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9月 24日, 12:1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23:53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大雨方過,一霽虹彩現天邊,空氣中混合著潮濕的氣味,泥土的芬芳,和島上盛開的扶桑花,所散發出的香甜氣息。椰林下,小道中,一位褐膚少女穿著草鞋,踏過未經修飾的爛泥巴路,她輕巧的腳步,使那軟厚的濕泥完全無法拖住她一分半秒。

  希娜˙馬齊馬蘇伊拎著蓋上碎花布的籃子,向著王宮庭園裡最偏僻的角落走去,她此行的目的是為了探訪她那被關在偏殿,被祖母下令閉門思過的哥哥。經常在宮裡四處亂跑,甚至數次未經允許偷跑出去的希娜,對於這些平常人難以通行的軟泥道路,她卻早已熟門熟道。

  她再次她跳過了一條泥溝,泥土飛濺,濺到了希娜那平坦的小腹上,希娜可不常穿著觀光客以為的卡美哈傳統服裝,也就是花圈、花環和草裙,事實上,她平日習慣穿著的兩件式長紗,反而更貼近伊斯法蘭女性的風格,只是當伊斯法蘭的女性露出腰部和下腹時,渴望的是讓欣賞者讚美她豐腴但不失線條的腰身;像希娜這樣婀娜細緻的腰線,對他們來說反而太瘦了,因此酷愛此類服裝的希娜總是要求設計師製作許多合乎她腰身的伊斯法蘭式長紗。

  目的地就在眼前,那是一間上頭有著茅草屋頂,屋子的樑柱、牆壁、和地板完全由一種名叫「科雅」的土產相思木組合而成。希娜進去過一次,裡面的家具和擺設,應有盡有,但她絕對不會想待在這個地方。這棟房子被稱作「莫伊卡普」,意思是「王室的禁忌」,自她父祖的年代,這裡就一直是被用做王室成員專用的懲罰房。儘管因為是給王室成員使用,屋內的設施絕對不會使人不舒服,為表示對王室成員的尊重,屋外也未設有任何守衛,而僅僅是用偏遠的距離和門上的大鎖關住被懲罰者,但失去自由的滋味,可不是任何一位卡美哈人所願意承受的。

  希娜在屋前暫停下來,稍事休息;她胸部雖平坦,卻因為上半身的紗衣相當緊身的緣故,卻也將她微微隆起的胸部凸顯出來,劃出了圓形的下乳輪廓,隨著她喘息的胸膛起伏,若隱若現。她的髮型則不是普通卡美哈女性習慣的長卷秀髮,而是照著海外的流行,剪成一頭雖有些蓬鬆,但仍整齊,俐落,長度大約可遮蓋整個後頸的俏麗短髮。對於喜歡追趕跑跳碰的希娜,真是實用極了。

  她跑向門前,輕輕扣了兩下門。

  「哥哥。茂伊哥哥。」

  「希娜?妳又來了啊。」

  「『又』是甚麼意思?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有一定要來你這裡啊,笨蛋茂伊。」

  希娜被哥哥的語氣所激,稍稍嘟起了嘴。

  「…祖母已經把鎖給換了。」

  「我知道。」茂伊貼著門板,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嘩啦啦的鑰匙聲,聽似希娜把王宮內的所有備用鑰匙都摸過來了。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清脆,但卻沒有因此把鎖打開,茂伊不禁苦笑了一下。

  「我看你還是別試了,小傻瓜希娜。王宮裡的鑰匙沒有一千把,也有五百把,等妳試完,天都黑了。」

  希娜沒有回答,只門外試鎖的聲音不斷傳來。茂伊只得背靠著門板坐下。看來也只能等著她試到膩為止了。

  「…哥哥為什麼又被關在這?」許久之後,希娜似乎換了一串鑰匙,繼續試鎖。

  「我偷開飛機的事又被祖母抓到了。」

  「那件事不是空軍的大家都幫你瞞著嗎?」

  「可也瞞不過司令官巫普將軍啊,妳知道,他對祖母可忠誠了。」

  「巫普將軍不是個肚子超大的超級懶鬼嗎?」

  「能對祖母效忠的機會來臨時他可靈光了。」

  「那只能算你活該,誰叫你要去開飛機,做這麼高調的事。」

  「因為我高興。」

  「…笨蛋。」

  鑰匙的嘩啦嘩啦聲繼續傳來,希娜似乎掏出了第三串。

  「倒是妳,時常偷跑出宮,都沒被抓過喔?你的屁股應該已經被祖母打到開花了吧。」

  希娜得意的笑道。「哼哼,我才不像哥哥你這個笨蛋,我的人緣可好的很,做的事也比較低調。」

  茂伊嗤了一聲。「低調?跑去潘國商會鬼混,溜進珀明裔下議員的辦公室閒聊,還去郊外找那些低三下四的部族…」

  「他們才不低三下四。他們很厲害的。尤其是占卜,我覺得我們宮裡的巫師和他們比起來可糟透了。」

  「說真的我覺得妳做的事比我高調多了,妳竟然那麼久都沒有被關進來過,真是太可惜了。」

  「那是因為哥哥你是個笨蛋。」

  「開著飛機直上藍天的感覺明明就很棒。你這女孩子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哼。」

  希娜似乎放棄了第三串鑰匙,拿出了第四串來。

  「這是最後一串了。」希娜的語氣似乎有點低落。

  「妳別試了,趕快回去吧。」

  「不要。」

  「幹嘛這麼任性,反正我再四天就會被放出去了。」

  「…就算你被放出來,祖母也不會讓我們見面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認為我們兩個都是不服管教的壞小孩。」

  「說的也是,她總認為我們在一起總是會搞一些壞事。不過話說回來,不見面又有甚麼關係?我們又不是說不上話,起碼祖母沒切斷我們房間的電話線…」

  門外試鎖的聲音停了下來。

  「沒鑰匙了嗎?」茂伊耳朵貼在門板上問道。

  「…笨蛋。」

  「哈?」

  「所以我才說哥哥你是個笨蛋!!笨蛋茂伊!!」希娜小小的拳頭敲在門板上,力道雖不甚大,但卻產生了相當大的悶聲,嚇了一跳的茂伊稍稍退了一步。

  門外傳來沉重的「咚」一聲,應該是希娜放棄開鎖,一屁股坐下來了。茂伊重回背對著門板的姿勢,坐了下來,若有人能在此時畫個側面透視圖,會發現兄妹倆看起來就像是背靠背坐在一起,只是隔著門板。茂伊聽著門外傳來輕微的啜泣聲。

  「妳在哭嗎,傻瓜希娜。」

  「我才沒哭,笨蛋茂伊。」後者帶著明顯的鼻音,茂伊也識趣的不去戳破她。

  又過了老長一段時間,天色已經漸漸昏暗,叢林中的夜行性昆蟲和青蛙已經開始出沒,蟲叫蛙鳴聲漸響,形成一場雜亂的音樂會。

  「茂伊哥哥。」

  「嗯?」

  「你不覺得自從父親離開後,祖母就變得越來越奇怪了嗎?」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從我們的母親去世後,所有的事情就開始變的很奇怪了吧。」

  「嗯,是啊,祖母這個大胖子,雖然她從以前開始就是個大胖子,但她以前對我們很好,我也很喜歡她…」

  「我也是。」

  「父親…爸爸,他為什麼要離開我們呢?」希娜的語氣似乎又有些哽咽。

  「好像也四年了吧,去了潘緹那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從那之後祖母就變得越來越嚴厲了…」

  門外又沉默一會兒後,希娜再度打破沉默。

  「哥哥,父親以前送給我們的東西,你還留著嗎?」

  「…我怎麼可能丟掉。」茂伊從領口掏出了綴飾,那上頭鑲著反光如流焰的紅寶石,雖然不大,卻十分顯眼,是卡美哈王國最著名的特產,也是王室成員必定會配戴的尊貴象徵。不約而同的,希娜也將綴飾從平坦的胸口中掏出,仔細凝望著。

  「爸爸曾說過,只要我們一家四個都帶著這個綴飾,我們就永遠不會分開,即使到死了,也會再重聚,對吧。」希娜富含感情的說道。

  「可是媽媽已經先早我們一步而去了,爸爸又都不肯回來,四年來連封信都沒有再捎回,我看再這樣下去,我們真的要在死後才能再一家團聚了。」茂伊苦笑道。

  「我不要這樣。」

  「我也不想這樣。」

  「那哥哥,我們走吧。」希娜突然沒頭沒腦的迸出這麼一句。

  「走去哪裡?」茂伊只覺得這問話莫名其妙。

  「去潘緹那,找到爸爸,然後我們三個人一起回來。」

  「你在開玩笑吧?」

  天色漸暗的外頭,突然燈火通明,看似是許多人舉著火把,朝著這個小屋過來。

  「不,我不是在開玩笑,茂伊哥哥。」

  「茂伊王子!」領頭者的聲音傳來,茂伊聽得出是隨侍他們兄妹倆的親衛隊長的聲音。

  「卡伊莫庫?是你嗎?」

  「是我沒錯,王子殿下。可以請您稍微從門前退開一下嗎?啊,事實上,您還是離的越遠越好~」

  「我退開了,怎麼了?」

  茂伊話音未落,厚重的門板已被轟撞摧倒。顯是門外那幾個扛著巨木的壯漢方才把門給撞開。希娜衝了進來,親暱的拉著他的手。

  「哥哥,我們趕快走吧!」火光之下,茂伊似乎看見他妹妹的臉上有乾掉的淚痕,鼻樑底下也有鼻水乾涸的遺跡,正因為如此,希娜這樣的笑容才如此的好笑,讓茂伊忍俊不禁。

  「噗,妳這甚麼臉。」

  「甚麼我的甚麼臉,我的臉很正常啊,笨蛋茂伊。」希娜握緊的小拳頭捶了他老哥的胸膛兩下。茂伊轉向勞苦功高的親衛隊長。

  「卡伊莫庫,這次多謝你了。」

  「不用謝我,王子殿下,這全是希娜公主殿下的主意。」希娜朝茂伊吐了吐舌頭。

  「也很抱歉來的有些晚了,殿下;我們砍樹時花了一點時間,但希娜殿下等不及,說甚麼都要帶著備用鑰匙先來找您...」

  「卡伊莫庫!」公主有些破音的抗議聲讓茂伊和親衛隊的大漢們都開懷大笑。

  「話說,我們這樣離開,祖母難道不會發現嗎?」茂伊和希娜在親衛隊的簇擁和引路下離開了那棟小屋,隊伍的陣容少了一半,估計是留了一些人在那裏修理門板了。

  「祖母上周六就去安地列比亞斯訪問啦,但是她後天就要回來了,所以要走就趁現在。」希娜微笑道。「我這周可忙著呢。」

  「可是祖母遲早會發現我們消失的,到時留下來這些幫我們的人會被怎麼樣?」

  「不會被怎麼樣的,我已經聯絡上努伊姑婆了,到時她會過來善後的,哥哥你別忘了,努伊姑婆可是祖母最害怕的人了。」

  茂伊不禁瞠目結舌,他當然知道這位在祖母繼位前短暫當過女王的王姐,但她長年在某個外島隱居,鮮少過問宮內事務…

  「所以你是怎麼聯絡到努伊姑婆的?」

  「這是秘密喔。」希娜笑顏如花。「茂伊哥哥,我們這次去潘緹那,除了去找爸爸外,也順便幫你找個王妃吧。」

  「不,這…甚麼,你在講什麼啊?」

  「潘緹那那裏甚麼人都有,一定可以找到適合哥哥的王妃的,哥哥你盡管放心,包在我身上。」希娜拍胸脯道。

  「我才不需要你幫我找老婆呢。」茂伊嘴上雖然這麼說,臉上卻綻放著淺淺的微笑;希娜看到他的笑臉,臉色不禁沉了一下,但又迅速回復成原來開朗的表情。

  「反正我是幫定了,你管不著。誰叫我的哥哥…」

  希娜再度回過頭來,這回是發自真心的微笑。

  「是個笨蛋呢。」

  (未完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最後由 seravy 於 2016年 1月 10日, 21:41 編輯,總共編輯了 3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0日, 00:2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除了隊長特別在妹妹試完所有鑰匙之後才出現撞門這點有點詭譎跟女性服裝跟阿蒂提亞有點像(?)之外,大概是日光我覺得最好的一篇小說

透過對話讓人物的個性相當鮮明,而且也很清楚了解兩人的關係

照故事進展的方式來看,卡美哈只是個開場用的跳板而已,主要舞台應該還是前往了潘國之後了吧

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3日, 11:00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已針對建議之處進行補充。

  另,預想中的伊斯法蘭長紗並沒有讓穿著者露出下側乳房和橫膈膜以上部位的肌膚,和阿蒂堤亞的服裝還是有些許不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4:00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老實說我直到讀完整篇小說都還是不曉得舞台原來是在卡美哈...而且反覆閱讀了好幾次才終於發現是去潘提那。總覺得我完全處於狀況外啊...

撇開對背景設定的不明瞭以及各種資訊的消化不良,這篇的人物比較因為充份的互動對話而稍微有比較展現出個性的空間,少了些其他日光的方舟短篇中常見的篇幅不足與人物平板問題。兄妹檔王道!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6日, 02:38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透過對話很明確的表現出兄妹兩間的關悉,不過看來之後故事是要往潘國發展嚕?算是要隱性埋名過去吧?

可是有必要所有國家都要跟潘國扯上關係嗎 XDDDDDDDDDDDD

所以是分開的故事線還是會合在一起的故事線?

方舟OK~~~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遠行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8日, 23:07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很純真美好的文章,開頭很賣力地描寫出希娜的穿著以及為人的個性,靠著短短幾筆的舉動就能點綴出茂伊與希娜兩個截然不同的性格,彼此卻有深深的牽絆。

看完了之後還特地去查了下卡美哈王國在哪裡,才知道是個很有特色的島國國家;蠻好奇努伊為何會對王室的責任產生倦怠,但是看來他的長子受到他的影響不小,喜愛飛行讓我想到了創作出小王子的飛行員聖-修伯里。不知道他們在前往潘國之後會遭遇到甚麼故事呢?很想知道他們之後會如何發展的故事。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