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7日, 16:34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1月 16日, 15:04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1日, 20:54
文章: 129
來自: 幻想與軍武的境界
「嗯……」闔上沒什麼重點的報紙,然後伸了伸懶腰,接著抬頭仰望只有寥寥數抹純白所裝飾的蒼藍,最後長嘆一口氣。

「真是和平啊……」兩眼的焦距已經延伸到無限遠,身體就如同被注射某些藥劑後一般,任由大地女神與重力型塑,一頭未被紀律象徵完全束縛的銀白則被海神輕撫,完全是一種已經看破紅塵的賢者模式,她的這種姿態不禁讓人覺得這時她應該身穿如同民間傳說中所敘述的精靈所穿著的那種古代長袍,化為象徵吹拂大地的精靈,而非現在這套象徵精銳以及歷戰的卡其色戰鬥服與背在肩上的那把被海神所歷練的緊緻兵器。

「嗯……」在海神與風精的共舞下,精靈逐漸被引夢的同伴所牽引,前往另一個仙境……

「喂!排副!報紙妳拿哪去了!其他人都還沒看耶!」這時一道粗野的吼聲徹底驅散了這副景象,少女一臉怨恨地稍微推起頭上那被抽掉鋼圈的盤帽抓了抓頭,接著撐起身子探出胸牆往下望去。

「吵死了!知道了啦!」朝著正在下一層的露台往上看來的同僚吼回去,接著繼續帶著怨氣把手邊的《快馬報》用彈力繩重新束好,然後再次往下看去。

「接好啊!」吼完之後也不管對方準備好了沒,然後就這樣用力往下扔去,也不管底下的痛呼與抗議,就這樣躲回陽傘與胸牆後。

「該死的,這麼急做什麼……」躲在由兩道障壁組成的陰影後,奧朵芬娜.芬恩上士重新調整一下自身肩上的哈法隆騎兵槍的位子,接著就這樣繼續假站哨之名行摸魚之實,節能發呆去也。

「還是總覺得沒有實感啊……」拿起望遠鏡,原本在這種靠坐在牆邊的姿勢下會被胸牆所阻擋的視線毫無阻礙,這是一發驅逐艦主砲砲彈的成果,也是這個據點最具體的損害之一。

寇卡勒島薩米達瑞港C23據點,為寇卡勒島最大的港口兼都市薩米達瑞港對海防衛圈的一部份,設計目的為港北要塞的外圍哨戒與協防要塞本體,是個騎士的隨從般的任務定位。

為期兩年多近三年的戰爭中,這座有著近六十人兵力的據點經歷了各種規模的攻防戰,以及無數次的砲擊、空襲等無法還手的攻擊,在付出了對上級來說是可接受的損失與傷亡後,以沒有淪陷也沒有受到損傷主結構等級的重大破壞下迎來了終戰,要說硬體上最嚴重的破壞,也就眼前這個把三樓轟掉一大半的彈痕。

往港區看去,在戰時原本只有趕著在下貨的民用貨輪,以及運用登陸艙口讓兩棲登陸車快速進出進行運補的登陸艦的空蕩港口,如今重新擠滿了驅逐艦、貨輪、巡洋艦,還有其他各式各樣一時間說不上來的艦隻,讓整個港口重新充滿了活力以及油臭味。

「不知道她會不會有新船呢……」看著港口中的船隻,奧朵的思緒轉到了自己的同居人身上,身為海上輕騎兵的她,在這兩年的戰爭中,身處在遠勝過自己的火網中,那是個一個疏忽就會粉身碎骨的戰場;是個如果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時,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只有把兩人一起住的公寓中她的私人物品打包寄給她的家人而已的水與火的殘酷考驗。

不過她活下來了,雖然被擊沉過兩次,但是她活下來了,而且並沒有受到太多的傷,在去年那次的放假中,回到公寓時看到她僅有一些算是合理的傷口,最嚴重的也不過就是在纏在頭上的繃帶時,還以為只是一些理所當然的交火、理所當然的任務、理所當然的傷口。結果晚上在床上才知道她的遭遇,那是個認為自己絕對撐不過去的遭遇,不過她活下來了,只是那天之後她被調去擔任陸上勤務,只是自己並不知道是她被視為詛咒,還是軍方認為她需要花時間整理心情,雖然自己要猜的話,應該只是假前面那些理由之名,行躲在陸上摸魚之實……吧!

「啊,算了算了。」把這些無聊的想法甩開,好不容易終於要放長假了,這將近一個月的長假是要在島上擺爛還是要趁機回本國甚至出國逛逛呢?雖然夏天的奧特蘭沒秋天有感覺,不過避開旺季應該可以比較悠閒一點所以不錯逛吧!記得那邊的舊王都有不少地方可以去瘋;還是要去諾爾德山脈避暑呢……

「咳嗯。」「咦?」從左後方傳來的輕咳聲拉回了她的注意力,啊,完了。

「親愛的排副閣下,哨站得很優閒嘛~」這座據點的大頭出現在自己眼前了,這下還能準時在下午拿到假單嘛……


「幸好老大還肯準時放人……」邊扛著塞滿東西的水兵袋邊甩了甩頭,從下哨開始就是滿滿的精神轟炸,都當到上士了還要被全副武裝罰站並且順便被精神轟炸,只能說自己活該嘛……

「怎麼啦?奧朵?一臉發青的,活像被長官狗幹了兩、三個小時的樣子。」剛走出據點的哨口就聽到熟悉的嗓音,以及熟悉而且獨特的引擎聲,那是在海另一邊的強權,沒有貴族與國王的國家聯合的技術結晶,有著猛禽之名的鋼鐵輕騎,那是一台沙諾和聯邦的飛鵬公司所製造的機車,而且車體依然維持著聯邦軍標準的軍綠色塗裝,連原本聯邦軍的相關章記都沒抹掉──還是是她自己又重新噴回去的?

而跨坐在這台給人感覺還沒完全從前一個國家與職務脫離的鐵馬上的,則很明顯是下班後連住處都沒回,就這樣直接飆過來的烈焰輕騎,同時也是自己的同居人:卡洛琳.韋爾瑟。

同樣被海風長時間的吹拂但是卻沒有因此粗糙的紅髮僅用可以展現其主人急躁個性的綁到一半的雙髮辮稍微束縛著;應該穿著整齊的水藍色工作服上衣的防線全部失守,僅是似乎不讓上衣變成披風而用衣擺簡單綁起的方式勉強維持著上衣的基本機能,底下則是袒露出同為身為錨鍊之下的象徵的藍白橫紋的海魂衫,但是從那兩點頂峰來判斷,大概底下又沒穿了。

雖然上半身已經可以說是看不出身為紀律的一份子的狀況,但是腰部以下卻是另外一回事,扣到定位的帆布腰帶、穿著整齊的淺灰色工作褲,被工作褲所掩蓋的戰鬥靴,全都是在規範內但又最適宜實戰的配置法。

「別提了……還有妳又不穿裡面那件了……」伴隨著有點無奈的吐槽,奧朵繼續朝等待著的同居人走去,最後在距離不到三公尺時,伴隨著卡洛琳那對永遠閃耀著讓人覺得不懷好意念頭的琥珀色雙瞳,以及似乎從來沒看過兩端低於平均線,永遠帶有桀傲不遜這個概念的精美雙瓣,一頂被充當安全帽用途的聯邦軍鋼盔內盔就這樣飛了過來。

在用左手單手接住後,奧朵繼續完成這短短的路程,在來到終點之後用帶了點小小的不悅的力道將扛在右肩的水兵袋卸下,在慣性的引導下就這樣先朝卡洛琳身上來了一記,接著才放到地上。

把頭上的盤帽換成頭盔並把顎帶繫好後,奧朵將盤帽朝機車掛載在車旁的置物箱隨手一塞,並把水兵袋重新上肩,最後跨上機車的後座,拍了拍卡洛琳的肩膀示意準備好之後,兩門共七百多c.c.的V型配置汽缸就這樣在烈焰的命令下開始運作,奧朵也環抱住卡洛琳的腰,並毫不猶豫的緊貼上去,感受著烈焰燃燒帶來的熱情與氣息。

最後伴隨著束縛的解除,墨綠的鐵騎就這樣朝山下奔馳,直奔兩人的居所。


「所以妳打算要去哪呢?這可是將近一個月的長假喔!」卡洛琳語氣裡有說不出的開心,面對她的愉悅心情,奧朵剛才的鬱悶心情似乎也因為烈焰的燃燒而蒸發,但是即使如此,奧朵還是用戴著頭盔的頭撞了一下卡洛琳的後腦杓。

「冷靜一點,我們的行李都還沒打包,回去的飛機也還沒處理好不是?」奧朵用相對還算鎮定的態度吐槽下去。

「唉呀!那種小事三兩下就能處理好了啦!今晚要去狂歡嗎?」依然一樣的態度,卡洛琳這時提出了似乎有點不合時宜的計畫。

「別想,今晚在把事情處理好之前妳別想隨便踏出大門一步。」臂彎的力道似乎稍強了一點,象徵著奧朵話語中不可反駁的意義。

「欸~別這樣啦,好不容易物資配給制度也在這個月結束了,這幾年都沒喝到的好貨都重新上架了,今晚就去一下嘛~反正要整理行李可以明天再整理然後後天早上回去啊~」

「不.行。要喝可以回本土再喝,那時候妳喝到怎樣我都不管。」

「不要啦!就是要在這邊跟其他人一起喝啦!回去只能在家小酌,不然就是只能裝優雅的喝,人家就是想在這邊喝啦!」語氣中帶著如同小孩子的無理取鬧,但是機車的穩定絲毫沒有因為那毫不合理的內容與聲調起伏而有所變化。面對卡洛琳如同鬧脾氣般的撒嬌,奧朵稍微沉默了。

「那個……奧朵……妳……生氣了嗎?」面對算是突如其來的沉默,卡洛琳稍微收斂了一下剛才看似無理取鬧的態度。

「不,我只是在認真思考到底要不要讓妳去。」從卡洛琳的背後傳來的是稍微有點冰冷的語調,面對這樣的奧朵,卡洛琳就如同已經跟母親提出要求後等待結果的小孩般閉嘴了。

「那……好吧!先回去再說吧……」以這句話做結,在地上奔馳的猛禽也離開了山道,來到了有良好鋪裝的道路,離市區不遠了。

進入市區後,可以看見已經有兩年多沒運作的照明系統開始重新執行它們的職責,當然,也有些是已經無法續行職責的守衛存在,但是在防衛司令部的民政部門暫時抽不出餘裕來進行替換工作的狀況下,也只能暫時讓它們「尸位素餐」了。

而在解除物資配給管制後,原本不少暫時休業的店家也重新開始營業,不少外散甚至外宿的士官兵已經開始回鍋,已經開始營業的店家幾乎都被水兵服與野戰服塞滿。

「這樣一看真的有種戰爭結束了的感覺呢……」「可不是嘛……」但是即使如此,兩人的對話依然十分的稀少,這個與背景不搭的沉默一直到兩人回到了合租的公寓時都還沒被打破。

將機車停放好,踏著已經走了也有四、五年的樓梯,回到在兩人都升任士官之後一起合租的公寓內,隨著奧朵的水兵袋被放下,這片沉默才被打破。

如同棕色花崗岩下的岩漿一般,毫不保留的熱情就這樣爆發出來,烈焰與熾熱瞬間交融,兩者間的紀律象徵就這樣被破壞拋棄,思念與情慾成了助長這片熱情的燃料。在毫無拘束的燃燒後,兩人就這樣感受著彼此燃燒後的餘燼。

「至少先把行李箱拖出來還有決定好要帶什麼衣服,裝箱可以準妳明天再裝。」奧朵戳了下卡洛琳的鼻頭說出放人的條件,而面對奧朵的讓步,卡洛琳露出了比平時更加溫和燦爛的笑容。

「奧朵!最愛妳了!」接著又是一陣熱吻,但是很快的奧朵就把身上的同居人推開。

「我先去洗澡,妳就先去準備吧!」在推開同居人之後,奧朵撿起四散的紀律殘片,然後往浴室走去。

「是~」卡洛琳高聲回應之後,也撿起了屬於自己的殘片,然後回到自己房間,開始準備打包。

_________________
SDSF CO 十六夜咲夜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6日, 04:0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先前有評論過了,人物的關係跟故事背景還是要交代一下會比較好。

不然實在是不太懂兩位女主角之間的關係,人物的敘述上好像有些分不太清楚誰是誰,可能要注意一下。

大體來說修正上述提到的部分,菲利特應該是核可了(拍謝,我對風硝的老人要求會比較多)。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7日, 01:26 
離線
系統管理員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02:31
文章: 118
除了作者的野望外,角色塑造跟劇情了解很有限。

不過有種輕鬆的感覺,要看後續才知道嚕~~~

OK~~~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秘密晚餐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0日, 00:10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1日, 20:54
文章: 129
來自: 幻想與軍武的境界
在洗去一天的疲勞與之前的餘韻後,兩人換上了便服,不過說是便服,也不過就是上衣換成比較時尚的襯衫而已,下半身依然是原本的操作服與戰鬥靴,甚至襯衫底下也都是同樣穿著海魂衫,連水兵帽都還一樣戴著,讓人不由得想吐槽只換襯衫的意義在哪裡。

走出公寓大門,雖然海風已經被許多的建築所隔離,但是依然可以感覺到那因為濕氣與鹽分以及高溫所混合而成的黏稠感,不過對於這個島上的軍民們來說,這種早已是自身身邊理所當然的存在,當然可以達到某種程度的無視,但是這不代表在將肉體與靈魂洗滌之後被這黏稠感重新包覆時會感到愉快。

「要去吃哪裡?」「嗯……果然還是軍刀海錨?」「每次都是去那邊吃。」「飯好吃然後酒也好喝,不去嗎?」「然後每次都會被意外捲入戰火。」「還不是你們這群只會躲在牆後的錯。」「你們這群脫韁野馬自己上來挑釁找碴的還敢說。」

……

…………

………………

「……換個地方吧!」「嗯?」「可不想鼻青臉腫地回家呢!」「也是啦……」「我之前有找到一家不錯的隱藏店面喔!」「正常上下班就是不一樣。」「別這麼說嘛!來,跟我走!」

在卡洛琳的帶領下,兩人在沿著大路走了一陣子之後,彎進了小巷,然後又是一陣九彎十八拐,最後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只是個平凡的三層樓民居的門前。

「這裡是……」「私房點,只有一部分的軍官或士官才會知道的好地方。」卡洛琳邊說邊敲了敲門。接著一陣腳步聲,但是來開門的,卻是一個可以看得出來是一位軍官的中年。

「長……長官好!」有點忘記自己已經算是放假狀態的奧朵立刻立正敬禮,但是卡洛琳則是很不客氣地用有點失禮的單舉起左手的方式打招呼。

「嘿,主任,你也來這吃啊!」

「靠!韋爾瑟,妳怎麼也跑到這來了啊?」而眼前的中年中校似乎跟卡洛琳認識,甚是開始話家常了。

「我推你坑的我怎麼不會跑到這來?」卡洛琳的笑容十分邪惡,完全就是「這是我的錯嗎?」徹底表現在臉上。

「也是啦,還有那邊那位,手放下來吧!都放假了沒必要這樣。」中校也暫時把對話告一段落並讓奧朵放下手,而奧朵放下手後中校也讓兩人進門。

「大姊!又來兩人囉!」中校轉頭對裡面喊了一聲,而裡面也只是傳出一陣「就直接帶進來吧!」的回應之後,中校稍微讓個位子然後往看來應該是他的座位走去。

「卡洛琳妳懂規矩,就自己處理吧!」中校坐回原位後,繼續開始跟眼前似乎是別的單位的軍官一同用餐話家常。

而卡洛琳隨便找了個兩人座的桌子坐下後,隨手抽了張放在桌上的紙條,然後隨意地寫了點內容之後就往看起來應該是廚房的門後送去,接著聽來又是一陣家常之後,卡洛琳帶著一瓶汽水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從上面的標籤來看,看來是軍方的福利品。

「所以這是什麼地方?」奧朵看著已經把這當自己家的卡洛琳問,不,這個地方怎麼看都只是某間三層樓的獨棟住宅的客廳,然後把原本客廳應有的家具撤掉,換上數組座位而已,要說是某人的家一點都沒錯。

「沒有名字,我們都只稱呼這裡叫老闆娘家,至於要怎麼稱呼老闆娘都行;大姊、阿姨之類的什麼都行。」

接著卡洛琳開始說明這間店的經緯,老闆娘的丈夫是漁夫,在捕魚意外中過世,然後她獨力扛起養大兩個兒子跟一個女兒,大兒子在十六歲時報名加入了騎士團的隨從步兵,目前是某個隨從步兵團的上士,最近一次拍電報過來是說自己還在本土西部參與治安與斯維蒙降軍復員之類的戰後事務。

小的則是考上了海軍學院,在開戰前畢業然後分派到劍神號戰艦上,並活過了海峽海戰,現在也升任上尉了。另外這間店開起來的原因也是因為小兒子的緣故。

在劍神號於海峽海戰後靠港搶修時,小兒子趁機帶朋友同學來家裡吃飯,接著就這樣一堆低階軍官知道了老闆娘的手藝,於是這短短的兩、三天中,老闆娘就在眾人的起鬨鼓舞下算是半正式的開起這個也不能算是店的地方。

「至於女兒的話在防衛司令部那邊擔任雇員,現在的時間點應該在回來的路上了吧!」卡洛琳用這句話作為把老闆娘的全部家底爆出來的內容的總結,這也讓奧朵想吐槽一下。

「妳這樣隨便挖出人家的隱私然後就這樣說出來好嗎?」

「沒有啊,就妳還在據點裡的時候我晚上孤單寂寞覺得冷,所以就來這邊吃完晚餐後順便幫老闆娘一把嘛!我在這裡也算小有名氣喔!跟她女兒關係也不錯喔!」卡洛琳笑了笑,似乎有點得意的樣子。

「該不會有拐上床吧?」奧朵的語氣有說不出的醋意。

「沒有啦沒有啦!我可不想被老闆娘宰了煮湯。」卡洛琳急忙揮了揮手澄清。

「沒有最好。」卡洛琳哼的一聲然後轉過頭去,完全就是在吃醋的樣子。

「好啦!兩位淑女,妳們的前菜來囉!」這時一聲老練但溫和的聲音插入兩人的對話,奧朵看向聲音的來源,則是一位看起來可以說是大陸南部地區刻板印象的具體案例的微胖大媽,而她也在同時送上了做為前菜的沙拉與濃湯。

「喔!阿姨謝啦!」「阿姨妳好~」卡洛琳與奧朵各自用不同的態度回應,而面對兩人的招呼,老闆娘也只是笑了笑。

「琳這是妳之前說的同居人嗎?」「是的,是我的親密愛人喔!」「扁妳喔!」短短的對話,倒也輕易地說明了了兩人的關係,而老闆娘揉了揉卡洛琳的頭之後就說廚房還在忙而先回去了。

「幹什麼說出來啦!」奧朵對於卡洛琳某方面來說算是不自重的發言感到不悅,而卡洛琳則是稍微笑了笑。

「別擔心啦!我早就跟阿姨說過了啦!先喝湯吧!阿姨的濃湯超讚的喔!」卡洛琳把碗推到奧朵面前,奧朵則是在依然帶著些許不爽的情緒下開始享用起了前餐。

_________________
SDSF CO 十六夜咲夜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2月 15日, 08:1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缺乏緊張感與直接的戰鬥場面,嘗試用間接的方式帶出戰地氣息的挑戰之作。人物的個性雖然透過對話已經構築起完整的行為模式,但是卻欠缺凸出的人物形象以及足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描寫。一言以蔽之,缺乏爆點,節奏緩慢,雖然寫的很多但其實劇情推進的部份...很少。基於有寫有看懂的原則予以核可。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2014方舟活動短篇】硝煙平息之夏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3日, 20:32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奧朵與卡洛琳之間的關係絕對是百合吧!這麼親密!非常喜歡這種兩人情感很好又互相打鬧鬥嘴的組合,到目前為止看來還沒有進入戰事階段,只是停留在日常生活中裡面,

當然也不排除只是當作之後慘烈戰事的鋪陳,總之,期待之後的發展。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6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