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8年 12月 10日, 10:1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佩卡斯王國短篇】信
文章發表於 : 2018年 8月 1日, 00:38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6年 1月 3日, 22:11
文章: 19
與其他新兵同袍在泥濘中打滾,與揮舞著刺刀日子經過去了三個月的時間,承受了這些艱苦訓練我成為了一名合格的下士,並久違的得到了一個星期的休假回家。

然而今天就是士兵們上火車歸隊的日子,許許多多的親人皆湧進車站,為出征勇士送行。

「···」弟弟只是默默不語的抓著軍服衣角。

「不要這樣嘛~!」

看著那張擰在一起的小瓜子臉,潔爾的心都糾結在了一塊 。

「沒事的~姊姊很快就回來吶!」

對著連續躲了自己好幾天弟弟,少女強顏歡笑的逼著自己擠出笑容。

「騙人···爸爸也是這樣說的。」

身為姊姊的潔爾,當然捨棄不了她最疼愛的弟弟,要是弟弟開口哀求她留下,肯定是會從這班列車上逃跑的吧。

「···」

只是如今扛下一肩之長的她,即始她是混血的後代,也總算是靠著母親家族在政府的關係,才得以求得身著這份佩卡斯王國的軍裝。

「迪姆,別為難你的姊姊了。」

看不下去的鄰家大媽,看向吹起哨子的站務員,忍不出聲勸勸兩人。

潔爾揉搓著迪姆的小腦袋,手指尖傳來頭髮的觸感,隱忍著湧上眼角的淚水。

「沒事的,好好聽佩姬阿姨的話,回來再說巨人的故事給你聽好嗎?」

「姊姊———」

嘶嗚嗚~嗚嗚嗚嗚!!!

一副難以啟齒的迪姆剛開口,便被高昂的汽笛聲蓋了過去。

「我愛你。」潔爾依依不捨的說,甩開了弟弟緊抓不放的手,趕著跳上已經開始滑動的火車。

士兵們紛紛從窗戶探出頭來揮手、親吻愛人,潔爾也不例外的站在門口邊大喊。

「我會寫好多信回來的!」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前線附近


「「「攻擊前進,提槍躍進!」」」

佩卡斯王國英勇的戰士高舉著步槍與刺刀,在軍官閃亮的指揮刀下喊殺聲躍出掩避的戰壕突擊。


「關上艙蓋,上前!」米朵芬·潔爾下士朝著麥克風嘶吼著發出指示,只怕交織的彈雨蓋過她的聲音。

藍寶石V型排列10氣缸液冷式汽油發動機轟鳴著,排氣管發出驚人的聲響推動它雄偉的巨軀超越了徒步而行的士兵,在撲天蓋雨的子彈承受著洗禮中,趕在機槍收割掉步兵之前,用它的裝甲,擋到了脆弱肉身前面。

「我們會被幹掉的,媽呀!」

「閉上的嘴然後向前開!」四處飛散的各色曳光彈還真讓米多芬·潔爾產生了那麼一絲身處於花田的錯覺。


在八輪裝甲車掩護身後慢吞吞的步兵攻向王聯軍的戰壕時,毫無察覺有一門步兵砲正將接近的它當成了目標,於是它開火了。

咻咿—————————!

就算是在車子內的潔爾,也不會聽錯那發偏了準頭呼嘯聲,然而不斷敲擊在車上的子彈又妨礙她探出身子觀察。

她只能撥動板機猛烈左右射擊壕溝,希望20毫米砲足以壓制得他們抬不起頭,砲膛發射而出的灼熱彈殼在艙間飛舞。

然而這次效正過的砲彈正中了它的目標,對王聯人而言,領頭來犯的一輛麻煩裝甲車被擊毀了。

然而在少女的瞄準鏡裡,那發砲焰形成清晰可見的一個紅色光點的閃光,隨後消失在了視野之中,伴隨著碰噹一聲傳來了下方駕駛的尖叫聲。

潔爾直覺的感到害怕。

「不!」

試著推開變形的艙口,然而無論怎麼敲打就是卡死著。

「不、不不不!」

從駕駛艙逆出的火星逐漸竄向一旁的彈藥架。

「打開!這個爛東西、我得回家、回家···」

少女眼看著車內的砲彈和機槍子彈將被點燃,盡可能的在狹小的空間內捲曲自己的身子,潔爾聲嘶力竭的呼喚著心愛之人,所想的也是與他的承諾。

「迪姆—————」

我會寫好多信回來的————————————————————————

火舌從觀察的窗口伸了出來,一旁的士兵趕緊退開,當巨獸出發出一陣咕嚕的吼聲時,裝甲車旁許多人立刻伏到地上抱著腦袋。
裝甲車很快地噴出猛烈的火燄,爆炸震得地面不斷搖晃,彈藥爆炸的力量把車頂掀了開來,士兵們從朦朧的黑煙與火光中看到,一封封尚未寄出的信紙被吹飛到風中,承著風硝味兒飛去。

「幹什麼!快突擊啊!!!」

然而這份震撼也只是一時片刻的,隨即被軍官的一聲突擊命令所蓋去。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佩卡斯王國 某處民宅
一棟磚造的紅瓦溫馨小屋坐落於街區的一小角,放學的孩子們中有一個飛快奔跑的身影,迪姆終於從煩人的帝國課程逃脫出來,大老遠就可以聽見他甩著書包跑進大門的吼聲。
「佩姬阿姨~!佩姬阿姨~信!信!」

「哎呀別在走廊跑!急什麼,把書包收好!」

兜著圍裙的婦人,拿著織到一半的針與線探出頭來,叱嚇這毛頭小子的同時一邊在心中嘆氣,收拾做到一半的工作坐到了客廳的搖椅上。

「阿姨~!姊姊的信!」放好東西的迪姆雀躍地回到阿姨的身旁,迫不及待的敦促說「姊姊的信!」

「好~好~」

佩姬一面在心中嘀咕這熊孩子,一面又覺得他純真的眼神煞是可愛,戴上了老花眼鏡後逐字逐句的唸出信來。

之前寄出的書信有收到嗎?家裡是否一切安好?

迪姆有沒有做個乖小孩呢?沒有給佩姬阿姨添麻煩吧?

下一次回家時薰衣草就開了吧,姊姊想牽著迪姆的手散步。

像以前那樣在那片花田冒險,一起那清澈的小溪中溪戲。

姊姊對你說不完的思念,寫不進狹小的信紙裡。

替姊姊向阿姨問好。


「通用曆96X年 X月X日 愛你的姊姊 米朵芬·潔爾 筆。」

「佩姬阿姨好~」

立即照著姊姊寫的信向佩姬問好的迪姆,讓婦人哭笑不得的摘下眼鏡,放下信紙伸手撫摸了迪姆的頭,用著慈愛的目光注視著純真的小孩說。
「乖孩子,阿姨很好。」

「迪姆是乖孩子!」

「那麼下次要好好的跟姊姊道歉知道嗎?」

「嗯! 最喜歡姊姊了!」

佩姬看著迪姆發出有精神的回答,也算是放下心中的這顆大石頭,畢竟自從潔爾的第一封寄到之後,這傻孩子也總算是走出了親人不在身邊的陰霾,然而她的思序卻被敲門聲所打斷。

「有人在嗎?」

「更多信!」

「迪姆先去把碗盤端出來,今晚是你愛吃的,吶。」

「好~?」

「有人在家嗎?」

都已經快到了吃飯的時間了,還會有什麼大事情呢?覺得大門被敲響個不停而煩燥的佩姬,將屁股從安樂搖椅上挪開起身前去開門「來了來了。」

一位英俊瀟洒,高大威武的軍人直挺挺的站在大門前,一身莊嚴的軍禮服散發著典型的佩卡斯王國軍人風範,他對著婦人先是敬了一禮,遞上了一封有著官印的牛皮信封後。

躲在窗邊偷看的少年渴望那是封來自姊姊的信,而身為守寡的婦人佩姬很清楚他的來意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但仍搖著頭不可置信。

男人不得不開始他的工作,拒絕她的否定似的宣告:

「我謹代表即佩卡斯王國國王向您表達他最沉痛的哀悼……」

END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