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11月 1日, 01:0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黃金海岸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1日, 06:13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當第一抹光線從貨船客艙的艙窗探入,登格爾‧波斯坦就像被根針刺到樣從幾個月來沒舒服過的床褥上筆直地彈起,隨即用雙掌拍拍臉頰,接著把臉塞到艙窗口,挺起胸膛大口大口貪婪地吸著充滿海洋味道的新鮮空氣。

  冷颼颼地,瞬間整個人精神就來了,此時此刻卻特別抖擻!不需多說,畢竟今天可是他夢寐以求的重要日子!縱使這個願望在他人生中占據沒有多久時間,大概是踏上貨船後兩天起,同時也是開始暗自懺悔為什麼自己會天真地認為一個大男人不搭個一回貨船橫越大陸是人生遺憾,如今他完成了此生的一個里程碑,少了個遺憾卻也多了個早知道搭飛行艇的遺憾。

  所謂的陽光海上男孩只活在報章雜誌上、兒童故事中與觀光碼頭旁,根本是打扮地乾乾淨淨、光鮮亮麗、引人嚮往的騙局!事實上只有虎背熊腰、臭汗淋漓、滿手是繭的男人才能在如此險惡浪濤中當平常日過。自認經歷過一場戰爭,吃過許多人沒嘗受過的苦頭,登格爾曾自傲的一部分,完完全全在這趟旅程中歸零了。

  天際線慢慢泛白,再過一陣子,朝陽將會把海面照得閃閃發亮。

  船上的早餐很早也很豐盛,大廚甚至天沒亮就開始準備,由於即將靠港,廚師可以放手利用備用的食材,數不完的培根炒蛋,罐頭肉配上罐頭蔬果,重口味怎麼炒怎麼好吃,配上早上香噴噴剛烤的麵包,抹上隨你取用的奶油與花生醬,扎扎實實地餵飽有著數不完體力活的船員們,尤其是風和日麗的日子,因為海上根本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碰上壞天氣。

  登格爾走進餐廳時,船員們臉上掛著滿意又滿足的表情離開,其中幾個滿鬍子吸滿油也捨不得擦一下,估計晚點還可以舔一舔回味一番。

  「多布路烏托!波斯坦先生!」一名穿著雙排扣大衣、大鬍子滿臉皺紋的壯漢從通道走來,用很重的家鄉音說道。

  「早安,船長先生!」正伸手拿餐盤餐具的登格爾順手多拿了一套。

  「已經可以看到陸地了,波斯坦先生。沒有意外中午就能靠港。」整串大鬍子中露出船長開朗的笑容,「正好趕上預定時間表!」

  「太好了,我期待很久了。」客人邊說邊把一套餐盤餐具遞給整艘船地位最高的人。

  「沒想到折騰這麼久吧。」船長將包在布中暖暖的麵包取出,豪邁地抹上奶油,「不過一切順利是不是,平安又順利!」一大叉子又鏟入滿盤培根炒蛋,「值得上岸好好喝上幾杯。」

  「的確。」如果不算這一路來碰上的幾次風暴,登格爾心想著,海上的旅程真是平靜到讓人想發瘋。

  列昂尼得船長是王聯人,或者說整船的船員都是王聯人。在上船後幾天,登格爾總算克服暈船,能夠正常進食,當晚關心乘客的船長與客人談了徹夜。

  在王聯皇室被革命的浪潮一波踹掉後,正好回家鄉靠港的列昂尼得船長當天就聽到了更糟糕的訊息,革命軍朝老家而來了!眼見大勢不對,半滿的貨沒空下,連夜集合了自己與船員的家屬,家當也不要了,重油加一加就逃出來。據船長訴說,當時場面恐慌程度無法想像,所有船隻紛紛逃離港口也無人阻止,因為港灣管理人員不是自己逃命就是被抓去城外抵抗革命軍。

  他們出港沒多久,港外的王聯軍艦就開始朝內陸炮擊……

  在前途茫茫,不知所措下,列昂尼得船長與周遭船舶溝通後,決定駛往遠南方大陸,一個不管是王聯或是革命勢力皆難以觸即地方。

  在抵達遠南方大陸後,列昂尼得船長為了能夠確保自己跟船員的家屬們可以重新開始生活,但籌措上百人的需要是筆龐大的負擔,船長保留有用的貨物外,索性賤賣剩餘已經無法交付物主的半船貨物,還不夠就又把貨船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便宜賣了出去,列昂尼得給新合夥人便宜收購的唯一條件,就是要雇用他和他整船船員。

  安置完家人後,他們的第一趟就是從遠南方大陸送貨到沙諾和聯邦。

  「我先回去忙了,波斯坦先生。我預計會靠港個兩天,如果一時沒找到住的地方,歡迎你上來多待兩晚。」船長滿足地品嚐著紅茶,一邊點起支菸看了看懷錶,「對了,你可以先去整理行李,不過別忘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半後上甲板來瞧瞧。」

  「嗯?瞧什麼?」登格爾滿臉狐疑地問。

  「記得上來就是。」

  登格爾點點頭。其實他只有頭幾天會因為新奇跑上甲板看風景,可是到廣闊的海洋後就沒什麼所謂真正的風景,只有一望無涯、天海相連的藍色。所以之後,他基本上就是找個舒適的地方,研究起隨身上船的書籍來打發時間。

  「記得上來啊!」船長在離開前又強調著。

  喝完最後一口熱可可,登格爾回到自己客艙,大致檢視散落的行李,得出了時間內差不多能整理完的結論,他準備要離開這幾個月的家了。在軍中時,登格爾很習慣將個人物品隨時打包好,以為任何狀況做好準備,所以行李大至上分成兩大類,從上船就沒打開過幾次的大皮箱,以及裝少量衣服與日常用品的小行李箱。

  戰爭結束,退役返家,準備開開心心領國家錢旅遊一陣子的登格爾,穿著筆挺軍禮服、手裡抱著花束與上好的巧克力希望給老婆驚喜,打開家門發現少了許多、冷清了許多,室內異常地缺乏生氣,如同鬧鬼的空屋子般,心中滿滿的失落與疑惑在餐桌上找到了答案。一封信與一張簽好名字的離婚文件,這說明了為何最後幾個月,打電話沒人接,家書沒人回……

  原以為是軍中投遞和電話接線問題,返家的上尉默默把鮮花丟入垃圾桶中。不過他很快就用歡樂取代憂愁,自己簽完名的第二天就找了狐群狗黨花天酒地去了,滿街退役軍人的狂歡似乎不會停止,沒日沒夜般渾渾噩噩一年多。

  直到有一天突然醒悟,一直無所事事、遊手好閒下去不是該有的作為,第一個想法是考慮要不要回去軍隊,但是軍隊就是害他如此不堪的原因。在整理長達一年沒打掃的家中時,登格爾注意到在這段時間內多了些書籍雜誌,而這些書籍雜誌都有著共通點,就是充滿著神祕氣息的遠南方大陸。

  印利迪萬部落聯合國從開國就充滿著令人驚豔的歷史故事,部落文化與獨特於世界上的習俗;融和在大自然中的生活方式;在王聯人殖民前各種失落的傳說、甚至是預言;未證實,但有學者懷疑是佩藤人祖先的起源;象形文字那令人意外卻又能理解的變化;精美又特殊的手工藝品……

  好多好多未知的內容,吸引著登格爾目不轉睛一本接一本、一讀再讀;文字慢慢不足以滿足,他翻遍了相關刊物尋找所有能找到的相片、圖片,再次他感到了內心的飢渴,他想要親眼看見這個地方,不!他想要身處之中!

  很快地,登格爾鬼迷心竅般認知自己找到了人生事業的第二春,他變賣了房產和資產,將現金在銀行換了匯票與旅行支票便直奔雷貝馮,找了艘開往遠南方大陸的貨船就再也不回頭了。

  登格爾在客艙內邊整理邊回想著,過去的事情感覺好遙遠,而他離過去也非常遙遠,真不知自己這股傻勁打哪來?接著他將幾本厚重的書籍收入大皮箱,把雜誌疊好放入小行李箱,剩下那些一到當地就要使用的資訊書和筆記塞進隨身的文件袋內。

  好了,我準備好了。登格爾告訴自己。

  同時腦中把計畫好在當地要做的優先事項給複習一回。找聯邦在海外的銀行開戶存匯票開保險箱;找能長期住宿的旅館;連絡聯邦駐當地的文化代表處;連絡友人介紹的當地博物館人員……只要一下船,整個人就會忙碌到時間很珍貴。

  還剩幾樣東西沒收。

  登格爾摸摸皮製背心的暗袋,匯票與所有旅行支票都安在,手頭上聯邦達勒現金還充足,出發前已經確認過當地許多地方也收聯邦貨幣。

  托蘭德多功能小刀。經人推薦說很方便,是托蘭德軍方在用的小刀,登格爾一口氣買了五支,木製的手柄中夾藏了刀子、螺絲起子、開罐器、牙籤,它的便利性在船上這段時間就已經得到證實。他將桌上的那支收入口袋,其它四把則在大皮箱內。

  戰時與同僚們的合照。他出發前寄給了每人一封信,祝福他們諸事順利,別像他一樣,也希望同僚們可以帶給他好運。登格爾將照片收入皮夾內。

  二手的王國製雷雲相機。眾所皆知王國製相機品質最好,但當登格爾發現全新的雷雲相機要價幾乎快等於他一半的房產時就打退堂鼓了,退而求其次,一臺二手相機還負擔的起,比起貴翻的相機,35mm底片倒是很便宜。

  最後只剩下堆在床頭旁的各種零食。因為船上供餐時間固定,還沒上船就被告知,一定要準備個人零食,各種糖果、巧克力、餅乾、罐頭,陪伴著他渡過無聊又嘴饞的夜晚,偶爾會拿來與船員們交換各自的零嘴外,可是很珍惜地享受。把不怕壓的一些塞進行李內的空隙,其它也只能用木箱裝起來,登格爾不打算放棄這些聯邦原裝零食,先不說當地買不買得到……價格鐵定不便宜。

  看看錶,差不多到船長說的時間。想必是什麽值得瞧瞧的,不然船長也不會再三叮囑。

  滿心期待的登格爾拎著相機,步伐輕快地爬上甲板,一走出艙口,雙眼立即注意到貨船前進方向港口的燈塔光,又仔細一看,發現光源不是一個點,是一整片沿岸都在閃爍,就像是整個大陸沿岸鑲滿炫目彩光的珍珠樣。

  等等……怪了……現在明明是天氣晴朗的上午,怎麼還有燈塔會開燈?而且還這麼亮,亮得像是晚上的大城市。

  「很漂亮是不是?」船長從駕駛艙揮手喊道,「我第一次時比你還驚訝。」

  「這到底是?不可能有這麼多燈塔吧?」登格爾回喊道。

  「我們快到了!下巴別掉下來啊!」

  還在賣關子吊人胃口,登格爾不服氣地盯著直瞧,一副如觀眾想破解魔術師戲法,但看了半天卻還是一無所獲般的沮喪,無法參透這番美景頗讓人感到糾結,只差沒衝上駕駛艙搶走望遠鏡。登格爾舉起相機,在複雜的心情中,把遠南方大陸給自己的第一印象收入底片。

  隨著貨船越加靠近,答案逐漸明朗起來,所有整片的光點,都是建築物頂反射陽光而來,也隨著越靠近,反射的光芒越金黃刺眼。怎麼會如此明亮,又金光閃閃?

  登格爾突然想起雜誌內提到遠南方大陸盛產黃金的敘述,甚至用遍地黃金來形容……「我的天啊!」難道建築物頂端全是黃金打造?不可能!可能嗎?這樣黃金用量太龐大了,或許是打金箔上去,就算這樣也非常可觀……

  過於震驚,讓登格爾久久不能自我,如此震撼,讓人感到暈眩,但就算暈眩也捨不得倒下。眼前的港口就是,印利迪萬部落聯合國,萬國貿易特區的安東港。

  「我完全能體會我祖先想要征服這塊土地的心情……」列昂尼得船長抽著菸站在船客身後讚嘆,「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我還無法習慣這樣的景色。」

  登格爾呆滯地看了一眼船長,再慢慢將眼神轉往周遭,他們已經抵達港口外,貨船正在下錨,附近海面上停泊了許多船隻,其中包含了十數艘軍艦,從艦尾旗杆來看分屬十幾個不同國家。不意外,有一艘明顯大一個尺寸的掛著聯邦旗,也有一艘還掛著船長祖國的王聯旗。

  所有人似乎都已經習慣這樣的畫面、這樣的環境。只有初來寶地的他大驚小怪。

  「你已經站了一個小時多了,沒事吧?。」王聯船長關心道,好像擔心他嚇傻了一般。

  一個多小時了?有這麼久?登格爾用眼神反覆確認。

  「要入港的船太多了,要排隊到後天才有碼頭。」船長無奈地踩熄了菸,「外頭風挺涼的,要不要進來暖暖身?」

  登格爾再度望向港灣,「我還想再多感受一下。」

  「如你所願。」滿臉皺紋的壯漢開心回道,便自個走回駕駛艙。

  都已經花了把個月來到這裡,沒差這兩天,聯邦男子打定主意,就用這兩天好好從海上記住這股如同新生的感動。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黃金海岸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5:01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傑里森總算有在寫風硝小說了(五體投地狀)---我還能說些什麼呢?核可。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牢騷要抱!

你劇透之後會發生的事也就算了。也沒有考慮到讀者過了這麼久之後還記不記得登革熱...呃,我是說登格爾是什麼人呢,王聯的存在也沒有一個比較大概的解釋。可能有人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王聯是什麼也說不一定啊!總之想吐嘈的大概就是以上幾點。大體上,嘲諷與笑鬧的感覺、冒險與旅行即將開始的鋪陳都非常自然,人物的對話與情節發展合理,來到這顆星球的另一端,準備展開新的人生,感覺一部登格爾Cry很Far的故事就快要開始了。按讚。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黃金海岸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7日, 12:1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感覺這次方舟,很多人都是以王聯革命(啊,捏她了...)的背景來寫

文字風格一貫的很有"節里森流",十分的白話沒有經過飾詞上的修飾我覺得也是節里森最強大的特色

內容部分大概就跟高仔講的差不多,對主角跟王聯可以有多一點的介紹(譬如主角的出身、經歷,王聯革命的原因、造成的影響,兩個相輔相成所以造成現在主角搭船的局面),還有主角搭的船的外型?然後文句的通順上可以再加強一下,大致上就是這樣了XD

然後本篇最讓我有感的是這句 ==>「我完全能體會我祖先想要征服這塊土地的心情……」

能想像到幾百年前穿著古代制服的王聯殖民者像哥倫布看見新大陸那種感受(?)

然後腦袋裡就響起了這首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YeDsa4Tw0c

野人國,核可了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