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1月 28日, 13:30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完結]異聞 [微重口 不喜誤入 ]更新插圖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4月 22日, 00:54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3月 7日, 20:49
文章: 81
圖檔

異聞

戰爭沒有對與錯,我也從來不相信政客說的正義,對我來講戰爭─有的只是人與人拚上一切的廝殺,我會把這些事情寫下來並非要指責任何人或事物,而是我到這些年才想透,這些件事大概是我所知道最能透漏戰爭戲謔又慘忍的部分。

-節錄於這本回憶錄的序-


莫爾菲亞兩眼無神的看著天空,身上的軍服凌亂不勘還沾滿血跡跟泥土,原本俊俏的顏面上面現在只充滿著鬍渣、血跡跟泥漿,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髒亂的人,就算上到戰場,他仍會抓準每一個可以清潔儀容的機會,每一次戰鬥結束,他都會找到一塊布來擦臉,然現在的他已經沒有辦法這麼做了。

因為對他而言,戰爭可能已經結束了。

他周圍一樣擠滿了跟他類似精神渙散、服裝不整的人,周圍可以看到一個個全副武裝的聯邦士兵,他現在是他們的戰俘,在古代他們之後將會被當作這群聯邦士兵的戰利品,最後被拉到奴隸市場賣掉,所賣掉的金幣會成為士兵的薪水,而他們則會變成某一個不知名農場的奴工之後死在一個離家鄉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或者更慘,擠在奴隸船的船底,之後衛生條件不加而生冰就後被當成垃圾丟到海裡成為魚的飼料。

但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充其量只是他個人的胡思亂想,因為這群聯邦士兵會遵守海瑟條約,至少還把他們這群戰俘當人看。

接下來大概就是在戰俘營裡等待戰爭結束,又或者期待會有一次在第三國的換俘。

那一場激烈的戰鬥,他們奉命協防王國士兵在一個威尼西亞的小鎮,想不到卻遭遇聯邦軍的進攻,但他們然仍激烈的抵抗到彈藥用盡,最後他們在聯邦軍的優勢兵力下,只能舉白旗投降。最後被圈在這裡也沒甚麼,雖然無聊了點,但之後應該也不用拼命。

不知道她好不好,有沒有在剛剛的戰鬥中活下來。

這時候一旁一群聯邦士兵的嬉鬧聲吸引他的注意,因為莫爾菲亞曾經在大學裏面輔修過聯邦語,也曾經被選為大學裏面去聯邦留學的代表,所以對他而言聯邦語不算是陌生的語言。

「哈哈哈哈,丟進了!我得一分。」
「這沒甚麼了不起,閃開,換我,想當初我可是在索別瑞亞大學裡面的籃球校隊。」
「聽你在唬爛耶。」
「是不是唬爛的換我上就知道,快閃開啦。」
「鐵鎚,讓那群D聯的王八蛋知道我們C連不是好惹的。」

聽著這些的對話,是在玩球嗎?莫爾菲亞這麼想著,於剛剛那樣激烈的戰鬥中獲勝的聯邦士兵有著這麼興奮的情緒他也不意外,的但這也不對,因為駐守在這個小鎮的莫爾菲亞知道,這裡根本沒有一個籃球場地,於是好奇的他挪動了身子,想要看看那群聯邦士兵到底在嬉鬧甚麼。

也許他知道會看到甚麼,他就會後悔為什麼要去看到那副景象。

那群聯邦士兵零散的圍成一個半徑5公尺半圈,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兩個小石頭,還有一個人用樹枝在地上寫著甚麼,只見到那個聯邦士兵用左手托住右手,以一個漂亮投籃姿勢丟出他剛剛握在手上的一個石頭。

只見那個石頭以一個漂亮的拋物線劃過半空,之後直直地掉進了─

腦漿裡。

正確來說是一個王國女兵的腦漿裡,那具屍體半躺椅靠在牆上,旁邊還擋著一挺機槍跟零散的石頭,乍看之下屍體還很完整,但眉毛以上已經甚麼都沒有了,牆壁上可以看到飛濺出來的血跟腦渣,還有一個紅色的1,但即使如此那位女兵的面貌仍清楚可認。

而且他還認識她,是王國的薇拉中士,薇拉中士有著一頭亮眼的紅髮,但她總是將頭髮扎起來埋在軍帽下,她的面容不算出色,臉頰兩旁有著雀斑,嘴巴小小的,提拔的鼻子跟大眼讓她顯得比她實際年紀還要年輕一些,而且卻平易近人,就算是他們這些外來軍,她也可以豪不顧忌跟他們聊開來,莫爾菲亞還知道連上更不乏暗戀中士的人,前一天他還跟她聊過天接過她手中的咖啡,夜色、營火跟咖啡因,讓他們肩並肩聊了很久,那晚的笑容還沒有淡去。

如今一切都顯得可笑,她已經成了聯邦士兵的籃框。
那群聯邦士兵繼續嬉鬧著,剛剛那記投籃讓一旁的士兵在地上多打了一個橫線,馬上一旁又鑽出了一個人要嘗試,莫爾菲亞呆坐在那裏,不發一語的看著眼前的景象,他想要別過頭去,但又警盯著這樣的畫面,感覺有甚麼東西鄭在體內崩壞。

聯邦軍士兵臉上的笑容、嬉鬧,這一切都顯得遙遠,一顆顆的石頭被牆壁彈開,又或者一個撲通聲,好像有無數匹馬在莫爾菲亞的腦中奔騰。

「怎麼,你認識那位王國女兵嗎?」
「恩。」莫爾菲亞下意識回答,但馬上意識到不對勁,這是聯邦語,他轉頭看向一旁在看守他們的聯邦士兵,滿臉疑惑。
「剛剛是你問我話?」他試探性的問道。
「喔,想不到你懂聯邦語,真想不到。」那位聯邦士兵丟掉手上的菸頭,之後隨手指了個方向。
莫爾菲亞順著看了過去,只見到不少聯邦士兵兩兩一組將屍體搬到廣場上。
「那個王國女兵守著一個很好的位置,我們至少有三十位弟兄死在她的槍口下。」
這句話突然讓莫爾菲亞無語,腦中千頭萬緒,一時間他也擠不出甚麼話。
「你叫什麼名子?」許久,他突然擠出這句話對那聯邦士兵問道。
「嗯?怎麼這麼突然?」
「沒甚麼,只是突然想跟你交個朋友。」
「哈哈哈哈,你這傢伙真有趣,我叫約翰,約翰‧強納森,諾威奇亞人。」
「莫爾菲亞‧薩非葛‧烏爾列,我來自羅德維亞。」
過沒多久從一旁走過來的軍官阻止了那群士兵的遊戲,之後莫爾菲亞被送到後方的戰俘營到戰爭結束才被放回國。

戰爭結束後,回國後的莫爾菲亞跟約翰開始通信,他們之間在之後的50年間通信沒有中斷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短篇完結]異聞 [微重口 不喜誤入 ]更新插圖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8月 3日, 20:11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很早就看完了這篇,這篇文章激發了我許多想法,現在才決定整理出我的感想。

「戰爭會激發出人最邪惡的一面」,我已經不記得這句話是從哪裡看到,但是看到這篇故事的時候,這句話在我的腦袋中再次響起。

聯邦因為薇拉殺害了他們三十幾名弟兄而洩憤,乍看之下殘忍,實際上對於那些在戰爭中失去手足弟兄的人來說,或許這也是他們為數不多能發洩憤怒、自責的不得已的手段;相較前面聯邦士兵們對於薇拉的殘忍,與莫爾菲亞攀談並建立友誼的約翰,又顯露出人性中溫暖、渴求連結與信任的另一面;對於古今中外,探討人究竟是性善還是性惡的爭辯有很多,透過這則故事可以得到一種感覺:或許,人性本來就包含了這所有的部分才對。

一開始原本以為是獵奇的重口味而沒有點進來閱讀,不過這篇文章跟許多只過份著重在人性邪惡一面的重度獵奇文卻不一樣;這篇文章既展現了人類黑暗邪惡的一面,也同時展現了一般人所忽略的光輝。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