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9月 22日, 04:10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假期的開始》﹝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22:0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3
文章: 442
上、航班

  一輛帶有邊車的摩托車在林茲堡里夫機場大樓前緩緩停下。這輛摩托車全車被塗成了卡其色,在其前輪上帶有著一個車頭大燈、在大燈後方有兩根金屬支柱自前輪向斜後方延伸支撐住了摩托車的龍頭手柄,時速錶則被固定在了龍頭手柄正中央的前方;在手柄後方則是一般摩托車常見的圓弧形油箱,油箱蓋被設置在油箱頂端的右前方;至於在油箱下方,便是這輛摩托車的心臟:一顆633cc、出力14匹馬力、碩大的單氣缸氣冷引擎。在油箱與引發之後,是一個在底下附有數條彈簧做為避震的黑色皮革座墊;在這座墊後方有一個呈現ㄇ字型的大握把,而ㄇ字型大握把的後面則是固定在後輪支架上、也有數條彈簧做為避震的另一個黑色皮革座墊。

  如果在此都還可以說和一般摩托車造型並無太大差異的話,那麼這輛摩托車的邊車就不同了;這輛摩托車的邊車不同於一般摩托車常見之箱形構造,其採用的是楔形構造:此邊車前方只有一塊上方向後傾斜放置的鋼板,這塊鋼板上有一個可朝前折倒的風檔與一個可朝後折倒的ㄇ字型大握把,前方鋼板底部則呈弧形與邊車底部的鋼板焊接在一起;車底鋼板則往整輛邊車後方延伸、並在車尾焊上了一個直立的長方體工具箱,而在這工具箱後方還掛有一個備胎;至於邊車側邊也焊有一條鋼板與車前和車底鋼板連接,不過這條鋼板的寬度不大、剛好能讓邊車側邊呈現出一個ㄩ字型的大開口。另外在這邊車的車斗中則設置有一個單人座皮製沙發,似乎是為了讓邊車中乘客有比較舒適的乘坐感;不過在這沙發的旁邊卻是沒有鋼板阻隔、直接便是邊車的車輪。這邊車與一般邊車不同之處除了造型外還有一點,那就是在邊車與摩托車本體間可以見到一個傳動輪自邊車底部連接到邊車的車輪上;也就是說,這輛邊車摩托車是三輪傳動式的。

  而在這輛摩托車的前輪擋泥板與後輪擋泥板上,固定有此輛摩托車的車牌:「NA-8789」;從這塊車牌上的「NA」可以看出來這輛摩托車是屬於聖克勞茲海軍的軍用摩托車。雖然這是一輛軍用摩托車這件事從摩托車上坐著的三個人都身穿軍服就可以看得出來。

  當摩托車完全停下後,坐在摩托車前座的駕駛便起身從摩托車的左側下來。這名駕駛的膚色呈現健康的小麥色,而雖然駕駛身穿著黑色的羊毛軍服大衣、棕色皮靴與一樣黑色的長褲,但卻無法掩飾住其高挑修長的一雙美腿以及胸前的豐滿;很明顯,這名駕駛是位女性。然後駕駛將她頭上的風鏡與皮帽拿了下來,露出其淡紫色的秀髮與美麗的容顏。

  「衛斯里一等兵!接下來要麻煩你將這輛摩托車駛回基地去了!」女性駕駛將拿下的皮帽及風鏡交給了剛從摩托車後座上下來、身穿著藍色水兵服的男性水兵。

  「是!瑪尼庫瑪中尉!」衛斯里一等兵接過了被稱為瑪尼庫瑪中尉的女駕駛所遞過來之風鏡與皮帽,然後對著這位女軍官敬了一個禮。

  不過女軍官並沒有回禮,而是走到了摩托車右側的邊車旁敬禮然後對著邊車上的乘客說:「長官,里夫機場到了。」

  邊車上的乘客穿著一襲黑色海軍軍裝、在其大衣右肩處則有數道銀穗連接到了右胸的排扣上;而這名乘客的肩上還以鈕釦掛上了一件黑色短披風,同時從其肩上的肩章裡有一顆三角星可以看出這人是名准將。另外在其白皙的頸部左邊之上,有著看起來像是刺青、又像是胎記的華麗圖樣,不過這個圖樣大部份卻被軍服給遮蓋、使人無法看出全貌。至於這名乘客的頭上則戴著一頂黑色盤帽,從盤帽之下流露出的是一頭銀白色頭髮。

  接著,這名准將似乎嘆了口氣、然後抬起頭來──讓人可以看到他有著足以讓許多女性自嘆弗如的美麗容顏以及其褐色眼眸──說:「凱瑟琳,對衛斯里這樣說也就算了;但對我能不能不要這麼規矩?我們兩個現在可是在放假來著。」

  准將接著將身上的行李箱拿開,然後從邊車的單座沙發上起身、並且將原本放在腿下的另一個行李箱遞給了被他稱為「凱瑟琳」的女軍官。接下來准將轉身對著衛斯里一等兵說:「好了,衛斯里,你現在可以把這輛摩托車開回去了。」

  語畢,准將便直接穿越了因為太早所以尚未有什麼車輛經過的雙線道馬路,來到了對面的里夫機場大樓門口前;凱瑟琳也從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了一頂小圓帽戴到頭上,接著也跟隨准將的腳步穿越馬路去到大樓門口前。至於衛斯里則戴上皮帽與風鏡並坐上了摩托車的前座,將這輛一直都未熄火的摩托車騎走了。


  里夫機場是林茲堡的主要民航機場,因此機場大樓也刻意建造的比較講究、是一棟仿古梅茵蘭式的白色──雖然真正的古梅茵蘭建築應該塗滿各種色彩──建築;不過雖說是大樓,但實際上只有兩層樓高,而在其正面大門口上還有著一個時鐘、上面的時間指著七點十分的位置;至於大門的屋頂上還立有著一根旗桿,上面的聖克勞茲國旗正在隨風飄揚。

  隨著准將與凱瑟琳從大門口進入了里夫機場大樓的大廳,可以看到在整棟大樓中央的大廳原來並沒有二樓、直達屋頂的天花板則是塊玻璃帷幕,使得早晨的陽光能夠從屋頂直接流瀉下來照射進大廳。而大廳的四周除了大門口外都圍繞著有一圈柱子、支撐住了二樓的走廊,在這些二樓走廊與一樓柱子所隔成的空間之中有著許多櫃台,這些櫃台上面紛紛寫著許多家航空公司的名字;另外在大門口正前方看到底的二樓走廊地板邊上,有著好幾塊時鐘、正中央的時鐘下方有塊銅牌寫著「林茲堡」,兩旁的其他幾塊時鐘下也有著銅牌寫著「斯特拉斯堡」、「英格林根」等等外國城市名,這些都是與林茲堡里夫機場之間有國際航線的外國城市。

  不過准將與凱瑟琳並未走向大廳四周的那些航空公司櫃台,而是走向了大廳中央一個巨大的八角形櫃台;在這巨大八角形櫃台的中央立有一根一樣八角形的柱子,而在這根柱子的每一邊上都寫著「先鋒航空」的大字。原來這是聖克勞茲的國營航空公司、「先鋒航空」的櫃台。

  「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有什麼需求嗎?」在先鋒航空櫃台後方的女性服務人員向准將這麼問道。

  「妳好,我想買兩張早上八點起飛經聖塔克魯茲往史卓克的航班機票,請問還有機位嗎?」准將把頭上的盤帽摘了下來,然後將盤帽夾在了腋下。但那位女性服務人員看到了准將的容顏後顯得十分吃驚。

  「天啊!」女服務員發出了一聲驚呼:「您是我們聖克勞茲第一位的空戰王牌、大衛‧培里‧方─萊特准將對嗎?」

  准將聽到這句話後,似乎露出了一絲苦笑:「是的,是我沒錯。」

  「天啊!能請您給我簽名嗎?我一直都很崇拜您,如果您能給我簽個名的話一定能讓我的朋友們給羨慕死的!而且您真的還沒結婚嗎?您知道因為您還未婚所以讓多少女性為您給傾倒了?況且您本人的樣子看起來也完全不像已經有33歲了!」

  就在女服務員似乎有將這類垃圾話給無限增值下去的態勢時,站在大衛‧培里‧方─萊特准將後方的凱瑟琳忍不住輕輕咳了幾聲,然後說:「不好意思,可以請妳先查查看有沒有機位嗎?」

  女服務員這才注意到站在方─萊特准將後方的凱瑟琳,在看到這是位美麗的女性後、女服務員便用似乎可以殺人的目光注視著凱瑟琳,接著問她說:「不好意思,請問這位女軍官您是哪位?」

  「我是聖克勞茲海軍北方艦隊參謀長大衛‧培里‧方─萊特准將閣下的副官凱瑟琳‧約納斯‧瑪尼庫瑪中尉,承蒙方─萊特准將閣下的邀請將一起前往史卓克渡假!」隨著說出了自己的身份,凱瑟琳抬頭挺胸將自己身軀站得更直、也讓其胸前的豐滿顯得更為可觀。

  「對,她是和我一起的。」看著女服務員的眼光望向了自己,方─萊特准將嘴上的苦笑似乎更濃了:「所以服務員小姐,能請妳先查查有沒有機位並順便找個簽名板來讓我為妳簽名嗎?」

  女服務員於是從櫃台後方拿出了塊簽名板,接著說了句:「我叫克萊兒。」後,便默默低頭開始查看機位。

  當方─萊特為名叫克萊兒的女服務員簽完名之後,克萊兒卻抬起頭來說:「糟糕,這架班機的機位兩天前就滿了。」

  聽到這個消息後,凱瑟琳似乎聽到方─萊特微微嘆了口氣、並輕輕地用其他人聽不到的聲音說:「我就知道昨天傍晚臨時才放我假一定會買不到這個航班的機票。」

  「那麼城際交通航班呢?我記得你們這裡每天應該都會有另一班中間途經小城市飛往史卓克的航班才對?」不過方─萊特似乎很快便接受了這個結果,並且向克萊兒問看看有沒有其他航班。

  克萊兒低頭查找了一下,然後說:「有了,今天有班早上八點二十分起飛經比靈斯郡往史卓克的城際交通航班,而機上的七個機位中目前只有一個訂位!」

  「好,那就給我這個航班的兩張機票!」

  「好的,那麼請您和您的副官拿著行李準備秤重。」

  當克萊兒說完後,方─萊特便拿起了自己的行李箱、接著站到櫃台邊的體重秤上,以讓克萊兒記錄他與行李的總重是多少;等到方─萊特秤重完後,接著換凱瑟琳站上去秤重。

  「這樣一共是兩張機票,每張590提勒、兩張共是1180提勒;不過由於這個航班的航程較長,所以我們先鋒航空目前有提供午餐服務、每張機票只要加10提勒便可以在中途點享用一份簡便午餐,請問你們需要嗎?」

  「好,那就兩張都加午餐吧。」方─萊特不等凱瑟琳表態便答應了下來。

  「好的,這樣一共是1200提勒。」於是方─萊特將價值剛好1200提勒的紙鈔交給了克萊兒。

  「好的。方─萊特閣下由於您的總重較重,所以您的機位是在最右後方的座位、以使飛機重心盡量靠近中間;至於瑪尼庫瑪中尉,因為妳的重量比較輕、所以座位安排在方─萊特閣下的前方。」克萊兒將機票給了兩人,同時解釋他們的座位劃分。

  「謝謝。」方─萊特接過了機票。

  「至於兩位的班機則是從大廳右側出口出去後右轉的第二架,請千萬不要搞錯了。」克萊兒接著告知兩人關於他們航班所屬飛機的位置。

  「謝謝,不過請問一下廁所在哪裡?」這次換凱瑟琳提問。

  「在大門口右側走道進去走到底。」

  「好的,感謝妳。」說罷,凱瑟琳便往廁所的方向走去;而方─萊特也緊跟其後走向了廁所。

  「感謝你們兩位選擇搭乘我們先鋒航空!」克萊兒職業性地向兩人逐漸離去的背影微微點頭致意。


  當凱瑟琳與方─萊特兩人上完廁所、走出大廳右側出口後,便來到了停機坪上;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停放在其右手方的一整排民航機,以及停放在大廳左側出口的另一整排民航機。而在兩人身後則是機場大樓靠停機坪側的五層樓高塔,這便是里夫機場的塔台;同時在這座五層樓高塔台的屋頂上還專門設置有一座無線電收發塔;另外在塔台三樓與四樓間的牆面上,又設置了一座時鐘,讓人知道現在已經是七點四十分。

  接著方─萊特及凱瑟琳兩人向右方走去。第一架出現的客機是架中型雙翼雙引擎客機,其機身的塗裝以銀色為主、沿著機身側邊的舷窗則有一條紅線與一條藍線延伸到整個機身,客機的尾舵也被漆上了藍、白、紅三個色塊;很明顯是屬於先鋒航空的塗裝。不過從機身旁立著的告示牌上來看,這是早上八點起飛經聖塔克魯茲往史卓克的航班;也就是方─萊特兩人原本想搭乘卻買不到票的那個航班,而非他們兩人現在應該搭乘的航班。

  於是兩人繼續前行,在越過剛才那架客機後便看到了第二架客機。這架客機是一種被先鋒航空大量採用的輕型客機、型號名稱為「軍校生」;其設計是一種低單翼單引擎小型飛機,從舷窗位在引擎後方兩側便可知道這型客機的客艙是位於引擎正後方,至於駕駛艙則位在客艙之後、於機身上方開設有一個單座開放式駕駛艙。而這第二架客機的機身塗裝方式也與第一架客機十分相類似,因此可以知道這也是一架屬於先鋒航空的客機。再從機旁立的告示牌上看,這便是方─萊特與凱瑟琳兩人所準備要搭乘、八點二十分起飛經比靈斯郡飛往史卓克的班機。

  不過因為這架班機還有四十分鐘才要起飛,因此在這架客機旁暫時只有方─萊特及凱瑟琳兩人在等待著。直到再過了十分鐘之後,隨著旁邊那架雙翼雙引擎客機開始轉動螺旋槳、乘客們也開始從機尾的艙門開始登機後,這架單引擎客機的駕駛才出現並且開始檢查飛機。

  又再過了約十分鐘,那架雙引擎客機開始緩緩離開了停機坪、並且開始向兩人面前跑道的右側滑行,這時一位手拿行李箱、穿著卡其色大衣、戴著眼鏡、頭戴一頂黑色小圓禮帽的男性慢慢步行到了兩人身邊;看來他便應該是這架小客機的第三位乘客了。

  就在雙引擎客機已經滑行到右側的跑道尾端、然後呼嘯著從方─萊特他們眼前起飛而過之後,身穿飛行皮外套、頭戴皮帽與風鏡的飛行員終於巡視完了整架客機,而後將一個木製小階梯放到了右側機翼根處下方、以讓人能登入位在右側機翼上的客艙艙門,接著才來到三名乘客的面前。

  「各位好,我是你們的機長亨利‧格雷‧羅賓遜──我的天,真的是你嗎?」羅賓遜機長望向了方─萊特准將。

  凱瑟琳似乎又看到了方─萊特沒有發出聲音、但用嘴型說:「又來了。」,接著用左手拿下了戴在頭上的盤帽、然後伸出右手向羅賓遜機長說:「對,是我,大衛‧培里‧方─萊特。」

  「天啊,我真希望現在有部照相機。」羅賓遜握住了方─萊特的右手。

  「等等,我有照相機!」那名穿著卡其色大衣的第三名乘客趕緊將自己的行李箱打開,然後取出了一台照相機、對準已經擺好姿勢的羅賓遜與方─萊特按下快門;接著換這名乘客讓羅賓遜幫他與方─萊特拍一張合照。最後在羅賓遜與這名乘客的要求下,方─萊特又分別在他們兩人拿出的筆記本上簽了名;然後羅賓遜機長和這名乘客互相交換了一下通訊地址,以讓照片洗出後可以寄給羅賓遜。

  「好,各位。我們的飛行計畫是預定在八點二十分從這裡、也就是里夫機場起飛,經過三個小時的飛行後於十一點二十分抵達比靈斯郡機場;就我拿到通知上來看,培根先生你是要在比靈斯下機對吧?」羅賓遜將有著方─萊特簽名的小筆記本收進了自己口袋裡,重新開始介紹起這架班機的飛行計畫。

  「是的。」這位被稱為培根先生的就是第三名乘客,他也正忙著把照相機與筆記本收回行李箱中。而從剛才的自我介紹中能夠知道他叫做奧利佛‧拜恩‧培根,職業是攝影師、在比靈斯郡開有一家照相館。

  「好,那麼我們在抵達比靈斯後會有一個四十分鐘的午餐時間,方─萊特閣下與瑪尼庫瑪小姐可以慢慢享用我們隨機票附贈的午餐。而在四十分鐘的午餐時間後,我們預計將會在中午十二點整從比靈斯機場再度升空、經過三個小時飛行後抵達史卓克機場。諸位有問題嗎?」見三位乘客都表示沒有問題之後,羅賓遜宣佈開始登機。

  當羅賓遜宣佈登機之後,三名乘客便走向了機身右側的木製階梯;隨後在奧利佛說了句:「女士優先。」後,由凱瑟琳先登上階梯、從位在機身右翼上的艙門進入座艙內部,接著是奧利佛、然後才是方─萊特。

  在方─萊特弓著身子進入座艙後,看到的是一個基本上沒什麼裝飾的客艙;其內部陳設是在客艙的中段與後段兩側各設置了兩個皮革座椅,而在客艙前段則靠著前部艙壁設置了一個三人座皮革座椅,這就是客艙內部的一共七人座位了;至於客艙內部的兩側各四塊舷窗,倒是每個都很貼心地附帶了兩塊碎花布窗簾、在被陽光直射時可以拉上;另外或許是為了要讓客艙內部不要過於有金屬感,所以整間客艙的艙壁、包括地板都被漆成了米黃色。而此時凱瑟琳與奧利佛已經就座,其中凱瑟琳是坐在客艙中段右側的座位上、奧利佛坐在後段左側,於是方─萊特將行李箱放在了後段右側座椅前的地板上、然後坐上了這最右後方的座位。

  接著羅賓遜將客艙的艙門關上,然後將木製階梯拿給了不知何時出現在旁邊的地勤人員,接下來沿著地勤人員架設好的鋁梯爬進飛機頂部開放式駕駛艙內。當他爬進駕駛艙內後,地勤人員便將鋁梯拿走;隨後羅賓遜在確認引擎周遭沒有人之後,按下了駕駛艙內的引擎啟動開關、並在連續啟動數次後終於將螺旋槳轉動起來。等到螺旋槳轉動正常後,羅賓遜示意地勤人員將客機兩個前輪前後的木擋拿走;於是這架單引擎小客機開始滑行,並且緩緩朝右側的跑道底端前進。

  直到飛機滑行到了跑道底部後,羅賓遜才將這架「軍校生」式小客機朝左旋回、對正跑道以準備起飛。接下來羅賓遜拿起無線電:「林茲堡里夫機場塔台,這是先鋒航空經比靈斯飛往史卓克的聯絡班機、我是機長羅賓遜,現已就位準備起飛,請準許我起飛。完畢。」

  「這是林茲堡里夫機場塔台,你已獲得許可可以起飛。」不過數秒後,從羅賓遜機長的耳機中傳來了一個男性聲音。

  「收到,我即將加速起飛。」話才剛說完,羅賓遜便將引擎轉速提高、整架客機開始加速沿跑道前進。而在客艙裡的三名乘客則感覺到飛機速度越來越快,接著機身開始呈現水平、然後飛機離地。

  「林茲堡里夫機場,這是羅賓遜,我已經起飛!」飛機離地後不久,由於氣流所造成的聲響、使羅賓遜必需用吼的對著無線電通話。

  「這是林茲堡里夫機場,收到。由於我們的無線電接收站收到了來自一架海豚航空所屬『騾馬』式郵務機的訊號正處在你現在的航向上,因此建議你應立即轉向方位193直接航向比靈斯機場。」從羅賓遜的耳機中又傳來剛才那個男聲。而這即是這數年才開始出現的空中管制;自從在十年前聖克勞茲發生了史上第一起民航機空中對撞事故後,聖克勞茲已強制境內所有飛機都要接受空中管制。

  「這是羅賓遜,收到。我將直接右轉至193方位並爬升至19000呎。」

  「這是林茲堡里夫機場,你的航向與高度都已獲得許可。」

  「收到,這是羅賓遜。」接著羅賓遜拿起了位在駕駛艙右側的一個通話軟管,這個通話軟管連接到客艙內部的一個黃銅大喇叭。然後羅賓遜對著通話軟管說:「各位女士先生,我是你們的機長羅賓遜;我們已經起飛並即將進行一個大幅度右轉以直飛比靈斯機場。建議各位可以在右轉時向右側舷窗觀看林茲堡的空中光景。」

  隨後羅賓遜便開始將客機向右轉,並且將飛行高度逐漸拉高。


  之後近三個小時的航程中,羅賓遜一邊每過一段時間便將自己的飛行高度與方向通報給飛行路線上幾座較大的機場、一邊在飛過一些風景名勝時通過傳聲管向三名乘客進行旅遊導覽並通知他們觀看。

  「各位女士先生,我們已經到達比靈斯郡、即將降落在比靈斯機場,還請各位乘客等一下不要以為我們的下降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在持續飛行了三個小時之後,羅賓遜通過傳聲管向乘客們宣佈即將降落在比靈斯機場的消息。

  接下來這架「軍校生」開始逐漸降低高度,並在中間做了一次小左轉;然後羅賓遜將飛機對準了比靈斯機場的跑道,緩緩地慢慢降落在跑道上。而乘客們先是感受到了客機的兩隻固定式前輪接觸到地面,接著是在機尾的後輪觸碰到地面但又輕輕彈跳起來、直到彈跳數次之後後輪才完全貼到了跑道上。而後客機開始滑行,一直滑行到了比靈斯機場大樓前方的水泥停機坪上才停下。

  「各位女士先生,我們已經抵達比靈斯機場,請要下機的乘客準備下機、不要忘記了自己的行李;至於仍要繼續搭機的乘客則可以將行李留在機上後下機活動一下,若是有購買我們先鋒航空機票附餐服務的乘客則可以拿著機票到機場大廳的先鋒航空櫃台換取餐點。」羅賓遜機長再次通過通話軟管通知三名乘客一些注意事項。隨後方─萊特身後的客艙艙門被地勤人員打開,而客艙內三人也依照上機時的順序依次下機。

  三人下機之後,由於機身右側面對著機場大樓,所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這座機場大樓。而比靈斯機場大樓比之出發時所看到的林茲堡里夫機場大樓則顯得遜色許多,不過是棟只有一層樓、平面上呈現出正方形、四邊牆壁大概只比三人所搭客機機身略長個數公尺的水泥建築,在這正方形的正中央則突出有座高達三樓之水泥塔、從頂樓四周佈滿玻璃帷幕來看這就是比靈斯機場的塔台;整座機場大樓的外牆也只是單純地刷滿白色油漆,不過整棟大樓那漆上藍色油漆的波浪狀屋頂大概還算略有特色。

  「好小。」這是凱瑟琳看到比靈斯機場大樓的第一想法。

  「其實這不算小了,好歹比靈斯郡有二十幾萬人、也算是這附近的政經中心。不然妳可以看看那些在十多年前因為亂七八糟的『一郡一機場』政策蓋出來的小郡機場,有的根本是用木頭隨便蓋一間出來就了事!」方─萊特對於凱瑟琳的感想似乎不以為然,然後方─萊特指著在機場大樓兩側停機坪上停著的許多雙翼單引擎小型客機說:「凱瑟琳妳看到這些飛機了吧?」

  方─萊特所指的這些雙翼單引擎客機有著與「軍校生」式相似的配置,即引擎正後方是客艙、客艙後方的機身頂部有一個開放式駕駛艙,與「軍校生」式的差別主要只在這些小客機是雙翼機、以及機身更小使得客艙只能乘坐四人。這些雙翼小型旅客機是瑟拉菲諾所產的「騾馬」式,因為價格低廉所以聖克勞茲民間也大量採購了此型旅客機。

  「是的,閣下。」凱瑟琳示意她有看到這些小型民用機。

  「這些大部份應該都是來自附近其他小郡的郵務機,如果比靈斯機場真的是一般小機場的話,妳是根本不可能看到這麼多飛機的。」說完後,方─萊特便跟著奧利佛的身影自機場大樓中央入口處走進了這棟比靈斯機場大樓;而凱瑟琳緊隨其後。

  然後方─萊特與奧利佛互相道別,目送著奧利佛穿過大廳走出機場大門。接著方─萊特往左方走去,坐到了機場大樓內所劃設的休息區桌椅上面,再將自己的機票拿給凱瑟琳要凱瑟琳去先鋒航空櫃台拿兩份餐點回來。

  「閣下為什麼要這麼做?」凱瑟琳接過了方─萊特的機票,但卻很是疑惑。

  「因為我得要低調以免再發生一次起飛前那種狀況。」方─萊特略顯無奈地如此回答。

  於是凱瑟琳拿著兩張機票前往了先鋒航空的櫃台,並在與櫃台服務人員交談一會過後拿回了兩隻野餐籃,然後放到了方─萊特面前的桌上,接著說:「閣下,服務人員說要我們用餐完畢後記得將餐籃、瓶子與開瓶器交還給櫃台。」

  「難怪這附餐服務只要10提勒這麼便宜。」方─萊特在打開野餐籃後不禁啞然失笑。只見野餐籃裡只是一份用餐巾紙包著的起司白醬咖哩香腸潛艇堡,另外附有一瓶可樂;可喜的是這份附餐還算有良心,記得在籃中放了一個開瓶器。

  「難道閣下不適應嗎?」

  「談不上什麼適應不適應的,只是和想像有落差罷了。還有我說過了,我們現在是在放假,就不要一直用『閣下』稱呼我了;妳就直接叫我大衛吧!」方─萊特、或該說是大衛將潛艇堡拿了出來,並且咬了一口。

  「那怎麼行!就算您不是我的上司也不是名海軍准將,但您還是方─萊特家的少爺、方─萊特家下一代唯一的繼承人啊!」實際上在聖克勞茲,只要提到方─萊特家便一定是指聖克勞茲國父方伯濟的後代、基本上掌握了聖克勞茲工商業界的豪門,被戲稱為聖克勞茲兩大王族之一、也以人丁單薄著稱。

  「可是妳不也是姓瑪尼庫瑪嗎?」大衛將口中的食物吞下後這麼說。而瑪尼庫瑪家族便是一般人所戲稱的另一個聖克勞茲兩大王族之一,乃是在聖克勞茲被稱為聖克勞茲之前統治此地的土王家族、因此也掌握了聖克勞茲大片土地與一級產業生產。

  「但我卻只是沒落的旁系,還是母親與外人私通所生下的私生女,我只是從母姓而已……」與方─萊特家族不同,瑪尼庫瑪家族卻是以子嗣眾多而聞名。

  「所以這是妳第一次坐飛機?」

  「是的。」

  「難怪你剛才在機上那麼興奮,在機長講說有什麼風景時都會盯著舷窗外看。」大衛將已經吃掉了一半的潛艇堡放到桌上,隨後拿起開瓶器將可樂瓶蓋給打了開來。

  「不過,那又怎麼樣?難道這麼一點身份地位上的差別就讓妳不能直呼我的名字?還是要我下命令給妳呢?凱瑟琳?」大衛喝掉了數口可樂,然後將可樂放到桌上,接著望向了凱瑟琳。

  但凱瑟琳避開了大衛的目光、也沒有回答,而是開始默默吃起了自己的午餐。大衛見此也只能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消滅起眼前的半個潛艇堡。兩人便在相對無言中結束了這頓午餐。


  接著凱瑟琳將兩人的午餐籃拿去歸還給了先鋒航空櫃台,而兩人也一言不發地各自去上了廁所、隨後各自上了飛機。不過和之前三個小時航程中不同,為了保持飛機重心、凱瑟琳將座位換到大衛左手邊的位子上,也就是原先奧利佛所坐的左後方座位。很快地,飛機又起飛了;但兩人在接下來三個小時的航程中仍然沒有交談,一直到飛機在史卓克機場降落後仍舊如此。

  直到飛機在史卓克機場停機坪上停好、兩人下機前,凱瑟琳看起來似乎鼓起了勇氣、望著大衛說:「大衛!如果您堅持的話我可以這麼喊你,但這樣我也希望你能叫我『凱特』。」

  「好啊,凱瑟琳──不,是凱特才對。」於是大衛微微地笑了。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室內空調,你是人類的救星、革命的發明、民族的燈塔、文明的長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假期的開始》﹝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0日, 00:0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其實細節寫得太過詳細反而會無法想像這個東西長甚麼樣子(就像你描述了心臟、腎臟、大腸、胃跟膀胱,但是就算這些合再一起也兜不出一個"人"的外型),我自己是這樣的感覺

男主角是個現充這點很合乎麥可的風格(?),對於那個時代的航空業的描述相當透徹我覺得很挺不錯的

其實那三小時的飛行過程可以多加入角色間的對話、窗外風景或是故事、人物的介紹,這樣一來可以帶出人設也可以讓讀者有飛了三個小時的感覺(不然其實我順順看只覺得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針對兩大的家族的關係還有介紹其實可以再多一點帶出男女主角之間的關係

聖克勞茲,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假期的開始》﹝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4:0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張邁可的小說特色就是非常明確清晰易懂的舞台描寫,加上全自動讀稿機般的人物...真的是上帝每關一扇門就會為人開一扇窗的寫照呢。

個人的建議是小說中的對話部份可以適當的增減以讓對白更顯得自然一點(雖然我不覺得你會把我的建議聽進去,沒差我只是寫爽的)。

例如「接下來要麻煩你將這輛摩托車駛回基地去了!」>「你去把這傢伙駛回基地吧!」
「您是我們聖克勞茲第一位的空戰王牌、大衛‧培里‧方─萊特准將對嗎?」>「您---您該不會就是那位方-萊特閣下?鼎鼎大名的王牌方萊特?」

...諸如此類。總之看在至少肯寫而且也不致於看不懂的份上予以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假期的開始》﹝上﹞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6日, 03:36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基本上又是一個充滿重複累贅敘述的開頭,讓人在閱讀中容易疲乏且不耐煩。

對話不夠口白,沒能妥善運用創造角色感,只淪為制式交談甚為可惜。

對於當時帶民航業的描述很透徹,很容易融入這樣的敘述環境。

不過也有些小問題,譬如一開始的女服務員,沒有把真心熱烈的感覺表現出來,甚至個人認為不會冒出"而且您真的還沒結婚嗎?您知道因為您還未婚所以讓多少女性為您給傾倒了?況且您本人的樣子看起來也完全不像已經有33歲了!"
女服務員想留下好印象似乎也沒很強烈,應對內容欠缺想表現出的感情,導致閱讀有前後不一致感,而且身為女服務員不是應該要比客人更早提出替代方案?

慢慢享用我們隨機票附贈的午餐---應該不是附贈的,有付錢~~~

「但我卻只是沒落的旁系,還是母親與外人私通所生下的私生女,我只是從母姓而已……」---就算是這樣,一般人也不會稱呼自已為"私生女"吧?明明就會用其它詞句說明。而且通常說跟母性就多少有這種意思了。

感覺浪費了兩段飛行時間,都被直接帶過...應該可以多描述主角跟女主角的互動,尤其是女主角的第一次搭機!

方舟OK~~~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