的下身而來。縱使他的視線完全被眼前的女陰佔據,他的身體也很清楚,身後的宮女正在將某些冰冷的黏液抹在他的後庭之上。雖然身在溫暖的溫泉水之中,可是涼快的感覺卻沒有消失,反而隨著姐姐每一下的擦拭和套弄,而變得更為明顯,也讓他的意識再次模糊起來。

「這內廷的灰油裡,加入了從番邦引入的留蘭香呢。就算是在酷暑之中,也還是有如冰雪一樣涼快,最適合皇上尊貴的鳳體啊,呵呵。」隨著每一個嫵媚的音節傳進皇的腦袋深處,那種涼快的感覺,就在宮女指尖的塗抹之下變得更為強烈。因為身體鍛鍊而稍稍變得緊緻起來的臀部和菊穴,在想要抵抗宮女的手指入侵的同時,也因為冰涼與溫暖的感覺混合而變得放鬆和敏感。

「乃……乃想做甚麼?」雖然已經大致猜到,不過皇還是一邊試著掙扎,一邊問著。可是,剛高潮過後的身體完全被宮女們抓住,使得皇的身體仍然穩穩地躺在姐姐的身體以及雙胸之上。

「皇上真善忘呢,小女正準備要好好教導皇上,不可以太急色喔。」宮女輕輕咬著皇的耳垂,並且輕輕以舌尖抵著舔舐。同時,握住肉棒的手亦加速套弄,在皇的後庭附近游走的指尖,亦開始慢慢試著侵入。

在精油以及宮女的撫摸之下,皇的菊穴並沒有抵抗的能力,而想要緊緊夾著的臀部,卻只是讓身體內的嫩肉更是貼緊入侵的手指,並且吸收著精油而已。冰冷和刺激的感覺,隨著皇體內的嫩肉而傳遍他的身體。雖然已經緊閉著嘴,可是強烈的刺激還是讓他差點叫了起來。

「要讓皇上知道急色的壞處,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身體直接學習呢……來,皇上好好感受小女們,身為女性的快樂吧。」宮女的舌尖滑過皇嫩滑的頸背,並且有如手指一樣精細地挑逗著皇每一處的敏感帶。在不斷地套弄皇上肉棒的同時,在菊穴中的手指則是透過灰油的潤滑而到達少年身體的最深處。指甲輕輕地劃著肉壁,帶來了強大的快感,也使得皇再次嬌叫了起來。

「嘻嘻,皇上聽起來就像是可愛的女生一樣呢!」聽到皇的叫聲,妹妹也嘻笑了一下,並且將自己的私處直接貼到皇的嘴上。愛液的香甜味道,加上少女嫩肉的觸感,使得意識已經隨著愛撫變得混亂的皇將舌頭伸進了剛剛才插入過的女陰之中。

仍然光滑的少年舌頭,就像是他後庭中的手指一樣不斷地磨擦著肉壁,並且貪婪地想要品嚐更多的蜜汁--即使裡頭更多的是,他自己射出的精華。少年的舌技雖然笨拙,不過帶來的刺激,還是讓妹妹一下叫了起來,身體亦因為雙腿發軟而更是壓在皇的臉頰之上。

「被小女的雙手侍奉,仍然想要舔舐女陰呢。沒想到皇上是那麼急色的啊,所以就更得要好好調教了……嗯啊。」看起來似乎相當滿意的姐姐在皇的耳邊輕輕唸著,同時讓指甲一下刺向某一處的嫩肉之中。

縱使觸感和其他部份的肉壁一樣,可是身為內廷一員,且精通房中之術的宮女,很清楚這就是在床上征服任何男人的位置。仍然沉醉在愛撫和冰涼精油中的皇,身體和意識一下子被強烈的快感取代。在還沒意識到以前,大量的精液就從挺直的肉棒之中射出,並且落在宮女的手心之中。預料不到的強烈刺激和射精的快感,使得皇雙眼一下發白,在女陰中的舌頭也只能跟隨本能而不斷享受著愛液。

也許是單純享受皇不存在的舌技,或是想要與對方一同享受高潮的快感,妹妹的雙手亦按住了皇的頭部,並且將體內大量的愛液一下灑在他的臉頰之上。高潮所帶來的快感,除了讓她的身體完全壓在皇的上身外,也讓她響亮的淫叫聲音傳遍整個浴池。

隨著高潮的快感慢慢緩和,妹妹的喘息也逐漸變慢,而身體亦從頭的身體慢慢滑下。有如一點點露水的愛液沿著濕透的女陰滑下,並且沾上在皇的上身之上。皇仍然在享受著有如女性高潮的快感,使得他原本已經雌雄莫辨的年幼身體,看起來就更是像少女一樣。臉仍然泛紅的妹妹在淺淺地笑了一下以後,就像粉嫩的嘴唇移上皇的嘴邊,並且輕輕地舔著自己的愛液。還未回復意識的皇,只是本能地將雙手盤在妹妹的纖腰之上,並且伸出舌頭與對方交纏起來。

「看來皇上很喜歡,身為女性的快樂呢。」姐姐在皇的耳邊輕輕說著,每唸出一個字,手指就輕輕挑逗一下肉壁的敏感帶,也讓他的身體配合地抖動著。剛才連續射精兩次的肉棒,縱使已經快要到達極限,還是在宮女的手技之下慢慢回復堅挺。

「不是……嗚嗯……」有如夢囈一般的無力否認,只是讓他看起來更像是只是嘴硬而已。在向妹打了個眼色以後,姐姐就提起了仍然盛著鳳精的手掌。雖然被溫泉水洗過,不過黏稠的白色液體,大部份仍然盛在姐姐的手上。

「真的嗎?」妹妹也惡作劇地笑著,並且將嘴從皇的嘴邊移到了姐姐的手前。沾滿了唾液的嘴舌,一點點地將仍然溫暖的白色黏液舔進嘴中享受。斗大的濕潤雙眼,就像是想要戲弄少年一樣,以故作誘惑的眼神望向少年的雙眼之中。

「嘻嘻,皇上的鳳精,果然有如天降甘露一般甜美呢。」在將最後一滴黏液舔進雙唇之中後,妹妹轉頭靠向皇,並且微笑著輕輕說道。在粉紅色的櫻唇之中,剛才射出的白液仍然停留在嘴中,就像是她故意要讓皇看到自己這個充滿淫慾的表情。縱使相當不情願,看到眼前這個畫面的少年,還是害羞地試著別開頭。可是,逐漸回復硬挺的肉棒,明顯地背叛了他的想法。

「不可以別過去啦!」妹妹似乎半開玩笑半生氣地把身子壓在皇的身上,並且在他能反應過來前提起雙手張開他的嘴巴,然後一下吻了下去。在嘴唇相接的一刻,妹妹的舌頭就急不及待地入侵少年的嘴巴,並且將自己的唾液和皇的精液送進對方的口中。像是想要反抗的他,卻更像是伸出舌頭迎合,使得兩人在嘴巴的黏液之中交纏互相舔舐著。

「沒錯呢,皇上。得要全心接受小女們的愛意啊。」看到這個場面,姐姐也在皇的耳邊輕輕說著,並且不時輕輕地對著他的耳洞吹氣。仍然沾著妹妹唾液和皇的精液的手,再次套住了皇的肉棒,並且再次套弄愛撫著少年的私處。原本只是配合在對方體內的中指愛撫菊穴外圍的食指,亦在腸液的潤滑之下慢慢進入他的身體。

「咕嗯!」後庭在剛才的抽插之中已經慢慢放鬆起來,而腸液以及灰油也讓菊穴沒有--或是不能抵抗。可是,被更為粗大的東西進入,其痛感和快感也讓皇想要叫喊出來,不過所有的聲音,也隨著唾液一同推進了宮女的嘴巴後消失。妹妹亦沒有放棄這個機會,利用自己意外地靈活的舌頭,將兩人嘴裡的一切一推進他的喉嚨之中。

是因為在宮女們重重的攻勢之下已經無力抵抗,還是自己其實也樂在這種「侍奉」其中呢?在被迫吞下自己的黏液的同時,皇覺得味度開始變得甘甜起來,而身體亦開始變得軟起來。視線被妹妹通紅的嫵媚臉頰填滿的皇,舌頭和雙手也隨著自己的欲望,開始纏繞著對方的身體。姐姐的兩指每一下的抽動,以及對那片肉壁的磨擦,也讓皇的腰部輕輕扭動了一下。抱著妹妹腰部的手,亦像是蜻蜓點水一樣,在妹妹軟卻帶點結實的小臀上輕輕地劃過。

「看來皇上終於放鬆了呢……這樣享受不是很好嗎?」妹妹將雙唇從皇的嘴中移開。就像是嘴唇間那條藕斷絲連的銀絲一樣,兩片粉紅而光滑的舌頭,也依依不捨地舔舐著對方,像是想要享用每一滴的蜜汁一樣。在冰涼的精油以及姐姐的手技攻勢之下,皇的肉槍和欲望也再次達到了頂點,並且化為更多的黏液射到了姐姐的手中。無論是身體和心靈也不再抵抗的少年,響亮的叫聲一下覆蓋了整個浴池,甚至也許還能傳到大門以外的宮女耳中了吧。

「所謂的沐浴,就是要讓皇上洗淨凡囂的困擾呢,就像是這樣一樣。」宮女們輕吻了一下皇的頸項,並且在鎖骨和頸背留下了淡淡的印記。雖然在這不斷的挑逗和進攻之下,皇的腦海現在只剩下對更多肉欲的享受,可是他感覺到的,卻是與之相反的,手指從他體內抽離的空虛感覺。張開高潮時緊閉了的雙眼,原本在自己懷抱中,以身體挑撥自己的妹妹,亦從浴池中站了起來,並且跨過了皇的頭離開了他的視線之中。

「怎……怎麼了?」像是在渴求更多一樣的少年,有點不解地問著身後正準備抬起他的姐姐。

「皇上已經放鬆了,所以現在就請皇上好好更衣,然後回房就寢吧。」嘴裡說著拒絕的話,不過姐姐那意外地深的微笑,明顯有別的意圖。只是,現在滿腦子也是渴望的少年,似乎並沒有看出來。幾乎失去了所有力氣的男孩身體,輕易地就被抬出池中,並且在兩人的參扶之下勉強站直。

「可是……」

「不可以任性喔,皇上。」姐姐笑著舔舐手中殘餘的黏液。那麼短的時間內連續三次的射精,明顯已經超過了少年的身體的極限。在掌中被送進紅唇裡的黏液,看起來已經變得完全透明--就像是女陰在極樂之時流出的愛液一樣。

在享用過手中所有的鳳精以及黏液過後,姐姐就從一旁提起了布,並且開始抹乾皇肌膚上的水點以及愛欲的痕跡。身為一國之君的皇,就算是抹身之用的抹布,撫摸起來也如同高級的絲綢一樣地光滑。在輕輕一抹過後,所有的水珠和油液也在他的身體中消失,並且讓那有如製作精巧的少年身體,看起來像是抹上了一層薄油一樣,顯得更為光滑無暇。要是沒有那在兩腿之間慢慢回復精力的小肉棒的話,任何人也大概會將皇當作是某家待嫁的千金一樣吧。

「來,請皇上更衣吧。」在抹好最後一點的水滴以後,姐姐的手隔著布搓揉了一下皇半挺的小肉棒,然後抹了一下自己的嘴。「皇上這脫俗的身體,得要好好用華服包裝呢。」

看起來似乎有點失望,可是欲望仍然高漲的皇,在轉過頭看到妹妹手上拿著的衣服時,一瞬間似乎停頓了一下。雖然和寢衣同樣雪白,可是她手中拿著的華服,衣擺看起來明顯就短了一截。就算是比較長的前擺,看來也最多只能夠遮著大半的大腿,而短短的後擺以及左右的開叉,更像是青樓女子用來賣弄身材那樣,每走一步也像是會露出毫無保護的下身。

同樣地,原本用來遮蔽雙腿以及下身的褲子,看起來就像是半透明的絲製品一樣,不但不能遮著剛被開發的下身,更是讓看到的人更想要一同享受皇那年少的身體。這些只應出現在內廷深處的情趣衣服,加上那像是女服一樣貼身的剪裁,絕對不像是一國之君的服裝。

「這是……甚麼?」是她拿錯衣服了嗎?心中已經有大約答案的皇,再一次確認著。

「嘻嘻,這是我們特別為皇上準備的特製寢服呢!」妹妹故作無知地笑著回應。她和姐姐們明顯早就準備好這件衣服,並且開始將它套上沒有掙扎能的皇的身上。已經被連續的高潮和愛撫搾乾了每一分力氣和意志的皇,每當想要重整旗鼓抵抗時,仍然敏感的肉棒末端就在布料的磨擦之下產生快感,在滴下一點點愛液的同時,將所有的力氣抽出。在宮女們的熟練技巧,以及明顯想要看到身穿女服的皇的容姿的欲望下,少年的身體很快就被套上了這套細緻的華服。

沒有任何遮掩或是裝飾,皇的少年身體被絲質的華服完全包住。貼身打造的腰身以及袖子,在顯露出皇的身材同時,也讓他像是鍍上了白銀一樣亮白無垢。下身半透明的褲襪,除了褲頭的繫帶處稍微較鬆以外,從臀部到雙腳也是緊緊地貼著少年稍微有點發育的雙腿,使得它們看起來更為誘人。

雙腿之間那重要的寶貝,在絲布的輕輕磨擦,以及皇腦中的情欲挑逗之下,隆起了微妙的突起,也讓整件褲襪變得更加貼身。因為沒力而有點軟弱的雙腿每走一步,少年的臀部以及半挺的肉槍,也會在衣擺之間輕輕漏出。帶一點紅暈的末端,也因為磨擦--以及被看到的快感,而滴出一點點如同女性愛液一樣的透明甘露。

「真不愧是皇上,看起來真合襯啊。」在似乎帶點挖苦和作弄的讚賞之下,皇的雙手被宮女們提起,並且參扶走向大門之中。

讓皇意外的是,無論是開門的黑服女侍,還是還在打點細務的宮女,也沒有對打扮有如青樓女子的他有任何的反應。她們的視線在快速掃過他的身體以後,就回頭繼續自己的工作。雖然是這樣,可是以這個羞辱的模樣走過內廷,就算是沒有被注意,也已經讓皇把通紅的臉頰低下來了。

和對方斷絕了視線的互相接觸以後,少年總覺得每走一步,自己的每一吋身體也被宮女們打量和指點一樣羞怯。只是,走動的快感,以及腦中越來越多的妄想,也讓那肉棒變得更為硬挺,並且在前擺中架起了稍微沾濕的篷子。

「別這樣……」皇勉強地吐出了抖震的數個音節。

「為甚麼不呢?皇上身為一國之君,當然要理解『所有』臣民啊。」姐姐一邊說著似是而非的道理,一邊以閒著的手輕輕拍打皇的臀部。已經被妄想、快感和羞澀埋沒的皇,每一下的觸碰也變得意外地刺激,也將他的所有反抗化成低聲的叫聲。

在經過了有如永恆的時間以後,三人終於到了皇上的寢宮。在內廷宮殿最內側,這國家的皇的寢室,無論是顏色還是裝飾,也充滿了代表這國家和皇室的紅色以及金色鳳鳥。隨著兩側的女侍推開大門,皇就在姐妹的陪伴之下進入皇的寢宮。

為了安全起見而較少窗戶的房間,大半也只被紅燭的金光稍稍照亮。模糊的皇的視線中,只看到在眼前那已經鋪好紅被的金紅鳳床。在床頂繫好的紅絲布,只要放下來的話大概就可以將害羞至極點的皇遮住吧。

「請、請讓余獨眠……」這種快感和羞恥的折騰,讓皇僅有的威嚴全失,並且以像是犯錯的小孩一樣,稍稍含淚的通紅臉蛋請求宮女們。

「僅遵皇命。不過,未知皇上是否忘記了甚麼呢?嘻嘻。」在兩人向坐在床上按著衣擺的皇彎腰的同時,宮女們一起問道。同時,守門的女侍亦以同樣的反應迎接門外那個熟悉的黑影。

「令尹大人到!」那個身穿黑衣的壯年男性身影,隨著大門打開而出現在皇的視線正中間,也將他所有的視線集中。原本已經比普通人要來得壯健的令尹,在身體已經無力的少年皇的眼中,看起來比起剛才還要來得更大,就像是那些巨大的番人一樣。

「在下燕文拜見皇上。」雖然面對正在床上的皇,令尹已經特意單膝跪下低頭,不過在他抬起頭望向皇的雙眼時,看起來仍然明顯比對方高大和精壯。就和外面的宮女一樣,文對皇那特殊的服裝似乎沒有特別的反應,只是視線在他的雙腿稍稍停留了一下,然後就轉向身旁的宮女。

「那麼,小女們就先行向皇上和令尹大人告退。」不想打擾兩人的宮女,在再次向兩人彎腰行禮以後,就急急地從大門離開,並且將它穩穩地關上。從紙窗外被燭光照亮的迴廊看來,她們不是躲在牆邊,就是真的離開了寢宮,只剩下皇以及令尹在這房間之中。

「請、請愛卿平身。」這突然的沉靜,讓皇停頓了一下才慌忙地回應。文在向皇上再低頭行禮後,就重新站起來,並且以碩大的身體緩緩走到他的三步之遙。

「謝皇上。國家之事,臣已經處理妥當,請皇上放心。」文對皇上輕輕地微笑。雖然無論是身體還是臉相,也讓人有相當的壓迫感,不過那微笑,卻是讓令尹的形象一剎那軟化起來,就像是面對弟妹或是愛人的兄長一般。

「是,是這樣嗎?麻煩愛卿了……」急不及待想要讓自己這身丟臉的服裝和小肉棒在人前--尤其是他的眼前收好,皇的回應看起來明顯漫不驚心,甚至視線也從對方的身體上移到了一旁的燭台。

「未知皇上,是否對臣感到不滿?」就算是一國之君也好,這副看起來相當輕浮的態度,也是相當不敬的行為,也使得身為皇的副手的令尹,以帶點請罪的語氣提問。

「絕、絕對不是!余對愛卿相當滿意!」一瞬間察覺到自己的反應,皇有點急忙地回應,而按著衣擺的手也提起了。不知道是因為皇的讚賞,還是在那一剎那看到了甚麼,文重新露出了微笑。

「感謝皇上的厚愛。」令尹稍微靠近了皇一下。也許是因為害羞,皇亦稍稍向後爬了一下,卻無意間讓自己的雙腿張開,將衣擺下的一切一顯露在文的利眼前。縱使少年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失態,並且羞紅著臉一下按下自己的衣擺,男子的表情明顯顯出皇慢了一步,也讓少年的臉變得更加通紅。夾著雙腿按著衣擺,加上那別過頭來的羞澀樣子,讓皇看起來更像是在閨房中的少女一樣。

「那麼未知皇上這身華服,是否為了臣而穿呢?」覺得皇已經完全軟化,令尹走到了床邊,低下頭直視著皇問道。「還是這是皇上個人的愛好呢?」

「這、這甚麼……」完全不知道如何應答,也因為剛才的種種行為而感到極度害羞的皇,只能夠抱著自己的腰,含羞答答地含混過去。可是,對於任何人來說,少年的這個模樣,只是更為引誘而已。

「皇上請不用擔心,臣並無意干涉皇上的愛好。」一邊以放鬆的語氣說著,文慢慢將自己的上身靠向在床上不知所措的少年身前。相對來說有如龐然大物的身體,一瞬間就填滿了他的視線。「而且,為皇上分憂,不正是臣的職責嗎?」

「愛、愛卿所指的是?」想要退後的皇,一下就發現自己已經退到了床的角落,柔軟的少年身體,被填滿綿絲的墊子和床鋪包圍。看起來相當害羞的皇,以一副像是含情脈脈的模樣望向步步進迫的令尹。

「既然皇上好於打扮成小美人,那麼臣就為了皇上,將皇上視作小美人疼惜吧。」臉上掛著如同面對床上愛人一般的微笑,令尹全身也爬上了床。少年失去了力氣的雙腿,毫無反抗之下就被文的雙手輕輕張開,露出了在短短的前擺之下,被褲襪的絲絹緊緊包裹的小肉棒。私處突然展露在人前--尤其是眼前這男人前的羞恥感覺,以及下身被稍微濕潤的絲綢磨擦所產生的快感,使得一點點的甘露從肉棒的頂端浮現,並且迅速融化在褲襪之中,化成稍微變深的痕跡。

文輕輕提起手中那對被絲襪包裹,有如禮物一般的光滑雙腿,在將它們搭上自己寬闊的肩膀之後,就撥起了皇的下體的最後一道防線。布料被拉開的感覺,使得皇的小肉棒在絲綢之中輕輕抖動,就像是想要掙脫這道白色的拘束一樣。

「請、請稍等……」一想到會以如此的醜態和對方進行肌膚之親,皇的身體就一下僵硬了起來。失去了力量的雙腿穩穩地疊在令尹的雙肩之上,並且隨著對方的接近而被抬起,使得自己的私處更是毫無防備。支撐著自己身體的雙手,也只能夠在墊子之中抖震而不能作出任何的抵抗。

「就請皇上將一切也交給臣吧。」文將頭靠到了皇的大腿之上,並且伸出了有點粗糙的舌頭,輕輕地舔舐。從剛才之來就不斷受到愛撫以及褲襪磨擦的刺激,使得最輕微的觸碰,也讓少年的身體變得更為敏感。唾液融於絲線之間,化成了一道道的水痕,就像是在皇細嫩的大腿肌膚上留下吻痕一般,也讓皇的說話全部化成了無力的叫聲。

令尹每一下的舔舐,也稍稍靠近皇的下身。每一道落在絲襪之上的水痕,也讓那根肉棒再次掙扎著想要得到更多的自由以及快樂,並且在褲襪之上留下更多的蜜液。敏感之處被不斷舔舐的快感,加上肉棒被拘束的特殊快感,使得皇的臉頰再次發紅,而叫聲也開始變得混亂起來。凌亂的思緒之中,越來越飢渴的本能,渴望著舌頭繼續滿足自己。

在舔濕了皇在絲絨之中的那對細玉以後,文的舌尖終於落到了皇的分身之上。可是,與皇所渴求的不同,舌尖只是像指尖一樣,輕輕地從肉棒的根部滑到泛紅的頂端之上。即使是那麼微弱的舌尖挑撥,對一直也欲求不滿的少年來說,也已經有如進入女陰一樣地刺激。點點的甘露,在肉槍的抽搐之下不斷漏出,並且沿著褲襪慢慢擴散。

「看來皇上已經進入狀態了。」在舔掉數滴剛剛才從中流出的汁液以後,令尹的舌頭離開了皇興奮的下體,並且也將他的雙腿放回床上。可是,強烈的渴望,使得皇只能夠張開雙腿躺在床上輕掩著嘴喘息。每一下的呼吸,也讓難受的肉棒跳動,然後被濕潤的絲絨重新包著。同時感到極度的羞怯,卻又希望得到更多的皇,稍稍別開了燙紅的臉頰,可是游移的視線仍是停留在他兩腿之間的男子身上。

看到皇明顯地已經解除了最後的一點防備,文伸手解下了身上那套黑色的華服。每一個銀色鈕扣被解開,也露出在那套衣服之下,精壯而沒有一分贅肉的壯年身體。大概是因為身穿女服,加上意識已經被欲望填滿,皇的視線浮到了令尹那近乎完美的男性身體之上。視覺、快感,以及妄想的混合,使得皇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

「讓皇上久等了。」令尹純熟而敏捷地解下了上身的華服,然後就重新爬到皇的身上。在燭光的薰染之下,令尹的身體看起來更是能讓任何女性傾心,也緊緊地抓住了皇的視線。強壯的雙手一下抱住了皇的腰腕,使得那少年的身軀完全被對方緊緊地鎖住。俊俏而溫柔的臉龐一下填滿了皇的視線,並且輕輕地舔著他沾滿了香汗的頸項和臉頰。其中一隻手在束縛好皇的上身以後,慢慢游入了被張開的雙腿之間,並且落在那小肉棒之上。

「愛,愛卿……」勉強從濕潤的喉中擠出的字詞,很快就被令尹的雙唇封住了。與宮女水潤的櫻唇不同,那是對較為粗糙的嘴唇。不過,這種特殊的磨擦,卻似乎更是能挑起皇的情欲。沾滿了鳳涎的舌頭,很快就順從地伸出,並且與文的舌頭開始交纏起來。隨著雙舌的動作,令尹精壯的身體,也像是想要和皇那還未發育的身體結合一樣開始扭動,並且形成微妙的交纏。

忠實地反映著欲望的下身,在文的五指愛撫之下亦配合著而搖動,就像是想要享受每一分的觸碰一樣。無論是柔軟中帶點結實的臀部、有如女性的大腿,還是那感到無比空虛的小肉棒,也在文的指技之下變得濕潤起來,也使得它們的主人變得更為難受。

「嗚……嗚嗯……」越來越不受控制的本能,使得皇更為渴求眼前那個完美的男性身體。即使鬆開了舌頭,可是那對濕潤的嘴唇還是開始貪婪地舔舐,親吻著文的身體。從頸項到鎖骨,再移到了那厚實的胸口之上,皇就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不斷地親吻著眼前愛人的身體,想要在他的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一樣。也許是為了獎勵如此的皇,令尹的手指輕輕地握著皇的小肉棒,並且隔著被愛液濡濕的褲襪開始套弄。

雖然這比起剛才的輕舔以及愛撫來得強烈,可是濕潤的絲絨的拘束,使得這就有如隔靴搔癢一樣,只是讓熊熊的欲火變得更為熾熱而已。想要佔有對方身體,以及那在雙腿之間的凶器,皇的雙腿開始纏上了令尹的雙腿。如此的交纏,使得少年再度張開了大腿,讓文的手能夠自由地侍奉自己。雙腿之間的磨擦,也像是愛撫一樣,使得濕潤的褲襪有如在舔舐臀部和菊穴一樣。

從身體每一吋肌膚而來的快感,已經完全淹沒了少年的身體和靈魂。要是再不能得到高潮的話,就算說是會瘋掉也不為過。已經放棄了所有自尊的皇,在文的耳邊不斷地開合著嘴,一絲絲的銀沫亦隨著舌頭落在他的臉側。

「皇上真是性急呢。那麼不守婦道的女性,可是不會得到夫君的喜愛啊。」就像是想要完全控制住皇一樣,令尹刻意鬆開身體對皇的束縛,而握住分身的手也慢下了動作。察覺到對方也許要離開自己,皇一下子急了起來,無力的四肢也擠出了一點點的力氣,想要將文留在自己的身邊。被華服緊緊包住,平坦而光滑的身體,不斷地磨擦著對方健壯的身體,像是想要透過這樣向對方獻媚一樣。雖然沒有說出口--或是因為害羞而小聲得不能聽見,皇那雙濕潤的黑色雙眼,也明顯在哀求著令尹繼續滿足自己的欲望。

「皇上如此誘人的模樣,真比臣見過的任何女子也更為美麗呢。」已經讓皇陷入不能自拔的境地,令尹笑著回應,並且以手輕撫著皇沾滿汗水的通紅臉頰。就像是要安撫對方一樣,握著肉棒的手指再一次動了起來。「那麼,就請這位伊人與在下共渡良宵吧。」

雖然只是從喉嚨中發出數聲微細的悶響,不過皇明顯地接受了文的要求。纏著對方身體的四肢以及身體緩緩地放鬆,並且稍稍張開以迎接對方的寵幸。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可是皇仍然感到相當的害羞,發紅的臉也因此別開了。不過,那對圓渾的茶色雙眼,則是望向令尹,想要更快得到他的身體。

「那麼,在下就失禮了。」令尹的雙手解開了固定住褲襪的絲帶,並且把它輕輕地拉下到大腿中間的位置。已經被皇的愛液完全沾濕的絲絨,隨著文的動作而對皇濕透的下身進行最後一次的刺激。肉棒終於脫離束縛的一刻,那種分離的快感使得更多的愛液與皇的淫叫聲一同漏出。

粗壯的手放下了黏稠的絲襪,然後輕輕握住了皇的分身。相對粗糙卻溫暖的直接接觸所產生的感覺,一下就讓皇差點弓起了腰子。看到少年這個樣子的文,只是故意輕笑了一聲,然後就開始愛撫著那急躁的分身。皮膚的磨擦加上愛液的潤滑,使得令尹每一下的動作,也使得皇緊咬住嘴唇想要忍著不要發出淫蕩的叫聲。已經沾滿兩人汗水的身體,也抓緊了床鋪並輕輕地扭動著。

「害羞的皇上,果真比起尋常女子更要可愛呢。」看到對方的一舉一動也有如被自己手中的小肉棒控制,令尹緩緩彎下腰,並且輕吻了一下它的末端。泛紅的嫩肉上那一點點漏出的甘露,品嘗起來就有如頂級的蜜汁一樣。文的舌頭隨著手指的動作,開始將不斷地流出的汁液送進自己的嘴裡,同時也有技巧地搓揉著肉棒,像是想要擠出更多的汁液一樣。嘴唇那種獨特的觸覺,使得皇的身體就像是觸電一樣抖了一下,肉棒也流出了更多的甘露。

有規律的吸吮,以及不斷在大腿內側以及臀部游移的雙手,使得皇每一刻也受到強烈的刺激,可是卻同時想要得到更多。淫液不斷地從肉棒的頂端流出,然後被舌頭磨擦過後送進嘴巴的深處。每一下的舔舐,也讓皇的喉嚨裡發出充滿情欲的嗚咽聲音。到底是因為羞恥還是快感,現在也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就算本身不是為了愛欲而存在的菊穴,在一直以來的開發以及侍奉之下,也因為腸液而變得濕潤起來。

「愛卿……更多……」忠實地反映著主人的欲望,皇光滑的雙腿開始纏住令尹的身體。被汗水以及愛液沾濕的絲襪,就像是女性的雙手一樣,生澀地愛撫著文精壯的上身,並且落到了他的腹部。與他的汗水一同混和,皇的指尖開始輕輕地磨擦著令尹的褲頭,顯出他所渴望之物。可是,令尹的回應,則是輕輕地咬住小肉棒的末端,同時以手指輕輕插入皇的菊穴。縱使只是輕輕的抽動以及撫摸,可是每一下的刺激,也使得早已經因為愛撫和先前的插入而變得濕潤起來的後庭,緊緊地夾住入侵的手指。

「皇上的愛液果真可口呢。」文輕輕放開嘴巴,在再舔了一口肉棒上的汁液以後,就輕輕抬起皇的雙腿並放到自己的肩上。他緩緩抬起身子,使得皇的雙腿亦跟著一同張開。稍微鼓起的黑褲褲頭,輕輕地磨擦著皇的臀部。感覺到那特殊的觸感,皇稍稍再張開雙腿,使得令尹更容易進入。察覺到少年的允許,令尹亦快速解開褲子以及絲綢襠布,並且露出裡頭的陽根。

和令尹那精壯的身體相配的,是比起普通男子更要來得粗壯的肉槍。比起肌膚來得有點深色的外表以及通紅的頭部,加上因為充血而變得明顯的血管,也讓令尹的肉槍看起來更為粗大和老練,並且與皇那如同未經人事的小肉棒形成強烈的對比。

不過,儘管皇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上,也已經準備好隨時被那粗壯的肉槍進入身體,它卻只是輕輕地磨擦著皇的兩腿之間,不時以溫暖的頂端輕輕抵著濕潤的菊穴,然後就回到少年的前方,輕輕地磨擦著那濕潤的小肉棒。有節奏的磨擦,使得少年的腰部亦配合扭動,像是希望透過這些磨擦的快感來稍微滿足自己的欲望。可是,每一下沾滿黏液的磨蹭和輕壓,也使得皇的欲望變得更為強烈。

「愛卿……快一點……」在輕過一段時間的磨擦以後,皇終於鬆開的緊咬的嘴唇,並且羞紅著臉輕說著。就像是欲求不滿的女性一樣,令尹每一下的動作,也讓皇的小肉棒漏出更多的愛液。不過,皇唯一得到的回應,就是更多的磨擦。已經沾滿皇的愛液的肉槍,每一下的磨擦也使得少年那帶紅的肉棒頂端產生相當的快感。在菊穴上的稍稍進入和擴張,就像是在嘴前卻不能品嚐的佳餚一樣,使得皇更希望盡快得到寵幸。

「愛卿,請不要再折磨余了……快點進來……」強烈的欲望,終於壓過了皇的羞恥心,讓他道出心中所想。在燙紅的臉上,含淚的雙眼亦懇求著令尹。

「可是皇上還沒有放下一切,成為可愛的小美人呢。」令尹的肉槍輕輕壓著皇濕透的菊穴,並且以手指輕輕按摩皇的肉棒。「既然皇上欲與臣交歡的話,那麼皇上現在得要成為臣的愛妾呢。對嗎?」

「這……這樣……」縱使是這麼無禮以及以下犯上的建議,可是皇只是將視線移離了一下。仍然在快感之中喘息的他,在吞了一下唾液以後,就重新將含淚的視線移到文的雙眼之上。

「就拜託愛……文卿了。」少年輕輕提起一下自己的臀部,讓他的小肉棒輕輕地磨擦令尹的肉槍。也許是因為發紅的臉頰以及那副求愛一般的表情,少年這一刻看起來,就和普通的女性沒有兩樣。看到皇這個可愛的樣子,令尹亦微笑,輕微提起沾了愛液的手,輕撫著他的光滑的臉頰以及髮絲。就像是在與女性調情一樣,他用手指輕捲起皇那順滑的秀髮,並且不時將手移回到皇的臉上,將他的愛液抹到臉上。

「那麼,就讓吾好好侍奉吧……宥。」就像是夫妻之間的親暱稱呼一樣,又一邊撫著皇的羞澀的臉頰,一邊輕呼對方的名字。即使禮法上只有皇的近親才可以直呼一國之君的名字,不過在這一刻,這一切對兩人來說也似乎不再重要了。少年不斷在令尹的裸身上游走的視線,加上輕吞唾液時的微微點頭,也默認了這一刻兩人的關係,就只是一對交歡的幸福夫妻而已。

文的肉槍在再磨擦了少年的下體一下以後,就輕輕滑到了他的菊穴之上,並且慢慢推進去。雖然已經因為長久以來,被各種異物侵入而變得濕潤和相對放鬆,可是極度的害羞和緊張,使得文那粗大的肉棒頂端剛開始進入,皇就在痛楚以及快感之下緊咬著唇,並且抓住身下那軟綿綿的被子,來避免叫聲從嘴裡漏出。

「會很痛嗎?宥。」雖然盡力忍耐著,不過令尹還是注意到了對方的反應,原本正在侵入菊穴的肉槍亦因而停下。不過,當他想要伸手輕撫皇的臉頰時,少年的雙手輕輕抓住了文的手腕。縱使痛楚的痕跡仍然殘留在臉上,不過皇還是輕輕地對令尹點頭,默許他繼續進入。四目交投的兩人,這一刻不只是身體,連靈魂也像是合而為一一樣。感覺到了對方的回答,文亦輕輕地點頭,然後就以雙手輕輕地握住皇的腰部,然後輕輕地調整動作,讓自己的分身隨著緩緩的抽動而慢慢進入少年的身體。

每一下的輕磨,也讓令尹的分身深入一點,也將他的體溫傳到皇的身體內裡。為了減輕皇的痛楚,令尹的雙手在緊貼著皇的絲綢衣服上輕輕愛撫,慢慢游走到他挺直的小肉槍之上。配合著自己的動作,文的手輕輕地套弄皇的肉棒,使得痛感漸漸被快感麻木。原本因為緊張以及痛楚而緊夾的臀部,亦開始稍稍放鬆,像是在暗示令尹繼續深入一樣。

令尹稍稍將自己的身體向前推,在讓自己的分身深入的同時,也讓在自己肩上的皇的雙腿,連帶他的臀部也更是大開。無論是粗大的肉槍,還是這動作對腳部肌肉的壓力,也讓所料不及的皇輕聲嬌叫了一下。在文的輕輕撫弄之下,他稍稍抬起臀部,使得令尹的肉槍再深入一點,並且更緊密地包住它。體內那異常的溫暖感覺,讓皇感到更為強烈的快感,腰部亦開始輕輕地扭動,像是想要繼續獲得快感一樣。

「沒想到宥還是弓腰美人呢。」看到皇那一副想要更多的發情樣子,文亦像是玩笑一樣說著,同時輕拍了一下他的腰部。然後,令尹的手從腰部滑到了濕透的褲襪之上輕輕地愛撫。令尹的手加上絲絨的觸覺,使得身體變得更為敏感的皇輕咬著自己的下唇,並且從喉中發出微弱的嗚咽聲音。不過,與剛才因為痛楚的叫聲不同,皇的聲音以及表示,也顯示出被令尹所進入和愛撫所產生的,像愛一樣的感覺。

隨著肉槍繼續深入,令尹的手輕輕地將皇的右腳從肩上放下到床上。被允許活動的腿,很快就自動纏上了文的腰部,並且輕輕磨擦著對方精壯的身體。作為回應,文亦輕抱著少年的左腿,並且輕輕地磨擦愛撫著皇肌膚上的敏感之處。原本在右腿上的手掌,亦沿著柔軟的大腿內側回到了皇的下體之上。在小肉棒之上的三指,輕輕地套著皇的分身並且徐徐套弄,而剩餘的兩指則是像在把玩圓石一樣愛撫那一對幼嫩的精囊。令尹每一下的抽動,下身各處傳來的各種快感,也不斷地刺激著皇的本能,從喉嚨發出的淫媚聲音亦變得更為響亮。

「咕嗯!」縱使事前已經經過清理,不過相對粗大的肉槍完全推進皇的身體,那種帶有填充快感的痛覺,還是讓皇不禁弓起身子,並且扭動著腰部和臀部試著容下令尹的欲望。纏著令尹身體的腿,亦隨著如同電流的快感輕輕地調整動作,也繼續像是挑逗一樣愛撫著他的身體。

「宥的蜜穴真乃極品……比起尋常女陰,更益暖潤緊實啊。」一邊以言語挑逗著皇的理智,文的手一邊愛撫著被絲綢包裹的嫩腿,並且繼續套弄搓揉著手中的陽器。每套弄一下,在體內的肉槍亦輕輕抽動一下,使得一點點透明的愛液,從小肉棒的頂端滴落在皇的肌膚以及華服之上,並且在潔白無瑕的絲服之上留下明顯的印記。

「文卿……嗚嗯……」無論是身心也不斷受到挑逗的皇,靦腆地輕按著自己的臉和嘴。雖然如此,可是每一下的抽動,其快感所化成的歡愉叫聲,也從指間間隙中漏出,並且傳到床外的昏暗之中。而不斷地磨擦令尹裸身的雙腿動作,也毫無保留地顯露出皇對那肉體的愛戀。就像是套著絲綢的雙手一樣,沾滿香汗和愛液的雙足,輕輕滑過文沾著汗水的精壯身體,並且稍稍地挑逗著。

感覺到了身下的少年的愛意,文亦以自己的身體回應。原本已經相當粗壯的肉槍,在經過腸中愛液的潤滑以後,抽動變得更為流暢和用力,也使得每一下的深入,也像是直接衝擊皇的靈魂一樣。掛在肩上的腿,也在令尹的胸膛和五指的磨擦和愛撫之下,變得像是溫馴的女子一樣緊貼著身體。在文手中那小小的溫暖肉棒,也似乎因為不斷的快感而開始回復,並且隨著每一下的抽插,也像是想要高潮一樣輕輕跳動著。

「看來宥也很享受這刻春宵呢。」令尹緩緩放下掛在肩上的腿,並且將手移到了皇的小臀之上輕輕撫弄著。抽插以及愛撫的快感,讓皇的腿繼續抬著,像是想要讓對方繼續侍奉自己毫無保留的下身一樣。看到少年那副害羞卻又急色的模樣,文的指頭輕彈了一下小肉棒的頂端,然後用沾滿黏液的手慢慢放下皇的腿。理解到對方接下來的動作,皇稍稍放下因為快感而輕顫的手,並且讓自己的身體側臥著。在令尹的手以及身體的抽動之下,少年的雙腿亦開始抬起,換成像是在抱膝一樣的姿勢,亦使得令尹在體內的抽插,更為深入他的身體以及靈魂。

「嗚嗯……文卿……」縱使每一下被插入所帶來的強烈快感,加上正在愛撫自己的文的身體,也讓皇想要盡情以叫聲表達自己的感覺,可是靦腆的他,雙手十指始終還是封著了自己淡淡的小嘴,在讓唾液一點點地流出的同時,讓大部份的叫聲也被硬生吞進嘴中。

「還是很害羞呢,宥。」突然,皇精緻的身體被令尹健壯的手一下抱起,讓早就被香汗沾濕,被絲服緊貼著的背部安允地躺在對方精壯的胸膛之上。意料之外的動作,加上少年全身的體重也集中在後庭那堅挺的肉槍之上,使得他一瞬間發出了高昂而又充滿歡愉的叫聲。即使他立即以雙手輕掩著濕潤的雙唇以及變得通紅的臉頰,那叫聲想必也被外面守門的女侍聽到了吧?

「文、文卿!這樣……」原本想要鼓起臉抗議的皇,陰柔的少年聲音很快就在下身的抽插之中變成快樂的嗚咽聲。大概是覺得這樣的少年更為可愛,令尹的雙手亦從腰部滑到了大腿之上,並且輕輕將手上那對嫩肉分開。在剛才的交歡中已經失去力氣的少年,只能夠從被按住的嘴中發出微細的嗚聲,並且讓自己濡濕的小肉棒以及褲襪,毫無遮染地曝露在大門的方向。「請不要……」

「不用害羞的,宥。如此羞怯的伊人,只要把一切都交給夫君就可以了。」說著,文的十指亦滑過濕透的絲襪,回到了皇敏感的下身之上輕輕地愛撫。每一下的抽動以及愛撫,也讓被令尹包圍的皇,感到異常的快感,而按著自己雙唇的十指,也因為令尹在耳邊的輕語以及歡愉的交合感覺,而在自己的唾液之中慢慢溶解。「要是門外女侍正在窺覬吾等的魚水之歡的話,就請宥以身體如實反映吧。」

「可、可是……呀啊!咕嗚……」一想到門外的宮女和女侍,也許會聽到自己歡愉的叫聲,甚至是從門縫或是紙窗中窺探自己和令尹間的交歡模樣,皇的臉龐就變得有如紅燭一樣赤紅。可是,接下來文的雙手就抬起皇的雙腿,在讓他不能合上的同時,也讓每一下的抽動,也因為他的體重而變得更為深入,所產生的快感也來得更為強烈。

大概是因為接受了文的愛語,又或是單純已經不能再壓制自己不斷膨脹的本能,皇的十指終於放開了高叫的小嘴,讓他的欲望隨著嘴中鳳涎織成的銀絲一樣宣洩而出,並且傳遍整個房間。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也放開了一切,原本仍然因為痛楚以及羞恥而稍稍帶點僵硬的身體,逐漸在令尹的抽插以及低語中融化。在令尹手中濕透的雙腿以及腰部,也在欲望的驅使之下開始扭動,像是想要從他身上得到更多的快感一樣。

「呼……宥果然很喜歡交歡呢。對嗎?」激烈的交歡動作,使得即使相當健壯的令尹,在皇的耳邊低唸時亦開始夾雜著喘息的聲音。帶著愛意的低沉話語,加上隨著音節一起挑撥少年耳朵的吹氣,也使得沉醉在愛欲上的他發出更為響亮的嬌喘聲音。

「這……余……啊嗯……」雖然身體的防線已經完全被解下,可是皇心底剩下的一點點羞恥心,還是讓他將心中的所想以及欲望吞下因為欲火而變得乾涸的喉嚨之中。不過,隨著令尹每一下的抽動而搖動的腰部,以及自行張開的濕潤雙腿,也忠實地將那些說話告訴了文,也讓他的臉上浮起了像是想要調戲少年的微笑。

從雙腿以及下身而來,每一下也讓皇還未發育的身體整個升起的抽動突然減慢,並且在數下緩緩的進出以後就停了下來。溫暖而粗大的肉槍,在少年的體內所帶來的填滿感以及快感,在抽插所產生的強烈感覺突然消失以後,化成了不斷地挑撥欲望的搔癢感覺。原本支撐著雙腿的手掌,亦滑過腿上絲絨,移到皇的胸膛以及下體之上。

沾滿透明愛液的手指輕撫著皇的胸部那貼身的絲綢華服,然後慢慢滑到了已經沾滿汗水的頸項之上。在稍稍撫弄了一下因為期待而將嘴中欲望吞嚥而跳動的小核以後,文就逐個紐扣輕輕解開。靈活的五指熟練地解開紐扣,然後伸入被香汗沾溼的,因為渴望更多快感而不斷躍動的胸膛之上。

作為一國之君的少年,每天所進行的各種運動,也使得他這副還未發育的身體,在光滑的肌膚之下仍然能夠摸得出相對結實的肌肉。可是,與正值壯年的令尹相比,就顯得有如沒有多少發育的嬌嫩女體了。感受到從少年身體傳來,有如在渴望更多愛撫一樣的輕顫以後,令尹輕輕笑了一下,然後讓指頭滑過粉暖的肌膚,游走到那粉紅色的小小凸點之上。

也許是因為經常被玩弄,或是單純體質敏感的關係,令尹有點粗糙的指頭一碰到已經硬挺起來的乳頭,懷中的皇就立即發出充滿情欲的叫聲,而另一隻手輕撫著的小肉棒,也隨之而跳動了一下。察覺到這點的令尹,輕撫著肉棒的手再次握住了皇的欲望,並且配合著指頭挑動乳頭的動作而緩緩抽動和愛撫。重新調整好了呼後,文亦將頭湊近皇的頸背,並且伸出舌頭開始舔舐著眼前這塊美玉。

沐浴時香油殘餘的百合花味,加上汗水之中那獨特的,只屬於皇的香味,也使得令尹感到異常的快感以及佔有的欲望。原本只是輕輕按壓愛撫的手指,開始輕輕地夾著那粉紅色的凸起,並且輕輕地搓揉著,而在下體的手亦不時緊握玩弄下方那對小精巢。一瞬從溫柔的愛撫轉為劇烈的痛覺,使得少年的身體隨之扭動起來。快感以及痛感的混合,亦讓被令尹填滿的後庭不自覺地收緊,就像是想要搾取更多快感來滿足自己的欲望一樣。

不過,雖然相當享受皇的肉壁按摩,可是令尹的攻勢很快就回復原本的輕微愛撫。就像是想要繼續挑逗著皇的欲望一樣,他的指頭只是輕輕地揉著少年胸前的兩顆凸點,並且不時輕握一下那挺立的小肉棒。在頸後的舌頭,亦像是手指一樣不時滑過頸背和耳背的肌膚,並且將更多的香汗送進嘴中。

「文卿……怎麼了?呼嗯……」突然停止的抽插以及消失的劇烈快感,使得仍在享受的皇慢慢回復了意識。因為愛撫而輕抖的聲音,帶著疑惑和渴望問著。因為剛才的激烈交歡而變得濕潤的茶色雙眼,以及輕輕地在令尹身上扭動磨擦的臀部,也告訴了令尹少年心中的欲望。

「因為宥似乎不好過於激烈的交歡呢。」文的臉上露出微笑,而手指亦輕輕地挑逗著皇的乳頭以及肉棒的末端。每一下的磨擦,雖然讓皇的身體再次興奮起來,不過卻不足以滿足他不斷膨脹的欲望,反而使得喉嚨感到更為乾涸。雖然如此想要得到更多因為劇烈抽插而來的快感,可是少年並沒有自己動起身子來,只是稍稍往前傾,並且輕輕地搖著那對濕潤的小臀。少年那對想要誘惑對方的斗大雙眼,以及因為欲求不滿而發紅的臉頰,看起來也讓皇的身體顯得更為誘人,像是在挑逗令尹,讓他再次與自己交合一樣。

「不、不是……只是……」渴望的唾液逐漸填滿了喉嚨,使得皇的聲音化成了一個個斷斷續續的音節,並且夾雜著吞嚥的聲音一同傳入令尹的耳中。雖然如此,不過每一分的喘息也帶著縷縷銀絲的小嘴,以及不斷地挑逗著身下肉槍的扭動,也將少年心中的欲望,完整地傳達到令尹的心中,也使得身下的肉槍輕輕跳動了一下。

「只是甚麼呢?」令尹的指頭輕撫著皇小巧的肉棒和乳頭,並且以指甲劃過因為快感而充血挺立的嫩肉。他稍稍將上身拉近少年的身體,並且在耳邊輕聲問著。充滿磁性的低沉男聲、沾滿自己身體的獨特味度,加上有節奏地挑逗敏感嫩肉的指頭,也使得被欲望煎熬的皇,意識和理智也溶化在快感之中。已經再耐不住饑渴的他,帶著銀絲的小嘴緩緩地道出自己的欲望。與紅燭下的情欲合而為一的話語,細細地流進了文的耳中,讓他的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原本正在皇的胸部游走的手,從被香汗濡濕的華服中滑出,並且移到了輕輕開合的櫻唇之上。就像是溫馴地伏在主人身上的小貓一樣,濕潤的舌尖輕輕從小嘴中伸出,並且細細地舔著嘴前的指頭。兩人的汗水以及愛液混合起來,嚐起來就像是只屬於兩人的媚藥一樣,使得少年在文的誘導下將身子往前傾,最後將上身伏在床上。令尹亦配合懷中少年的動作稍稍抬起身子,讓自己的肉槍可以更深入那對抬起的小巧臀部裡頭。

在令尹身前伏下抬起臀部的羞恥感覺,加上從下身傳來,因為愛撫以及兩人交合而帶來的快感,使得皇不自覺得張開嘴將舌頭中的手指輕輕地含住。大概是希望這樣可以壓制著自己叫出來的衝動吧?不過,對對方意圖瞭若指掌的文,在細細玩弄掌中肉棒時,也用被含著的那對指頭輕輕地撥弄著少年的舌頭。

成人粗大的手指甫活動起來,少年細小的嘴就被迫張了開來,無助的舌頭則是有如下身的小分身一樣被玩弄著,而唾液也不受控地從雙唇之中滴出。原本想要抗議,又或是單純耍花槍般的小語,也在令尹的指頭之間扭曲,化成一道道充滿情欲以及愛意的聲音。

因為害羞而變得通紅的臉頰,加上從肉壁傳來的鼓動,使得令尹自己的欲望也開始不受控地膨脹。已經被黏液充足地潤滑的十指,靈活地挑逗著皇的下身以及嘴巴,每一下的磨擦以及深入,也與肉槍抽動一起將皇的意識完全填滿。腦海中任何的說話,也在快感不斷的衝擊之下被推出喉嚨,然後在被文調戲的舌頭以及嘴巴之中化成愛欲的叫喊,並且填滿了整個寢室。

少年的肉壁不斷地收縮,並且緊緊夾著正在抽插的肉槍。經過腸液潤滑的嫩肉,將皇身體深處每一下的鼓動,以及其中的一切感覺,也傳到了文的靈魂之中。無論是越來越急促的呼吸,還是變得更為激烈,甚至是有點粗暴的抽送和愛撫玩弄,也充份顯示出令尹似乎亦開始浸淫在高潮的快感之中。

從下身而來,每一下也深入少年身體和靈魂深處的衝擊,使得即使早就將內裡一切完全射出的小肉棒,也開始漏出更多的透明汁液。被對方的指頭填滿了的小嘴,亦以舌尖輕輕地舔舐和吸吮著令尹,就像是想要透過自己的身體充實地表達不敢道出的感覺和心情。大概是感覺到了皇的欲求不滿,或是那原始的欲望對身體的控制,變得更為填滿的肉槍以更為深入的抽動回應。早已經變得敏感非常的內壁,每一下的抽動也讓皇陷入有如高潮一樣的腦袋空白狀態。

在經過數下更為深入和純粹的抽插以後,已經到達極限的肉槍推入皇的體內最深處,並且將文對少年的感覺,透過溫暖的液體注入對方的身體和靈魂深處。無論是高潮時的無意識抽動,還是溫暖的液體填滿敏感肉壁所帶來的快感,也使得皇弓起腰部扭動身體,並且將充滿細小身體每一角的快感也化成充滿愛慾的叫聲,從濕透的喉嚨之中傳出。在這一刻,羞恥感已經完全從少年的腦海之中消失。被本能完全接管的靈魂,只是沉醉在對方的溫暖在自己體內緩緩擴散的快感,並且以自己的舌頭對嘴中的那對指頭回應。在肉槍和黏液一同的刺激之下,少年那已經被搾乾的小肉棒,亦像是胸口裡的躍動一樣輕輕地跳動。,並且將體內剩下的一點點快感緩緩滴出。

在稍微在皇的體內溫存一下以後,令尹輕輕將自己的肉槍從皇的後庭之中抽出。雖然已經在高潮以後慢慢回復,不過成人的肉棒從敏感的肉壁之中抽出,所產生的快感還是讓身體已經無力的少年,輕輕地扭動了一下抬起了的臀部。帶有一點白濁的透明腸液,在嬌嫩的菊穴回復以前輕輕地滴了一點出來,並且沿著他身體的美麗曲線滑落到完全濕透的小肉棒之上,形成一幅異常挑逗的春宮畫。

經過一輪激烈的交合以後,無論是皇還是令尹的身體,也被兩人的汗水以及愛液沾濕了。漸漸緩和的呼吸起伏,加上液體所帶來的光滑感覺,使得文那相當精壯而沒有贅肉的身體,看起來更像是藝術品一樣吸引。他從鳳床旁邊提起用作洗滌身體的黃金色水盆,並且拿出沾濕了涼水的毛巾。無論是水還是布,也是為了讓清潔者感到最為舒適而特意選用的,並且從布料滑溜而留有一點清水的觸感之中顯現出來。

一手提起濕布,另一手輕輕從腰部抱起皇無力的身體,令允輕輕地擦拭對方沾滿唾液的通紅臉頰。從薄薄的臉頰中傳來的溫暖感覺,以及那對望向眼前的微笑臉容,可是失去了焦點的斗大茶色雙眼,也可以看出皇仍然沉醉在剛才高潮的餘韻之中。也許是單純想要更多新鮮空氣,又或是身體仍然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少年粉紅的舌尖從雙唇之中輕輕伸出,並且不時舔過接近嘴部的那隻健壯的手。跪在床上的雙腿,也有意無意地稍微張開,並且露出他半軟半硬的欲望。

「這樣可不行呢,宥。」雖然文的臉上似乎露出了滿意的微笑,不過他卻是以自己的手指輕輕按著皇的舌尖說道。在稍稍玩味了一下那塊濕潤的嫩肉以後,令尹重新放開皇的舌頭,並且以濕布輕輕地擦拭剛才溢出的唾液。同時,令尹的另一隻手亦離開皇的纖腰,並且滑到了仍然讓華服掛在那細小身體上的紐扣之上,將它們逐一解開。很快,濕透的絲綢就緩緩從少年的肌膚上滑落,並且完全顯露出未經發育的幼細白哲體肌。縱使剛剛才與對方進行過激烈的交合,不過這樣毫無遮掩地將自己發情的身體展露在對方面前,也使得少年原本急促的喘息變得更為快速和混亂。

「吾說過,宥只要把一切也交給吾就可以了呢。」在將少年通紅的臉蛋抹乾淨以後,文的手移到了不斷起伏的胸口之上。殘留在他臉上的冷水,看起來讓皇更為濕潤和可口。就像是想要再好好品嚐對方的身體一樣,令尹在擦拭那柔日元中帶點結實的胸膛,也不禁輕輕地揉壓一下因為慾望而保持挺立的粉紅色乳頭。突然的觸感,加上涼水所帶來的刺激,讓皇再次輕喘了一下,而身體也像是想要避開一樣輕輕地扭動。

很快地,令尹的雙手就游走到皇的下身。一邊以濕布輕輕地清洗還在硬挺狀態的小肉棒,文的手指亦不時輕輕地愛撫著少年的隱密之處,就像是想要讓他繼續陷在目前發情的模糊狀態。從大腿內側到稍稍帶點結實的臀部間的狹隙,文的每一點觸碰,哪怕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輕撫,也使得仍然在害羞卻又欲求不滿的少年輕聲叫著,而小肉棒也像是在吸引對方注意一樣輕輕地跳動著。不過,文並沒有滿足對方的欲望,只是輕輕地以手中毛巾輕輕抹著手中那興奮的小肉棒。

在把皇的欲望擦洗過後,令尹稍稍放下濕布,然後將已經沾滿體液的褲襪拉下來並放到一旁。薄絲從大腿中被脫下來的獨特脫離感覺,以及之後所帶來的冰涼感,也讓在文手中的小腿輕輕地抖動著。重新拾起沾滿清水的布,文很快就抹乾手上那對光滑無瑕的雙腿。不知道是因為腿部各處敏感的肌膚也被磨擦,還是夏夜的清涼開始驅走身上的欲火,皇的雙腿再抖震了一下。

「覺得冷嗎?」即使是那麼細微的動作,不過令尹還是停下了動作,只是以雙手輕輕撫弄著少年的腿輕聲問著。在經過汗水和清水的洗禮以後,文的每一下觸碰,也讓少年的身體感到輕微的麻痺。雖然一瞬間似乎有種想要將腿收回的衝動,不過皇唯一的回應,就只有別到一邊去的發紅臉蛋,以及輕輕地提起的腿而已。

大概是理解到少年的想法,文微笑了一下,然後輕輕放下了那對仍然在輕抖的柔軟雙腿。他從床邊不遠處拿出一對同樣是以半透明絲絨所織成的白色過膝長襪,並且緩緩地替皇穿上它們。與在腰前繫好的褲襪不同,這對只到大腿的絲襪,在完美地緊貼上少年輕顫的雙腿以後,就在令尹的指間以絲線繫好,並且化成一對小巧的蝴蝶結,停留在白哲的肌膚之上。

「這樣的話,宥就不會冷了。」文微笑了一下,然後輕抬起手中的右腿,並且以額頭輕點皇的腳尖。雖然無論是材質還是觸感,那對絲襪也有如緊貼在肌膚的薄霧一樣,不過在夏夜之中,卻是意外地讓少年感到溫暖--大概是因為替他穿上的人吧。感受到意外的溫暖,少年的雙腿輕輕軟下來,而再次發紅的臉頰亦稍稍低下示意。

在小心地將少年的雙腿放下以後,令尹重新拿起濕布,並且開始擦拭著自己的身體。在經過剛才的激情以後,令尹健壯的身體在兩人的體液沾染之下,更是能夠突顯這幾近完美的體形。就像是熟能生巧一般,文很快就將自己的身體擦乾淨,並且將帶著情欲的愛液抹走,以清涼的水取代。每一下擦拭的動作,也有意無意向身前的人顯示出自己身體的美態。就算是對男性也好,令尹的身體也讓人覺得相當好看。早就已經被欲望侵蝕的皇,亦明顯被對方的身體以及動作所吸引到,雙腿間原本已經軟下的分身,也輕輕地躍動了一下。在本能的驅使之下,少年將身體傾向了令尹,並且以雙手輕撫著對方仍然粗壯的陽根。

「還想要嗎?宥。」雖然沒料到他這突然的動作,不過令尹只是提起手興撫著他的下巴,並且將他發紅的臉頰抬起。渴望著更多的皇輕張開嘴露出鮮紅的舌尖,而模糊的雙眼則是望著令尹。雖然因為下巴被抵著而沒有回應,不過仍然在握住陽根的雙掌那生澀的愛撫,毫無疑問地確認了少年的心意。

看到皇這一副對自己發情的模樣,文也只是輕輕把玩一下對方濕透的舌尖,然後就順著他的身體輕輕按下對方的頭。與剛剛才還在自己的體內不斷抽動,現在仍然沾了一點殘餘愛液的陽根相對望,清楚對方心意的少年亦輕輕張開濕潤的小嘴,並且慢慢將對方含進嘴中輕舔著。小巧而濕潤的口腔,加上在靈巧地舔舐肉槍的幼嫩舌尖,使得文的身體感受到了與女陰,以至是皇的後庭截然不同的快感。

碩大的分身,很快就將皇的小嘴完全填滿了。有如幼嫩女陰一樣的緊密感覺,加上在裡頭舌尖而來的侍奉,也讓文的欲火很快就重燃起來。也許是希望這樣,又或是單純受到本能的驅使,皇的嘴巴亦開始動了起來,並且以十指輕撫著不能含下的半截肉槍。儘管技巧相當笨拙和生澀,可是大概因為對方是皇的關係,又或是小巧的嘴巴和指頭所產生的特異快感,文的分身很快也就重新回復堅挺,並且更是充滿少年的小嘴。

「唔嗯……」完全被填滿了的嘴,使得連呼吸也變得困難起來。不過,這也使得文的肉槍,在對方每一下的呼吸中,也會感受到氣息和吸吮所帶來的快感。濕潤的舌頭亦捲上了口中的異物,並且透過靈敏的舌尖,細細地清潔每一絲殘留在上的黏液。同一時間,皇的十指亦輕握住肉棒的根部以及下方的精巢,然後像是愛撫一樣輕劃過每一吋的皮膚,讓文的欲望和快感漸漸從中累積起來。

越來越急促的脈動,經過少年口中的肉棒傳到了他的心中。也許是經驗使然,皇很快就感覺到令尹逐漸充滿分身的欲望。滑溜而沒有瑕疵的粉紅色舌頭,亦因此更為努力地服侍著那填滿嘴巴的文的分身。每一下往肉槍尖端的舔舐,帶點苦澀的愛液味度也與唾液混合,並且流進了皇乾涸的喉嚨之中。縱使對他來說,那點愛欲的味度是如此珍美,可是這點量就如飲鴆止渴一樣,只是讓欲望仍然高漲的少年,更是用力地吸吮和服侍口中的陽根而已。

雖然技巧遠遠不及令尹所享受過的其他侍奉,不過大概因為對方是皇的關係,而且也在用盡身體的每一部份來舔舐愛撫他的陽根,那小小的嘴巴所帶來的感覺和快感,是獨一無二的。享受著對方在自己身下的服務,文稍稍將身子往後傾,並且將壯健的手輕放在皇的頭上愛撫把玩著他柔順的黑髮。

指頭順著髮絲輕輕滑到了耳背以及頸背,並且輕輕地撫弄著少年獨有的敏感之處。從對方而來的挑逗,讓皇的身體更為確信對方也快要到達快感的極限了,也使得小嘴和十指更為努力地服侍對方的肉槍,像是在希望能夠盡早得到對方男精的滋潤一樣。圓潤的茶色雙瞳,亦不自覺地望向上方正撫弄著自己身心的令尹,就像是在希望得到對方的允許一樣。

令尹對耳背的輕撫,以及對身下少年帶著愛意的微笑,讓皇很快就確認了對方的心意,而舌尖亦滑上肉槍頂端的邊緣,透過細細的舔舐給予文更多的快感。隨著一聲低沉的輕哼,粗大的肉槍一下推入皇的喉嚨深處,並且將溫暖的黏稠液體再次注入了少年的身體之中。喉嚨被強行撐開並且從深處灌入,使得少年的身體下意識地想要抽離,不過白液的美味,加上文的愛撫,很快就將無意識的突然動作,轉化成緩慢的抽出。

在小嘴從帶著唾液的陽根中被解放的同時,注入喉嚨深處的愛液,亦在輕輕的咳嗽之中稍微漏出,並且滴落在皇的雙掌之上。雖然原本輕按著那頭黑髮的健壯手掌亦轉而愛撫少年那發紅的小臉頰,可是他並沒有繼續移離,而只是慢慢靠近眼前的肉棒,並且以舌尖輕輕把玩從嘴唇伸延而出的銀絲然後吞下。

「宥……」

「別說話。」仍然未清理完全的喉嚨,使得少年的高聲聽起來有一點混濁,不過他的意思倒是清楚不過。濕潤的粉紅舌尖輕輕地舔舐滴落在嘴邊以及手中的白色愛液,並且像是在品嚐珍味一樣,細細地將舌頭末入它們之中,然後慢慢地吞到喉嚨的深處。在好好品嚐過令尹的愛意以後,少年的舌尖移到了仍然黏稠的肉棒之上,並且將它的每一分也細心地舔乾淨。不過,別有用心的皇壓抑住了將它們都吞下的衝動,而是將雙手放到令尹的肩上,然後一下把自己的身體拉到他的面前。在文能夠反應之前,那對沾滿愛液的雙唇就落在他的嘴上。

也許是被對方突然的大膽動作嚇到,又或是本身也想要享受對方的主動,文並沒有反抗,而只是將雙手輕盤在對方仍然因為緊張而輕輕躍動的腰上,並且讓抱在一起的兩個身體一同輕躺到鳳床之中。一時間佔到了罕見的主動位置,皇的舌頭亦不甘示弱,並且開始侵入對方的身體之中。與皇那幼嫩的小舌頭截然不同,令尹的舌頭明顯來得粗糙,也讓他所感受到的觸感,以及對方的存在感來得更加明顯。

隨著兩人的舌尖交纏,在少年嘴裡的愛液以及唾液,亦隨著雙方的吸吮而混和在兩人的嘴中,並且不斷交換著雙方的味度以及情感。就像是想要繼續享受這種味度,又或是單純喜歡與對方舌吻的感覺,兩人在久久之後,當最後一絲的愛液也融化在自己的身體之中以後,才緩緩將沾滿對方唾液的雙唇和舌頭分離。雖然如此,可是就像是四唇間的銀沫一樣,兩人的視線亦互相交接纏繞,並且也毫無遮掩地顯示出希望繼續如此共枕的欲望。

「……可以嗎?」細微得幾乎不能聽見的問題並沒有得到回應,而只是無聲地融化在兩人的吐息之間。裹著絲襪的雙腿輕纏上精實的雙腿,將兩人的身體和靈魂也再次結合成一體。在被對方的氣息以及肉體包圍之下,這有如夫妻一樣的一對,就這樣在夏夜的清涼之中一起入眠。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R-18】鳳陽
文章發表於 : 2012年 3月 18日, 23:4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日, 06:59
文章: 76
這是我第一篇(完成的……orz)H文,原本預算只是大約一萬字的普通打槍文,不過在朋友(同時也是校對者)的煽動之下,不斷增增補補,結果到了大約六個月後的現在才完成這篇三萬二千字的文了。

在這段不算長也不算短的時間內,我希望可以在這感謝某牛,他負責提供裡頭不少的H橋段和點子,同時也替我校稿找錯字(因為輸入法的關係,所以我其實常打錯字orz)。同時,我也想在這裡感謝雖然不看男男也不看正太,不過陰差陽錯為我提供了最初靈感的某夜,以及另外數位不斷敲我碗催稿的朋友們,沒他們的話我大概也會把這篇文坑掉。orz

然後在作結之前,容我在這裡處理兩個小問題。首先是文中以鳳作象徵這點,很多人在看了後也對我反映說作為男性國君的象徵,用鳳好像說不過去。對於這點,在我把額頭從電腦桌上抬回來後,我希望可以表明一下:鳳是雄性的。實際上雌性的是凰,而鳳是南方地區司風或是火的雄性神獸(吧?)。因此,在這前設之下,用鳳作為國君象徵其實是合理的。雖然我曾試過在文中提到這點,不過最後還是找不到好地方插入而作結。

另一點就是關於這文的後續問題。實際上這文本來就是為了一發完結而寫和設計的,而我並沒有計劃寫這文的直接續章。當然,在我寫到一半時,某些讀者跟我提過他們想看到續章,而我實際上也曾經試過計劃下一章的情節。不過,因為我本來就是三分鐘熱度的人,加上各種結構和情節上的問題,所以到最後我還是沒有計劃繼續寫下去。在遲些我也許會能夠填好那些洞然後續下去,不過在這之前,煩請各位把這文看成單元文。

最後,希望各位可以享受我所寫的文,以及文中所建構的世界觀,如果還可以讓各位打一發好槍的話,那麼就更好了。除此之外,在我發下一篇文後再會吧。

Reno
民國一零一年三月十八日

P.S. 啊,忘了說一下關於轉貼的事。因為我知道無論怎說也好,無斷轉載大概也是不能避免的事(除非我的文真的爛成這樣囧),所以我也不會說不能轉載甚麼的,不過真要這樣做的話,麻煩各位大大行行好,註明原作者是Reno,功德無量。m(_ _)m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R-18】鳳陽
文章發表於 : 2012年 3月 20日, 18:20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3月 13日, 15:19
文章: 40
寫得很不錯...不過下一次請你挑戰一下 女女或男女 我會感到更喜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R-18】鳳陽
文章發表於 : 2012年 3月 21日, 16:5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日, 06:59
文章: 76
帝國主義 寫:
寫得很不錯...不過下一次請你挑戰一下 女女或男女 我會感到更喜歡>///<

感謝你的閱讀!
至於男女嘛……只看前半部就可以了w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