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4日, 04:42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1月 2日, 00:1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3
文章: 442
  序章

  暴雨正狂暴地下著,連遠處的雷聲都清楚可聞;一大群男人正在泥濘的地上、不顧已被雨水與污泥弄髒的服裝動作著。這群男人間不只容貌不一樣,就連身上的衣褲都不一樣;這群男人唯二的相同之處恐怕就是握在手中的布朗線膛槍與身上的污泥痕跡了吧。一名在一旁觀察著的男子,在看了手中被雨水打溼的金質懷錶後,將錶面上的雨水撥掉,並且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你認為他們這樣可以嗎?克里斯?」那名男子向站在他一旁、一個有著魁梧身材的大漢問道。

  那名被稱作克里斯的大漢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向男子說:「你認為呢?方?」

  「以我想要達到的標準來說,完全不行。如果他們現在是在戰場上的話,現在應該早就被騎兵給砍死了。但如果以剛開始的時候來比,狀況倒是好了很多。」被稱為方的男子如此說。

  「問題是我們得要帶著這些烏合之眾去和全世界的霸主:漢密斯王國軍打仗啊!」

  「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反正我從來就沒指望過他們可以達到我所想要他們達到的標準。」克里斯還想繼續說下去,但這時一名奔跑過來的傳令兵卻打斷了這段對話。

  「方伯濟將軍!克里斯‧李監軍!這是從史卓克來的急件。」傳令兵拿著一個信封如是說。方伯濟從傳令兵的手中接過了信封,然後將信取出閱讀。

  「克里斯。」方伯濟喚了魁梧男人一聲,然後將信遞給了克里斯。而克里斯很明顯地可以看出方伯濟的臉色不太好。

  克里斯在看了那封信的內容之後,當下便恍然大悟,知道了為何方伯濟的臉色突然變得更差了。

  「我就說了沒用嘛,那些人是不會了解你為什麼要那麼做的。與此相反,他們只會懷疑你想要擁兵自重。」克里斯說。那封信的內容大致是,方伯濟的提案被委員會駁回,克里斯‧李監軍必需跟著方伯濟一起和第一批出發的部隊一起走。

  「備馬車!我要回史卓克的委員會一趟。」方伯濟在想了一段時間之後命令道。

  「方,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克里斯‧李問道。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未來去帝國參戰的士兵會比現在的更像去送死。而且既然直接提出我的訴求不行的話,那麼換個方式、換個人選或許可以。」這時馬車已經駛到了營區通往外界的道路上,等待著方伯濟的上車。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你為什麼要坐馬車?你平常不是都騎馬的嗎?」此時的方伯濟已向馬車走去。

  「哦,這是因為我昨天沒睡夠,希望可以在馬車上補眠。」方伯濟頭也沒回地回答了這個問題,然後他爬上了馬車。

  「記住,我們再過兩個星期就要出發了,所以一定要讓士兵們勤加練習裝彈射擊。到時這可能是我們唯一可以依仗的東西。」這是方伯濟在鑽進馬車前的最後一句話。

  「喂喂,你這傢伙難道不知道你被其他軍官反對的原因之一就是射擊訓練嗎?真是的……」克里斯在方伯濟的馬車開走後,於返回訓練場的路上稍微嘀咕了這麼一段話。


  而此時在馬車上的方伯濟則是一邊望著窗外的景色,一邊開始回想自己是如何淌進這倘混水裡的……

_________________
室內空調,你是人類的救星、革命的發明、民族的燈塔、文明的長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08年 11月 2日, 00:19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3
文章: 442
  第一章 回想

  我一定會遭天譴的吧。方伯濟心想。而他會這麼想的原因是現在不過是星期三的早晨,但他卻已經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並且頭枕在自己妻子的腿上。這又使他想到或許他父親覺得他不夠男性化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主人,外面有人想邀約您去共進午餐。」一名穿著女僕裝、有著貓耳的年輕女性進了房間裡來,並對方伯濟說了這句話。

  「莉亞,我不是說過今天我休假,所以誰也不見、也不去任何應酬或宴會的嗎?」方伯濟的右手向放在一旁桌上的酒杯伸去,仍然一點要起身的意思都沒有。

  「對不起,但在門外的是漢斯‧萊恩先生的管家,所以我想……」被喚做莉亞的貓人女僕怯生生地回了這麼一句。

  於是方伯濟原本要拿酒杯的手停住了,並且將右手移了回來開始揉著分別位在頭顱兩邊的太陽穴。原本他是想說:「如果是那傢伙的話就更不想了!」的,但考慮到那畢竟是自己妻子的哥哥,所以才沒脫口而出。

  「怎麼了?為難嗎?」方伯濟的妻子──漢娜‧萊恩‧方──合上了手中的書,並且向方伯濟問道。

  「妳又不是不知道妳哥每次來找我都是有事要相求的。」方伯濟的手仍然揉著太陽穴。

  「但你不是每次都會答應的嗎?就算是十六年前那一次也一樣。」漢娜說的是她與方伯濟首次相遇時的事,也是因為那一次的事件,她與方伯濟兩人最後才會相愛、並且結婚。

  方伯濟很想說兩者是不一樣的,但他卻發現他無法辯駁漢娜的話,於是他只好沉默不語。然後──突然之間,漢娜朝方伯濟的唇吻了下去;而在一旁的貓人女僕莉亞則在瞬間變得滿臉通紅。良久,唇分。

  「如何?這樣子的報酬夠嗎?」漢娜向方伯濟問道。

  「妳好奸詐……不過這樣子還是不夠,這只能算是預付款而已哦。」於是方伯濟起身,並且附在漢娜的耳旁,同時嘴角露出了惡魔式的微笑。

  「如果是真的要好好報答我的話,那麼請今晚躺到床上並做好明天一整天下不了床的準備吧。」方伯濟用一種與其說是悄悄話、不如說是故意讓旁人聽得到的聲音說出了這句話。而這個房間唯一的旁人、莉亞,也在聽到這句話後羞的躲到了房間外面去。

  「怎、怎麼這樣!?」漢娜的臉也紅到了耳根,然後用一種顯得慌亂的語氣說道。而方伯濟的笑意則更濃了。

  「這是因為做哥哥的有事求我、又不可能給我回報,所以我只好在他妹妹身上多收點利息了啊。」漢娜的臉變得像一顆熟透了的蘋果一樣,並且──快哭出來了?!

  「騙‧妳的啦!妳快哭出來時的表情真的很可愛呢!」方伯濟在看到漢娜的樣子後,終於忍不住地笑了出來。

  「哼!」漢娜別過頭去表示自己很生氣,但方伯濟卻一邊笑、一邊從身後抱住了漢娜。

  「好啦、好啦,別生氣了。總之我會去赴約的啦。」

  「真的嗎?」

  「這不是當然的事嗎?畢竟這可是我最心愛的女人的請求啊。」說畢,方伯濟將漢娜抱得更緊了。

  「如果這樣的話,那你剛才說的事也、也不是不行的哦。」漢娜將羞紅的臉轉了回來,並且含情脈脈地向方伯濟說道。

  「哦,那我真的要期待今晚了。」說畢,方伯濟便起身向房間外走去。

  「莉亞,我要出門了哦。」方伯濟向躲在房門旁的莉亞說道。

  「啊,等等,主人;我現在馬上幫您更衣。」


  「那個,主人……」貓人女僕在幫方伯濟整理儀容時怯生生地說道。

  「嗯,什麼事?」

  「就是…那、那個……今天晚上您和夫人間的活、活動……請、請不要太激烈,因、因為我還要換、換洗床單。」女僕以非常害羞的語氣說出了這段話,同時臉也變得非常紅;但方伯濟聽到這段話卻仍然笑了出來。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而且妳也不小了,是個十七歲的大姑娘了呢,妳什麼時候才可以找到願意共度一生的男人呢?如果有的話要跟我說哦。」方伯濟摸了摸莉亞的頭,然後便戴上帽子出門去了。


  「首先,我想先感謝你撥冗──」漢斯‧萊恩以標準的開場白說道,但還沒說完便被方伯濟打斷了。

  「你要謝的話去謝你妹妹,我是看在她的請求下才來的。」這段話說的毫不客氣,一點面子都沒留給漢斯‧萊恩。不過在方伯濟想來,他沒說出「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就已經夠給面子了。

  「那我還是要感謝你在我妹妹的請求下接受了我的邀請。」漢斯‧萊恩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的波瀾,仍然是掛著一副微笑。

  「別說廢話了,趕快進入正題好不好?別當我不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句諺語。」這傢伙的臉皮真是變得有夠厚的。方伯濟心想。

  「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啊,方。」

  「是啊,至少不像某人打算進入政界後就開始變化變得那麼大。」

  「那麼你知道漢密斯王國軍入侵梅菲斯特帝國的事嗎?」

  「你拿連三歲兒童都知道的事情問我幹嘛?」

  「那麼你知道委員會在討論要不要出兵幫助梅菲斯特帝國的事嗎?」漢斯‧萊恩這種惡聲不聞於耳的態度讓方伯濟不知道該說他是修養好、還是臉皮夠厚了。

  「拜託,我可是你家報紙的忠實客戶;而且我還知道你是代表史卓克地區的委員兼史卓克地區長官,這樣行不行?」說畢,方伯濟便拿起了在桌上的水杯將水飲入口中,但漢斯‧萊恩的下一句話卻差點讓他把水噴出來。

  「那麼,你有沒有意願成為這支即將出征的軍隊的司令呢?」漢斯‧萊恩仍然掛著那一貫的微笑說出了驚人之語。

  「我?遠征軍的總司令?」漢斯‧萊恩輕輕地點了點頭。但方伯濟卻開始大笑。

  「哈哈─你是在說笑吧?哈哈哈──這大概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哈哈──」

  「聽到曾經迷死一堆女性的老同學這麼對待嚴肅的話題,我真是傷心。」漢斯‧萊恩搖了搖頭。方伯濟的面容絕對稱得上是俊美,他也曾靠這張面容在社交圈中無往不利;不過,他有一個最大的缺點。

  「聽到一個長相不比我差的人稱讚我這個矮子的長相可真是不敢當。」此時的方伯濟已經停止大笑,然後冷冷地回了這麼一句。

  「所以你到底願不願意呢?」

  「不要!」方伯濟的回答乾脆俐落。

  「那麼看來我們只好去找喬治將軍了。」

  「等等,難道你們就沒有更好的人選嗎?」方伯濟皺起了眉頭。在八年前,方伯濟曾和這位喬治將軍進行戰史的辯論過,最後甚至於進行了紙上的操演;而操演的結果是方伯濟完勝。從此方伯濟對於這位將軍的評價只有四個字:志大才疏!

  「因為作為唯一反駁過喬治將軍的人,你是唯一比他更好的人選。」漢斯‧萊恩的微笑變濃了。

  「你根本一開始就算計好了,對吧?」沉默了一陣後,方伯濟這麼說道。漢斯‧萊恩知道這代表方伯濟已經答應了。

  「你認為呢?」

  「我們邊吃邊談好了。」方伯濟知道自己從接受自己妻子的請求那一刻起就輸了,因此已是連與漢斯‧萊恩鬥嘴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當然沒問題。」於是漢斯‧萊恩揮手叫服務生開始上菜。


  「方將軍、方將軍!」幫方伯濟駕馬車的士兵將方伯濟從回想中叫了回來,於是方伯濟睜開了眼睛。

  「什麼事?」

  「我們已經到了委員會堂了。」

  「我知道了。」結果還是沒睡著嗎?不過自己本來就不期待三小時顛簸的車程上能補到什麼眠就是了。方伯濟心想。

  於是方伯濟下了馬車,推開了委員會堂的大門,然後進去。


  委員會堂的正式名字其實是「聖克勞茲自由地九地區代表委員會會所」,不過因為名字太過冗長,所以一般還是直接稱之為「委員會堂」。委員會堂是一棟圓形建築,裡面有一個佔了整棟建築一半的半圓形會議廳,另外一半則是由委員們的辦公室與其他工作人員的辦公室組成的。不過就外形上來說,委員會堂長得實在有夠像紅十字騎士團的聖殿;所以為何掌握聖克勞茲宗教大權、與紅十字騎士團為敵,甚至遭到紅十字騎士團所掌控的教廷所迫害的聖昆丁修會沒有對這棟建築發出任何意見也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原因之一或許是聖昆丁修會不若紅十字騎士團那麼有排他性吧。而委員會堂周遭則有一個與委員會堂呈同心圓的鋪石廣場,這個廣場則被稱為「委員會堂廣場」。至於委員會堂四周則沒有任何的建築物,這是因為委員會堂建在史卓克市郊的緣故。

  而在委員會堂裡面做事的自然是所謂的「聖克勞茲自由地九地區代表委員會」,不過也如同委員會堂一樣,因為名字太長所以被人們簡稱為「委員會」。委員會是在距今七十六年前的紀元七百三十六年由約翰‧C‧坎普頓提議建立的,一開始的建立目的有許多種,其中主要的目的有四:抵禦阿蒂提亞異教徒可能的攻擊、抵禦梅菲斯特帝國國教可能的武裝傳教、抵禦可能由被紅十字騎士團所掌控之教廷命令的十字軍進攻、抵禦漢密斯王國可能對流亡於聖克勞茲的共和派的討伐。由此可以看出,委員會一開始的建立便是帶有強烈軍事性的;不過由於當時的阿蒂提亞正處於分裂並在抵禦梅菲斯特帝國的武裝傳教、帝國國教也對當時極端弱小的聖昆丁修會感到同情、漢密斯王國正在近南方大陸和特瑞希─瓦爾特王國聯合爭奪殖民地,因此其中三種情況根本不可能出現;至於剩下的唯一一種可能性、教廷的十字軍,也因為十字軍運動早就退流行了,所以也沒有出現過。說到底,雖然委員會會因為戰時而緊急開會並到戰事結束前都不會休會,但除了史崔克發現史崔克隘口時緊急開會過一次外,這還是頭一遭。因此,這個體系在戰時到底運行良不良好也沒人說的準。而委員會可以管的事情也僅限九個地區所單獨處理不了的問題而已,譬如說宣戰、媾和之類的;因此與其說聖克勞茲是一個國家,不如說是由九個國家所組成的聯盟。

  方伯濟在進去後,於他的面前又出現了另一扇大門;這是會議廳的大門。於是方伯濟再次推開這扇門,然後映入他眼簾的卻是一個空蕩蕩的會議廳,裡面只有數名旁觀者、一名演講者與不知在低頭幹什麼的委員們。等到方伯濟趨前一看,才發現委員中除了在演講的漢斯‧萊恩之外,其他的不是在睡覺、就是在低頭聊天。

  接著方伯濟又仔細聆聽了漢斯‧萊恩的演說內容,才發現原來漢斯‧萊恩正在說的是戰費如何分配的重要議題!這讓方伯濟氣到差點拔出軍刀把那另外八個委員的頭給砍下來。畢竟雖然說因為代表委員沒有所謂的治權,以致經常成為失意政客的預備退休職務或是各地區長官為自己家族牟利的工具,但爛成這樣也實在誇張到連方伯濟都看不下去的程度。

  於是方伯濟衝到了正在演說的漢斯‧萊恩旁邊,然後拿出了在身上的手槍、並將槍口指著屋頂,接著拉開槍機、扣下扳機──

  槍聲大作。

  這一槍驚醒了正在睡覺的委員,嚇到了正在聊天的委員。漢斯‧萊恩私下對方伯濟比了大姆指,但方伯濟白了他一眼並裝作沒看到。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其中一名委員以略帶顫抖的聲音向方伯濟質問道。

  方伯濟向這名委員躬身行了一個禮,然後語帶笑容地說道:「如果讓各位委員受到了驚嚇的話實在很抱歉,但我記得法律只有規定禁止帶軍進入委員會堂及其四周的廣場,不記得有禁止攜帶武器進入委員會堂或在委員會堂裡面開槍的。而且我想這是引起各位委員注意的最好方法,因為我有一個議案想要提出並立刻讓各位委員進行表決。」不過雖然說方伯濟是帶著笑容說這句話的,但在那八名委員看來卻是會令他們不寒而慄。

  「什、什麼議案?」

  「那就是因為考慮到我們將要與漢密斯王國交戰,所以我們不能排除漢密斯王國軍進攻我們聖克勞茲自由地的可能性。因此,我希望留下一名夠高級別的軍官來統籌聖克勞茲的防務,同時他也將負責我走後新召募來的志願兵的訓練。」

  「那你想要那一名軍官留下來?先說了,如果克里斯‧李監軍的話是絕對不行的。」從驚嚇中恢復過來的委員們終於說話變得正常了。

  說到底,你們還是不信任我就對了。方伯濟心想。不過他的口中所說的卻是另一番話:「這我當然知道,所以我希望能從砲兵團長斯圖亞特上校或是工兵團長肯德基上校中選一名擔任。」

  「奇怪了,為什麼不讓喬治將軍出任呢?」其中一名委員向方伯濟發難,而另外七名委員也點頭稱是,只有漢斯‧萊恩搖了搖頭。

  「恕在下不能同意,因為喬治將軍他實在是……有點太老了。」其實方伯濟的心理話是志大才疏與老頑固。

  「將軍多慮了。我記得將軍是專門研究戰爭史的吧?那麼將軍豈會不知道歷史上有多少老將成功擊敗敵人的案例?」

  方伯濟還欲答辯,但漢斯‧萊恩卻抓住了他的肩膀,並搖了搖頭,示意他別再說下去了。這使得方伯濟知道再繼續說下去也是沒用的。

  「我知道了,那麼我告退了。也請各位委員要記得盡速表決這個議案,最好是在明天以前,因為明天我就要回到大軍所在的營地去了。」


  「所以您就這麼放棄了嗎?方先生?」一名長相俊美絕倫的少年向方伯濟這麼問道。

  「不然你要我怎麼辦?而且福爾啊,我不是說了不要稱呼我方先生、要稱呼我父親的嗎?」方伯濟此時已經回到了在史卓克的家中,並且以非常難看的姿勢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

  被稱作福爾的少年全名是福爾‧萊特,是方伯濟於八年前從街上帶回家的流浪兒,之後便以方伯濟的養子身分度過了這八年的時間。而這名少年的頸部左邊一直至左肩的部分有一個十分精美的胎記,甚至於使人以為那是刺青、而非胎記。據方伯濟說,這個胎記是屬於古代梅茵蘭帝國的某個貴族所有,最後一次出現在歷史舞台上的時間是古梅茵蘭帝國最後滅亡時。據少年的說法,這個胎記是遺傳自他母親的;他的生父則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福爾張口欲語,但方伯濟卻揮了揮手要他先不要說話,接著方伯濟說:「我想你大概是要我拿槍威脅那些混帳吧?對嗎?」

  福爾‧萊特點了點頭,方伯濟則在看到福爾點頭後嘆了口氣。

  「確實法律是沒有規定不能用槍指著委員頭啦,可是法律有說不可以以武力威脅別人哦。」然後方伯濟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一杯紅酒,一口氣喝了下去。

  「其實說真的,要在不違反法律的情況下發動政變的方法我還是有的;但是問題是:這是我們所應該做的嗎?」方伯濟從一個以大字癱在椅子上的姿勢換成了正襟危坐、身體前傾的姿勢,然後接著說:「如果我這麼做的話,那麼我所信奉的民主又還有什麼意義?況且就算我可以令當代人信服、聖克勞茲團結,但後世人會怎麼說我呢?大概會說我是假借民主名義的獨裁者吧。而且就算我在政變後依然採行民主制度好了,可是對後代人來說,有我這種先例總是一種不太好的事情。總之,我們只能用嘴巴或是獲得民意來解決問題,暴力不在可以考慮的選項之中。」

  然後兩人便陷入了一片沉默,一直到有第三者前來打破為止。

  「哥、爸,你們在談什麼?」一名有著粟色頭髮的美少女說。

  「沒什麼,就只是一些說實在不甚重要的東西而已。話說,鳳儀妳下課啦?」那名美少女名叫方鳳儀,是方伯濟的女兒,今年是十二歲。

  「嗯,我今天從羅伯特老師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哦。」其實原本方伯濟有意讓方鳳儀去學校上學的,但因為當時的社會環境不鼓勵女子進入一般普通學校、而女子學校又要求學生住宿,因此方伯濟只好作罷。不過方鳳儀雖然不能進入學校上學,可是方伯濟依然為她請了家庭教師。

  「哦,那妳學了些什麼呢?說給爸爸聽聽好不好?」方伯濟笑容可掬地向方鳳儀說。

  「我今天學了王國語的語法還有一些字哦?」

  「很不錯啊,不過央國語更難哦,那天妳再長大一些爸爸來教妳央國語好了。」

  「真的嗎?」

  「真的。這是爸爸與妳的約定哦。」方伯濟摸了摸方鳳儀的頭。

  「那個,主人、小姐、少爺。」不知從哪突然冒出來的貓人女僕莉亞說了這麼一句話。

  「嗯,什麼事?」

  「晚餐已經準備好了,請準備用餐。」

  「知道了。那麼我們就去吃晚餐吧!」後面那句話方伯濟是對福爾和方鳳儀說的。語畢,方伯濟就和另外三人一起走入了餐廳。


  好累!這是方伯濟躺到床上後的第一個心聲。這也不能怪他,因為今天一天他不只為了士兵的訓練操勞、還到了委員會堂去開了一槍,甚至連吃完晚餐後都還被方鳳儀吵著說歷史故事給她聽;這樣他會不累才怪。

  「為什麼在去完委員會堂之後還要特地回來一次?」說話的人是漢娜,此時她正在換衣服準備睡覺。

  「拜託,我又不是央國古代某位聖賢,可以三過家門而不入的。而且我搞不好以後再也沒機會看到你們了。」方伯濟將左臂放到了額頭上。

  「不要說那麼不吉利的話,聽到了沒有?」但方伯濟卻沒有作答。於是漢娜轉過了頭去看,才發現方伯濟已經睡著了。

  「真是的,每次都這樣。真不知道我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他。」雖然漢娜說是這麼說,但其實她很清楚在十六年前的那件事中,方伯濟的身影便永遠地佔據了她的心。


  隔天早上,方伯濟與全家人在餐桌前共進早餐。雖然說是全家人,但他們家其實也就那五個人──他、漢娜、福爾‧萊特、方鳳儀與貓人女僕莉亞──而已。而此時的方伯濟正一頁一頁地翻著《史卓克日報》。突然,方伯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然後把《史卓克日報》丟到了飯桌上。

  「怎麼了,方先生?」方伯濟聽這語氣不用看也知道是福爾‧萊特說的。

  「我說過了叫我父親……你知道民主制度的必要基礎是什麼嗎?」

  「不太清楚。」福爾對於方伯濟突然問了這麼個問題感到不解。

  「我想是民眾要有必需的知識吧?」漢娜突然在一旁說道。而方伯濟則點了點頭表示漢娜說對了。

  「那麼你知道民眾獲得知識的途徑嗎?」方伯濟繼續問道。

  「不外乎聽和閱讀兩種吧?」這次福爾回答了。

  「沒錯,因此其實所謂民主制度是只適合於城邦政體的東西。這是因為大家同處於同一個城市之中,誰好誰壞大家也總該有聽說過,所以這樣便不會有問題。」方伯濟接著說了。

  「咦,可是我們不也採用的是民主制度嗎?」這次提出疑問的是方鳳儀。

  「所以就有問題產生啦。譬如昨天我在委員會堂開槍的那件事,你們有看到《史卓克日報》有寫嗎?」於是福爾‧萊特拿起了在桌上的《史卓克日報》,開始一頁一頁向上翻。

  「沒有,真的找不到。」福爾在翻完《史卓克日報》後如此說道。

  「所以說啦。現在我們判斷一個政治人物好壞的基準是由報紙而來,但報紙真的會告訴我們真相嗎?而且這還是在同一個城市裡面,照理說應該是最適合民主制度的範圍裡哦。所以我一直覺得民主制度最適合的環境應該是像央國古代某位哲學家所說的『小國寡民』哦。」

  「那麼由我們告訴其他人真相呢?」福爾說道。而方伯濟則笑了。

  「你覺得他們會聽嗎?人們可不會看到真實的東西,他們只會看到他們所想要看到的東西哦。」然後餐廳內陷入一片死寂。

  「啊,不好意思說了這麼嚴肅的話題呢;大家忘了這件事情繼續吃早餐吧。」第一個打破沉默的人仍舊是方伯濟。

  「那麼方先生,你認為民主制度不適用於聖克勞茲嗎?」福爾‧萊特說道。

  「我有這麼說嗎?我只是說民主制度不夠理想而已啊。或許我該這麼說吧,民主制度只是現存制度中相對較好的而已哦。的確民主制度不若王政和獨裁之類的政治制度來得有效率、容易使國家富裕,可是相對來說,我可不想因為說統治者壞話就被抓去關或是砍頭哦。」然後方伯濟看了看手上的金質懷錶。

  「時間不早了,我該出發回去軍營了。你們可以不用送我、繼續吃早餐沒關係。」然後方伯濟便從椅子上起身,走出了餐廳。女僕莉亞原本想要跟上的,但卻被也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漢娜制止,接著漢娜則跟著方伯濟一起走了出去。


  「難得今天是由妳來幫我整理服裝呢。」方伯濟對正在幫他整理衣服的漢娜說。

  「你也真是的,在家裡整天都嘻皮笑臉的。」

  「面帶笑容不好嗎?」

  「不是不好,只是你每次都面帶笑容說出這麼嚴肅的話題就不好了。」此時漢娜已經幫方伯濟整理服裝整理的差不多了。

  「因為我不想讓妳們擔心啊──那我要走囉!」方伯濟轉身欲走出家門,但此時漢娜卻從方伯濟的背後抱住了他。

  「笨蛋,你這樣更讓我們擔心啊。」漢娜有點語帶哽咽地說道。

  「對不起……」然後兩人便這樣一言不發地享受這片刻的溫存。


  「答應我。」過了一段時間後,漢娜說道。

  「嗯?」

  「答應我,不要再向昨天晚上一樣說出那麼不吉利的話。」

  「為什麼?」

  「因為我會怕,怕你真的就這樣再也不會回來了。」漢娜說到這,將方伯濟抱的更緊了。

  於是方伯濟用雙手將漢娜的雙手鬆開並抓住,然後轉過身來,以極近的距離將他自己的臉和漢娜的臉面對面。

  「那麼我答應妳不會再對妳說出這麼不吉利的話。而且我也答應妳,我們將一起白頭偕老。」說完,方伯濟就將自己的唇印上了漢娜的唇。過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方伯濟的唇才離開。

  「好啦,愛妻能量補充完畢,可以精神滿滿地出發了。」方伯濟大笑著出了門,裝作沒看到漢娜已經變得通紅的臉似的說出了這句話。

  「笨、笨蛋。」滿臉通紅的漢娜只能說出這句話。



【預告】

  聖克勞茲軍終於上船、朝北方的梅菲斯特帝國進發了。混亂的聖克勞茲軍也終於在出發前領取到了制服,使他們看起來終於像一支軍隊;但這支軍隊有多弱又只有少數人知道。而在千里迢迢渡海來到帝國後等待他們的又會是?

  請期待〈第二章‧出發〉。

_________________
室內空調,你是人類的救星、革命的發明、民族的燈塔、文明的長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10年 10月 16日, 10:48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6月 11日, 10:00
文章: 1315
好几年了,可怜的圣克劳兹人还没有抵达希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10年 10月 16日, 21:01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3
文章: 442
vanmor 寫:
好几年了,可怜的圣克劳兹人还没有抵达希尔……

因為我想要重寫。
不過唸大學後懶得動筆也是一個原因啦。

_________________
室內空調,你是人類的救星、革命的發明、民族的燈塔、文明的長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10年 10月 16日, 22:40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6月 11日, 10:00
文章: 1315
張邁可 寫:
vanmor 寫:
好几年了,可怜的圣克劳兹人还没有抵达希尔……

因為我想要重寫。
不過唸大學後懶得動筆也是一個原因啦。

哎呀呀,握手握手。
大学确实是会让人变懒的机构。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長篇連載﹞希爾戰爭
文章發表於 : 2011年 7月 28日, 19:26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3月 13日, 15:19
文章: 40
去的船~肯定~在半路上沉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