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1月 25日, 23:4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太祖密史》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23:1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和煦的北風帶著陽光加熱後的暖流撲面而來,雖然天空上是萬里無雲,但是迎面撲來的海浪卻不小,不時拍打著船身,濺起滔滔白沫。

原本剛出航時,還在甲板上談笑風聲,觀賞風景的乘客們,這會兒全不知消失到哪裡去了,若是走到船身中後段,就可以順著風向聞到一股酸酸的臭味,想必待會打掃起來會很是廢力吧。

為了躲避這股嘔吐物的酸臭,有個男人來到了這艘船的前端,以四平八穩的腳步站在前甲板上。水手們一看腳步,便知這人是識水性的,就沒有去特意勸阻他,放他一人在前甲板上曬太陽吹海風。

這個男子名為楊泰隆。此人身穿一套深藍色的傳統神州襟衣,不過袖口與腰際都繫上了束帶,使他比較便於行動。他被太陽曬得一身深色皮膚,看起來不太像是神州血統,但輪廓並不像洋人那般有崚有角的深刻,掛在臉上的大鼻子塌的像是一顆梨似的,這就讓人比較容易連想到神州人的相貌了。

楊泰隆的身高大約七尺九寸,在神州人之中的身材,倒也算得上是堂堂大丈夫了;但是讓他得以站穩在這個位置的原因並不在其體型,而是由於經驗使然,他在甲板上站穩了馬步,順著海浪的起伏挪動身體重心,因此才沒有狼狽地扶住纜繩和桅杆,或是像其他乘客一樣跌得東倒西歪。

看著一望無際的碧藍海天景象,楊泰隆搔了搔頭,打了聲呵欠,正準備回到艙裡睡覺時,看到了除他以外另一批逗留在甲板上的乘客。

「果然在動呢!」

「閣下,請別這樣!萬一您有個閃失我該如何是好!」

是個六尺出頭的少年,年紀大概十三、四歲,面色紅潤健康,體型也不瘦弱,看起來是個健康的男孩。他束著一頭長髮在後腦杓,尾巴吊高高地隨海風吹動,一雙黑亮亮的大眼睛像是見鬼了似的睜得老大,充滿活力地左顧右看,伸手指著不斷旋轉拍打水面的外明輪高聲嚷嚷著。他身後跟著的中年男子已經半禿,神色慌張地追在少年後面,卻被腳步敏捷的少年帶得團團轉。

───真是群鄉巴佬。

坐慣了船的楊泰隆不禁露出苦笑,看樣子是第一次搭輪船的有錢人家少爺。不管多麼富裕,大多數沒坐過船的神州人,在他眼中不過就是衣著光鮮的陸龜罷了。

不過,大概是因為只顧著高興,所以這小鬼才不像其他乘客那樣暈的死去活來吧。也許會是個跑船的可造之才───

正當這麼想時,不知什麼時候少年的腳步已經來到佇立於船首桅旁的楊泰隆面前。

「先生您待在這裡是做什麼?見到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了嗎?」

完全沒頭沒腦就蹦出來的問題,其實楊泰隆沒有回答的必要。但大概是出於童心和同樣不暈船的好感吧,楊泰隆裝模作樣地望向遠方:「當然是看海囉!」

「海有什麼好看的呢?」

「小鬼是不會理解男子漢的浪漫的。海啊、天空啊、船啊,這些遼闊的東西不是最能激勵大志嗎。」

似乎因為海風而漏聽了小鬼兩字,少年也咧嘴露出笑容,頗有同感地答道:「我也懂!這些洋玩意兒吐著煙噴著火,不需要張帆搖槳也能航行,真是不得了的東西。」

「言下之意,似乎對這些洋玩意兒很感興趣?想多聽一些嗎?」

「好啊,如果你知道這艘洋船的事,就說給我聽吧。」

為了再吊一吊他的胃口,楊泰隆就問了個問題作為開場白:「這位小少爺可曉得這艘船的名字?」

「叫甲申輪吧,是今上在幾年前購入的洋船。」

「沒有錯,但這並不是她原本的名字。」

這時候雖然貌似富裕少爺隨從的老頭趕了上來,但是卻因為楊泰隆已經開始炫耀起他的知識,進入了滔滔不絕的解說員狀態,老頭由於擔心失禮而一時沒辦法直接拖著少年回去。

「甲申」輪是艘船齡九年的謝赫克勒船「魏瓦爾」號,原本是在漢密斯的包謝夫造船廠建造,後來因為訂造的船公司發生海難事故,無法支付艤裝費用,而轉手賣給了謝赫克勒的國營商船團;後來謝赫克勒為了與新的貿易伙伴建立良好的關係,於是把這條中古輪船交給了現在的持有者───神州朱國,於是才以以洋夷上貢天朝的模式得到了這條船,並依天干歲次命名。

聽到這裡,少年似乎露出了些許不解,他皺起眉頭問道:「漢密斯…汗米士這我倒知道,那個些喝渴兒又是怎麼一回事?」

「那也是洋夷的一種,就像咱們神州天下有朱、有曦、有蒼蘭是一樣的道理。不過謝赫克勒是漢密斯的臣屬國,封了個侯爵的地位,也許應當看作光州或甲府,或著是我們朱國的四位護國公那樣的地位,就會比較好理解了。」

楊泰隆簡單地解釋,而少年看起來很快就進入了狀況。

「原來如此。這麼說,原來是條小夷的三手船啊!還以為是多了不起的東西呢。」

「就是啊,姓劉的還賞賜給那群謝赫克勒人一堆禮物,說是感謝他們的朝貢,實際上根本是不值幾個錢的破船。」

魏瓦爾號是舊型的外輪船,所謂輪船就是以熱水機推動車輪,代替槳手拍水前進的機械動力船。而熱水機的氣鍋相當容易老化,使用個十年左右,也就差不多該壽終正寢了。

當初謝赫克勒人趁人之危買下魏瓦爾號時,只花了大概折合五萬多兩銀子的錢,就算是免費贈送給朱國都不會有太大損失;可是朝廷賞賜給謝赫克勒人的禮品與優待可遠不止五萬兩的價值,光是象牙與玉石大概就價值十幾二十萬兩以上。這件事在內行的貿易商之間早已流傳開來,成為茶餘飯後的笑料。

說著說著不禁得意了起來,楊泰隆得意地跟著嘲笑起當了冤大頭的朱國皇帝,絲毫沒有注意到旁邊的老頭子臉色變的非常難看;不過少年似乎還在興頭上,並沒有注意到這等接近不敬罪的發言有何問題。

「哦?那麼先生你有辦法把洋船弄到手嗎?」

「實際上不難的。」楊泰隆故作神秘地奸笑著,瞇起了眼睛。

「但是今上有頒布禁令呀,除開京兆以外,私自買賣洋物是不被允許的。」

「這您可就有所不知啦。在北島納東、西南金州都有設洋行,只要與他們交涉,就能弄到洋船。事實上,蔽人在下的商會就有兩條舊式的洋船…」

「詳細的情形能否說來聽聽?」

一聽說對方有洋船,這位年輕的孩子就睜大眼睛,孩子氣的一雙瞳仁綻放出渴望新玩具的熱烈目光;見到這樣的表現,楊泰隆知道這個話題是找對了方向。

楊泰隆是金州府水上縣人,繼承了家中的油店「泰記」,以此為資本擴大營業,後來買進了沙灣港與金州港的倉庫,由租賃貨船開始經營起海上貿易。

經過二十年營運,他成功地在神州西海岸建立了綿延數千浬的廣大海運商路,也擁有了頗具規模的船隊。

泰記旗下的十五條遠洋商船中,一共有兩條洋式輪船,分別叫廣福輪與廣財輪。其他則分別有四條運茶用的洋式飛剪艏快帆船,還有九條大型的傳統神州樓船。

兩艘輪船中,廣福輪是從金州的漢密斯洋行買下的舊式外輪船,擁有三桅三椼的風帆,還有一具用以推動外輪打水推進的一百匹馬力熱水機,船齡大約五年,算是很新的中古貨。

而廣財輪則是從特瑞希瓦爾特海軍手中買下的,原本是一條船齡十二年的運兵船,同樣配備一具熱水推動的一百二十匹馬力外輪機,在納東觸礁受損,對方認為修理好所花的錢不划算,遂拆除武裝賣給了泰記商會。

「你擁有的這兩艘洋船大概有多大呢?」少年追問道。

「廣福輪有四百一十噸,廣財輪有五百二十噸,折算起來約莫都是一萬石多、兩萬石未滿的船,體積並不算大。」

實際上在神州,差不多五千石(一千噸)以上的船就稱得上是「大型」,而一萬石以上的民間船舶堪稱巨無霸了。

然而,不論是洋夷或是神州,國家不計成本的話,也都有打造一兩萬石的木造帆船能力,要建造與輪船同級之巨艦並不是作不到的事,事實上也真的有國家建造了上千噸熱水機軍艦,不過因為考慮到防禦力的因素而把推進輪裝在船身內。

「這麼說來,這條甲申輪大概是多大的船?」少年踏了踏腳下的檜木甲板問。

「這艘啊,大概有八百噸,折合有四千八百石左右。」

「那的確是不算大呢。那麼,比起可以搭載萬石的大樓船,洋船究竟有什麼好處呢?同樣一條兩三萬石大的海樓船,咱們神州也才一萬多兩銀子價碼吧。」

這孩子的家裡也是經營海商嗎?不只是單純衣著光鮮亮麗的草包,對船舶的價格還算有點常識。或許可以借用跟這小鬼的交情,以後在生意場上能夠有所幫助───楊泰隆思考了一下之後,決定認真地跟他解釋下去。

「你說的沒錯,洋船比樓船貴,比之平底河船更是貴得多,特別是熱水機是吃煤的,煤並不像風是免費的東西。但是,洋船主要的優點是可以逆風而行。在我們神州,冬季吹北風、夏季吹南風,所以商船總是在冬季運石碳與皮草南下,在夏季運米糧與水果而上,你大概也知道這一點。」

「嗯嗯。」

「不過相反的,洋船可以在冬季北上,夏季而南下,因此當其他的海商休業歇息時,本商行還是一樣忙碌,就是靠這兩艘洋船賺了一筆。」

物以稀為貴,這是世間的常理,於是能夠無視風向與季節,載著各種商品前往目的地的商會自然能夠博得較好的收益。

「所以有了熱水輪船之後,我就能把原本堆在倉庫裡腐敗發霉的蕃薯和稻米,或是山積到滿出來的礦砂與皮草,變成白花花的銀子啦。」

「原來如此啊~真是有趣!若我也能弄到一、兩艘入手,該是多麼一樁好事。」聽完商人解釋完輪船的優點之後,少年似乎非常地興奮,握緊了拳頭,一雙眼睛閃采飛揚地回頭瞧向舷側不斷拍打的推進輪。

「別開玩笑了,洋船可不便宜呢。」楊泰隆講到這裡才澆了他一頭冷水:「即使是買有問題的事故船,像廣財輪那條破爛也花了我三萬多兩銀子,打造一條新船大概都要十幾萬兩銀子在跳的。輪船航行的成本也不小,雖然石碳是很便宜啦,但是燒的量一多,就比普通帆槳船的成本要高了。」

「能不能為我弄來一條洋船呢?當然是要能噴火吐煙的這種,叫熱水輪船是吧?」

雖然少年的態度非常積極,但是楊泰隆仍然不以為然地嘲笑:「小兄弟,你的玩具也未免太貴了點。三萬多兩可不是什麼小數目!」

別說三萬兩,在神州大部份地方,五兩銀子就可以打發一個長工的月薪,而十兩銀子就能讓人住上第一流的酒家,過上好幾天不愁吃穿的好日子。

具體來說,三萬兩是正常人工作一輩子大概也搆不著的金額,就算是非常非常之有錢有勢的富商,買條輪船大概也就去了一半家產。

「要錢的話,我多的是。不信的話,咱們現在就來訂個契約吧!」

「好啊,你拿的出三萬兩,我就把船賣給你。怎麼樣?」楊泰隆抱著看笑話的心情,兩手一攤看少年能怎麼辦,遂不加思索就一時脫口而出了。

不過,接下來少年卻露出了非常有自信的笑容,他用洪亮的聲音喊著,即使海面上捲起波滔的聲響熊熊,但卻遮不住少年的霸氣。楊泰隆忽然感到有點後悔,但是已經來不及吃下幾秒鐘前自己剛開口說出來的大話。

「我可是六府平北將軍,護國北領公上官謙!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太祖密史》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2日, 04:14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死小孩真霸氣,果真大有來頭。很期待北領公上官謙故事!!!

楊泰隆哈哈,你看看你。

期待後續故事啊~~~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太祖密史》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3:4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君臨統治北半個神州的大國───朱國,為了不重蹈前人與關外遊牧民苦鬥戰敗、又在沿岸飽受各路海賊盜寇侵擾的覆轍,所以冊封了平北、安西、定南、鎮東這四方公爵,建立藩鎮,訓練邊屯兵,屏衛中原諸府免受外敵威脅。

但與歷朝分封諸王、放任私兵以導致群雄割據的情形不同,現在入主京兆的朱朝皇帝為了避免藩鎮割據,下了許多苦心來限制四方雄藩的實力。

首先,四方雄藩雖然都是名將或降服蠻王之後,但所冊封的地點都是相當偏僻且人口缺乏的邊界,除了屯田兵以外幾無其他居民,這就斷絕了他們在經濟力上超越中央的可能性。

再者,朝廷每年會派遣欽差檢吏,前往四方雄藩進行調租檢地的工作,透過對人口與可耕地面積的調查記錄,如此一來便能瞭解藩鎮的經濟實力,若藩國經濟在短期間內有巨大的增長,那就下令增加上貢額度或是詔令其出征邊患,如此一來就能消耗壓制其掘起的可能性。

最後一招就是從四方雄藩手中帶走年幼的繼承人,進駐京兆作為人質,倘若護國公不從,那就下令其他三藩加以討伐之,至今沒有一位護國公願意冒著被朝廷猜忌的風險而拒將其子交出之例。

雖然大家都知道公子是留駐京兆的人質,但朝廷這邊還是得作個形式,美其名曰「太學進修」,將各地藩公顯貴的子弟集合在京師之下,以和朱國太子一同接受皇家太傅直傳的教育,與皇上開恩讓偏地功臣之後能有機會與將來的皇帝建立同窗之誼的光明正大名義,來作為扣押人質的正當性來源。

不過就在今年,也就是長樂十年(通用曆861年)初,前任的北領公上官允,因為肺癆惡化,以三十七歲的英年早逝。因此,他那位被扣押在京兆太學的公子謙,就能歸國繼承爵位了。

朝廷對於這種幼主繼嗣的情形不但不反對,而且還樂得拍手叫好,畢竟護國公這種東西在國無外患時,就只是隻隨時得擔心造反的看門狗;而幼主繼嗣通常代表著將有重臣或親族代行藩政,而這些代行藩政的權臣為了維繫穩固自身的權力,通常都會與朝廷維持非常良好的互動關係。

因此,這位公子謙,也就是將來會繼承十二萬藩兵的平北將軍、統治六府之下三百二十萬石土地的北領公,先不論實際上運作是怎麼一回事,頭銜本身就可以說是權傾一方的不得了大人物。

楊泰隆正是與回國繼承護國公大位的公子謙搭上了同一艘船,一起從京兆踏上了回到北領的路才會相遇。

後世的人考據起來,恐怕很難想像玄國水師最早的開端乃是起源於一位孩子氣少主的蠻橫胡鬧,但這就是一切的起點。

「早知道就該胡謅個高一點的價錢,不該讓他輕易買去的!」

把廣財輪用三萬四千六百兩銀子的價錢賣給了平北公上官謙之後,楊泰隆留下了這樣的抱怨聲。

「這樣子一來我很傷腦筋啊,在淡季可以用來生財的工具立馬少了一半!」

更加過份的是連船員也一起搶走了。除了廣財輪以外,還附帶一批價值四千兩的煤炭、零件,再加上泰記商行的船員,全被北領公用兩倍的薪資挖角去了。

在接下來整個冬季,楊泰隆的泰記商行將會因為無法消化旺季的貨物吞吐量而錯失許多商機。就算臨時採購洋船,船員的訓練也趕不上年末,勢必得以高價雇用洋員操縱,打打算盤實在不怎麼划算。

「我也很傷腦筋啊,船又不是買回來擺在岸邊餵白蟻用的。我既然買了船就是要拿來開,所以當然也要請開船的人囉!」

儘管是毫無道理的一派胡扯,但卻講得氣勢滔滔彷彿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真是蠻橫無比的小霸王,楊泰隆苦笑著搖頭。

不過,至少這位少爺是很認真的想要搞他的大玩具,而不是那些買了洋物之後,就放在供桌上作為對親朋好友炫耀與展示之用的庸俗之輩。

大概是以後還想留下合作的空間,作為對楊泰隆的補償,上官謙允諾在北領六府沿岸各港的市舶司官倉中,提供給泰記優惠的免費倉庫。因為繁榮港都的岸際土地是一吋難求,何況是寶貴的倉庫空間,擁有港灣倉庫的使用權就相當於開闢了新的商路,明年弄到足夠的船後就能在北方開闢貿易航線,因此趕到勉強扯平的楊泰隆也就滿意地達成了協議,把廣財輪與船員交給了上官謙───反正只要有錢,就不愁買不到船。

為了採購新的輪船作為廣財輪的替代品,楊泰隆於是動身前往北島打聽是否有特瑞希瓦爾特船可買,輾轉打聽之後一無所獲,只得再向南方的漢密斯洋行那裡打聽消息,才採購到了新的代替品;就在這樣的奔波之中時光飛逝,再度聽聞到關於北領公與他的大玩具之事,是過了大約三個月之後的事了。

有位從北方來的漢密斯船長,在拜訪泰記的金州分行交涉買賣,楊泰隆從他口裡得知了關於廣財輪的悲慘下場。

「什麼?壞掉了?是沉沒的意思嗎?」

「不,只是觸礁而已,不過外輪整個毀掉了,船身也進水的厲害,雖然沒有傷亡,但是現在被拖到了海東港的船塢裡,大概得修理很久吧。」洋船船長詳細地解釋道。

因為廣財輪已經不是自己的東西了,楊泰隆聽的是啼笑皆非,甚至是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不過冷靜下來之後,心裡又冒出一絲涼意:那位少爺公爵該不會找上門來,藉口是泰記的船員學藝不精搞壞他的船而要求賠償吧?

想到這裡,就覺得這種事情實在是非同小可,而且越想越覺得憑那位大少爺的胡來個性也倒不無可能。即使出事的不是泰記自家船,但是楊泰隆還是連忙備船動身北上,前往北領公居城所在的嶺北府首府.海東城去撇清關係。

海東城原是為了防備儀旭汗國等克薩爾系的關外遊牧民族入侵,而由北領公把數百年來北方豪族、屯民所建造的屯堡據點連結起來而建造的要塞都市。這道陸上防線從海東城為起點,沿著李家屯、沈家堡、駱家屯、赤門關等邊防要隘,一路延伸到遠方的東領公蘇家東寧府領地。

然而隨著克薩爾諸汗國的分裂與過時,海東與長城防線也就失去了其意義,邊防戒備的意義逐漸被北方貿易集散地的角色給悄悄易位;如今海東城外的海東港早已發展成數十萬人口的大都市,海東城也就從包圍住屯民的堅城防塞成了被居民包圍的觀光景點。

即使海面上吹著刺骨冷冽的北極季風,乾冷的鐵灰色天空中飄散著朵朵雪花,但是十二月對海東城來說,卻是比起風和日麗的春夏時節更加忙碌的日子。

北方六府本就不是什麼魚米之鄉,因此需要從南方的京兆、金州、綠水等中原諸府進口大量的糧食過冬;同時則在這些運輸糧食的商隊與船隻回程時,把邊境地方的珍貴商品載回中原,過程中一分多餘的空間都不會留下。

本來冬季就是獵捕銀狐和雪貂的好時節,再加上過年過節帶動的人潮景氣熱鬧非凡,因此不論海陸商路都迎接了極為龐大的商機脈動,海東城下的皮草與藥材批發商行裡擠滿了各路商人瘋狂地採購著。

不過就在這種兵慌馬亂的商戰之下,意外事故也就更加層出不窮:楊泰隆在搭著廣福輪來到海東港時,就在雪花薄霧中注意到了幾艘歪歪斜斜地擱在岸上的殘破樓船與洋船艦影,在這海象多變的冬季進出海東港是要冒上很大風險的。

由於海東港並非深水良港,乃是城下市街發展擴張而來的河口港,因此數百噸以上的大商船便不敢入港停泊,而是以舢舨接駁,來往於近海與碼頭之間裝卸運貨;楊泰隆本身是非常熟悉冬季北方海象與水文地形的老練跑船人,再加上這一趟造訪海東,船沒帶上沉重貨物,操縱起來更為輕便靈巧,因此就把廣福輪直接開進港裡,泊靠在北領公的官船用碼頭旁。

碼頭旁的官塢裡,泊的正是那艘觸礁損毀的廣財輪,它的水車輪與船腹都被扯開了大洞,車輪上貼的裝飾用金箔也被扯開,船身上到處可見大大小小的擦傷,原本在北島受損的舊結構也搖搖欲墜的感覺,雖然一時沒沉得以拖回港裡,但已經是跟報廢沒什麼兩樣的狀態了。

在觀察了一陣子之後,楊泰隆也得出了「得報廢了」的結論,反正本來就是條事故船的廣財輪,實在不能期待它堅固到哪去。接下來就是去找大少爺了。

在當面見到上官謙之後,很快就證明楊泰隆的擔憂,不過是基於對那位少爺的個人偏見而導致的杞人憂天。

「不,我並沒有要怪你的意思。」在簡單寒暄幾句後,被問到關於廣財輪之事的少年公爵搖搖頭,明確地表明了他的態度。

上官謙是在海東市舶司的招待所中接見楊泰隆的,因為並非在戒備森嚴的居城內,所以氣氛上也就輕鬆許多,在簡單的一間北島和室內,北領公上官謙、泰記主人楊泰隆,還有一位跟上官謙看起來年記差不多的少年書記在旁手持紙筆,看起來是要記錄公爵接見外人的對談而來。

現在的上官謙把原本孩子氣的髮型作了些改變,原本前額的小撮瀏海,和垂在後腦杓的馬尾巴都消失了,造型上改成較為成熟的髮髻,再加上做工精美的頭冠和一身鮮紅華麗的袍服,氣勢上也儼然有了點公爵樣子。

不過可能是因為船難事故的影響,講到這個話題時,上官謙的面容上少了點初生之犢的銳氣,多了些疲憊與失望:「這種事情遲早都會發生,本公也早有心理準備,但沒想到來的這麼早而已。」

「是啊,真是太突然了。」雖然想要深入講些有實際作用的話,但是又擔心會不會因此戳傷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的大少爺,楊泰隆只得隨便應付地答道。

「也許是天意吧!原本想說遲些時候再著手進行的,不過或許現在正是時候。」在搖搖頭感嘆幾句話後,上官謙的話鋒一轉,忽然跳躍到了一個新方向去。

「著手進行…進行什麼東西?」

「我想要趁著這次機會,建造北領自己的熱水輪船。」

「…啊?」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太祖密史》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3日, 20:35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楊泰隆也太好運,隨意跟人攀談幾句就能認識未來的開國皇帝,伴君如伴虎,不知道楊泰隆之後的命運會怎麼樣就是了。

文章很好地把楊泰隆的商人特性與上官謙的自信積極呈現出來,一直蠻好奇玄國是怎麼樣走向海洋大國的,也許就從這位不把洋船當環境的公子哥兒開始,

期待之後發展的故事。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