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8月 8日, 22:5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紅月、星辰與蛇毒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7日, 12:4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老實跟你說了吧。」留著鬍子,右眼因傷失明戴著黑色眼罩的老人敲敲桌子。

  「只要在這行打滾久了,甚麼人都見過了。接下來的你可以拿筆記下來啊,俺可不會再說第二次。」老人伸出乾扁但是粗壯的手指,指著坐在正對面,與蓬頭垢面的他完全相反的年輕男子說。

  「好的。」留著短短頭髮,穿著乾淨襯衫看起來像是書生的男子拿出一本皮製的筆記本,他用的筆是在一般的文具店可以買到的那種廉價鋼筆。

  「該從哪邊說起呢?…欸,再來兩瓶生啤酒。」老人一隻手靠著椅背,招呼女服務生,接著轉頭,「先講王聯人吧?跟王聯人打交道,白紙黑字要寫得非常清楚。這些個混帳時常賴帳,合約啊、契約啊甚麼的,對咱們這行來說就跟保命符一樣,而王聯狗就是喜歡在合約上面的鑽牛角尖,錢東扣西扣的,搞得像是地政事務所似的…」

  女服務生將啤酒放到兩人面前,並給了一個微笑。

  「但跟帝國人比起來,王聯人算是好了吧。」老人熟練的將啤酒瓶打開,「帝國人根本就都是陰險的王八蛋,無一例外。帝國就是個蛇窩,養的都是一群不可信賴的臭蛇!咱們這行最忌諱的就是過河拆橋了你知道嗎?偏偏帝國人就是喜歡搞這套,尤其是那個甚麼狗屁法安…」

  「以前俺在西岸吃的多開啊,現在生意全都被藍寶石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妖魔鬼怪搶走了。唉…」老人嘆了口氣。

  書生保持著沉默,仔細的記下了老人講的每一句話,只有偶爾喝口水,老人幫他點的啤酒則是一點也不動。

  「跟聯邦人做生意倒是挺愉快的,他們從來不囉唆,而且付錢非常大方,老子很喜歡,現在俺還有很多朋友在靠水果公司吃飯呢。」老人笑著說,「王國人的優點大概就是付錢很快吧,不過說實在的,俺不是很喜歡接王國人跟普雷斯坦人的生意,總是要我們在南方大陸幹些骯髒事,嗯哼,以你的年紀…可能不懂吧?」

  書生抬起頭,笑了笑。

  「阿蒂提亞人啊,他們跟聖克勞茲人一樣不是甚麼好東西,應該說住在那塊土地上的人都不是甚麼好東西啦,總是想著不勞而獲。」老人搖搖頭,啤酒瓶已經空了一半,「央國人嘛…他們跟聯邦人倒是挺像的,只是算錢算的比王聯狗還精,但倒也不是甚麼不好合作的對象,哈哈哈哈哈!」

  打了個酒嗝,老人繼續說,「神州或是中梅茵蘭那邊的生意很多,俺很多同行都跑到那去了,你也知道那邊很亂、競爭還蠻激烈的,人氣高的團體合約金往往可以哄抬很高哪。但常常碰到金主被幹掉或跑路,最後連個屁錢也拿不到。所以也不能說是個好賺的地方吧。哈哈哈哈…巫婆的大鍋啊!」

  老人將剩餘的啤酒一飲而盡,翹起腿。

  「好啦…還有沒有甚麼想問的?」

  書生的視線離開了記滿的筆記本,輕輕放下了筆。

  「我只有一個問題,您跟這麼多國家的人打過交道,嗯…或是說做過生意?有沒有哪一個國家的人,可能是您最不願共事的?」

  面對年輕書生的提問,老人歪頭想了一會,突然仰起頭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這個問題,很有趣啊!!!」

  老人拿過書生未開瓶的啤酒,「不介意吧?」

  「您請。」

  將已經變溫的啤酒打開,老人露出了冷漠、帶著仇恨的神情。

  「真要說的話,大概是浦貝爾的冷血將軍吧。」


通用曆967年 土星月
浦貝爾將軍國首都 卡桑卡拉 砂糖軍人街


  夏基姆‧麥法默德走在炎熱的街上,感受著土星月特有的悶熱高溫。砂糖軍人街是浦貝爾將軍國,或是這個世界所稱的將國,其首都中最重要的一條街道。將國的官僚機構多是集中在這條街上,但別具特色的是,軍營、攤販以及各種民間機構的本部也都集中在這一區,可以說是首都卡桑卡拉最繁華的一條道路了。

  剛滿二十歲的夏基姆或許可以說是將國最年輕的將軍。『將軍』這個職位在以武功論行賞的將國是德高望重的職位,足以統領與管理一個州的軍隊,類似外國的元帥或是總督。在將國,一名知名大學畢業、具有數個博士學位的教授其地位可能還比一名打過場仗的軍官還要來的低。

  在這個國家,所有的升遷以及人望只取決於在軍中的功績,無論男女、年紀、家族出身,只要沒有當過軍人建立過功績,在這個尚武的國家就毫無人權可言。

  夏基姆在一年前成為將軍,雖然沒有在戰場上立過功,但紅頂會議還是將他任命為將軍,儘管因此受人爭議,但成為將軍後的夏基姆表現的相當稱職。在他成為將軍之後,原本對他不理不採的街坊現在可是畢恭畢敬,還會邀請他到店裡喝茶。那些身分講究的人原本不屑與他為伍,現在可是爭相請他到家裡作客。

  人們常常說,在將國,寶石還不比勳章值錢,若是將等重的兩者放到天秤上,勳章仍是觸地的那一邊。無論來自國內還是國外,只要是戰功彪炳的老兵都能受到熱烈的歡迎與尊敬。

  「將軍,夏基姆將軍!」書籍商人阿哈迦巴叫住了年輕的將軍,「上個禮拜又進口了很多帝國、聯邦跟王聯的書及哦!您想要艾爾菲帕斯.馮.施特芬詩集,我已經幫您弄到了!限定版!」

  「謝謝你,阿哈迦巴先生。在今日紅頂會議結束後,我再去店裡找您。」夏基姆的聲音就像他的外表一般俊秀輕鈴。

  這位最年輕的將軍並不高,身材也說不上壯碩,若不是穿著蓬鬆傳統的浦貝爾褲與裹著象徵男性、附帶羽毛的白色頭巾,任何人都會以為他是一名嬌小的女性。夏基姆很清楚自己那中性的外表在這個崇尚肌肉與力量的社會有多麼的艱苦。

  白色的長袍上有著各種幾何紋路的裝飾刺繡,沒有任何動物或人物的圖案。在將國,崇拜偶像及動物是禁止的,因為表現偶像和動物是真神獨享的特權,任何人都無法將其運用所有的設計物中。因此在在將國,無論是建築、書籍、服裝或是繪畫等任何藝術作品中,都不會見到任何象形圖案。

  包含夏基姆所配的金色彎刀,上頭只有以繁雜的金色裝飾線雕構成的精美花紋。

  頂著悶熱的艷陽,夏基姆持續走著,他無視了一旁叫賣冰涼飲料的小販,汗水從他白皙透紅的額頭間流下。雖說是將國最繁華的街道,但卻還是傳統的沙塵道路,不像大多數的現代化國家鋪有柏油或是石板。來往的人潮與車輛總是揚塵飛天,彷彿龍捲風席捲了整條街。

  受不了沙塵的夏基姆很想捲起風巾擋住口鼻,他每周,有的時候則是每天,都要經過這條長長的大街前往將國的紅頂會議值勤,總是受到沙塵蹂躪的他也考慮過換條路走,但因為許多原因而作罷。

  正當夏基姆捲起風巾時,一台進口自沙諾和聯邦的黑色汽車緩緩經過他身邊,揚起一陣塵土,『要搭便車嗎?夏基姆‧麥法默德。』充滿誘惑性的年輕女聲自搖下的車窗飄進他耳內。

  「…………謝謝您的好意,艾格蕾柯將軍,我比較喜歡走路。」夏基姆望著因陽光而看不清楚的車窗答道。

  車門打了開來,坐在後座的,是穿著黑色上等長袍的女性,這名年輕的女性有著琥珀色的眼眸,那銳利如火的雙眼,即使在灰暗的車內仍顯得炯炯有神。綁緊的腰巾掛著各種以上流社會的裝飾物以及一把銀色的短劍。她的身材即使在掛滿勳章的蓬鬆浦貝爾長袍包覆下仍顯得凹凸有致充滿雌性誘人的激素。

  「坐進來吧,有事想跟你談談。」名叫艾格蕾柯的女性挪動了穿著合身浦貝爾騎馬靴的長腿,示意夏基姆上車。

  艾格蕾柯跟夏基姆一樣,都是屬於將國中的特例。夏基姆特別,是因為他年輕也毫無亮眼功績就成為將軍,而艾格蕾柯特別的地方,則是在於她是一名女性,更曾經是將王的女性後宮親兵出身的將軍。

  但艾格蕾柯與夏基姆不同,她身上所掛的各種勳章代表著她在這門領域中不凡的表現。對將王的絕對忠誠讓艾格蕾柯可以毫不眨眼的排除任何危害的將國的敵人。雖然她是一名出身後宮的女流之輩,但她處事的效率、殘忍、嚴肅與忠誠讓她博得了將軍的地位以及『冷血將軍』的威名。

  「不能到紅頂會議在談嗎?」夏基姆警戒著問道。

  兩人的關係說不上和睦,但因同為將國中的異類而有著特殊的情誼,有著既是競爭者又可以是夥伴這樣難以捉模的關係。

  「你不會希望在紅頂會議談論到這件事的。」艾格蕾柯那輕柔淡紅嘴唇所抿出的微笑,充滿了誘惑。

  「………………」夏基姆低下了頭,望著砂糖軍人大街無盡的彼端,「我知道了。」隨後,他搭上了艾格蕾柯的車。

  關上了車門,汽車開始在顛簸的塵土路上行駛,多虧了聯邦汽車工業優異的避震技術,兩人在車內不至於感到太明顯的震動。

  艾格蕾柯將香菸插在鍍金的長濾嘴上,點起了自聖克勞茲進口的高級香菸。

  香菸特有的菸草味逐漸瀰漫車內,與皮件與汽車獨有的機油味混攪在一起。

  「所以?妳要找我談甚麼?」夏基姆受不了沉默,率先開口。

  艾格蕾柯只是望著窗外,輕輕吐了口菸。

  「今天的紅頂會議,將王與將軍們將會達成共識對央國宣戰。」

  「甚麼!?」一向冷靜的夏基姆罕見的大叫。

  艾格蕾柯以期待帶著玩賞的淺淺微笑望著夏基姆,夾著菸的手指抖了一下,煙灰落入了特別設置在後坐的菸灰缸中。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夏基姆按著頭說,「將王…將王不可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現在這個時間點絕對不能與央國開戰!」

  「與央國開戰太不明智了!這個時間點!我們將國正在復興!為了復興將國,大批預算已經投入民生設施,毫無軍事預算的軍隊現在是最脆弱的時候!將軍們應該都知道才對啊!」夏基姆激動的吼叫著,「央國的戰力是我們將國的五倍以上!沒有勝算的!」

  夏基姆滿頭大汗的喘著氣,望著表情未有任何一絲變化,甚至連眉頭都沒動一下的艾格蕾柯。

  「我、我已經跟將王報告過很多次了啊!將王也同意了!現在怎麼會…」

  「很顯然,你的報告還是比不上那些將軍們的三寸不爛之舌呢。」艾格蕾柯淡淡的笑著說。

  央國是浦貝爾將國東方的大型帝制國家,兩國有著長久以來的邊境糾紛,以及少數民族與自治區的歸屬問題。兩國士兵在邊境相互放冷槍或演習是司空見慣的事,在十幾年前,雙方甚至發生過差點演變成戰爭的邊境衝突。

  在近代,央國成為希菲爾大陸的列強梅菲斯特帝國的堅定盟友,而浦貝爾將國則向另一個超級列強王聯靠攏,相互對抗。而央國與將國之間之所以沒有發生戰爭,都是因為身為盟友的帝國與王聯能夠透過強大的軍事壓力來排解兩國的糾紛。

  但在世界曆九六六年,這樣的相互保證毀滅機制受到了破壞,帝國與王聯爆發了大規模的戰爭,原本套牢在兩國主戰派脖子上的項圈已經不付存在,在主戰意識高漲與民族輿論的操作下,央國與將國的關係急速惡化,隨時都會爆發戰爭。

  「沒有勝算的,我們…沒有勝算的…」夏基姆懊惱的跌回座位上,「將軍們一定認為央國主力都佈署在王聯邊境,只要靠奇襲就能夠得勝…」

  領土廣大的央國北方與王聯相連,而南方則與將國相連。身為帝國的盟友,央國為了防範王聯可能的入侵,大舉在北方派駐軍隊,鄰近將國的南方邊境都剩下一些二流甚至三流的屯墾部隊,這將是央國國防上最脆弱的部份。

  「你說的沒錯。」艾格蕾柯說。

  「那得勝了之後呢?突破了邊境之後呢?就這樣鳴金收兵嗎?還是要一路打到央國首都去?」夏基姆問道:「太莽撞了!帝國跟阿蒂提亞這些央國的盟友不會坐視不管的!這樣下去…會變成世界大戰的!」

  「或許,這就是許多人期待的。」

  「不可能!」夏基姆說,「祖父知道戰爭的可怕,他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他的身份是將王,不是你的祖父,夏基姆。」艾格蕾柯以冷漠的語氣說,「正因為你是將王的孫子,現在這個時候,他更沒辦法接納你的建言。」

  現任將王穆拉曼二世是夏基姆的祖父,年輕時的穆拉曼是一名戰爭英雄,長久以來在與央國、格里琛以及阿蒂提亞的紛爭中建立過無數的功勳,這也是他能夠獲選成為將王的最大原因,在將國的任何一個小孩都能一一述說他的英雄事蹟。

  由於與夏基姆有著血緣關係,身為將王的穆拉曼二世為表公正,不曾袒護夏基姆,甚至不曾讚賞他的功績。裙帶關係在將國是絕對無法容忍的陋習,因此所有國內對於這位將王之孫、年輕將軍的流言蜚語跟中傷,穆拉曼二世從未表示過任何意見。

  將王在將軍們的擁戴下才得以維持威信與權威。想當然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將王是絕對不會理睬夏基姆這樣與眾將軍們唱反調的反戰派。

  「我必須阻止這場愚蠢的戰爭爆發!不管怎樣我都要阻止!」夏基姆狠狠的敲著車門說道。

  「我知道,所以,我已經先一步說服了將王。」艾格蕾柯好像完全不在乎夏基姆的感受似的,又點起了一根菸,「今天的會議將會是一場野台戲,不管如何,偉大的將王不會在宣戰告書上簽字,將國跟央國之間…將不會爆發任何戰爭。」

  「妳……」

  「是不是想問我怎麼做到的?」艾格蕾柯露出如歡場女子般的魅惑笑容,「我是後宮親兵,忘了嗎?將王對我的信任遠勝過於你啊,夏基姆。」

  所謂的後宮親兵,是浦貝爾將國獨有的文化,後宮親兵由來自各國的年輕女性組成,掌管除了將王之外所有男性都無法進入的將國後宮。這些女性大多是孤兒或是軍事貴族的女兒,自小在後宮接受各種英才教育,後宮將她們教育成各種專家,讓她們成為將王最得力的助手。

  後宮親兵無條件對將王忠誠,將王通常也無條件的信任她們,她們是比將王的親人還要親密的存在。

  當每任將王離世,這些後宮親兵就會收到一筆養老金,她們可以選擇離開後宮過自己的生活,或是留在後宮繼續教育下一代後宮親兵。但大多數的後宮親兵,都會殉死以示自己對將王的忠誠。

  艾格蕾柯是將王穆拉曼二世最信任的後宮親兵,才華洋溢的她甚至足以從親兵中脫穎而出成為將軍,她不是將國的首例,但在漫長的浦貝爾歷史中,仍是極為極為稀少的特例。

  「………不管如何,」夏基姆緩緩自嘴裡擠出幾個字,「我由衷的感謝妳阻止場戰爭…」

  汽車拐了個彎,駛離了吵鬧的人群。

  「要接受一個人感謝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夏基姆。」艾格蕾柯首次露出了嚴肅的神情,在車內,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她的冷漠與城府正在慢慢擴散,「你得為我辦件事。」

  「………甚麼意思?」

  「前幾天跟你吃過飯的那個少女,你知道她是帝國法安派來的燕子嗎?」

  「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也很喜歡文學…」

  「那都無所謂了,那隻燕子再也無法從你身上套出甚麼情報了。」

  夏基姆很快就明白那是甚麼意思了。

  「這…跟妳要我辦的事情有甚麼關係嗎?」他深吸了一口氣,問道。

  艾格蕾柯露出了微笑。

  「當然有,阿哈迦巴一直在幫你偷渡央國的書籍,你一直很關注央國的一切,而且你的央國語非常好。」

  「………………難道所有的事情都逃不出你們這些後宮親兵的眼裡嗎?」夏基姆苦笑了起來,「到底要我做甚麼?說吧。」

  在狹窄的車內,艾格蕾柯突然湊近了夏基姆,輕撩著他柔淡的金髮。夏基姆能夠聞到艾格蕾柯頸子間散發出來的淡淡青草香、香菸味以及成熟女人特有的韻味,這讓他臉紅心跳。

  「這、這是甚麼意思?艾格蕾柯將軍…」

  艾格蕾柯琥珀色的雙眼如毒蛇般直視著夏基姆的碧色雙眸。

  「我要你以將國密使的身份,去央國替我見個人。」

  「………攝政王?」

  艾格蕾柯坐回原本的位子,收起了笑容。

  「我喜歡你的敏銳。」

  「難道………」事情有些超乎夏基姆的預料,他認為自己已經是個央國通,但看起來還是有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央國也不是那麼的團結,」艾格蕾柯靠著車窗,再次點起了一根菸,「他們內部也是有像你和我這樣,希望能夠避免一切戰爭的人存在。」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紅月、星辰與蛇毒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8日, 15:48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一開始用回憶的方式將各大國打交道的風情描述一遍,既簡單又輕鬆的讓讀者有個印象。

接著瞬間拉入主題,主角的定位在有限的篇幅中很明確地建構交代,相對的讓讀者較易從主角下手去接受一切訊息。

女將軍艾格蕾柯好撫媚啊,卻又不是個等閒的角色,冷血將軍看來有種很清楚知道自己在作什麼確會用盡一切方法並犧牲任何可犧牲,令人期待。(我要圖~~~)

唯一問題是主角除了是將王孫子外,並沒有提到其它任何他為什麼可以在二十歲就拿到將軍的職位...感覺在文中描述的將國民風中,沒其它理由似乎就連平民也不會接受主角。此為本短篇中唯一問題。

方舟OK~~~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紅月、星辰與蛇毒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9日, 22:0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序幕的部份儘管沒有點出任何名字卻能清楚的描繪出生動的兩人彼此對話之形象,已經充份反映出了老練的描寫功力。透過杜撰的架空俗語,把將國的國情特色很生動的表現出來,即使是對於初次接觸風硝世界的讀者來說也能很快進入狀況瞭解這個國家的概況。複雜的政治情勢能夠透過對話很自然不造作的帶出,就一個國情介紹短文而言可說是成功且精練地達到了其目標。

摔伯什麼時候要上個der Gross或著magnificent的尊號呢?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紅月、星辰與蛇毒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8日, 21:49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很精采的故事,開頭很漂亮的開局,讓我們的好奇心都放在老人所要述說的事物上,自然也對老人口中敬謝不敏的「冷血將軍」為何人產生好奇,不由得想繼續看下去。

透過夏基姆在將國的遭遇,間接地介紹了將國獨有的軍國至上風情以及尚武、禁止偶像崇拜的作風,介紹起來毫不令人生厭有壓力;接著艾格蕾柯登場,話題轉而帶到央國與將國的衝突與世界局勢的轉變,短短的幾個動作就把故事背後的國家背景以及情勢都介紹出來了,是個很漂亮的漸層展開法,會讓讀者想繼續看下去,艾格蕾柯所要打的主意是甚麼?而夏基姆的旅程將會是兇是吉?央國與將國最後是否真的能避戰?一切都讓人由衷期待續集的產生。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4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