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7日, 17:55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美食小說兼未來方舟文】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20170111更新)
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5月 15日, 20:33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第一回 一萬公里之外

「我的好姊妹麗莎,你這麼做會悶死你自己!」

「如果你有甚麼外快的話,就提供給我吧!」

麗莎.丹多羅中尉如一個仰天祈求垂憐的奴隸般說完這句話後,趴在了桌子上,那頭半長不短的黑髮正好蓋住了她的臉。

以軍人的身分來說,麗莎可謂是一位優秀的軍官-不僅戰技出眾,於部下和同儕中,也有著良好的風評,在長官眼中,是周周留守營中,於出外作樂毫無興趣的鋼鐵軍人。

只有她自己,還有她朋友才知道,所謂的鋼鐵軍人,實際上是一位打開那以金線繡著精美圖案的錢包,從中只能摸出少數銅板的「窮光蛋」。

這是否代表,中尉閣下是個揮金如土的人呢?若是看官您如此想,那可就冤枉了丹多羅中尉,因為中尉閣下家中父母早逝,長女如母,就得照顧起自己的兄弟們。而姊代母職的中尉,居然教導出了三個上了大學的青年,這不能不說中尉教弟有方。

然而她的薪水寄給弟弟們後也剩不了多少了,休說是像她的男性同僚般帶著女伴看場電影後,再上家好館子吃點魚子醬,她連給自己買件漂亮衣服的錢都沒有,櫃子裡那蒙上了灰塵的幾件外出服,還全是弟弟穿剩的男裝。

「麗莎,就你這打扮,連阻街賺外快也做不到啊!」

「不不,我聽八卦報紙說,帝國那有個出身高貴的軍官,跟她的隨從就有一腿,如果麗莎願意把自己賣到帝國去,搞不好會很受歡迎?」

「我拜託妳們認真一點啦......把你們的業務堆到我這裡也可以啊.......」麗莎督囔,旁人沉默。

真要這樣做,也說不過去啊......

同僚們默默的幫她的杯子裡加了啤酒,這時,門外有人突地衝了進來,「麗莎,麗莎!我剛聽到消息,有一份有大油水的工作!」

麗莎立刻跳了起來,藍眼綻放光芒,她揪住來者的領子,問道:「多少?」

「算上加給,是你目前的三倍!」

麗莎發出了一聲歡呼,將同僚提的更高了些,對方開始感覺到,呼吸有點困難。

「是做情婦?」

「仍-是-軍人!」這臉色開始在變紅了。

「需要甚麼條件?」藍眼凝視著即將窒息者開始翻白的雙目。

「戰-技-精-強-耐-性,要-受──訓,國──家───出────資!」

麗莎提著對方的領子,如芭蕾舞者般在原地轉了幾圈,又把已然臉色變紫的同僚摔飛出去。

「太好了!我這就去報名-慢著,這工作地點在哪裡?」

「在......鳳.......國。」可憐的同僚君頭這麼一歪,昏了過去。

「鳳國?這是甚麼國家?」麗莎問道。

「啊,這我知道,前幾天我親戚從神州回來,就有帶了這國家的陶盤回來。」

然後眾人七嘴八舌,卻也不知這國家在哪裡,於是有人取了世界地圖,翻找一陣後,終於尋得了這國家的位子。

「........多遠?」麗莎有了不祥的預感。

「大概一萬公里之外吧?」

「一,一,一,一,一萬公里之外~~~~~」

她頹然倒地,像是個落入火坑的少女一樣,那語調和神情拿去演歌劇都不成問題。


最後由 李亨 於 2017年 1月 11日, 22:33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
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5月 18日, 23:45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第二回 初到新職場

渡船頭-客觀莫要誤會,不是某家取名偷懶,而是這地方就叫做渡船頭。

這渡船頭,名字差了點,但是論起大小,那是一點不差,凡是從曦國到鳳國,必從此地搭船逆流而上。

渡船頭的電影屏幕上,正放著鳳國特有的人偶劇。

「啊,半屍人,你為何如此苦苦相逼?」

一頭戴方巾的白皙人偶對著眼前金光閃閃的人偶喊道,語調帶著幾分淒涼,麗莎一邊收好船票,一邊聽著螢幕。

「哈哈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史陽生,你今日和該死在此地啦!」

那金光閃閃的人偶戴著神州特有的狂氣喊完,螢幕上忽然傳來幾分爆炸,半屍人,史陽生身後噴出煙霧──這據說是神州特有的戰鬥前奏,說是叫做運功。

學了一年史巴克圖式的神州化教育後,中尉閣下已經對於神州戲劇毫無問題了。

「烈陽掌(飛暴怒潮!)」

就在大戰將開始之際,卻聽得一個男聲道:「精彩精彩精彩,刺激刺激刺激,史陽生,半屍人,二十多年的糾纏將畫下句點,究竟這場大戰將如何結束?」

周圍買票的人紛紛鼓譟,就連麗莎也再一次擠到售票亭前,曰之:「姑娘,您這不換下一集麼?」

麗莎這時為了融入群眾,並未穿洋服,而是一身青布長衫(男裝),又有經過鍛鍊的精悍身形,穿著男裝,並未讓人感到不適,而是有一種性別到錯的美感,那售票小姑娘面色一紅,羞赧道:「那,那個,李家劇團現在還在拍攝,下一集何時會到,我也不清楚......」

「我知道了,來,打賞!」

麗莎給了這小姑娘一個糖果-這不是尋常糖果,而是在曦國要價不斐的潘國牛奶糖,那小姑娘雖不知道這糖果來自何處,看得上頭滿紙洋文,也知道這玩意不便宜,她連忙收妥,卻看到麗莎對她露齒一笑後,隱沒在人潮之中,心下竟覺得悵然若失。

冤孽啊。

送出身上最後一顆牛奶糖後,麗莎走到票亭外,又朝著時刻表看了看,這班船票屬於晚班,大概會在明天早上時踏入鳳國境內的「凰城」,船也不是甚麼大船,起碼上頭是沒有提供餐食,只有茶水。

所幸天意不絕渡客,在渡船頭旁,有著無數販賣各類小吃的店家,麗莎來到神州時,最訝異的便是小吃的多樣性。

「客官哪~~~本店的燒雞又肥又嫩,用三百年秘方醬料一烤,汁多皮酥,包你吃的沒齒難忘!」

「客官莫單聽他說!我這兒的蜜麻花炸的酥而不油,縱算您不吃也能買給小孩吃哪!」這是賣甜食的。

「火燒二十個一塊錢!買二十個再送十個!」這是拚價錢的。

麗莎拿出一對軍官的眼睛,看著眼前櫛比鱗次的小吃店,思考甚麼才是最想吃的,最後,她邁步走到一家寫著「醬汁肉火燒」的店家前,循著人龍(這裡面大部分的店家都有著眾多的客人在排隊)排起隊來,這家店雖然人潮不少,但裡頭的師傅多,又是純外帶的店家,人龍流動之快在外人眼中如同飛蛇。

「客官要甚?」

「給我五個醬汁肉火燒,兩個要蹄膀,兩個要肥,一個要筋。」

「內行的,來啊,兩蹄兩肥一筋喔~~~」

裡頭的師傅轟然響應,小學徒將一個個叫做火燒的圓餅放到爐子上將它烤的酥脆金黃,師傅們從鍋裡撈出一份份有著誘人紅光,不知用醬油香料燉了多久,滿是黏唇醬汁的醬汁肉,再將火燒剖開,夾入醬汁肉後,用木盒子包好,交給麗莎。

「客官,上船後,配著濃茶好好吃一頓!」

「謝過師父!」

麗莎很有俠客風味的抱拳一禮,隨即左手提行李,右手握盒子,雙足一躍,如大鳥般飛過人群,沿著旁邊的矮牆答答答的走向碼頭,一手好功夫引來不少喝采。

沿著矮牆走過,麗莎很快的就上了船,這船不比郵輪,只有大通鋪,此時雖然尚是早春,但這天氣對潘國的中尉閣下而言,簡直像是待在溫室一樣。於是他先去找到船上的茶水攤子,掏出兩毛錢和潘國軍人都有的銅茶壺,請她把熱茶加在裏頭,茶水攤子上的年輕人見著兩毛,忙說「一毛便夠了,不如先記在櫃上,我撕張條子給您留著。」

麗莎想想也對,年輕人遂撕了張黃色的,有如廁紙般借條,上頭記了數字。異國來客遂提著茶壺,尋了個外邊的空地,從背上的背包取下毯子鋪開,給自己的鋼杯加了熱茶後,像是打開寶箱般解下了綁著木盒的繩子。

甫一開箱,醇美的醬油香混著八角的味道,就從盒子裡透了出來,盒子五個火燒整整齊齊的擺著五個還很酥脆的火燒,這種麵餅烤過之後會非常的酥脆,也相當耐放,是神州庶民的一種日常食品。

就像我潘國對乳酪的看法一樣。麗莎說著,先咕嚕嚕的喝了杯茶。

「好澀!」

她咂著舌,卻也感覺到胃部的飢餓感變的更強烈了,她一手拿起最右邊的火燒,一口咬下,險些燙到了自己的舌頭。

「喔,齁齁,幸運,一拿就是蹄筋的部位!」

麗莎一邊享受著黏唇的膠質,一邊忍著熱氣,一邊吸著燉的入口即化,就像是熱果凍一樣的蹄筋,時不時張大嘴再咬一口火燒,覺得膩了,便喝一口濃茶。

「娘,那洋姐姐吃的是甚麼?我也想吃!」

聽得洋姊姊,麗莎選擇主動迎上子彈,她一邊拿起第二個火燒,一邊轉頭看去,那邊有對母子,也跟她一樣拿著肉火燒再吃。

客官這時可能會有疑問,麗莎的眼睛這麼好,能一眼就看出人家的火燒是葷是素?這就是客官您坐井觀天,想那潘國擁地萬里,帶甲百萬,那來咱國家當教頭的哪個不是千中選一,持弓能一箭雙雕,使槍則等閒百十個大漢難以近身的英雄豪傑-好吧,麗莎是英雌。

「傻孩子,人家吃的跟你一樣,都是醬汁肉火燒!」那微胖的母親說著,麗莎又咬了一口火燒。

(嗯,蹄膀的,既有肥肉也有瘦,這種交織的口感讓人欲罷不能啊!)

「那為什麼人家的感覺比較好吃?」小孩子又問了,於是麗莎吞下火燒,喊道:「因為這個洋人姐姐不挑食!」

小孩子拿著火燒,也大口咬了下去。

麗莎又拿起了一個火燒,肥肉豐美的油脂燙到了她的手,然而中尉閣下是何等樣人?她可是只要美食當前,就是特剛大王她也殺給你看的人物,區區油脂又怎能阻礙。

她一邊小心的嚼著火燒,一邊吸著裏頭的湯汁,吃這等火燒者,不吃的滿嘴流油是不可能的,但是麗莎做到了,想來火燒跟豬肉也是很欣慰的。

(這玩意就像是包了獵人燉肉的拖鞋一樣,只不過拖鞋一定會漏的很慘,但這種火燒麵包卻不會漏上半滴,神州真乃飲食之地也!)

常言道人是機器,那食物對人就是燃料,現在的中尉就像是一台卡車正在加油一樣,過不多時,她便把火燒吃得一乾二淨,轉手仿效其他人一樣把盒子往江水扔下去後,她決定起身,做些事情以消化食物。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美食小說兼未來方舟文】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
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5月 26日, 22:32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她一口氣喝完壺中的茶,又去取了一壺,再自行李中取出故鄉帶來的馬頭琴,此時正值夕照,異國的女性正準備演奏樂器的畫面,卻讓人完全想不起來麗莎方才大吃大喝的景象,反而讓人覺得她充滿著氣質美。

「.......拉這首吧?」

麗莎配合國情,拉起了一首叫做Servante du feu的曲子,這是一部講述潘國邊防隊故事的電影主題曲。
但是拿著馬頭琴拉現代的曲子,怎麼可能配合的上?於是群眾紛紛鼓譟。

「洋婆子!不會拉就別拉啊!」
「下臺!別汙辱咱們的耳朵!」

麗莎這時也尷尬地停下了曲子,這時群眾中,有位身著鳳國軍黃底火鳳軍服的青年也持著馬頭琴,排眾而出。

「諸位父老,這女子並無惡意,能否給她一點情面?」

這男子劍眉入鬢,然則氣質溫雅,頗有與史陽生相似的儒生風範,這副相貌勸人極有說服力。

「你也懂馬頭琴?」

「略懂。」

「我本以為鳳國盡是山巒。想不到也有懂得牧馬之人。」

「姑娘誤會了,我鳳國雖處高山,然而山中亦有適宜牧馬之谷地,真要較量起奶品點心,絕不會輸給外國。」

男子對國家的熱愛直接噴到了麗莎的臉上。

這時男子又說到:「不如待會小可演奏馬頭琴,姑娘起舞,以讓大家觀賞?」

「怎地不是男子起舞?」

男子躬身一禮,道:「非是小可貪慕色相,而是小可身著軍服,姑娘卻是青衫,若是起舞,姑娘身形配上青衫飛舞,定是風姿綽約。」

男子把麗莎誇到天上去了,麗莎收回馬頭琴,取出兩副長包裹,仿效著江湖口吻道:「那麗莎今日便舞刀助興,卻不知你姓名?」

男子抱拳一禮:「小可王羽,家中排行十八,也可稱呼我王十八或十八郎。」

王羽尋了個地方,盤膝而坐。

周遭群眾也紛紛挪動屁股,好看舞蹈,有好事者借了幾盞照明燈,照在麗莎所在的地方。

「麗莎姑娘,可有指定曲子?」

「隨你便吧,越快越好!」

「來嘿!」

麗莎手一抖,包裹布落了下來,原來那是一對潘國的無鐔刀,王羽也深吸一口氣,拉出了第一個音。

在拉出第一個音的時候,麗莎的眼神也變了;在場的人都覺得,這洋婆子的藍眼睛,怎麼好像鷹一樣?

第二個音忽地拔高,就如煙火竄天際,麗莎手一抖,兩把無鐔刀颯然出鞘,隨即音樂忽地降下,有如蒼鷹自天際俯衝,然後一個又一個的音階如同馬蹄般的輪番響起,聽眾只覺得自己如同身在草原,觀賞駿馬奔馳。麗莎手上的雙刀也在手上舞作有如兩面銀鏡!

王羽的左手按上了琴頭的弦,突地,另一匹馬加入了征程,麗莎伸臂揚腿,配著刀光曲聲,颯然銀光配著曲子忽高忽低,潘國北境特有的遊牧舞蹈又講究在舞刀時,也必須揚腿,旋轉,甚至移動位置,還不能讓觀眾感覺不悅。

常言道笑的女人最有魅力,沉浸在久未舞刀愉悅中的麗莎,可謂是艷光四射,後頭拉琴的王羽腦中不禁飄出(昔有嘉人麗莎氏,一舞劍器動四方-不可,我得將心神放在音樂上才行)

王羽的曲子越來越快,就如萬馬奔騰於草原,麗莎的刀也越舞越急,終於,再拉到最後一個音時,麗莎如鳥般騰空而起,雙手刀炸出一片雷光!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船客先是默然,但隨後掌聲如雷!

「merci!merci!謝謝!感謝大家捧場!」

「洋婆子這刀法好啊!」

「再來點甚麼吧!最近李家劇團還在拍新戲,搞得露天電影都停擺了!」

「麗莎姑娘,小可也懂得些外國流行歌曲,可否我拉你唱,為旅途增添些色彩?」

「自是當然!」

次日清晨,船隻將開抵凰城港口,但此時仍是群山連峰夾長河,見不到城市的影子。

「娘,那個洋姐姐臉色怎麼這麼差?」

那啃著火燒的小孩指著麗莎問道。

挺著一雙黑眼圈的麗莎走到小孩子身邊,幽幽地道:「人太愛炫耀是會被雷劈的,我一夜沒睡,讓我靜靜-不要問我靜靜是誰。」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美食小說兼未來方舟文】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
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6月 19日, 10:37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第三章 凰城二三事(林謙)

走下長長的木板道,踏上堅實的石板地,便是鳳國第一大城凰城了。

麗莎提著大行李,往預定住宿的旅館「麗鳳居」前進-根據上頭的說法,這是一家由老式客棧引入新式設備改建後的現代化旅館,麗莎並不期待這家旅館有枕頭底下的巧克力或是冰鎮好的貴腐葡萄酒,但至少應該有著馬桶或是淋浴設備吧?

她雖一夜未睡,步伐仍然有力,轉眼間她搭上了專門載運船客的輕軌,往作為凰城中央大街的「平武大道」而去。

「說來也是奇怪。」麗莎仗著腿長搶到位子後,看著外頭的景色,不由大奇。

「為什麼小巷子是柏油路,但是大街仍是石板路呢?」

「這位姑娘,此是有掌故的。」

麗莎差點跳了起來;看官認為中尉閣下是個一驚一咂全無定性的人物麼?事實上,剛剛麗莎講這段話用的是潘國話,而跟他搭話的男子用的居然也是潘國話,這怎能不讓她驚訝?

答話的男子剛剛邁入青年,較之昨天的王羽還小個四五歲,不過王羽如果換上一身白衫,帶上一頂方巾就像是古代儒生,那眼前這身穿黑色長袍的青年就像是皇帝身旁的酷吏,單看那斜長的眼睛就知道他不是個好唬弄的人。
「我鳳國在孝景大王-便是今上之祖時,開始仿效先進國家重新規劃城市,但是在修路的時候,民眾想保留原本的景觀,反對挖開原本的石板路,是故孝景大王決定保留平武,安定,殤懷,平涼四條大道的石板路。」

(這個人講話全憑氣音,他是身體不好麼?)麗莎這麼想著,又聽那青年說道:「我鳳國與其他國家不同,在於上方傾聽民意,不會像有些國家拿著大義強行拆掉民眾的屋舍。」

(王羽也好這人也好,鳳國人真的很愛國呢。)

「姑娘是來旅遊的麼?」

「小可是來洽公的。」她拿出水瓶喝了兩口。

「潘國無人耶?竟使女子奔波於兩國之間!」

大男人主義,扣兩分。滿分十分。

這時車也停下來了。

她準備下車,然而黑袍男子緊跟在後。

「怎麼,你是迷上我了嗎?」

麗莎轉過身來瞪道,青年嘆了口氣,道:「姑娘,我對洋婆子沒半點興趣,只是銀行也在這站,而您擋著門口,我下不去,請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

麗莎挑了下眉毛,轉身就走,耳邊依稀聽得「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哉!」

中尉閣下開始思考,要不要像以前管教弟弟時一樣,拿著刀鞘揍他的屁股。

「真想來杯早茶啊。」麗莎想道,然而這裡沒有熱水,泡不了滿室芳香的潘國茶,所以她只能走了。

麗莎.丹多羅快步走在平武大道上,這時大街上的店面也開始營業。於是鳳國的傳統和外來的影響,就在這條大道上交融在一起;那從聯邦來的沃里斯西服店剛剛打開店門時,西裝筆挺的女店員手上還拿著冒著熱氣的饅頭,外面裹著蜂蜜,這是極為傳統的小吃,穿著一身洋廚子服(廚師服)的老闆,從穿著短打和綁腿的工人中手中接過今天要用的食材,汽車,輕軌跟人力車還有馬車以及轎子彼此交錯,於是駕駛跟轎夫就要靠著各自的智慧來讓道路通暢,麗莎看著前頭的道路,心想一時半會還不會結束,便尋了家店,坐了下來。

「客官要甚麼?」一身灰布的小二問道。

「來份──這薄脆是甚麼?」

「就是種又薄又脆的餅,吃著可香了,很多姑娘家都吃這個配上碗清漿!」

「兩塊薄脆跟一碗清漿。」

「這就來!薄脆清漿一份,上頭要灑滿椒鹽!」

「框郎」一聲,驚破麗莎正等著早餐的愉悅心情,原來是前頭的「車陣」中,有馬車跟汽車撞在了一起,連帶幾抬轎子都被掀了翻去,她提起刀「勞駕東家幫我看下行李!」就奔出店外,卻見到有幾個人也吹著哨子,衝入車禍現場,為首的就是那煩人的黑袍青年,他們執著棍棒跟火槍安定了人群。

「原來那傢伙是警察啊?」她看情況穩定,便往回走去。

隨即對面傳來一聲「頭兒,有人被壓在馬車下!」

麗莎又轉過身來,就看到黑袍青年連袍子都不脫,就翻到馬車旁,說了幾句,幾名男子就抬著擔架前來,隨即青年雙手下探,一發力,竟將馬車些微抬了起來。

「老天!這傢伙看起來像條豆芽菜,力氣卻這麼大!神州的功夫都是行?」

待得傷者被救出後,青年這才放手,馬車框啷的一聲散了大半,他一邊搓著手,一邊指揮著其他人抬走傷者,然後他對一個小孩子彎下腰,問了幾句,旁邊的大漢粗著嗓子問:「你娘在哪?你娘在哪?我他娘問你你娘在哪!?」

那孩子哭了起來,轉身就跑,大漢一時沒捉住,青年正要追來時,孩子看著麗莎,喊道:「拉琴跳舞的洋姊姊,救我!」

那個吃火燒的孩子──麗莎一個箭步之間跳了過去把他護在身後,這是做姐姐的本能,大漢跟青年這才趕到。
「洋姑娘你好,咱們又碰面了。」

「少爺,您見過她哪?」大漢問道﹒

「一面之緣。」隨即黑袍青年抱拳一禮,道:「在下林謙,是凰城民防團一把總,剛剛是要問這孩子她媽媽去哪了,卻不想有了誤會。」

「這可嚇著人了,我們先到店內吧。」

林謙一進店,這小二就忙不迭地道:「未知林少爺你來,小店沒甚麼好招待──」

青年看了下小二,沒說甚麼就進了店,找了張椅子坐下來「所以你認得這孩子她娘?」

「看過一面吧,基本上認得出來。」

林謙點了點頭:「要是這孩子的娘來了,請你幫我認一下。免得被惡人給帶走了。」

「你有頭緒了嗎?」

「沒有,這樣只能把她帶回民防團的團部了。」

「娘,娘,我要看娘!嗚-嗚-」

小孩子又哭了起來,麗莎抱住了小孩子,輕輕拍著她的背,說道:「姐姐一定會帶你找到媽媽的」。那神情和嗓音是如此的溫柔堅定,讓大漢不由若有所思,這姑娘怎麼好像一副生了七八個孩子的樣子?

正好這時薄脆跟清漿上了桌,麗莎薄脆給了小孩子讓她邊玩邊吃,伸手摸到她的頸部,隨即眼神一亮,像是摸到了甚麼。

「你脖子上掛的是甚麼?讓姊姊看看好嗎?」

「好啊!」

麗莎從頸後拉出一條像是項鍊的東西「找到啦!」她高興地喊了一聲,從長金片處捏出一張紙條,打開來讀了讀,說道:「這是她娘的寫的,你來看看。」

「──若讀到此信者,請將羅曉語這孩子帶到凰城警總,交給她叔叔槍砲組巡查長蘇烈,托他照顧這個孩子,我會去那裏跟她會合,一同前去鳳都──」

林謙神色大變,說道:「甚麼?阿烈他今天九點就要去鳳都了!現在已經八點,那我們得快點把這孩子交到凰城警備總局──請教姑娘尊姓大名,打算住在何處?」

「麗莎.丹多羅,麗春居。」

「王方,你帶著她的行李先去辦好入住手續!我們快帶著這孩子走吧!」

林謙如飛鳥般竄出店面,順手給了張鈔票道「不用找了」,麗莎左手戴著羅曉雨這仍吃著薄脆的姑娘也奔了出來,兩人雙雙往凰城警察總局飛奔而去。

那大漢王方扛著行李,小跑著趕往麗春居時,不由想道:「那些來相親的姑娘常常不到一杯茶功夫就被少爺給氣跑,今天那丹多羅姑娘早上看樣子還跟少爺吵了架,也能這麼快就一起送那孩子-嗯,看她屁股大,胸部挺,一定好生養,也許跟少爺是對良緣吧?」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美食小說兼未來方舟文】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凰城林謙篇開始)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1月 11日, 22:32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大屁股」這時正打著噴嚏一邊背著羅小姑娘爬上了附近民家的屋頂;因為下投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林謙一句「小娘子快上屋頂」就讓麗莎忙不迭地照做,就成了林謙在前帶路,偶而來上一句「丹多羅娘子當心,前面有段落差」,後面有人仗著身高腿長,一路急奔。

「潘國的女人都這麼能跑?」林謙倒退著在屋頂上如飛鳥般滑行,這是他的地盤,屋頂早不知在這位公子哥腳下來回多次了。

麗莎雙臂一撐,揹著歡呼中的孩子翻上屋頂,繼續如猛牛般奔馳。

「我還愛看李家劇團呢!」中尉閣下一甩黑髮大聲的道。

「李家劇團?那個李家劇團?我還有投稿劇本呢!」貴公子回道,然後他發現麗莎消失了。

這是去了哪裡?林謙直到聽見小孩子的歡呼聲,這才發現,他沒告訴麗莎這裡有段落差,所以麗莎一腳踏空,從兩棟房子的中間跌了下去!

「這下慘了!」
林謙抽出衣帶,準備跳下去救人時,麗莎雙腿一蹬,借反衝之力衝向對面,撞碎玻璃直入民宅之中,正在吃早飯的中年夫婦端著烙餅捲醬牛肉,一臉呆然的看著兩人。

「bonjour?」麗莎冒了句家鄉話,嘗試化解尷尬,已完成一次良好而具有意義的國民外交,但顯然沒用。

吃完薄脆的小姑娘伸手想吃醬牛肉,被麗莎在手上拍了一下。

「怎麼可以隨便吃別人的東西呢?這孩子不乖,我會好好說他的。」

然後照顧過三個弟弟的中尉閣下背起孩子──這時那太太高聲尖叫,麗莎背好孩子朝前一看,原來是林謙倒吊著出現在另一扇窗戶前。

他打開窗戶,道:「二位失禮,窗戶前可找林家討要。先走一步。」

麗莎順著窗戶,跟著林謙爬到屋頂上。

「好了,現在我們只要跳到對面那棟房子,從屋頂入口走下去就行了。」

一頭鳥跟一頭牛踏上對面屋頂,卻看到黑色的鳥人呆住了。

「怎麼著?」

「屋頂入口鎖上了!三天前明明還沒有的!」林謙臉色一沉,從懷中掏出一把明顯不是神州風格,還用玉在上頭裝飾的白色手槍「姑娘退後,看我破了這鎖!」

「不用拿槍啦,來,曉語,給哥哥抱一下。」

林謙不知所措的接過孩子,小姑娘看著麗莎從護腕中拔出一根細針,進去鎖內掏弄一陣後就開。

「您在哪高就?」

「唉,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

麗莎接過孩子背著下樓,一路上嚇到住戶不下十次,引發尖叫不下五次,林謙抱拳跟人道歉也不下二十次。
「眼前你這棟就是警總了──說人人到,咱們快!」

林謙帶著麗莎,跳過三十輛馬車,五輛汽車,穿越馬路,婦人一見小姑娘,便喊著「曉語────!」後飛奔而來,緊緊把小孩抱住。

「謙弟,這位是?」一位頭髮有如獅子般的青年說道,他身材高大,有如巨石。

「蘇兄,這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丹多羅姑娘,因他識得這對母女,便一同送這小孩來了。」

「小女子麗莎.丹多羅見過蘇烈巡查長!」麗莎抱拳一禮。

「是謙弟告訴你的吧?」

「蘇兄,這小弟可沒說。」

「因為你跟曉語的眼睛都一樣漂亮,所以我就猜出來你是誰了──那我先走啦,不打擾你們團聚!」

麗莎正待轉身就走之際,林謙攔住,道:「今天勞煩你陪我這一趟,晚上我林家有祭典,希望你能來好好玩上一趟。」

貴公子拿出了一張小地圖給過麗莎,一旁的蘇烈也說道:「我也多謝姑娘送了我姪女回來,但如今我要離開凰城,也沒甚麼好招待的,只能推薦你兩家我愛去的店,分別是在清水巷子的豐盛居跟在天波路的張記羊肉。」

麗莎眼中爆射出百萬燭光,連忙抱拳道:「謝過蘇公子!」然後就跳過馬路不見人影了。

麗莎直到翻了幾個巷子,才伸出手抹了下眼淚「我真不習慣這種大團圓的場面。」

林謙望著姑娘離去的方向發著呆,蘇烈拍了下他的肩膀:「謙弟啊,人都走了,別盯著看啦。」

「說甚麼呢?」

「謙弟,你那時說你忙著祭典所以沒辦法來,那怎麼現在會在大街上。」

「清晨時在那批奴工提早把演武台蓋好了,還省了一大筆錢,所以我就上了街去銀行──結果到後來我還是來送蘇兄你了,真奇妙。」

「不見這一面也許是好事.」

「哈,多把朋友的臉記久一點也是好的。記得去了鳳都,跑得快一點,別老衝在第一線了。」

「這是身為警察的責任。謙弟,近來治安越來越差,你是民團又是世家大族,可要當心接近你的人。」

「你也是,記住,在我去鳳都找你前你可別死了。」

兩道身影同時轉身,往各自的方向而去,正在林謙去銀行辦完事,搭上輕軌時,王方快跑著抓著外牆上來,高呼道:「少爺!少爺!您要的事情我給您辦好了。」

林謙把王方從窗戶托了進來,「王方,你幹嘛不先回去啊?」

「沒見著少爺我哪放心啊!對了,少爺,我還要跟您說一件奇事。」

「喔?」

「早上我去跟豐盛居確認今晚的點心,他說他們今天早上碰到了一個怪人,說是個神州話講的很溜的外國女子,一個不漏地把店裡的點心都嘗過了,還跟店裡的人聊起李家布袋戲來了!」

林謙抬頭看著正在天空正中的太陽,心想不會這麼巧吧?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美食小說兼未來方舟文】那一年,潘國少女吃在鳳國(凰城林謙篇開始)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1月 11日, 22:32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時間回到兩個小時前,麗莎剛剛踏進了麗春居的門口,沒有半點驚訝──或著說,正因為是沒有讓人感到驚訝,才是最讓人驚訝的地方。

大廳前面,用的是黃銅門把跟上等檜木做成的大門,走進去裡面,穿著一身西裝的服務生來跟你打著招呼,說道:「可是丹多羅小姐?您的行李已經送到你房間了,請隨我來!」

這一切就跟潘國的旅館一樣,貧窮的中尉進了房間,接過鑰匙,打開蓮蓬頭,試過水溫水壓,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
「老娘真是來對啦!」

她往後倒在柔軟的床墊上,開始打滾,以前她出差時只住過床墊可以當防砲盾牌的旅館,對麗莎而言,這已經是豪華的大飯店了。

滾完了之後她將背包放下,行李打開,卸下一些不必要的物事後,提起雙刀,配好手槍,拎著茶具包跟茶葉搭電梯來到一樓,尋了部馬車。

「去清水巷子──」

「您要去豐盛居吧?了解?」

馬夫一甩馬鞭,駕著馬車開始前進。

得得得,四蹄敲在馬路上,中尉閣下只覺得如果她手上有把摺扇,再穿身蓬裙禮服,可能就真的像個古時的貴婦人。

麗莎看著窗外;這時馬車行至城中白鳥湖處,此湖乃是由數百年前的孝武大王動員數十萬人開鑿而成,及至各路運河動工,今日已成了鳳國水網的總站。此時湖上,有民間來湖中打魚的小舟,也有張著米黃色硬帆,就如千百年來的鳳國人一樣,準備前往南北兩方做生意的神州帆船,當然在中間最顯眼的,仍是較為現代的汽船,都在湖上錯身而過,顯得熱鬧無比。

「客官,客官!此地到咱們的倉庫圈了!」

倉庫街?

麗莎掀開窗戶。

河道兩旁,垂柳輕舞之後,兩邊房舍清一色的黑瓦白牆,顏色單純。

「這裡的風吹起來可舒服了──我也是不久前才發現,現在連我們這種外地的車夫,要是有閒也會帶午餐來這吃。」

是的。這裡的風很舒適啊。

即使這是早春,溫度仍像老家的四月一樣。

對中尉閣下來說,鳳國的一切都是那麼新鮮;明明是早春,天氣卻如此宜人。很少用奶油跟糖,食物卻這麼好吃。只有黑白兩色,卻也能創造出如此風景。

用點白話式的說法,麗莎這時對鳳國萌動了春心。

「到了!這位小姐,你這邊的大門一進去就是豐盛居了!」
「多少錢?」

「兩塊錢。」

麗莎付出了三個銅板,共計兩塊半,趕車的師傅大喜,忙謝著接過了。

豐盛居也是黑瓦白漆的建築之一,共有三層,門前一塊木板,寫著豐盛居從路邊賣奶油的小攤販變成今日點心店的輝煌歷史。

推開大門,門前一腳穿褲裙,頭戴紅色緞帶的少女先是一愣,喊道:「歡迎光臨,請問是一位嗎?」

「對,一位,小娘子你們今天有甚麼好點心,都來上一份罷!」

「您請稍等,我去拿水牌來。」

少女飛奔到廚房內「吳哥,不好了!」

一年輕,剃著平頭,正在清理牛奶桶子的師傅手一抖,忙抬頭道:「怎麼著?林家說要取消訂單?」

「不,是有客人來了!」

「有客人?為什麼今天會有客人?誰沒掛牌子?」

「誰在今天上門?」裏頭剛剛做完點心的老師傅用毛巾擦了擦手後剛剛轉出門來,只是瞄了眼中尉閣下,便縮了回去。

「原來是個外國人,怪不得,怪不得!」

老師傅叨了兩句,現在全城的人都知道,城南林家今晚有個祭典,林家子弟出場的擂台戰更是重頭戲,是以今日程中的糕餅店都看在大主顧的面子上,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每家都在趕工做糕點好讓看客一飽口福,根本沒有多餘的人手來招呼來店裡用餐的客人。是以本地人都知道今天別去買甜食,因為去了也是白去。

於是茫然不知的中尉閣下,被一個從外地討生活的年輕車夫,給送到了今天本該關門的豐盛居,又因為昨天晚上豐盛居的人沒掛牌子,弄出一副要營業的樣子,身為外國人的麗莎又怎會了解當地的規矩呢?

於是麗莎找了個位子坐下來了,豐盛居也有點小小的慌亂了。

少女如竹筒倒豆子般把前因後果說了遍,老師傅默默地倒了茶。

「這可怎生是好,怎生是好,不能讓來客就這麼回去啊!」少女在原地急的打轉。

「師傅?師傅?」吳師傅問道,老師傅喝了杯茶,似是自言自語,又是沉吟般地道:「這裡邊的點心都裝盒了,不過──還有些多做的,裝不上盒的──」

老師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來,小吳,阿竹,聽著──」

少女跟吳師傅連忙站好。

「阿竹,立刻帶這位洋客人到二樓,讓她坐在能看上好風景的位置,但不可以選二樓陽台的位置──記得去把到陽台的門給鎖上。」

「小吳,你去裡邊,拿個十二吋的白釉素瓷淺盤,把多餘的點心每種按你心情各挑幾個,裝在盤子上一口氣送過去。」

「可是師傅,這不合規矩。」

「但是老外的甜點拼盤不都這麼做?」

小吳一驚,老師傅道:「你們年輕人就是太幼稚,太單純,真讓老夫為你感到著急!你桌上擺那麼幾大本甚麼潘國啊梅菲國的點心食譜,真當老夫不知你想法?來,今天就讓我看看你從書上學了多少本事!」

「遵命,那個阿竹啊,去幫我拿些薄荷來!」

小吳便忙了起來,中尉閣下這時已經坐在位子上;他這個位子靠窗,今天天氣不錯,因此不必開燈也很亮,麗莎對於白天吃飯不開燈只當是鳳國人的情趣。

(會上甚麼樣的點心跟茶呢?真是令人期待。)

於是甜點就順著中尉閣下的意上來了。

麗莎瞪大了眼睛。

(竟然將甜點擺做山水之形!)

純白的瓷盤上,星星點點的擺著幾種的甜點,乍看之下,讓人不知道先從哪一種下手一比較好,大圓盤子的上邊,紅的,綠的,紫的,像是一個個玉棋子般的點心各自佔位,三三兩兩疊在一起,或高,或矮,在玉棋子上面,一種細長的點心橫搭著,或斜,或平,就像雪山的稜線一樣。

在大山下的,是整齊切好,上頭撒上薄荷葉的另外幾種點心,有的通體雪白,陣陣甜香,必是用了蜂蜜,也有的,也有散發著出身北方的中尉在熟悉不過的濃郁奶香。

「鳳國人也吃起司啊。」麗莎想道,她忽然有個決定-不拿出鐵壺跟潘國茶,用當地的茶來試試。

她先啜了一口茶。

「好苦!」中尉閣下吐了吐舌頭,潘國茶香氣馥郁,茶中偶帶回甘之甜,但是鳳國的茶還擔負著清理牛羊肉油脂,幫助消化的效果,能還口中味道清平的力量又豈是潘國茶可比?

她拿起一粒白棋子放入口中,舌頭一頂,馥郁香醇的味道就在嘴裡漫開。
(這是甜的小籠包啊!)

(甜,當真甜的讓人蛀牙,跟自家那些貴死人蛋糕店的甜有的比,濃,濃的像是有十頭牛在你嘴裡擠奶-可是好好吃!)

麗莎又喝了一口茶,洗掉味道,這回拿起的是雪山的山稜,輕輕咬下。

(這好像冰淇淋......連皮都有奶味.......這是奶皮啊!)

她看著被她咬斷的甜點-稱呼它為奶捲吧,裏頭還包著黑乎乎的餡料,大概是芝麻吧?這種棒狀芝麻冰淇淋相對之下沒那麼甜,可是更和她這洋人的口味。

「怎麼樣?」小吳朝阿竹問道。

「她吃得連我都餓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吃點心吃的這麼香。」

「好極了。如果她問你能不能外帶,你就說其他甜點因為很快就會壞,所以不能讓她帶回旅館去,可以的話就嘗嘗這盒酪乾吧,這烤過所以能擱上一個月,在旅行時可以慢慢吃。剛剛師父說了,不要收錢,因為是我們招待不週。」

說完小吳要阿竹背了幾次,確定沒有漏掉半個字後,他才跑回去廚房內幫忙老師傅們,這是麗莎又喚來小竹,讓她去再沖一壺茶。

(好啦,接下來──老娘就吃你吧,這座上頭有蜜泉的雪山)

她拿起銀匙,朝雪山發起進攻。

(嗯?這是奶酪嗎!沒甚麼特別的──)

中尉閉上雙眼,用舌尖細細品味,果然發現了眼前奶酪跟潘國奶酪不同的地方。

(真是神奇,這奶酪裏頭,幾乎只有奶香,沒有甚麼香草的味道,可是居然沒有一點奶腥味。或許是因為蜂蜜吧?不像我吃過的蜂蜜只有甜味,還有一些像是植物的味道,也許就是蜂蜜消除了牛奶的腥味吧?還有這奶香,真是──怎麼會這麼香啊?都讓我想起小時候喝的生乳味了。)

(我到底是幾年沒有喝了?十年?還是十五年?打從爸媽去了天堂──是了,從我十三歲那一年起,我就帶著弟妹搬了家,從此再也沒有回去過了。)
「小二!」

麗莎喊道,阿竹雖然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小二,也知道這外國姑娘叫的是自己,連忙跑上去。

「客官有何吩咐?」

(為什麼連我都像是在唱戲啊?)

阿竹心中雖有吶喊,但仍克制的很好,沒有漏出任何一絲一毫的情緒在臉上。

「這個奶酪很好吃,是怎麼做的?」

「這個......客官,就是把牛奶先裝在碗裡再烤乾。」

「這樣啊-不可能,哪有這麼簡單?」

「就是因為簡單才能當招牌啊。」

麗莎不知為何,覺得眼前長的挺可愛,但不知為何一點都不起眼的姑娘說的很有道理。

中尉閣下又倒了一杯茶,說道:「姑娘說的有理,當浮一大白。」

然後一飲而盡,這時阿竹姑娘終於忍不住了「這位姑娘,您的鳳國話究竟是跟誰學的?」

「沒學,看小說跟布袋戲來著。」

哪知聽到布袋戲,阿竹的臉色就變了。

「你看的是哪一派?」

「李家的。」

「啊,出新的囉,你在國外應該看不到吧?」

「我在搭船前還沒出新的呢,怎麼樣了?半屍人跟史陽生的勝負如何?」
「沒分出勝負,後來出了新反派北刀流,說是從一個叫北島的地方來侵略中原的。」

「那半屍人呢?史陽生呢?」

「史陽生被抓起來了,所以現在帶領武林對抗北刀流的是史陽生的兒子「玉觀音」史敬忠。」

「啊?玉觀音都長這麼大了?我對史敬忠的印象還在他跟半屍人一起闖關取六樣寶物!那還有別人嗎?」

「還有史陽生的幼子史定國也登場了──」

真是奇妙,兩個本來打不著半點關係的人,就因為一部布袋戲打開了話題,聊起了天來,聊著聊著,阿竹問起麗莎還有甚麼活動,要不要去看林家的祭典?

「當然啊,林家那個林謙還請我去玩呢!」

阿竹表示自己的大腦又一次卡住了;林家的小少爺是何等人物,怎麼會邀請一個外國觀光客呢?但是一個外國觀光客又怎麼能準確地說出名字?

阿竹用她的邏輯仔細推想,終於得出了結論;她看中尉閣下生的高大,又是一富練家子的樣子,或許是林家的小少爺忍不住想跟麗莎過招兼吃奶酪,才邀請她去晚上的祭典吧?本著一個店小二的精神,她決定提醒中尉閣下:「如果你是要打擂台的話,那現在應該先出發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