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7日, 18:0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希爾戰爭短篇】雷雨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12月 4日, 08:1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813年6月14日

如同從雲端上頭倒下水來的爛天氣,已經持續了快整個星期。

無數如豆般大的雨點打在地上的巨響,絲毫不會輸給偶而傳來的雷鳴;甚至於就連雙眼閉上想要稍稍安眠一下,耳朵裡都會傳來那毫無間斷的啪答啪答聲。放眼望去,每一片天空都被沉重的黑色雷雲所覆蓋,完全看不出這陣沒有止盡的大雨會在何時喊停。

就在這樣瘋狂的暴雨下,田野成了池塘、道路成了泥漿、小河成了汪洋。即使是連在這片黑土地上住慣了的居民都抱怨道:「雖然對明年的收成是好事,但現在下成這樣不曉得要怎麼出門!」

但就在這樣惡劣的天候中,有一群人稀稀落落地冒著雨勢在道路上拖著步伐前進。這條不成行伍的縱隊裡的成員,身上都穿著溼透了又骯髒污損不堪的深藍色制服,頭上頂著因為沾了水而癱軟下來的高帽子,雨滴還順著綁在下巴的繫帶從脖子滴進衣服裡。

白色的褲管早已被泥水濺得一片慘灰,還滲著幾塊青色的霉班,膝蓋和褲腳部份幾乎都破了開來,但是穿著它的士兵們卻是連停下來縫補一下的時間或精力都沒有。至於腳底下的狀況更加悽慘,有沾滿泥水又開口笑的靴子可穿還算是運氣好了,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在腳底板上綑著布帶,忍住腳底發炎與起水泡的疼痛一拐一拐地走著。

如果這時候有人問起這列髒兮兮的野人隊伍是怎麼回事,大概會有人訕笑地答「趕著去豐收祭湊熱鬧的乞丐」或是「流浪的克羅汀民族」;至於要說他們是梅菲斯特帝國的正規軍,恐怕不會有人相信。

十月二十三日,星期四。帝國軍從卡爾考登潰走之後第五天。

冒險發動以三萬對五萬的主力會戰,最後關頭卻成了以卵擊石的軍事慘劇,整個西戰線已經全面瓦解,王國軍沿著帝國西方大道長驅直入,整個費米爾省都隨著會戰的失敗而宣告淪陷。

一名穿著帝國騎兵華麗的深藍色三排扣外套的年輕軍官從隊伍末端策馬跑來,冒著迎面的傾盆大雨,來到隊伍中段的指揮軍官群裡。

「閣下!有緊急軍情要稟報。」

「喔,是魯茲啊。你又有什麼壞消息要帶給我了?」

見到這名年輕的騎兵,年紀不會比他大多少的艾利希用細小的無力聲音勉強挖苦他一下。

年輕的騎兵無奈地抓抓頭之後,還是硬著頭皮報告:「兩個大隊,驍騎兵。腳程很快,馬的狀況也不錯,落日前就會追上我們。」

「…你還真是令人討厭啊,魯茲。」艾利希閉上了眼睛,右手按著額頭咒罵道。

最後,艾利希還是勉強露出笑容開了個玩笑:「我回去一定要跟恩斯特抱怨,都是他把你借給我才會帶來這麼多倒楣事。」

「小的不敢,閣下。」年輕騎兵此時才鬆了一口氣,點點頭回答。

艾利希.馮.蓋爾芙斯特已經達到了生理與心理上的極限狀態。過去這五天裡,他的第二野戰軍為潰敗的主力部隊擔任殿後,且走且戰地行軍了一百四十公里。

這位從前天起開始高燒不退而頭痛欲裂、冷得發抖的指揮官,即使在身上多披了一件毛毯卻還是不住地牙齒打顫,視線也變得有點模糊,無法清楚地閱讀地圖而必須由秘書官代為誦讀狀況給他聽。

相較於他們的上司,士兵們的狀況也並不會好太多,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馬都得了的感冒或痢疾,一邊行軍一邊上吐下瀉地拖行著腳步;而幾乎全數的步兵腳上都有嚴重的足癬和水泡,而且多數人都已經空腹將近一天沒有進食了。

「對我軍而言,這麼悲慘的狀況是開戰以來未曾有過。」艾利希轉頭口述交代他的秘書,在作戰日誌上如此記載。

但、雖然狀況如此悲慘───在這群殘敗兵組成的隊伍中,卻沒有任何一名士兵丟掉手上的步槍,也沒有任何一人突然拋下武器逃跑。雖然模樣狼狽不堪,但是所有人那對疲憊的眼睛裡,流露出來的神色卻絕非失敗者應有的神色。

「不過因為別無選擇,我軍將在此地迎擊王國的追擊部隊。」

聽見了艾利希那毫無力氣的慵懶聲調,隨侍在旁的女秘書官先是愣了一下,接著迅速提筆寫下將軍的命令。

「敵人的數量不會比我們多,只要找個有利的地形迎擊就行了。」

聚集在艾利希身旁,披著皮製雨衣的一位聯隊長提出了異議:「可是這附近都是平原啊,或著該說是一片泥海才對,根本無利可守,閣下。」

「而且這雨勢太大了,火藥受潮,如果槍枝不能使用的話,步兵結成方陣的效果會大為降低…」

「是啊,包斯曼上校說的沒錯。閣下請您三思…」

「只要一個小土坡就足以減緩騎兵的衝擊力了。而且那些走在前頭的聖克勞茲工兵不是有幫我們沿路留下一些木砦和拒馬嗎?更何況敵軍大概也是換了幾次馬才能追上我們,對騎兵而言,他們要在這種爛天氣追擊的負擔比步兵更辛苦。」

艾利希紅著眼睛,用虛弱的聲音一顫一顫地說明他的結論:「我們比追兵多,沒什麼好怕的。騎兵下了馬背也就不過是勇敢一點的步兵罷了。」

雖然聲音虛弱,但他仍然用強硬的態度說服了周圍那些年紀比他大上十幾二十歲的老將們。

帝國軍士兵們加快了行軍的腳步,約莫在兩小時之後,在滂沱大雨中朦朧地浮現出木板與沙包築成的城砦輪廓。見到這個據點之後,士兵們都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大聲歡呼,跑上木砦所在的小山坡。

這些聖克勞茲人留下的好意,與其說是木砦,但也只不過是能容納二三十人、有著簡單設施與補給物資的木屋罷了,連防禦工事都稱不上。但是對在飢寒交迫中行軍的將士們而言,這一棟棟不起眼的小屋或許是支撐他們繼續往前走的一絲希望之索。

艾利希帶領著親衛與參謀們來到了木砦視察,他突然轉過頭來對秘書問道:「這個地方是哪裡?有地名嗎?」

「呃,這個…似乎是沒有。」女秘書推了推眼鏡,在地圖上找了又找之後,搖了搖頭。

「那麼打贏之後就讓我來為這裡取個響亮的名字吧。」他轉身向部下們指示:「把拒馬抬到外頭去,叫士兵們挖掘塹壕,挖出來的土在拒馬前方疊成土壘。」

「閣下,這種事就交給我們來辦吧,您先進木砦裡休息,那裡有床有屋頂。」

「敵軍隨時都會追上來,這種節骨眼怎麼能鬆懈…」

「艾利希大人,您不愛惜自己的話,我們倘若失去您該怎麼辦才好!」女秘書難得主動地發言,用責難的目光盯著艾利希看,但是卻又沒有足夠的勇氣繼續說下去,臉頰羞紅地低下頭。

艾利希愣了一下,然後勉強點了點頭:「那我就暫時休息一下吧。但是,一有狀況要馬上叫醒我。」

「是,閣下。」包斯曼上校點點頭,戴上了他的船形帽,走到砦外對士兵們下達命令。

「那個年輕人也很拼命啊…」走到木砦之外的包斯曼上校,回頭望向被侍女與秘書官攙扶著的艾利希。不知為何,此時他那瘦弱的背影看起來卻顯得無比巨大。



沒有止境的大雨又持續了三個小時。原本就因為厚重的雨雲而顯得灰暗無光的大地,現在又因為日落西下的緣故而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在豪雨與黑暗中幾乎看不清五步之外的人影。

就在這樣的惡劣視界中,帝國軍的士兵們在拒馬前排成兩列,手持上了刺刀的滑膛槍,架在拒馬上面對著後方自己曾經走過的道路。

真的會出現嗎?帝國的士兵們忍住打呵欠或閉上眼睛的欲望,腦海中盤旋著這樣的疑問。突然間,披著鮮艷外套的王國驍騎兵無聲無息地從黑暗中躍過那道土壘,驚訝的帝國兵還來不及發出聲音,就看見領頭的敵軍連人帶馬撞上了尖銳的拒馬,馬背上的騎士則是往前翻入了步兵的橫列中。

尊貴的貴族老爺落馬後慌張地想要拔出腰間的第二把佩刀,但是一旁的帝國軍士兵沒給他抵抗或解釋的機會,大吼一聲便用刺刀捅穿了他那華麗的騎兵外套,其他人見狀,也就衝上前去一陣胡戳亂砍,把這倒楣的傢伙殺得不成人形。

「敵襲!敵襲!」

手持指揮杖的帝國軍官大聲喊叫道,防衛線各處都傳來了馬的悲鳴聲與人的喊叫聲---但這些吵雜的聲響在巨大的雨勢中顯得不那麼引人注意。

「蓋爾芙斯特閣下…」

女秘書慌慌張張地衝到木砦裡的休息間時,上半身打著赤膊的艾利希已經坐起身來,他半睜著滿怖血絲的眼睛,向秘書伸出右手。

「把軍服和望遠鏡遞給我、快。」

再披戎裝的艾利希換上軍裝之後,在秘書協助下披上雨衣,然後來到外頭,腳步搖搖晃晃地騎上馬背。秘書聽見他一邊爬上座騎一邊嘀嘀咕咕道:「真該死,再這樣下去一定會折壽十年…」

艾利希來到外頭之後,只消他稍微觀察了一下戰況,隨即便下令魯茲帶著他的騎兵中隊到側面去,包抄那些因為撞擊到防線而陷入混亂的王國騎兵。用步兵對抗騎兵並非無謀之舉,關鍵在於部隊的秩序與沉著。

第一波敵軍四十餘騎幾乎全部都餵進了帝國軍防禦隊形的正面,拒馬被馬匹的屍體壓斷,首當其衝的幾名步兵則是被這些莽撞的傢伙衝斷了刺刀與槍桿,隨後有更多的騎兵策馬強行躍入了這道缺口,四面八方都傳來了砍殺聲與喊叫聲;但在這樣激烈的戰況下,並沒有士兵膽怯地臨陣脫逃。

要能給予對方無法再爬起來的重創,還需要一道主菜。

霍斯特.魯茲上尉帶領的帝國騎兵繞過小丘陵,隨著一道響亮的小號吹起,八十多名帝國騎兵躍下小山丘的崚線,從敵方的右側翼發動了迂迴突襲。

「帝國萬歲!」

先前已經悶了五天都無用武之地的年輕貴族子弟們,騎在馬上用咆哮來發洩腹中醞藏的怒氣與壓抑。

「喂,不要逃、面對右翼重新整隊!!」

在受到奇襲的混亂中,試圖重掌部隊指揮權的軍官暴露出了自己的位置,旋即就有幾名帝國騎兵躍襲到他的近側,接著便從背後砍倒了帶隊的騎兵軍官。

老經驗的伍長與軍曹率先判斷出敵軍的疲態,於是開始帶領士兵們進行小規模的逆襲。隨著來自側面的逆襲,發現自己在混亂中逐漸被帝國軍逐一蠶食的王國騎兵,在失去指揮官之後倉皇地轉頭策馬逃走了。

雨中的戰鬥聲逐漸減弱,到了最後,一切再度沉寂了下來,冷冽的空氣中只剩下雨水的拍打聲。

「…第二中隊整隊!清點人數!」

帝國軍官對生還下來的部下們大喊道,經過剛才的一陣混仗,隊形與戰列已經零零落落的士兵們再度聚集起來。

雖然勝利了,但卻沒有歡呼聲也沒有喝采聲。眾人只是默默地握緊手中的步槍,聚集在長官前面,一言不發地站直身子而已。

艾利希也跟他們一樣,並沒有感到特別的高興。

「又撐過一天了…」騎在馬背上的艾利希小聲說道,隨即轉頭望向騎馬來到小山丘上的部下們,向眾軍官發怖新的命令。

「讓士兵稍事休息,軍士官要特別注意周圍警戒,防備敵人偷襲和我軍逃兵。」

「是,閣下。」

「六小時後開拔,不能耽誤更多時間了。現在恐怕整個王國軍都在拼了命的想找出我們的下落吧?」

因為疲憊和充血而有些渙散的藍眼睛望向身後走過的道路,雖然現在還看不見,但是艾利希很清楚,在自己身後追擊的是足足四萬王國大軍,而自己手裡掌握的部隊卻不足三千人───其中一半大概是連走路都有困難的傷病患。

重病的統帥,指揮著又凍又累又餓又病的敗走殘兵,他不禁對於現在的自己所面臨的態勢感到可笑。沙盤演習裡可從來沒有設定過這麼嚴苛的戰況。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希爾戰爭短篇】雷雨
文章發表於 : 2017年 7月 23日, 20:50 
離線
頭像

註冊時間: 2015年 10月 25日, 21:12
文章: 32
目前看到有史以來最艱辛的軍隊 QQ  雷雨與泥濘襯托出這支部隊已經瀕臨至極限,但是看到描述說他們的眼裡都閃爍著鬥志的火光,不禁為他們感到敬佩

這篇讓我想到東線中後期的德軍一方,面對數倍於己方的敵軍做著艱辛的機動防禦,不知道這支部隊是否會有別於史實德軍的命運,期待發展。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