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1月 29日, 11:27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暫定]966黑暗南方的超新星。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8日, 12:07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6年 1月 3日, 22:11
文章: 19
拉·拉·菈絲涅
來自黑人家邦的一位偏鄉部落公主,是從小立志成為改善黑人待遇的女強人,黑人少數中的少數,有緣接觸到教育的她。

毅然決然投入軍旅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行業之中,些微的姿色與至少識字的本事,是她在軍中打滾的基礎,略過了擦白人大老爺們皮靴的苦雜役,直接擔任軍官的秘書輔佐,在文書處理之間,悄悄的發現裝甲兵這門新興軍種,看到潛藏於其中的發展潛力,而在亞斯藍多戰車部隊成立後申請希望轉調。

「也許我能在其中獲得一番地位?」

然而她與戰車的緣份,也僅止於帶著水桶與抹布擦亮它們⋯直到966那年⋯


966年某月某日

對於菈絲涅來說今天又是一如往常的日子,起床著裝、用餐的同時迴避搭訕、處理文件⋯

要說有什麼不滿的話,那就是靠近國境線的臨時駐地太簡陋了,別說女性廁所,就連普通廁所都沒有!這一切都是安國的錯!搞什麼軍事示威啦!

一邊在心中抱怨的菈絲涅,一邊提著水桶與抹布,穿過那群悠哉悠哉喝茶曬日光浴的戰車兵們,就連哨兵也哈著菸草隨意的坐著,這幅光景簡直和平的太過頭。

面對那一排風塵僕僕乏人問津的戰車,正午的太陽曬的鋼鐵發燙。

「唉~我真懷疑自己加入軍隊的初衷了。」

「嘿!小涅涅~在擦大砲嗎?我這根更硬又粗哦!」正當她不只何處著手時,身後又傳來那些地痞兵們的訕笑聲⋯

滿懷這些白種豬怎麼不去死一死算了的想法轉過身——爆炸、閃光刺痛了雙眼,方才還站在她身後幾尺外的傢伙,僅留下一雙腳證明他存在過的痕跡。

臉上滑落濕熱的赤血,四處傳來了混亂的哀嚎與爆炸聲,將菈絲涅拉回現實。「開...戰了?」

一輛漆著安國鷲徵的輕型坦克毫不客氣搗毀整排的帳篷,安地列比亞的鐵騎滋意輾碎奔逃的士兵。

菈絲涅拋下的鐵桶喀噹一聲在地上滾動,下一剎那便已經鑽入了戰車裡。

悶熱的狹窄空間,令她喉嚨乾燥,雙眼發昏,但是她沒有停下手腳,菈絲涅將砲彈送進炮膛。

坐上了炮位,憶起排長替戰車兵上課時的教學,彷效訓練時一旁觀摩的操練,菈絲涅有樣學樣的操縱起坦克炮....

拭去擋住視線的汗水,將砲口瞄準了一個目標,一輛輕型坦克正砲轟試著組織抵抗人們,準心與醜陋的鷲重疊在一起————扣下了扳機。

碰咚!一響伴隨而來的是撞上瞄準鏡的痛楚,菈絲涅不禁悶哼了一聲,但是她更在意的是目標呢?

揉著眼角重新望去,一團曾是KC-1的鐵塊正從艙門冒出火光。
「成功了!我...我...做到了!?」

但是她心中小小的喜悅與震撼隨機被爆響與搖晃所打斷,敵人可不止一個!並排在一旁的戰車被砲彈擊毀,她明白下一發可就輪到自己頭上了。

菈絲涅拼命的搖擺把手,一邊找尋著兇手,快!要快!還要更快!她心裡著急著,看見了、安國戰車那面露凶光的砲管正對著自己...

「但是我可比你快多了!」女子吶喊著扣下扳機,然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耶,慘吶!忘了裝彈。」於是她索性的摳弄了另一個扳機。

噠噠噠噠———機槍吐出了一連串的火舌、敲打在對方的裝甲上,發出了一連串的叮叮噹噹,也許是驚嚇亦或是故障,安國的輕型坦克沒有開砲回擊,而是選擇了撤退。

「跑掉了...贏了?」推開艙蓋一臉茫然與疲倦的菈絲涅,看著入侵駐地的敵人發揮速度所長揚長離去。

「敵人呢!?撤退了嗎?」

「上戰車!快上戰車!」

「排長陣亡了!」

環顧四週一片狼藉,熊熊燃燒不時爆出啪咑聲的彈藥庫、被搗毀的營帳與伙房、在地上哀嚎沒人搭理的傷者,沒有一絲絲的勝利實感。

「...」
群龍無首的士兵們狼狽樣她全看在眼裏,菈絲涅深吸了一口氣,抓起了號角,吹響了將改變她至今人生的集結號。

「是集結號!部隊集合!」

「誰去幫忙照顧一下那個傢伙!」

菈絲涅高昂的號角直達天際,貫徹了
人們耳根,終結了混亂不堪的局面。

士兵三三兩兩的向戰車聚攏,很快的他們便驚訝的發現,吹奏號角的人竟然是那個是菈絲涅!

「喂!妳站在戰車上搞什麼。」

「妳這個小麥色的傢伙!還不快下來!」

白人至上的氛圍充斥著亞斯蘭多,更何況是這些低知識水平的地痞兵呢?
拯救大家的英雄卻被誤解,被扯落跌坐在地上,只能抱頭哭著一團縮在履帶邊。

「嘖,不要管她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這些狗娘養的雜種豬,竟然敢玩真的!軍官呢?」

士兵們將菈絲涅拋在一邊,面面相覷的七嘴八舌討論起現狀來。

「沒有軍官了,跟著帳篷一起被絞成肉醬了。」一個人指著方才軍官們還在用餐的營帳。

「只能撤退了吧?難不成在這裡等死嗎?」

「逃走吧!」

僅剩數十人的小兵,全看向軍階最高且從剛才就未開口說半句話的士官。

「跑不過的...」然而打破這陣尷尬沈默的卻是菈絲涅。

「哈?」

「安國的戰車速度比我們快上太多了!我們根本一點機會也沒有!這只是一次偵查而已!」她心中不再畏懼,抬頭面對著男人們,聲淚俱下的嘶吼著。

「妳這瘋婆————」

「慢著,讓她說完!」老士官長開口斥喝阻止眼看就要揮下一巴掌的士兵。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盯著菈絲涅,充滿了不信任,面對這些不懷好意的目光,菈絲涅嚥下了口水提出勇氣繼續說下去。

「堅守才是出路,在這裡阻擋他們的腳步,才能爭取更多的時間從夜裡逃脫。」

「妳在開玩笑嗎?」

「那可是安帝國啊!」

「具體上是在哪裡?這裡地形不適合。」

「我觀察過了,營地沿著道路八百公尺後有個小山丘,我們可以在這裡伏擊。」菈絲涅直接用手指在地上畫出她的想法。

「妳懂得戰術與指揮?喂!誰把地圖拿過來。」認真看待菈絲涅的老士官蹲了下去。

「別鬧了老爹!你要我們接受一個軍階都沒有的娘們指揮?。」

「而且還是黑人!」

「閉上你們的狗娘養的嘴,當你們抱頭鼠穿的時候,是誰救了你們?是菈絲涅。」老士官長叱喝著回駁。

「我看見她爬進了戰車,然後戰車就發了砲!」幾名步兵出聲附和,並站到了她那一邊。

大夥面面相覷,然而時間不會等人,燃燒而噼啪響的殘骸提醒了這點。

「我相信菈絲涅的判斷,我將會留下,不服的人可以離去。」士官向菈絲涅伸出善意的手,將坐在地上的她扶了起來。

過了幾分鐘之後......

「你們這群瘋子......」仍有人選擇了逃避,即使背負了懦夫的罵名。

「雖然不指望帶援軍回來,但還請向亞眠的駐軍警告。」菈絲涅向踩著腳踏車離去的背影鞠躬,並留下付諸的請託。


17:00時

菈絲涅緊閉上雙眼,深呼吸著迎接敵人的到來。

雖然士兵們既緊張又恐懼的撥弄手中的槍枝,但都壓抑著不安盡量不顯露出來。

隨著時間的逼近,現在每一刻鐘的過去,眾人等待的都一樣的。

但一天之中最難熬的近了,但選擇了軍人的身份,今天就是為了這而來的。

「1000碼!」

時刻近了,士兵們的眼睛注視著下方說著相同的話語,為自己信仰所祈禱。

「上膛!不再是場遊戲,更不是演習!」士官長左右傳達著命令,粗大的手一把,將他的鋼盔壓到我頭上..

「800碼!」

時刻來臨了,在憑息等待的時候,敵人戰車轟鳴駛來,成縱列響徹雲霄的軍靴踐踏著亞斯蘭多自由的土地。

「600碼......」

僞裝好的坦克,與倉促挖掘的散兵坑,已經沒有其它更好的機會與條件了。

「400碼!菈絲涅!」眾人聞言無不都深深的倒吸了口氣。

女子睜開她的眼睛,一對信仰堅定的目光,望著殘陽下的敵人。

「大家,就是現在!射擊!」該是他們滾蛋的時後了,就是現在這一刻!

在天使的號令下,我們正保衛祖國。

掩蔽在散兵坑裡的亞斯蘭多士兵探出身子,手中的步槍一齊發揚火力。

”碰碰碰碰碰碰!”

排槍交替發出清脆的槍響,走在公路上領頭的敵人伸腰似的倒下。

安國進軍的先鋒頓時陷入一陣騷動,但隨即訓練有素的分散開來迂迴。

「阻止他們!機槍!」菈絲涅見狀連忙起身喊著,但很快的被一旁的人被壓了回去。

失去了坦克的戰車兵,匍匐在大石頭旁,把機槍的腳架撐起,縱情掃射,前方的路口霎時間變成血肉橫飛的死亡陷阱。

空氣中傳來哀號......機槍......撕聲力竭的咆哮著,熾熱的彈殼彈出槍身,子彈畫過最後的殘陽,擊碎敵人的企圖的衝鋒。

一串又一串的交叉彈幕扯裂身軀,四濺的鮮血染紅了湛藍色軍衣,僥倖逃過掃射的安國兵,全臥在地上的死者後或曠野中一切能找到的掩避物。

這時,趴倒在火網下的的安國士兵突然舉起手臂握拳揮舞著,那是個信號亦或是無能為力的憤怒呢?

不到過一會,地面開始震動,前方的小丘下爬出了一輛前後搖擺不定的圓頭戰車,看起來像是拖拉機與大砲的拼湊而成的玩具,十分滑稽。

「Tahk!!!」有人大喊著。

天空傳來呼嘯聲。

一枚砲彈,山丘上爆炸開來,在他們的面前將地面刨出一個洞。

然而僅存的亞斯蘭多鬣狗早已守候已久,趴在石頭邊的槍手起身,掀開了偽裝,將戰車化身石頭的布幔扯掉。

「歡迎來到亞斯蘭多,安國豬!」步兵停下手中的射擊,士氣高昂的大喊著。

戰車砲在南方大陸最黑的夜裡開火,然而倉促間的瞄準並沒有打中目標。

「修正-20碼。」不畏懼對方回擊菈絲涅,站起身子舉著望遠鏡,藉著方才一閃而過的砲焰粗略的估算著距離。

「「「修正-20碼,預備射擊,穿甲彈,齊射!」」」靠著人口傳遞著女子的指示。

”砰磅! ”

在統一射擊的號令下,這次確實打中了,車身中了數發炮彈的敵車,燃起熊熊大火,照亮了戰場......

安國部隊的指揮官,顯然在戰車損失後,喪失了戰意放棄繼續進軍,即使趁著月色強攻也討不到便宜,趁著夜幕低垂下撤離了戰場。

戰鬥結束了,但是眾人勝利的喜悅並未持續太久,很快的就必須面對現實的抉擇。

「撤退吧。」菈絲涅環視著碩果僅存的士官們說道。

雖然仗著拋棄戰車上拆下的機槍,與地利的伏擊優勢,成功的擊退了敵軍,以少勝多,但下次敵人肯定會有所準備,勝利的女神是否會再次站在我方呢?就很難說了。

「也只能這樣辦了吧!跟大夥說吧」老士官長搔著頭,蹲不住的站起身子。

小組討論完,可憐無助的菈絲涅就被推上坦克,居高臨下的承受男人們的目光。

「抱歉,必需後退了,雖然贏了這一回,但這樣是最好的,等到天亮了就會暴露出我們只有少許人的事實。」站著面對士兵們的菈絲涅,愧疚的抱著頭盔低下頭,但是已經沒人再出聲苛責她了。

聽完菈絲涅的分析與講解,雖然其他人多少有些不甘願的神色,但也能理解她用心良苦的地方。

沒有時間清點擊殺的敵人,與收集戰利品,菈絲涅等人收拾了行囊,徹夜趕路、車不停履的奔向友軍要塞。

視界隨著朦朧的晨光望去,道路延續中的是敦厚樸實農民們所居住的亞斯蘭多開拓村莊。

菈絲涅等人的戰車隊順著路駛近村子時,卻赫然被攻擊了。

碰———彈丸打在裝甲上的聲響,驚動了所有人,包含打著盹近乎睡著的菈絲涅。

「快停火!打到自己人啦!」

正當戰車砲口對準槍擊的方向時,村頭旁的草叢冒出了亞斯蘭多兵,著急的揮手大喊,阻止雙方免於一場誤會而交火。

「這是怎麼回事,連敵友都分不出來?你們又是哪支部隊?」

戰車才剛駛近還未停下,老士官長便跳下車已幾乎要揪住對方領子的氣勢連番逼問,讓菈絲涅追得氣喘連連。

「我們是第八師的自行車排,從新國境線一路奔逃來,不過也就剩這點人了,打算在這裡設下陣地阻擋敵人。」

他說話的同時臥伏在地的自行車兵,也紛紛探出頭來招手,村子裡也有不少村民好奇的打量這些鐵製的車子。

「平民還沒有撤離嗎?」

「膩豪!俺是村長!方才針~始不豪意思!」

回應四處觀察的菈絲涅疑問的是他,從路障後面走出來的老爺爺,說著重到不行的地方口音,手裡揣著的獵槍膛口還微微冒著煙。

「這逆是俺們的家!不會放啟地!」

老人充滿自信的誇口,而他身後的那群人也士氣高昂的舉槍附和。

「…」

面紗下的粉唇頓時打了牙顫,菈絲涅驚訝的發現,這些家庭衛士的槍連鐵瞄都沒有,卻還想阻擋正規軍?

用家具與馬車搭建路障的民兵,搬開了足以讓坦克過的路,讓他們眼中這些龐然大物駛進廣場裡。

「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呢!」

「加入我們吧!坦克是很大的戰力呀!」

菈絲涅等人被村人與民兵盛情的招待歡迎著,神經緊繃的戰車隊也放鬆下來,喝點水稍作歇息。

但她依然放不下心的獨自踏著腳步將村裡村外觀察了遍,女子為局勢感到深深不安而打算提出建言。

闖入了在村長家中舉辦中的“男人們”會議,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口說。

「這裡不適合,應該以邊陲地帶的重心,撤退到亞眠加入那邊的合眾衛隊,現在動身還來得及。」

「哈?逆不悔是怕樂吧!再說女仁瓶什麼札嘴!」

村長看不透菈絲涅面紗下的表情,也不具備理解她話中的智慧,單純的皺了眉感到不快,怎麼能避戰而愧對祖先血戰得來的自由呢?

「…」

此話一出一路跟著菈絲涅等人的士兵們由其不滿,老士官長深鎖的眉頭更透漏出一種無言的怒意。


「敵!敵人來了!是——是———是戰車!」

推開大門的士兵神色驚慌結巴的大喊。

「照原先的計畫,不用慌!」

村長瞥了眼沉默不語的菈絲涅一行人,抓著獵槍隨自行車兵們跑了出去。

老士官長嘆了氣的搖搖頭,看向了菈絲涅,即使她是女性,也是他認可的人。

「那麼命令是什麼。」

「欸?發動引擎…發動引擎!」

沉浸在挫折感中的菈絲涅,被沉穩可靠的嗓音喚了回來。

在戰鬥與逃跑的抉擇,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離開了大屋奔向戰車。

奔跑過身邊那超現實的光景,與推著一門足以進入博物館保存的古董大砲隊伍擦身而過。

「站好位置!」

「射擊!放!」

順著道路而來的帝國戰車,還尚未進入守軍的射程內,民兵們便各自毫無章法的開槍了。

不論是獵槍的霰彈,還是步槍射出的子彈都徒勞無用的在裝甲上打出反彈的火花。

被攻擊的安國部隊與之前相比顯然不是泛泛之輩,隨即衝下道路兩旁四散開來。

水藍色的塗裝上漆著狼頭的徵記,這些坦克正是安地列比亞帝國的精銳中的精銳,萬中選一的禁衛軍。

一輛又一輛翻過地平線出現的騎兵式戰車,而且還是載著步兵的大部隊!

見到身後的這一幕,她隱忍著湧上胸口的哀慟,雖然臉早已無血色,但依然故作鎮定的開口說。

「這…撤退!快點!」

根本不須樣用言語解釋狀況有多麼的糟糕,女子手下的士兵們隨即動起來。

「動作快!」

多餘無用的行李被拋棄,傷兵們盡可能一個都不留的抬了上車。

而此時村子的另一頭…

碰轟!

震耳欲聾的聲響,來自炮口冒煙的黑色燽鐵大砲。

咻咿———咕咚!

炙紅的鐵彈丸畫出一道拋物線,砸在了A-2的裝甲上…便滾落在草地上打滾。

被擊中的安國戰車先是驚愕不已的停頓,原以為設防的村莊會有強力的抵抗…

「再來一發!」

「動作快!」

沒想到竟然是這種上個世紀的貨色,安帝列比亞的近衛軍精銳,隨即化震撼視為對他們的侮辱———

民兵們手裡的王牌鐵砲未能射出下一發砲彈,便被帝國戰車齊射打個粉碎。

「讓他們見識帝國禁衛軍的厲害!」

鋼鐵的履帶嘲笑般的碾碎了路障,機槍曳光彈的光點滋意投向民兵奔逃地背影。

當禁衛軍仍在掃蕩負隅頑抗的亞軍士兵時,菈絲涅等人這時早已經快走妙。

經過一夜的奔波,三輛戰車沿著道路駛過,傷兵被擺在最末的車上,隨著震動而哀出聲來。

儘管領頭戰車擠滿了士兵,雖然臉上滿是激戰過的倦容,但仍掛著帶著鬥志的微笑,也僅有她獨善其身的,優雅的坐在砲塔上,一手扶著車身,指向遠處的要塞。

在要塞守軍與平民夾道圍觀下通過城門,菈絲涅一行人到達目的地,邊陲的古老要塞「亞眠」,這幅有耐人尋味的光景被一位記者拍了下來,爾後成了報紙頭版。

也許她還不知道,但這一仗已經為自己贏得了眾人的心,然而前方還有著更大的難題等著她。

(待續...)


最後由 山貓 於 2018年 3月 2日, 22:27 編輯,總共編輯了 1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暫定]966黑暗南方的超新星。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8月 10日, 20:08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在許多狀況下,一個人受限於自己的出生環境、國籍或是膚色,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潛力,對於這些人來說,就像是在淺池裡面搖擺的魚一樣,所寄望的,也許就是一個能夠打破僵局,讓自己伸展身手的舞台。菈絲涅做到了,她無疑是幸運地,在這關鍵的一刻發揮出自己的價值,然而,沒有忍受前面如此漫長的苦難歲月,也許她根本就不會有能受伸展的機會。


即使只是一段故事,但是也能夠感受到戰爭的無常與殘忍,期望菈絲涅能夠繼續發揮自己的潛力,守護自己的珍惜的事物不被來犯者所奪。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