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6日, 18:20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零散短篇】雪梅--梅國零散故事集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1日, 01:32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你想要從這裡得到些甚麼?



每天清晨,梅國的王女黎茵都這樣反覆地詢問自己,自己想從這個國家獲得甚麼,你維持著皇族身分,治理這國家的目的是甚麼?
是為了比他人地位還要崇高的榮耀嗎?是能夠不直接介入生產,就能從民眾手中獲取的大量財富嗎?
還是,坐在作戰臺上面,纖細的手指揮舞個幾下,就能指揮眾多軍隊所得到的安全感呢?
每一日,她從柔軟的床舖上起身,在陽光從窗戶透進來房間,周遭除了她沒有其他人的這段短暫時間,她都這樣反覆地詢問自己這一個問題。



走在皇宮裡,與熟識的親戚打招呼致意,維持優雅且充滿嚴謹的姿態展現在士兵以及朝臣面前,
她身穿外觀簡樸卻是以上好材料織縫而成的皇裝,烏黑的頭髮綁了起來,以翡翠髮簪固定住,
她厭惡這種繁文縟節,卻也知道這是維持國家運作的必要之惡之一;
走過長廊,走上階梯,緩慢穩重地端坐在鳳椅上,這就是梅國統治者黎茵的例行公事。
即使國土不大,也跟世界強權完全扯不上關係,梅國畢竟也是歷經過不短的時間依然存活的國家之一。
這個國家受到朱國的傳統文化甚深,但是透過海洋,也對於神州大陸之外的夷人文化有約略的認識。
幸運地是,梅國的文化包容力頗大,並沒有因為境內有些不屬於神州大陸的宗教與文化而產生嚴重的對立,
然而,這也是黎茵所擔憂的地方。



自己的國家一向都是以朱國的傳統價值觀為主,而梅國擁有自己的價值觀嗎?
這個價值觀是必定正確的嗎?
洋人的價值觀與自己所認知的文化迥異,又該如何處理呢?



她不知道,她知道她並不是屬於博學多問的那一類型的人,至少現在不是,
不像是她的姊姊,如此獨立自主、意志如此堅定,有主見又飽覽詩書,從小就是黎茵內心的模範代表,
也嚮往自己有朝一日,自己能與姊姊一樣厲害,至少接近一點點距離也好。




眾人皆認為黎茵的姊姊,黎星必定會繼承父王的職務,掌管著國家,即使是黎星與她自己都是這樣想的;
她摸了摸自己手中佩戴的戒指,那是母親傳承給她的祖母綠寶石戒,當她不安的時候,便會不由自主地撫摸它幾下以獲得情緒的舒緩;
恢復平靜的她,再次將視野投向了園林的遠方,超過了蜿蜒的小溪、奇形怪狀的假石,直到地平線的遠方的一抹藍色的海洋才停了下來
──她一向喜歡看海,海能帶給她平靜與安寧。




在宣布黎茵為繼承人的那一天,姊姊黎星便從宮中消失了,即使父王與母后遣人尋找都毫無消息,
那時候嚇壞的她,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面偷偷哭泣了好幾天,哭得眼睛都腫了,母后直到她的眼睛不再紅腫這麼明顯,才讓她接見其他朝臣。
接下來的幾天,繁忙的管理國家課程讓她暫時忘記失去姊姊的傷痛,沉浸在滿盈的知識裡面,
直到不知過了多麼久,才回想起,那種失去長年以來憧憬目標的失落感,是多麼地令人混亂、困惑與難受。



父王,為何不是選擇黎星,而是選擇她來繼位呢?不只是她,梅國的不少人想必也是為之迷惑吧,
畢竟黎茵從小就是屬於不太守禮數、活潑好動的那一種頑皮孩子,
她總是喜歡問一些蠢問題、說話直接無腦,並且沒有甚麼防範他人之心的警覺;
這種大而化之的性格帶給她不少麻煩,甚至還有危機,
直到她年歲漸長,透過親身經歷慢慢成長轉變,像是小孩子一樣的她,也終於有了幾分沉靜與穩重了。




即使這樣,她距離從小就在統治學與謀略學表現優異的姊姊,還是差了一大段不可能超越的距離,
姊姊雖然嚴肅,但是也會對她有關照的一面,從小姊姊就是個小大人,即使與大人應對都能夠不卑不亢、應答如流,也因此受到王家的讚賞與厚望,
在還年幼時,她就已經接受了定額份量的專業教育,在黎茵還在外面追著蝴蝶跑,甚至為了看鳥巢而爬樹,把自己的衣服弄得髒亂且損裂的時候,
黎星就在研究著國家的過往歷史,以及與鄰國之間的關係;與朱國的後繼者玄國交好,與曦國,以及曦國的軍事盟國潘國維持著警戒關係──之類的理解。




偶爾,只是偶爾,
黎茵在皇宮內的花園與其他玩伴玩耍的時候,她會看到遠在高樓的黎星,用著一種複雜的眼神望著她們,
對於當時的她來說,她無法辨別黎星眼中的複雜情感,是忌妒?煩躁?反感?還是不解?




在很久很久以後,長大成人的黎茵才知道,那個眼神似乎是充滿太多的情緒,無法用單一的話語來解讀,
只是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感覺是,
那股眼神充滿著些許的不解、哀傷,以及一絲絲,幾乎察覺不到的羨慕。


最後由 nanshinner 於 2017年 7月 28日, 00:36 編輯,總共編輯了 2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零散短篇】雪梅--梅芳國零散故事集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8日, 00:34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日記




我看著眼前的年輕人,他曾經滿腔熱血,
他曾經說,願意為梅芳這個國家獻上自己的生命,只為守護自己最為美好的家鄉。


只是,現在,熱血與美好的幻想已遠去,
留下的只是一道道的傷疤,以及夜裡會驚醒的惡夢。



小布是曾經參加過邊境戰爭的士兵之一,我們曾經認為,兩國不可能真的會打起來的;
我們曾經以為,我們外交團隊所做的努力會讓我們避免陷入挨打的途徑;
我們曾經以為,擁有玄國的庇護,會讓我們獲得足夠的嚇阻力阻止侵略的行為。



我們錯了,錯得很天真。


「他們訓練有素,行動迅速,槍法奇準,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守衛邊境的師遭遇到突擊,就像是瀑布遇到石頭一樣,一觸即散;
即使梅國士兵在驚愕之後努力抵抗,依然因為缺乏指揮與聯繫而被分割、包圍,
我們曾經引以為傲的忠誠、勇氣,以及寄予厚望的新兵器通通都沒有派上用場,無一倖免地遭受到被擄獲的下場;
敵人攻破邊境的防線之後,攻擊到邊境的城市裡面,接連掠奪了三天三夜,
曾經人口鼎盛的岩城,現在留下的只是傾頹的廢墟與灰燼,存活下來的人就如同小布一樣,
即使生命還在,眼中早就失去了對於梅國王室與信仰的希望,整天只顧著喃喃自語,並且在聽到一絲聲響就像是驚弓之鳥一般受到驚嚇。




怎麼會有這種事發生?為什麼會有這種事?


無數的民眾聚集在皇宮前抗議政府的無作為與軟弱;民間的人民發起了驅趕外國人的行為;
而在上層階級,崇尚擴展國家武力為首要目的的「進步黨」與對王室與傳統文化感到失望而意圖改革的「救國黨」越來越茁壯,
傳統的信仰受到質疑,傳統的文化開始被新的一代人視為野蠻以及落後的象徵,我深深地感受到,從前團結的梅國,正逐漸走向分裂。




一部分的我渴望捨棄一切的傳統,全盤接受按照洋人的文化與觀點,
另一方面,深層意識的我卻是知道,這樣做是不隊也是不應該的;我們擁有我們自己的文化,全盤接受只會落得四不像的下場,
我們必須像是上古的智者一樣,精心地調製適合我們的配方,而不是一古腦兒地接受自己完全陌生的東西;
我一面抵擋著來自進步黨與改革黨的壓力,一方面不斷地試圖找出梅國未來的生存之道:
一種能夠適合我們傳統文化與歷史,既能保存古老神祉的價值觀,又能尋得生機的道路。搜索這條路是漫長以及久遠的,但是我內心的聲音告訴我,這才是我應該做的事。




在那之前,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在找到那條道路之前存活下來,無論要賠款、喪失部分權利,抑或是其他更沉重的代價,
我們都應該慎重地對待每次改革所踩下的腳印,確認地面是否穩健、不會鬆動才踏下去。比起軍隊,我們更應該先注重國內的經濟發展,只有充足的收入,才有餘力改善軍隊以及其他次要的表層事物。




姊姊,這時候,你會怎麼做呢?
即使黎星已經失蹤許久,而我也長大成人,但是有時候,我仍然會想,要是博學以及果斷的她在且即位的話,究竟會怎麼對應這場逐步上升的危機呢?
這一點徬徨我無從跟他人透漏,因為身為領導者,我得表現出比他人更沉穩更有自信,即使這並非我真正的本意。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零散短篇】雪梅--梅國零散故事集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8月 8日, 00:47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傳承



「好想去,好想去,好想去央國唷!」綁著雙馬尾,身穿紅色傳統衣裳的女孩不斷地重複著自己的願望,她的小腳總是靜不下來地用跳躍來替代步行,而烏黑秀髮後的雙馬尾則是像是輕柔的柳絮那樣上下晃動著,髮絲既柔又軟,有股想讓人伸出手捉住的衝動。

「那是別人的國家,不是我們的國家,不准去。」在小女孩旁邊,穿著淡青色傳統長袍的銀髮老者板著臉,鄭重拒絕女孩的要求。他的臉上充滿歷經磨練而變得淡然的表情,身上的青袍雖然稍微褪色,但是用上好布料縫製而成的貼身長袍依然不會顯得老氣,反而有成熟穩重的長者氣息。在他的腰側,攜了一柄樣式古樸的長劍,被皮革所製的劍鞘包覆。


「咦?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了,孫梅,要愛自己的國家,不要崇央媚外。」老者用著無法妥協的語氣對小女孩說著,讓小女孩失望地低下頭,像是被放氣而逐漸癱軟的氣球一樣攤低身子。

「嗚嗚,爺爺真偏心,自己欣賞央國先進的火器與工業改革,卻不准人家親眼去看看。」女孩小嘴微嘟,粉嫩的臉頰不滿地望向自己的爺爺,卻也知道自己無法改變頑固爺爺的主意。

「梅,你還沒有準備好,」老者望了一下自己的孫女,伸出手來撫摸小女孩的頭,滄桑的面容帶著一絲的暖意,「你現在才八歲,腦袋瓜子裡就想著像是你娘,整天往外跑,要是你長大了,豈不是把我與你奶奶都扔下來了,跑到梅茵藍各國玩得天昏地暗了?」

「我我我才不會呢!我會坐著一架飛得很快很快的飛機,咻咻一下子就飛回老家,每周都回來碧泉看你與奶奶的。」

老者聽聞,滄桑的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少來,你才不會呢,坐一次飛機要花掉多少央元?瞧你這個愛玩的性格,錢鈔到你的手裡,還不會三兩下就被花掉,連個銅板都不會剩下?」

「哼,這爺爺不用擔心!」女孩振奮地說著,隨即撿起地上半米長的樹枝,甩著小手在空中胡亂地揮舞,「我會好好練武,像是爺爺一樣,在央國成為一代有名的俠者!到時候會賺很多很多錢!」女孩說得興奮,並沒有發覺說出這段話時,老者的臉上閃過一絲的哀痛之情,但是隨即消逝,變回原本的表情。

「就憑你這三天練劍兩天往外跑的毅力,別說在央國了,就連梅芳的城鄉隊都看不上眼啊,哈哈哈,別老是作夢了!」他拍拍女孩的頭揶揄著,女孩則是不安分地掙脫他的撫摸,對老者做出淘氣的鬼臉後,便頭也不回地跑回不遠處的涼亭休息了。

確認自己的寶貝孫女沒事之後,老者轉回頭,重新將自己的氣息與周遭蒼翠的森林植物融為一體,透過他的五感,能夠清楚感受到周遭樹葉的飄落、微風的流向,以及與雨水混雜的泥土氣息,他閉上眼睛,讓自己完全沉浸在大自然中,時間宛如回到了從前,他幾乎就要想起,當初自己年輕的時候,如何在武鬥場上使著長劍,意氣風發地打敗前來登門挑戰的踢館者,那時候的自己可真是風光啊。

梅兒的呼喊聲從遠方傳來,老者睜開眼睛,周遭的樹林還是樹林,涼亭依舊在那裡,而他依然是他,一個已過壯年,體力與感官都不復以往的老人。


「刀劍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火砲的時代。」央國宣憲帝的名言又再一次在他耳邊響起,他的右手下意識地撫摸著腰際上的那把劍,過去無數次的比武情境又再一次浮現在他的記憶──


過去的已成為過往,如今的我,有著更重要的東西要守護。他緊閉的的嘴角微微上揚,雙腳邁步,朝向自己寶貝孫女的方向走去。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