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8年 10月 16日, 07:43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隨筆短篇】歡迎來到帝國法安全局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3月 30日, 09:19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年輕男子有些彆扭地坐在椅子上。雖然椅子有靠背,但卻不敢把背靠上去,而是維持著三分之一屁股接觸的狀態,抬高脖子打直腰桿,他試圖作出一副令人感到可靠的感覺,但連本人也隱約感受到了,這徒勞無功的努力只不過會讓人更加看穿他的青澀與毫無經驗。

就算穿著整齊的西裝與擦的發亮的黑皮鞋,想要在第一印象上給人留下好評價,但一走進一樓大廳還沒開口就知道這是個糟糕的主意。這裡根本沒什麼人穿那麼正經,格子花紋的襯衫、高領毛衣或著皮夾克之類隨興的打扮比比皆是,甚至可以看到不少穿著相當時尚的年輕男女進進出出的。

難不成是自己誤判了這個職場的氣氛嗎?前來應徵的年輕男子低頭望著自己的雙腿間,不安地在心中自問。這時有人打開房門步入面試間,一位穿著襯衫打領帶加吊帶褲,頭髮灰白的戴眼鏡中年男人彷彿看穿了這樣的不安,便向他露出微笑。

「啊~不必那麼緊張。輕鬆點,把這裡當自己家吧。喝點飲料如何?」

年輕男子僵硬的點點頭,然後又搖搖頭。前者是根本還沒聽清楚對方在說些什麼的反射動作,後者則是意識到自己跑來這裡要喝的豈不是很失禮嗎?於是連忙作出的反應。

「那就來點咖啡好了…雖然我們這邊是公家機關,所以用的也是品質普普的舍唐咖啡豆就是了。嗯,也準備些奶精跟糖吧。」

面試官自顧自地說道,但也沒有要起身離開房間自己去弄或叫人端來飲料的樣子。但說也奇怪,幾分鐘後便有一位身穿西裝短裙的女性端著盛有茶壺、杯子、奶精粉與糖罐的組合,恭敬地送到桌上後隨即微微曲身點頭,一言不發地離開房間。房間裡不一會兒就充滿了咖啡的香氣。

沒有理會呆坐著無法動彈年輕人,面試官自顧自的在一只杯子裡注滿咖啡,加了兩大匙的奶精粉但卻沒有加糖,也沒有攪拌,遞到嘴邊輕啜幾口。他坐在與年輕男子面對面的圓桌對面,翹起了二郎腿,打開手中的資料夾拿出幾份文件。

「克勞斯.蘇爾特…出生於940年,祖籍地是艾沙芬堡。於溫佛烈德紀念大學修得文學學士學位。這是你本人沒錯對吧。」

「是、是的。」

「先前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嗎?」

「雖然沒有正職,但畢業後有打過幾個月的零工跟家庭教師…」

雖然試圖解釋,但越講越感到心虛而臉紅。聽完這番說明,面試官也是點點頭用敷衍了事的語氣答道「我理解了」。

在以優秀工科畢業生聞名的大學就讀文學,而且也沒有繼續寫論文攻讀學位,沒有朝向學者之路繼續前進。這種半途而廢的大學生要出社會找工作是很困難的,特別是各行各業都被優秀的職業工人和工會成員所填滿,想找份正經的差事並不容易。

即使投遞履歷嘗試應徵一般企業行號,或著一些事務性的簡單通才工作,但業主們看到克勞斯的大學學歷時莫不面露難色。

「這份工作或許不是很適合您發揮才幹。所以…」

面試時被說的這句話其實另一層含義是「我們不想付大學生的薪水來作中學生就能應付的工作」。這件事直到克勞斯被十家以上的公司退履歷時才意識到,他只好去作一些計時算薪的短工零工了,或著幫附近的小孩子補習之類的工作。

這時候的他看到了報紙上佔據了半個版面的廣告,上面徵求具備大學以上學歷或著帝國高等國家考試合格以上的資格之人員,儘管徵才的單位是個招牌令人有點擔心的政府部門機關,但克勞斯還是抱著豁出去的心情來了。本質上,克勞斯從學校畢業後,沒有任何一份長期就業的工作經驗是鐵的事實。

但面試官似乎並不很在意這些,他繼續問了些連珠砲般的問題,多半都是些感覺跟工作沒什麼關係的日常閒話。

「你父母都還在嗎?」

「是,都還住在艾莎芬堡。」

「那你現在住哪裡啊?」

「在擲彈兵大道上…靠近國鐵海佛大樓站那附近,我在那裡租房子住。」

「有人跟你同住合租嗎?」

「沒有,我自己一個人租。」

「有沒有養寵物?」

「我有養一條狗…」

「什麼品種的?」

「席恩獵犬,不過也不是純種的就是了。」

「公的還母的?」

「母的。但已經結紮了。」

「這樣啊,」面試官伸出手指擦了擦自己的嘴唇:「我自己是養了一對雲雀,在帝都這邊養大型犬比較麻煩嘛。天天都要散步,也怕牠叫會影響鄰居安寧…」

「這…」

「好吧,既然都已經養了,我沒有要你改養別種寵物的意思啦。你支持哪支球隊的?」

這樣鬆散的對話進行了不知道多久後,克勞斯也終於感到有點厭煩而舉手。

「那個,我可以發問嗎?」

「當然,當然可以了。請。」面試官爽快地回答。

「請問…這也是面試的一部份嗎?」

「肯定的。你為什麼會這麼問?」

「因為很多問題呢,呃,該怎麼說,總覺得是我個人的隱私吧?跟工作無關的部份扯太多了,但是最重要的事感覺都沒有提到…該怎麼說…這樣我根本不知道您的提問是在跟我搭訕或是對我進行口試。我感覺不出來您這樣子究竟是對我要求哪方面的能力,或著重點在哪裡。」

克勞斯有些無奈地大吐苦水。當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已經承受著中年面試官的一小時以上閒話家常疲勞轟炸,也抱著豁出去了的心情大膽提出這個問題。他現在已經對於得到這份工作表示絕望,只希望能盡早結束這沒營養的話題離開這裡。

但面試官並沒有生氣或發怒,他聽完這番抱怨,睜圓了眼睛。

「原來如此,你覺得被冒犯了是嗎。真糟糕,大概是上級要求我改變一下作風,看能不能更親切一點地對待新人結果轉型過了頭了…我想,你是希望我對你開門見山的那一類人吧。你想知道這份工作的具體內容?」

克勞斯遲疑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

「那好,讓我們開門見山地說───話雖如此究竟該從哪裡開始好呢…對了,先從近的開始講起吧。你今天的早餐吃什麼呢?」

「…這不是又回到了原本的話題嗎?而且這種事我怎麼會記得…」

面試官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他把手中的文件翻了幾頁後給出這個連用餐者本人都不知道的答案:「火腿蛋淋乳酪醬與一杯熱咖啡,20仙令,這也是你家樓下那家店的招牌特餐。」

「…呃?」當克勞斯疑惑了一下並開始試圖翻找回想今早的記憶時,面試官繼續用跟剛才提問一樣快的節奏迅速說出一連串也是毫無關聯的生活瑣事───但聽在克勞斯耳裡卻極為震撼的字句。

「你是帝國電台晨間廣播劇的忠實聽眾,每天都不會錯過,周六例外,那天街角小鋪的早午餐特價,咖啡免費續杯。你每個月底都會去二輪片電影院看剛下檔的電影。你是『文藝青年』雜誌的訂戶。你昨天下午騎腳踏車時摔倒弄壞了它,所以你今早出門時順便把車牽去五金行請師傅修理。」

「為、為什麼你會…?!」

「別忘記,就像招牌上講的一樣:我們無所不在。」面試官眨了眨眼睛後,作出了他最後的宣判:「初步的考核大概就這樣,在我看來你沒多少問題,你合格了。明天來上班吧。至於我們是做什麼的,根據保密規定,我沒辦法跟你透露,所以等你進來之後自然會有人教你該做什麼。對了...你需要外帶咖啡嗎?」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