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1月 25日, 23:42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02:25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967年夏末,長晨帝國福南藩國藩王府東廂。

  在這個外型混和幾何式的神州風交錯格紋和福南風鳶尾屋頂,看起來古色古香的建築物中,其內部卻有著意外的現代式裝潢;不僅僅是天花板上那懸著的洋式水晶吊燈,房間偏正中後方的洋式大辦公桌上,還有一盞檯燈,兩三台電話,地板是光可鑑人的櫸木地板;房間兩側的洋風書櫃上擺放整齊的裝訂本精裝書幾乎塞滿了整座書架,整座房間最具有本土風味的擺設,大概就是置放在房間右側,用來待客的長椅和長桌,那編作精美的藤製家俱。

  書案上,成堆待處理的文件山積,書案前,一位身著灰色神州長馬褂,有著濃眉橫眼,肩寬如橫樑,胸厚如磐石的的大漢,一手雖狂搔著他童山濯濯的腦袋,握著鋼筆的另一手卻從未有些許休息。

  「刀大人,新的公文來了。」一位身著一襲紅衣,頭頂縫著斑斕鳥羽的帽子,而相貌顯較辦公桌前的大漢陰柔許多,身材更是小了幾十號不只,捧著的文件和他的半身幾乎一樣高的美少年直接用身體推開大門走了進來。他是王府內的小廝,雖然身份地位和坐在辦公桌前的人不可以道里計,但乍看之下,總會令人產生一種小廝的出身遠較大漢高貴許多的錯覺。

  「啊,又來了嗎。放在我辦公桌的左手邊吧。右邊的那一邊已經批好了,你拿去樞機房給樞密覆核建檔。」

  「是,刀大人。」

  當小廝將文件疊上辦公桌時,一陣風從大漢背後的窗戶猛然切入,室內造成的風壓順間掃過辦公桌上的文件,讓雪片般的文件如瀑布般流洩到地上,也將置放在辦公桌左側的名牌一併掃到地上。

  「啊啊,糟糕…」小廝手腳一片慌亂,急著想要把文件統統捧起來,但堆疊不規則的文件卻從他的雙手中溜下去…

  「別慌,小夥子,我來幫你。」大漢自辦公椅站起了身,讓蹲在地上的小廝幾乎籠罩在他的陰影之下。

  「不不,怎能麻煩大人…啊啊啊!」健壯的事務官不理會再度讓文件散落一地的小廝,與和他體型不大相稱的俐落手腳將地面的文件拾了起來。

  「還好吹掉的都是已經辦過的…啊。」電話聲在此時很不體諒的響起,大漢起身道:

  「小夥子,你把這些整理好後就直接搬走,不用照號碼順序疊了,一次搬不走就多走幾趟。」

  電話鈴聲響到一半時瞬間停止。「喂,我是王府顧問…」

  小廝將拾起的文件分成了三堆,搬到一旁的藤椅上放好後,回頭拾起下方燙著「高階顧問刀應猛」七個金字,上方刻著字體較小的一連串洋文字的桌牌;小廝雖然看不懂,但知道那是潘國語,意思大概也和方塊字的意思差不多。小廝拂了拂桌牌上的灰塵放回原位,轉頭搬起了其中一疊文件,微微向正對電話口沫橫飛的高階顧問欠身道:

  「刀大人,小生暫且告退。」

--------------------------------------------------------------------------------------------------

  在福南王府高階顧問刀應猛終於擺脫了那貼到他耳朵發熱的話筒後,滔滔不絕過口渴不已的他拿起了漆紅杯呷了一口茶,茶水雖早已冷去卻讓他覺得稍微舒暢些,畢竟就算房間在怎麼通風,那日正當中的熱浪卻還是毫不留情的席捲整個福南高地,根本無處可躲。刀應猛仰頭盯著水晶燈,稍微思索他為何會來到這熱煞人的南方國度受活罪。

  刀應猛本為南天人,出身於南天故都晨瑄的書香世家,那裏雖然也是夏季酷熱,冬季無雪的南方國度,但起碼四季還是稍微鮮明些;本名陶英夢的他,憑著自身的努力,考進了雖由洋人把持,卻是許多寰海讀書人夙夜興寐懸錐刺股也想要進去的機關:天晨皇家總稅務司署。這個在許多年前即受南天長晨政府的委託,由潘國人以潘國文官制度一手建起,掌理著南天長晨所有關稅收入和進出口查驗的新式海關,不僅薪水多出天晨普通公務員的三倍不止,退休後的待遇更是不可以道里計。儘管陶英夢自幼熟讀的四書五經在考試中根本無用武之地,還要苦讀潘語和用潘國文字寫成的法規和稅則,但他終究是突破了那窄門,走進了那人人稱羨,矗立在昇龍市月灘的稅關大樓,正式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一陣風再度從他的後方吹來,這次他有備而來的拿起了紙鎮壓住了文件,及時遏止了文件再度四散紛飛的歷史。

  那紙鎮上的龍紋,和總稅務司署的戳印是如此的相像,騰雲駕霧的蛟龍是寰海人驕傲的象徵,但這象徵的握柄卻總是在潘國人的手上;他們自遙遠的北方而來,經過了數百年的滲透,在寰海地區立下了不只一席之地的影響力。耳濡目染下,寰海神州人就連身分認同和審美觀等標準也漸漸被他們同化;陶英夢雖然體型相當高直,估計是先祖混了北神州人的血統,但身形卻相當瘦弱,神州人的相貌卻總還是讓他在這個以洋人為主的組織內被側眼看待。儘管潘國人在公事的處辦上相當公正,閒暇時也不會忘了邀請他出席各式各樣的場合,但在字裡言談間他還是清楚的感受到,他是個徹徹底底的外人;有次晚宴他不經意的聽到紅髮碧眼的潘國女同事說他是「高大的弱雞後」,他發起憤來,之後每餐都狂嗑他原本一聞到味道就會反胃的牛排,下班後也去索可蘭人開設的拳館練習洋式拳擊。如此的猛烈鍛鍊下,他的身形終於與他的身高相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即使是潘國人中的壯漢,或以勇悍著稱的辛克族警察,想和他挑起衝突時恐怕都得考慮再三…

  一想到這裡,原名陶英夢的刀應猛不禁浮起了淺淺的微笑。他拿起了菸斗,倒進了拉克斯帕瑪產的便宜菸草,劃開火柴點燃後,一陣刺鼻的菸味瀰漫了整個室內,他的嘴裡也嘗到了那菸草特有的苦滋味。

------------------------------------------------------------------

  他努力工作了三十年,其工作的才能也獲得了洋人的肯定,總稅務司佩提從男爵—也就是整個天晨海關機構的大掌櫃,甚至親自頒授榮譽授帶給他,在幾次晚宴中也與陶英夢相談甚歡;最後佩提給了他副稅務司的位置;在一個海關的關卡內,副稅務司是個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高階公務員,但他等了許久,卻總是等不到扶正的機會。

  直到他在當地頂上的唯一一個上司,潘國籍的稅務司在一場午後的爭吵後,脫口的一句「該死的南天人」,讓他猛然醒悟,即使他操著一口流利的潘語,熟悉他們的一切,甚至外在的體型也與他們並駕齊驅,但他終究還是披著神州人的皮。一口血氣衝上來的他,把辭呈甩在洋老闆的臉上後,帶著退休狀和另一封辭呈搭著船逕赴昇龍市,因為火氣衝天的稅務司拒絕向上級打電報呈報他的辭呈。

  當他站在總稅務司面前時,佩提從男爵露出了一副憂傷的表情,閱人無數的陶英夢看的出來,這位洋老闆中的洋老闆是誠心地為他抱屈。

  「馬丹˙蓋赫稅務司也實在是太衝動了…看來我得找個時間好好處理他。倒是你,陶先生,你是真的不願意再待下去了嗎?」

  「是的,我老實和您說了,我覺得我在這裡沒有繼續晉升的機會,剛好我的退休年限也到了,所以我想趁這個機會告老還鄉。」

  年紀少說大了陶英夢十歲的白鬍子洋人盯著這位差不多才剛剛知天命的中年神州人,臉上浮現了淺淺的微笑。

  「是嗎,告老還鄉啊。既然你辭意甚堅,那我也不攔你了。」

  「感謝裴總稅務司閣下您的體諒。」佩提從男爵曾為自己起了一個優雅的神州名「裴禮士」,署內的神州人大多用這個名字稱呼他。總稅務司在他的辭呈簽了字蓋了章之後,交還給了陶英夢。

  「感謝您,那麼我們就此再見了。」

  「謝謝你這三十年來在署內的服務,陶先生,不過我希望你先別急著走。畢竟現在我們已經不是上下屬的關係了,那我們就以朋友的身分聊聊吧?」

  「這倒沒甚麼問題,閣下。」陶英夢想說反正退休金也到手了,要回鄉也不差這十分鐘,順口答應道。佩提引導他在辦公室旁的沙發坐了下來,為他倒了一杯白蘭地。

  「首先…我們先為你以後悠閒的退休生活乾個杯吧?」佩提舉杯道。兩個裝著冰塊和琥珀色酒液的玻璃杯碰撞在一起,發出了清脆的聲響,白蘭地的香醇烈勁甚至在入喉許久後,在嘴裡仍有著殘餘的燒灼感。

  「謝謝閣下。」

  「別再閣下了,叫我佩提就好,記住你我已經不是上下屬了,而是朋友。」

  「是。」陶英夢沒有吐槽他們仍以上下屬的口吻確立兩人平等關係的這件事,只等著看佩提他葫蘆裡到底賣著甚麼藥。

  「那麼,英夢兄,你結婚呀沒?」佩提突然講起了南天語。這種語言雖和神州標準語關係親近,但發音方式大異其趣,陶英夢不禁暗暗讚嘆佩提的流利口語。

  「阿沒。我告今嘛攏沒結婚。」陶英夢也說起了南天母語,和總稅務司說他還沒有結婚。

  「金價糾可惜耶。」佩提雖然嘴上說為他婉惜,但語氣似乎不是那麼的真心誠意。

  「否你喜袂給我牽線?」陶英夢半開玩笑的說,畢竟堂堂掌管牽動一億餘人經濟活動的寰海大掌櫃在年屆古稀之時想要轉職成月下老人的想法實在頗為好笑。

  「我知影幾類所在,你想袂去試看邁否?」佩提突然正色說道,陶英夢露出了訝異的表情,他都已經說他要退休了,他的前老闆還想介紹他去甚麼地方工作?

  「我已經貢我袂退休啊捏。」陶英夢重申了一次他的立場。

  「兮類所在有金多查某囝仔喔,那查波人卡少,你也些去試看邁。應該也行查調你耶灣某。」佩提露出了紳士般的笑容,鼓動陶英夢去某個地方尋找另一半。總稅務司署曾協助政府承擔一些戶口調查的業務,佩提口中女多男少的地方那自然是…

  「你系貢長晨?」

  「貢卡精準耶,系福南。」

  現今被稱作長晨的地方位於南方大陸西北角,自古以來民風剽悍,當地人不是與亟欲擴張其勢力範圍和影響力的瀞帝國作戰,就是長年陷入永恆的部落內戰中。大約在一百年前外洋的潘國入主當地後這個情況才被遏止,但長晨的男女比例卻從來沒有持平過。即使到現在,勇悍衝動的長晨男子仍會以各式各樣的蠻勇舉動證明自己的男性價值,以致當地男性的平均壽命總是沒辦法和女性拉近距離;而福南,則是位於長晨帝國最南端的邊境藩國,其民獷勇豪邁之風更是居全長晨之冠。

  「你係袂叫我去做啥?」陶英夢看著這背後彷彿有條狐狸尾巴冒出來的洋人老頭,確認他到底想要給自己介紹甚麼新工作。

  「我想袂介紹你去做福南王耶顧問。」謎底揭開,佩提打算介紹陶英夢去福南藩王底下當差。

  「但係我想袂蹬去我耶古鄉…」陶英夢嘴上雖然說想要回鄉,但心裡有點天人交戰,畢竟再怎麼說,雖然他已屆退休年齡,但他終究是抱著職場不得志的心情抱憾離開的,也許佩提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會把他留下來「抬槓」。

  「薪水伍卡高喔,我自己碼也給你幾點贊助。當然,你抵這耶退休金碼也行概續拿。」佩提毫不猶豫的說他會在原本就比較高的薪水以私人身分給他一些補貼,甚至還應允他在總稅務司署的退休金可以繼續拿。

  「聽起來袂壞,但細甘有需要對我加擬好?這類工饋應該無加擬簡單吧?」陶英夢終究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夥子,當佩提開了這麼好的條件卻完全沒有甚麼內情反而才奇怪,他反問佩提到底要他做些甚麼事情,或該說是問有甚麼內幕。

  「以你耶能力絕對無問題。我相信你耶做加金好。但係...我想袂你給我做幾點代誌。」佩提淡淡的拍了拍陶英夢的馬屁再帶出他有事相託的重點。

  --老狐狸終於要露出尾巴了嗎--陶英夢暗暗想道。「什米代誌?」

  「我金思念我耶老朋友福南王,我希望你有盈耶時鐏,給我拍幾列電報,加我貢伊今嘛過加什米款。就阿捏。」佩提講的隱晦,說他對福南王多所思念,希望陶英夢在那裏能夠像他多拍幾封電報,告知他福南王最近過得如何,但實際上就是要他去那「監視」福南王,他不禁大起疑惑。

  「福南王加有什米問題?」陶英夢問的直接,畢竟他不記得福南藩國那裏幾十年來曾出過甚麼問題,就算有問題大概也不是他會知道的。

  「你知影這耶人潘國人幾乎攏沒樣貢南天語吧,碼攏聽無?」

  佩提突然點出長年待在昇龍之潘國人的一個缺點:他們在這個有許多人南天人聚集的大都會裡,卻幾乎都不會說南天語,更別提聽懂了。儘管這不太能怪他們—因為這裡長久以來都是對外貿易的大商埠,不只是和潘國,和神州的往來也很是密切,為了方便與神州人做生意,南天人幾乎都學得一口神州標準語,因此那些學習神州語已經學的死去活來的潘國人,或其他國家的洋人職員,也都不願意再去學繞口的多的南天語。他們最多只知道南天人說「贛」的時候就是在罵人—或是某種發語詞,端看場合、氣氛和對象而定。

  「我知影。」陶英夢說他知道。

  「但是福南王係一直攏知影溫家耶情況—你知影我耶意思否?」

  「啊。原來係阿捏。」佩提話中暗示了福南王有收買署內的人員一直在蒐集他的動向;這些潘國人或其他國家的洋人中,總會有些貪得無厭的人,會願意將署內高階官員和總稅務司的動態有償傳給福南王,而福南王底下也肯定有通曉潘語的翻譯;但這些洋人卻聽不懂南天語—而佩提所在的樓層,托潘國人早年刻意建立的神洋隔絕制度,這個供高階官員使用的樓層,就連倒茶水的傭人也不會用南天人,一律都從本國雇女僕來。而在署內任職的南天人未經請示,則絕對不能進出這個樓層。

  至於福南王為何要特意蒐集這裡的情報,則就是個耐人尋味的問題了,確實值得好好深究一番…陶英夢不禁被勾起了好奇心,本來即將進入冬眠狀態的事業心也被佩提巧妙的喚醒。在陶英夢將退休後的愉快生活和未熄滅的事業熱情放在天秤兩端,沉吟良久後,他決定低估此行可能有的風險,順從他的渴望。

  「好,我去看邁。」

  「哆謝你啦。你先蹬去晨瑄,之後在坐船去長晨以拗,換鐵路貴去福南。我耶朋友會接應你。」總稅務司要他先回到南天北方的辰瑄,在從那坐船到長晨,上岸後換縱貫鐵路搭到福南,佩提的老朋友會接應他。

  佩提同時塞給他一個信封。「你需要用到耶米加攏底咧內底,好好啊保管。」

  「好,我知影。」陶英夢知道這信封裡面塞著所有他旅途需要的東西,大意不得。

  「那麼,和你用你熟悉的語言聊了這麼久真是愉快,以後還有機會見到你的時候,還要拜託你多多教我。祝你退休愉快,一路順風。」佩提切回潘語,握著手向陶英夢愉快的道別。

------------------------------------------------------------------------

  當陶英夢第一次見到福南王時,他的下巴不禁快掉了下來。如果南天神話中的武神金剛下凡轉世的話,恐怕就是這副模樣;不,恐怕就算祂親自降臨凡間,眼前這個人大概也有資格做他的對手。

  猛漢有著一頭紅白相間的頭髮,身高保守估計有一個半成年女性的身高,在沒有刻意挑高的大殿裡,藩王的頭幾乎快頂到了天花板;身材的寬度只怕也要兩根大殿的梁柱才夠比,陶英夢暗忖即使這個大殿現在就塌了下來,恐怕藩王本人就可以直接當柱子頂著用。而他渾身糾結,紋理分明的肌肉,更讓他覺得藩王不只是能頂住塌下的天花板,更是吸個氣就能將其拋出,至於臉上大大小小的刀疤和刺青和皺紋混在一起這點,他倒是不覺得意外,只覺得這等身材配這付尊容,真是天造地設,再適合不過。雖然從他臉上的歲月痕跡可以看得出藩王已經邁入老年,但他身上的筋肉卻一點也未見鬆弛。

  「你就是要來當俺新顧問的南天佬?」藩王轉過他那五官突稜,滿是蠻悍之氣的臉龐,眼神瞟向陶英夢。他在那一瞬間看見藩王的眼瞳竟是紅色的,至於那眼神,讓他聯想到他在昇龍動物園中的看過的老虎。這是名符其實,虎豹般的銳利眼神。

  「是的,我叫陶英夢。」歷練亦廣的陶英夢毫不畏懼的回應藩王的瞪視,正色道。雖然他的身形亦相當健壯,但和藩王比起來可就成了文弱書生。

  藩王從王座檯上踱步下來,上下打量著陶英夢。

  「你是練家子?」

  「練過一些洋拳,但都是半調子。」陶英夢自謙道。在這台人肉戰車前,他可不想在其面前搬弄大斧。

  「你打俺一拳。」

  「…啥?」陶英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俺說,你打俺一拳。打這裡。」藩王指指自己的肚子說道。

  「在,在下不敢…」

  「俺說,打俺一拳!用全力!」藩王突然大吼道,陶英夢不禁嚇得後退了一步;他左顧右盼,發現周圍的宮廷內侍和宮女仍舊面無表情,不為所動,陶英夢暗暗讚嘆它們的定力,同時也領悟到,他以後若要在新職場做的長久,這場震撼教育就是他的第一關。

  「是。」陶英夢鎮定下來,擺出了洋拳擊的預備式,回想起索可蘭的師傅教他的口訣,慢慢調整呼吸;許久沒用到的腳步,也重新回到他的腦海裡。陶英夢調勻呼吸,算定腳步,使出他也許是有在練拳以來的最大力氣,一記刺拳迅如閃電般的擊出,正中藩王糾結的八塊腹肌,發出沉重的悶響。

  「老天,這是甚麼人型鐵塊…」劇痛的感覺瞬間從陶英夢的拳端傳遞到神經中樞,讓他的頭腦也不禁嗡嗡作響,適才那一拳的感覺,就好似打在一塊鋼板之上,而且他還感覺得出來,藩王並沒有運氣護體,甚至連將腹肌緊繃起來的動作也沒有…

  藩王挨了一拳後,起先是面無表情,數秒鐘後,藩王突然以很兇猛的動作咳嗽。

  「咳咳,咳咳咳…」

  陶英夢見此臉色也不禁蒼白,雖然他不認為他的拳頭傷的到藩王,可是顯然也讓他有了些反應,萬一真的讓藩王怎麼樣,他恐怕會被這裡的人給大卸八塊…

  「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藩王突然開懷大笑,令陶英夢驚訝的是,這不是他想像中那種適合他這種型的人的狂笑,而是如少年般,純真無瑕的大笑,雖然聲音驚人,但是聽來卻不會覺得刺耳,反而覺得能有幸與他共享喜悅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

  「喂,南天佬。」藩王止住笑聲後,嚴肅道。

  「…是?」

  「俺一直認為,你們南天佬既柔弱,又狡詐,明明弱不禁風,卻一肚子壞水,跟那些潘國人沒甚麼兩樣…」

  陶英夢面色至此已然如土,他現在只想不顧年紀和身分,三步併兩步的逃出藩王宮,他現在已開始後悔,他好好的退休生活不過,竟跑來這裡招惹這個人間怪物,現在他惹惱了這隻猛獸,只怕要在此不得善終…

  「可是,俺很中意你!!你真的是好樣的!你一定要留下來,有空時陪我過兩招!哈哈哈哈哈哈哈!!」

  「咦?」

  「南天佬,你剛說你叫甚麼名字?」

  「陶,陶英夢…」

  「這啥娘們兒的鳥名字。像你這種好樣的,配當我們長晨人的傢伙,應該要有個更適合你的名字!」

  「請,請大王賜教?」陶英夢到現在都還沒自震撼中清醒過來,講話仍有點結巴。

  「嗯…喂,你,給俺想個適合俺們這位新顧問的好名字!」藩王隨意指向立在一旁的文臣喝令道。

  「是,大王,依我看,陶顧問的名字可直接用諧音改訂,我想想…嗯,刀應猛,這個名字大王覺得如何?」

  藩王愣了一下,隨即再度開懷大笑。

  「好!好!好!從今天起,你就叫刀應猛!歡迎加入我們氏族的行列!俺叫練邏侯,是俺們福南練邏氏的族長,好好給俺記住了!」

  「多,多謝大王!」

  「別忘了,老夫俺會來多找你過招,你雖然有底子,但實力跟俺還差的遠呢,好好跟俺學學!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被冠上新名字的陶英夢心情如洗三溫暖,現且只能無力的陪笑著。

--------------------------------------------------------------------

  刀應猛突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桌上的電話聲似乎已響了一段時間,他很快的接起了電話。

  「喂,我是王府顧問…喔喔,藩王訂的東西已經送達了嗎…太好了…對,潘國製926年出廠的『札格納特』六台沒錯…嗯嗯,沒問題,我馬上去稟告藩王,恭請他來看你們試演。好好,多謝了,等下見。」

  正當刀應猛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電話時,房門再度打開,試才那位小廝再度進來。

  「刀大人,藩王陛下傳喚您去見他,請隨小生一起來。」

  --也該是時候了—刀應猛擦擦嘴角道:「嗯,麻煩你帶路了,小夥子。」

  「是,刀大人。」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房門。

  「是說,刀大人,小生有一事想懇求您。」

  「沒問題,你說吧。」

  「那個,請別再說小生是小夥子了…」

  「耶?」

  「小生…人家是個女兒身,雖然您可能看不出來…。」

  「哈?」刀應猛腦海中千頭萬緒閃過,這也許是他第二次看走眼吧,怎麼到了這個地方,他過去的人生歷練都好像歸零似的,在這裡重新洗牌?一定是因為這裡太熱了…

  「那個…刀大人,您覺得不高興嗎?」小廝的聲音轉低,柔美的嗓音中混合著期待和害怕,就像是個…正期待長輩稱讚的女孩子,在撒嬌。刀應猛瞬間覺得,若是他有女兒,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心念電轉之下,他脫口而出。

  「好,我知道了。妳希望我怎麼稱呼妳呢?」

  「紅兒,叫我紅兒就好。」

  「紅兒,嗯,沒問題。」刀應猛在這一瞬間竟覺得有點口乾舌燥,只差舌頭沒有打結。

  「謝謝,謝謝刀大人!」紅兒喜上眉梢,臉色紅潤,綻放的笑顏好似紅花春綻。她轉過身,大步前進,每一步的步伐都較之前輕便許多,彷彿在愉悅地跳躍著。

  午後已過三時,涼風已經開始襲來,福南高原的天氣總是一日數變,但唯有這裡的人情,會總是如同正午般的太陽火熱吧。刀應猛遙望天空的浮雲,彷彿看見總稅務司佩提閣下,正露出促狹的笑容在回望著他…

(未完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最後由 seravy 於 2016年 12月 3日, 13:48 編輯,總共編輯了 5 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0日, 01:2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我想這篇應該是長晨的故事吧?

由於南天長晨這個聯合帝國複雜的關係,若是在故事中對南天長晨這兩個分開的政治實體有更詳細的解說可能會更好(因為其實我一開始有點看不太懂到底誰是南天誰是長晨,然後又多一個福南出來...)

至於用台語來進行對話我個人是蠻激賞的,這是很大膽創新的寫作方式,但其實看了還蠻有感覺的!尤其是最後變回正常國語的時候,那種語言轉換的感受我覺得營造得還挺好的

而角色的部份,按照主角這種在官場(尤其還是洋鬼子的官場)打滾許久的人來說,太快接受從男爵的建議覺得有點太過於草率,以這個年紀與經歷,或許他會思考更多更深再答應?

福南王(到底是長晨還是南天?我有點搞混...),讓我想到繪品畫的某張圖?番邦王者的感覺營造的還蠻好的

雖然最後要講的這個會有點令人不快,但個人認為話先說清楚對大家都好吧,期待故事發展,但希望故事內容不要違背先前的619協定

長晨,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3日, 11:03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2
來自: 北極海
  已在文中加上福南地理位治的解說,陶英夢與總稅務司佩提的對話也作了些補充。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Long live the Kitty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3日, 11:36 
離線

註冊時間: 2013年 7月 12日, 21:45
文章: 33
藩王跟顧問都讓人印象極為深刻,中間忽然用台語對話也是妙處,除了親切感,也讓人覺得自己身在南國。
總體來說,已經讓我能進入故事的氛圍之中。
PS有個問題,陶顧問被迫退休那時他是多大?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8:08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雖然是長晨的故事可是花在解釋潘提那與長晨間的關係的部份,還比長晨這個我並不瞭解的國家的段落要多。混合了方言的寫作方式營造出了風格與特色,但我相信也有不少讀者需要翻譯配合來閱讀這樣的文章,使用敘述來釋意算是一種不錯的折衷解決之道,儘管意思上相同但語氣會產生微妙的誤差。儘管一再強調長晨或南天人的豪勇剛毅形象,但除了體魄談吐之類外觀上可以直觀感受的部份以外是不是有什麼其他更理想全面的表現方式?我想這些凡此種種也都是值得思考的可以改進加強之處。

儘管可能是有點太雞蛋裡挑骨頭了,我個人還是給予此篇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南風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6日, 04:40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看到對話跳出台語時還真愣一下,苦手啊 XDDDDDDD

這篇文章看的特慢@"@。

主角也知道洋鬼子推薦的事情沒那麼簡單,怎麼沒長思熟慮就答應了?

去了莫名其妙被安了個新名字也認了@"@?

紅兒年紀多小啊?該不會會上社會版面吧 XDDDD

方舟OK~~~

不過感覺少了些什麼還說不太出來。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