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8月 8日, 22:18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完結】逝者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5月 19日, 13:23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4年 8月 15日, 23:43
文章: 4
風颳回來的時候,帶起了更多的綠葉與塵土。970年的春分,對於中梅茵蘭地區而言,是個剛剛被半世紀以來最致命的冬天席捲過後的日子,直至當下的空氣中依然異常地冰冷。

那些飄落的細物緩慢地敲到了戴克的頭頂上,使他抬起了頭,隨著這個動作,後腦的鋼盔隨即發出了悶悶的金屬碰撞聲。一塊木屑也因此打中了他的左眼眼皮底下,或許那是一塊碎石?但是對戴克來說卻沒什麼好在意的。
直到現在,戴克才意識到他正在用著一個怪異的姿勢,臥靠著一片林間山丘上偶然凸起的落差,映在眼裡的,是一片由樹梢的軌跡畫出來的天空。風聲就在周圍如此喧囂,遮蓋過了一切的聲音,使得這個林間意外的寧靜。
春天的氣息輕拂過了他的面容,那是一種很遙遠的香味,對戴克來說,這樣的味道彷彿是數十年未曾碰面的情人一般,這使得他願意深深地將這樣的氣息拉入肺中,而其他沒有被捕捉到的,便從緊抓著腰上彈匣袋的右手指間划了過去。
戴克的左手幾乎是無意識地順著左腳大腿往上摸索,最後停在了一個皮製的手槍槍套上,至少在戴克的內心深處,藉著透過確定它的永遠忠誠而心安了不少。

「你知道的,能有這樣的機會其實挺難得的。」一個沙啞的聲音在戴克的左手邊響起,「對於一個老是要把手往火裡伸的連隊而言。」

雖然這幾句話在這片森林間幾乎是毫無阻礙的在遊盪,但真正傳進了戴克的腦袋裡時,彷彿是過了一個世紀一樣地久。而縱便如此,戴克仍是呆呆地仰望著天空。

「喂,中尉?」那個沙啞的聲音似乎是對於被忽視而感到不悅,「凱爾達斯汀中尉?」。
戴克感受到自己的左手臂似乎是被一塊石頭砸到後,才緩緩地將自己的脖子往左邊扭轉。

「迪里希。」戴克喃喃地叫到。

迪里希也用著和戴克一樣怪異地姿勢倒臥在土堆旁,他的身上穿著沾滿泥濘的野戰服,沒有戴著鋼盔的棕色頭髮隨著陣風在艱難地搖晃,看到了戴克終於注意到他的存在,迪里希露出了笑容,以及他整口泛黃的牙齒,右邊還缺了一顆牙。

「看樣子你對這林子挺著迷的啊,過個幾年之後來這裡度假吧?」

「我才不喜歡這種地方。」戴克面無表情的答道。

迪里希笑著擺了擺手,隨後轉過身去,嘗試在維持這個怪異倒臥姿勢的狀態下從他褲子上的右邊口袋裡把菸盒拿出來。這段時間,落葉、樹枝、和碎石依然不時在戴克的鋼盔上落下,以及這兩個人之間。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到艾法尼亞的時候嗎?」迪里希呼出了一大串的白煙,「那個時候你說你痛恨死這支部隊了。」

勾著菸的手指不經意的朝了戴克的方向擺了擺,細微的火光在這片大風肆虐的林間很穩定的燒著。戴克記起了他曾經說過的這段話,那個時候…
「那個時候我們剛剛從訓練中心結業,哼?」迪里希咯咯的笑了起來,他的牙齒一副就是隨時要在搖晃中掉光的樣子。

「你說你最討厭的事情就是沒有人能夠走在你前面挨敵軍的第一顆子彈,神經病才會想要加入偵查隊,你會變成這樣全都是那該死的危險加給害的……
「四年前了吧。」

戴克幾乎能從迪里希身後的森林間望見自己從前的樣子,他和迪里希從訓練營到真的到了戰場上的種種,彷彿用著緩慢的跑馬燈在播放。迪里希是他的同鄉,也是他一直以來的好友,甚至,戴克就是因為迪里希的緣故而進入了軍隊。
「四年來,我們排上的新兵都漸漸變得不認得了。卡特、施密特、艾爾多、密賽里…嘖…能記住的臉越來越少了。」
迪里希搖了搖頭,隨後將目光投向了很遠的方向,又呼出了一大團白煙。

「卡特跟艾爾多是在美拉其亞的一個巷子裡,施密特是在拉斯克姆隘口,密賽里‧多倫多佛…我甚至不知道那個小鎮叫什麼名字……該死,我曾經答應他我會帶他回家的,但是在他死的時候我甚至來不及去拿回兵籍牌。」

迪里希依然看著很遙遠的地方,其實他所講的話大多也只能算是在喃喃自語,但不知道為什麼,戴克卻能在這風聲裡聽的很清楚。事實上,戴克內心有一小部分正在猜著眼前迪里希是否真的講了這些話,而不是他自己看著他嘴巴在動的想像。不過雖然是這樣說,他的心思卻鮮少放在迪里希身上,而是多在注視著迪里希手上的火光。

「他們大多都是很年輕的小夥子,艾爾多大概還是處男吧,該死的……
「但或許也不全然是壞事,至少為他心碎的人少了一個,你想想看,戴克,要是你掛了,愛米莉會怎麼說我?」迪里希用著一種很不在意的口氣說著,又搖了搖那支菸,它的壽命已經差不多要到盡頭了。

或許是聽到了重要的人的名字,戴克終於把目光轉到了迪里希的臉上了。

「南夏啊……」

「那是我老婆。」迪里希又吸了一口菸,但是聽到了戴克講出了這個名字之後,迪里希也轉了過來,兩個人都望進了彼此的眼睛裡。「想都別想,戴克,不過要是你掛了,我會請我老婆照顧她的。」

「還有一件事,中尉。


「有人在找你的樣子。」


迪里希舉起了幾乎燃燒殆盡了菸蒂,朝著戴克的後方擺了擺。戴克不情願的再度嘗試扭轉著他自己的脖子,轉到了另外一側。
在他眼前的是一個年輕的面孔,兩張臉之間離的很近,這年輕人鼻樑以上的地方全被鋼盔的陰影罩著,雖然他也幾乎是倒臥著,但是顯然他的姿勢沒那麼難看…至少他的肚皮還是向著地面的。
這個人似乎正在朝著戴克大喊著什麼事情,表情都扭曲了,而他手上緊緊握著的步槍更顯示了這個人現在正處在一種相當不安的狀態。

「閒話結束了,戴克。」迪里希的聲音從戴克的左手邊傳來,戴克彷彿可以穿過後腦杓看見迪里希收起笑容、翻過身來的樣子。

風聲遠去了。

年輕人的喊聲取代了風聲,開始從森林的另一邊傳來,而這個聲音的到來並不孤單,因為它並不是獨自的。
機槍的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分成了好幾段在戴克的耳邊亂彈,被擊中的土壤距離戴克也不過幾十公分遠,只不過它們全打在戴克腦袋後方的山丘上,發出了「噗噗噗」的聲音,地上的碎石與樹枝依然持續著在空中飛濺,落到了戴克的頭頂上。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中尉!」在年輕人的大喊抵達戴克的耳邊前,戴克已經看著他的嘴唇讀懂了他想表達的意思。

戴克眨了眨眼,重新認清楚了現在的情況。
他所屬的部隊,現在約莫二十幾個人,全都倒臥在這山丘凸起的反斜面上,在另一端,來自瓦希堤亞的敵軍正在用機槍朝他們的位置射擊。
「戰鬥偵查任務,遭遇敵軍小隊伏擊。」迪里希的聲音再度從戴克的左側傳來,在槍聲大作的情況下,他是用喊的。「上次繞這裡的時候這區域可是乾淨的啊。」
「謝謝你呀,迪里希。」戴克半嘲諷式的大喊著,他隨即看見了自己的衝鋒槍落在了他的右腳邊上,或許是剛剛突然遭遇敵火的時候落下的,這群瓦西堤亞人掌握了優先開火的突襲優勢,使得在第一時間內戴克的連隊只得倉促尋找掩護,或許這些敵軍根本是在這裡等著他們經過?

戴克很快的將自己的槍撿了回來,並且用了很小的動作探了頭出去,對面的敵軍用了一根倒下的粗樹幹當成掩護,就在距離他們只有數十公尺的地方,要不是這片森林地形起伏比較大,搞不好他們會在更遠的地方被人伏擊也說不定。

敵軍在對面的機槍有兩挺,此時都正在朝著另一側射擊,大致掃視過後,樹幹後面光戴克可以看見的就有八個人,但是就算己方正處在他們的機槍壓制下,這些人也沒有打算發動突擊抑或是側襲的樣子。
就在戴克這麼想的時候,敵軍小隊中就有個人帶著其他四個人從樹幹後面繞了出來,戴克甚至可以看見那個領頭的傢伙手上正握著手榴彈,這五個人正朝著戴克所在的位置正正衝了過來,正待戴克準備為此做出反應時…

「碰!」

戴克身旁剛剛的那名年輕人趁著機槍沒對準他的時候迅速的起身朝那五個人開了一槍,準確的放倒了跑在最外頭的一名敵軍,但這並沒有使得敵軍突襲的腳步放慢,其他四個人依然正在朝著他們衝刺,並且很快的就會進入手榴彈的投擲圈內。

不過這一槍似乎成為了一種信號,班兵們紛紛開始起身還火,彈幕迅速傾泄在衝過來的敵兵身上,迫使他們放棄了直線衝過來的路徑,開始在樹幹間迂迴跑著,在這個過程中又有一名敵軍中彈倒下。

「班兵注意!壓制射擊!」在山丘的另外一頭有一名士官見到衝過來的敵軍現在得要繞一個大圈之後,大聲喊道。
隊上班兵和機槍手迅速改變了他們的目標,現在整個排的火力全都打在那根被用來做成掩護的粗樹幹上,立刻把敵軍的機槍手壓回到了掩體裡。

「就是現在!」
戴克大喊著,他將自己的衝鋒槍探了出去,朝著在側邊迂迴中的敵軍扣了一陣又一陣的扳機,雖然這些的點放沒有打中,但現在那些敵軍已經徹底的放棄衝過來的念頭、只願躲在樹幹後面了。

「碰!」「碰!」

兩聲槍響後,戴克的班兵---包括了他身旁的那個年輕人,再度用拴式步槍精準的放倒了當中的兩個人,對於這樣停住而沒有移動的目標,在這種距離外就算他們只露出了一塊硬幣大小的面積,他們一樣可以一槍將它打穿,這就是這支部隊驕傲的本錢。

戴克的眼角餘光看見了對面粗樹幹後有個鋼盔被打中,彈到了半空中。現在反而是他們壓制了對方,敵軍的機槍手只能有一陣沒一陣的還擊,其他躲在樹幹後的人現在也只是盲目的探出槍口亂打而已了。

最後一個衝出來的敵軍的大概是眼見不對,迅速的退了一步後、大力的張開了手臂,企圖從那樹幹後頭甩出他的手榴彈,事實上,戴克認為這的確辦的到,至少以他的經驗而言,他們之間已經離的夠近了。

戴克從泥土上彈起,用一個側跳跳過了旁邊正在瞄準的迪里希,在落地的同時馬上將彈匣內剩餘的所有子彈傾泄在了那傢伙身上。
在他握著手榴彈的手臂伸過頭頂的那一刻,他的胸口、脖子與側臉被開了三個洞,之後便很緩慢的向後倒下了。

不過在戴克能去體會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把敵人放倒的微小成就感前,敵軍就已經朝著過度暴露的他打了一梭子,這讓戴克立刻從單膝跪地的狀態立刻收槍向後癱倒,他甚至能從這個角度看見子彈在他身後不遠處的樹幹上迸出木屑的畫面。

「黎特中士!」

戴克用著很難看的蠕動重新擠回山丘後的時候立刻大喊。

「是!長官!」

十多公尺外、在山丘邊一整排趴著的隊伍中間立刻有一名士兵壓低身子跑了過來,但是他並沒有跑到戴克的身旁,而是停在了他七步遠的地方。
戴克看著黎特中士的眼睛,先是用右手拍了胸膛,隨後對著敵軍的方向揮了一拳,事實上,整個動作非常突然,而且戴克只做了一次。

「了解!」

黎特中士壓低著身子回去了,不過他並沒有趴回山丘邊緣,而是取出了兩個握柄上塗有幾道白線的木柄手榴彈,並將其中一個扔給了在另一頭的另外一名中士,隨後黎特轉開了手上那枚手榴彈底部的蓋子,準備拉開插硝。
迪里希看著戴克也從身後取出了一樣的手榴彈後吹了一聲口哨,笑著大喊:
「接下來就是重頭戲啦,讓這群狗娘養的見識看看羅德維亞人的匕首有多鋒利!」

「獵鹿犬營!」戴克喊道「突擊目標,敵軍在樹幹後的掩體!」

軍官和士官們扔出了他們手上畫有白線的手榴彈,整個隊上現在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仍然在持續的朝著那棵粗樹幹開火進行壓制,剩下的班兵們開始了兩個動作:上刺刀跟換彈匣,並在隨後開始了史上最漫長的等待。

白煙的幼苗開始在兩軍之間竄動,並漸漸遮蔽了雙方的形體。

「戴克,關於南夏…」迪里希在所有人都注視著煙霧的同時突然開口了,但是戴克並沒有回頭看他。
「如果你死了,她會幫你照顧愛米莉,知道嗎?所以當我……」

煙霧已經散了開來,在山丘後的士兵們個個都弓起了身子。
戴克看著前方被春天的風捲動著的煙霧,低聲的開口了。


「你不要跟過來。」

「咦?」

「In oculo mortis!」戴克大聲吼道。
「「Non misericordia!」」整條山丘邊上的班兵隨即回應,吼聲響徹了森林。

戴克第一個衝出了山丘後,在他左側迪里希隨後跟了上去,接著是所有的班兵。
戴克幾乎還是馬上發現了迪里希離開了山丘後,在衝刺的他心臟的敲打足以震穿耳膜,在這樣的情況下,戴克根本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音量,也無從得知自己到底喊了多大聲:

「迪里希,滾回去!!」


迪里希露出了非常錯愕的表情,腳步也逐漸放緩了下來,在目送戴克的背影進入到白煙裡之前,迪里希幾乎是用了一樣的音量大聲喊了回去。

「為什麼?!!」

隨後一陣大風刮起來了,將森林間的白色煙霧朝著戴克的方向吹動,將要提前將他和他的班兵們籠罩住了。戴克最後幾乎是咬著牙,低聲而悲愴的喊道:

「因為你…已經是……」

最後的字句被吹散在了寒冷的春風之中,沒有人能記得它的樣貌了。

迪里希落寞地停在了煙霧與山丘之間,只剩半顆頭顱的他無奈的笑著,而他的身影在最後漸漸融入在白色的煙霧之中。

971年在路德克的春天,是個剛剛被半世紀以來最致命的冬天席捲過後的日子,直至當下的空氣依然異常地冰冷。但是只要再晚些時候,森林與山谷間的叢花就將會綻放,平心而論,這裡的確是很適合度假的地方。

End.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完結】逝者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5月 22日, 21:55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4年 8月 15日, 23:43
文章: 4
【補充資料】
先遣野戰特勤偵查隊
http://rodvia.strikingly.com/blog/asfs

15.5.22 /根據了得到的回覆對內文作出了修改。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完結】逝者啊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3日, 20:24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看得讓我異常感傷的一篇文章,這是其他文章所沒有的;一開始沒有弄清楚標題的意思,直到最後發現迪里希早已陣亡的時候感到很震驚,久久不能平復。

很棒且很有情感的一篇短文,敬羅德維亞匕首隊的所有為國犧牲的戰死者。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