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9月 22日, 03:04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5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兵奴軍》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2日, 05:1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這簡直就是…」

漢密斯王國陸軍中尉亞瑟‧威斯本堡看著眼前發生的場面,感到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並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聲。在他身邊的部下們,也都停止了原先手邊的工作,幾乎忘記了要戰鬥地瞪大了眼睛望著這一切。

在這一百年以來,伴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武器的火力越益超脫人類常識認知的限度,行走在名為戰場這個舞台中的臨時演員們,無不努力使自己看起來更低調、更不顯眼,以避免成為被聚光燈所映照的「舞台中心」。儘管如此,還是有些彷彿穿錯戲服、來錯場次的演員,打扮成花枝招展的姿態,以突兀的姿態出現在舞台上並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那正是發生在威斯本堡中尉眼前的場面。

大約兩百名身穿王國軍風格的深綠野戰服,但卻纏著深紅色高帽、繫著紅白方格子紋裹腰布的蓄鬍兵士端著上了刺刀的步槍,以大約五步一人的散兵橫列隊形緩緩向前齊步行進。

那可不是什麼野餐郊遊似的行軍,在這支隊伍的正面,聯邦軍的機關槍正在猛烈的掃射著槍彈,事實上,山頭上的聯邦軍火力之猛烈,甚至逼的擁有裝甲車、前來此地擔任前進觀測任務的威斯本堡分遣隊得龜縮在山腰上的土產店裡,瑟縮著身子壓低腦袋才能勉強喘一口氣。按照王國軍的標準來說,沒有戰車、砲兵或飛機的支援,這條山脊上的防線是根本攻不上去的。

而這些盟友───威斯本堡中尉只能用「瘋狂」、「愚蠢」等字眼形容的法蘭妮人,卻當成是演習似的,排列成教科書式的整齊隊列,而且…

在槍林彈雨的尖銳飛舞撕裂聲中,可以聽見異國的語言與嗩吶吹奏的獨特聲響。他們居然還帶著軍樂隊一起前進!這根本沒道理啊!

這不由得令威斯本堡中尉產生了某種自己是不是在作夢或著走錯地方穿越到了古代,就像那些報紙上連載的三流娛樂小說之場景的錯覺。當然,他理智上可以理解,這種以五步十步的間隔展開散兵線推進是後罐頭戰爭時代才開始使用的戰術,且直到今天都還存在於王國陸軍現存的軍事操典上,但眼前的這個場景,無疑是令他很容易連想到以希爾戰爭作題材、總是五人十人一組列成隊的錫娃娃兵,在孩子們的手中被挪移,於地毯上排列成整齊的隊形。那是一種極致的樣式美。

接著還真的出現了很像娃娃兵的角色。一個身披深綠披風───但內裡卻漆成騷包到不行的紅色的軍官,其身影映入威斯本堡的眼廉。他頂著大概有兩個頭那麼高的頭巾團,上頭貼滿了閃閃發亮的寶石與金屬片,胸前則吊著成排勳表裝飾,手持指揮刀,留著精心修剪過的黑色八字鬍。不知道是貴族還是軍官之類的人物,就跟在兩三列散兵線橫隊之後颯爽登場了。威斯本堡不由得懷疑起,法蘭妮人是不是有著喜歡把自己所有家產都綑在身上帶去戰場的習俗或之類的文化。

即使不斷有人中彈倒地,但是這些法蘭妮士兵卻毫無動搖之意的無視滾倒於地上的友軍屍首,提著步槍緩步向前仰進,直到一陣呼嘯聲過去,砲彈存量不足的王國軍砲兵在崚線那端意思意思的降下了榴霰彈之雨點後,那位帶鬍子的法蘭妮軍官揮下他的指揮刀。士兵們加快了腳步,如同一波難以阻攔的人浪,朝聯邦軍的陣地沖去,並如同浪花拍擊到岸際激起的白沫那樣,在撞上聯邦防線的前一刻發出了懾人心魄的吶喊聲。

在抬起頭來想要看清楚山顛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之際,那位衣著華麗的小鬍子突然摀住了胸膛,一個失足便從山坡上滾倒。畢竟他實在是太顯眼了,任誰都不會覺得他的中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或著該說他穿成這樣還不被聯邦兵放倒的話,只能怪聯邦兵的槍法或視力太差了。威斯本堡中尉是傻住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大喊一聲:「醫護兵!」並一個箭步衝了出去。

來到現場時,滾了十幾公尺才停住的法蘭妮軍官已經是全身塵土,腹部滲出的血跡染滿了他的制服、斗蓬,在砂土上匯集成血泊。這位軍官已經無法自行站起,而是只剩一口氣的按著肚子,發出急促的呼吸聲,嘴中吐出血沫,見狀是只剩一口氣了,連醫護兵看了也只能轉頭對威斯本堡中尉搖了搖頭。

注意到身邊有人出現,法蘭妮軍官騰出那支沒按住肚子的手,從他的上衣口袋裡拿出一紙白色信封,並將期待的視線投往威斯本堡中尉。雖然明明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一定很麻煩,但威斯本堡中尉還是感到無法逃避的、責無旁貸地接下了這封染血的信籤。小鬍子軍官滿意的點了點頭後閉上眼睛,威斯本堡中尉小聲地對醫護兵轉頭道:「給他打一針吧。」

在嗎啡的藥效逐漸發作,讓身負致命重傷的異國軍官昏昏沉沉睡去之際,威斯本堡拆開了信。那封預先寫好的信包括兩個部份,第一封是以漢密斯語寫成───大法蘭妮公國軍人伊本‧伯德哈丁‧沙法維上尉希冀任何拾獲此信之人,能將他與他所指揮之兵奴英勇為大公奮戰至死的英姿忠實記錄,並將另一封信寄往以下的地址。另一封則是以蝌蚪般看不懂的法蘭妮文字書寫而成的私人信件,大概是給家裡人寫的吧。威斯本堡中尉轉頭望著一旁已經瞑目的法蘭妮軍官,看著他那安祥的遺容,不禁皺起眉頭,他完全無法理解這個異國人究竟在想什麼。這是王國與聯邦間的戰爭,異國人的法蘭妮,為何有必要在異國的土地上為他人的戰爭流血至此?發生在眼前的場面帶來過於強烈的衝擊,令他感到有些頭暈。

防線就這樣被突破了。

卡納特山谷這道阻止了王國軍的腳步長達兩天之防線,就這樣以出乎王國和聯邦兩方想像的方式被攻陷了。雖然過去經常瞧不起這些感覺像是從中世紀來的缺乏文化水平又扯後腿的豬隊友,事實上直到今天,威斯本堡中尉都還是如此認為,但他很清楚的意識到他沒辦法像這些法蘭妮人一樣,二話不說的就朝敵人最堅固的防線這樣硬攻進去。

威斯本堡中尉在書寫著即將回報給師指揮所的作戰報告書時,腦海中不斷回想他所目睹的不可思議景象。儘管想要多寫幾句對盟友英勇奮戰的溢美之詞,但是理智上卻又對這種不必要的犧牲感到深惡痛覺。陷入了極端苦惱的威斯本堡中尉望著他擺在無線電發報機旁的那兩封信,抿著嘴一陣子後還是決定把電文打完。

「…若無法蘭妮兵奴軍的臨陣當先,則卡納特山谷的佔領恐怕將推遲些許」

最後,他用這麼一句話總結了他的感嘆、不屑與迷惑。

至於沙法維上尉後來成為被追贈漢密斯王國藍授帶勳章的第一位外國人,並且由擔任駐法蘭妮大使館武官的威斯本堡上尉轉交其遺孀,在更之後甚至還因此變成了一段國際婚姻的起頭,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兵奴軍》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2日, 17:18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被高仔搶梗了...可惡!!!!
威斯本堡居然最後要NTR喔?
雖然沒有明顯帶到法蘭妮跟王國之間的關係,但敘事上仍能夠靠老練的文筆表現出戰場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兵奴軍》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3日, 00:30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這簡直就是……」

  瘋了!阿卡加軍中士陶德不敢相信雙眼所見……

  在接連失利後,阿卡加軍不得不撤入卡納特山谷,仗著地形優勢海扁那些搞偷襲的卑鄙王國小人。他們在這撐住連續兩天猛烈攻擊,縱使排長、連長、許多弟兄一個個倒下,但在彈藥充足下,有信心可以拖延更久,甚至讓王國狗們在此止步,放掉更多更多的狗血。

  重機槍發揚著火力,將王國裝甲車打到爆胎、斷履,甚至從駕駛觀測窗把開車的倒楣鬼斃了!聯邦會用子彈華麗地裝飾任何敢探出頭的白癡,而且完全免費!

  今天一切順利,直到現在……突然上百個人影跨出掩體,他們全都戴著紅色帽子、腰間著格子紋布,廣正面地以散兵隊形向陶德腳下的陣地邁進。

  掩體內急著找目標開火的士兵呆愣了起來,轉頭不解地望向士官,一旁的機槍手把頭抬離瞄準線,只為了想看清楚怎麼回事,大半的守軍不知不覺地停止開火。

  一陣不熟悉的異國樂器響起。幾秒內陶德認出來了,是法蘭妮!

  「看什麼看!集中所有火力在那群蠢貨身上!」士官暴怒大吼,一瞬間所有火力點重新燃起,傾瀉出成噸的彈藥。

  子彈如雨點般灑落,濺起朵朵血花也濺起大量沙塵,但前進的法蘭妮人似乎沒有減少的跡象。有人懷疑自己有沒有打出子彈而檢查槍膛,有人為了能夠更準確命中目標而離開掩體,更有機槍伍急忙抽換備用槍管,還有人開始把手榴彈放到隨手可拿的位置。

  就當所有守軍注意力全集中在解決眼前的目標,無預警地一整批近落彈席捲聯邦軍陣地。陶德被突來的暴風襲倒在地,他抱著頭想把自己盡量縮小,接著他發現炮擊並沒有持續,便掙扎地撐著手中步槍起身,趕緊觀察四周,炮擊擊倒了部分人,但更多的士兵是因為恐懼而躲起來。

  「長官!我們失去了第一道防線。」副機槍手一手拖著彈帶一手翻著彈藥箱說道。

  中士看了一眼最低也最前緣的陣地,法蘭妮兵正納喊著衝鋒。「增強機槍正面火力,我不想讓任何東西通過!」

  機槍手抬高後槍身,開始卯足火力,不管槍管會不會過熱,週遭士兵從炮擊的恐慌中回過神,以最快的速度射擊,數個小黑點被扔出,在進攻者間爆炸。

  「增強正面火力!」陶德用他最大的肺活量朝所有部下下令。

  「來不及了!」一名士兵喊道,隨即被跨過掩體的敵人撲倒,刺刀穿過了他身體。

  陶德才回頭,一名法蘭妮兵連槍都不開,拿著上著刺刀的步槍瞪緊著他直直衝來,士官即忙揮出步槍拖擊開尖銳的刺刀,反手就將槍托砸在對手臉上。

  從法蘭妮士兵倒下的身影中,陶德注視到坡下有名揮著軍刀、身著高級服飾、頭頂著閃亮如霓虹燈的傢伙。中士用最快速度收回槍托,瞄準那個狂妄自大,以為這樣就能擊敗母國阿卡加的人,他扣下板機擊發,很滿意地看到國家的敵人摀著胸口倒下。

  「操你媽的!為了阿卡加!」

  「為了阿卡加!」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兵奴軍》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3:2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感謝傑里森的評論(?),讓我有種回到過去的既視感。威斯本堡中尉過去也曾經在本篇女角伊莉莎白的幾個短篇中登場過(包括懶惰的伊莉莎&未完結的索別瑞爾戰記),預定是967年的現在已經成為上尉駐阿卡加使館派遣武官,將來會在本篇裡以這個身份回歸主線。至於那個法蘭妮人妻則是跟了威斯本堡沒錯,雖然對方也是個美人沒錯,但是受到法蘭妮式喪葬婚嫁習俗的震撼以及面對一窩子小鬼拖油瓶的負擔,以他的立場來看會覺得自己怎麼看都像是被仙人跳了。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兵奴軍》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8日, 22:36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讀起來很令人意外的故事,沒想到在險峻、機槍火力漫射之下的戰場,竟然還有一群人昂首挺立朝敵人防線奔去衝鋒的勇士,英勇?愚蠢?也許這些在我們旁觀者評論的詞,始終無法呈現出當事人的心情以及背後的邏輯想法;很意外地最後竟然還因此突破了阿卡加防線,也許有時候,出奇不易也是獲得優勢的一種方式。

不過我倒是能體會到威斯本堡中尉最後難以下筆論斷的複雜心情,一方面佩服對方的英勇,一方面又認為是愚蠢至極的表現,也許最後我們所有人的行為,都是多少參雜這兩種,或是更多種詞彙的綜合體吧。

似乎在此故事之後,還有故事的樣子,期待這場戰役灑下的種子,最後會展現出怎麼樣的枝枒。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5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