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8年 10月 16日, 08:15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隨筆短篇】消耗品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3月 20日, 15:00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明明眼前就是浩瀚無邊的廣闊大海,在夕陽餘暉下,厚重雲層間的縫隙間閃爍著點點波光,但嘴裡感到口乾舌燥,身體感到悶熱發癢。

這是因為與舒爽清涼、充滿濕潤水氣的鹹鹹海風間,隔著一層如同玻璃溫室般的厚重玻璃所致。那是以五片中間充填樹脂聚合物素材疊合、厚達75mm厚的防彈玻璃構成的前擋風玻璃。

整個視野的前半球都被這種玻璃板所圍繞,視野十分良好。甚至是會給人一種自己是飄浮在空中般的錯覺…假設忽略掉玻璃窗板間的鋼製框架和位於雙腿間之操縱桿的話。

夏德麗亞.斯徒登准尉大口喘氣著。身體好熱,甚至熱到連防風眼鏡都起霧了,她不得不把防風鏡摘下,露出那對深藍色的眼睛,緊盯著下方雲層中的間隙。

「我看到底下有東西,瑪莉,妳那邊有反應嗎?」

「雜訊太強,我的雷達上看不出什麼東西。怎麼了?」

從後座傳來了另一位搭乘者的回應。相對於視界太過寬廣的駕駛員而言,坐在後座的領航員簡直像是被囚禁在四面圍牆、只有頭上看得到玻璃天花板的地牢中,想必她的處境是更為悶熱不適的,但是卻沒有發出任何抱怨聲,這是瑪莉的優點:從不多作無謂的事。夏德麗亞很欣賞這種人,與這位拍檔意氣投合。

「我想飛低一點,看能不能目視確認那是什麼玩意兒。」

「沒問題嗎?我們的燃油所剩不多,天也快黑了,就算發現目標也無法保持接觸。是不是該先回去一趟?」

「雲層這麼厚雷達又是這種狀況,明天天亮我們還找不找得到他們都成問題。如果現在就能確認的話…」夏德麗亞解釋道。

「…我相信妳的判斷。所以,放手去作吧,機長。」

「嗯。」徵得了伙伴的同意之後,雖然身為機上最高階責任者的夏德麗亞沒必要這麼做───但她仍然安心地握緊了操縱桿,將機首往下壓,扳動升降舵。機體一沉並機首朝下地墜入雲層中。

厚重的積雲層裡滿布水氣,突入雲霧的瞬間,雨水拍打在擋風玻璃上形成一道道向後滑去的水漬。儀表板上的高度計與速度計迅速地跳動著,機體卡啪卡啪地震動搖晃,四周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濃厚雲霧。

在突穿雲霧後,她們已經從下降到兩千公尺不到的高度。夏德麗亞將操縱桿向左扳,機體開始向左傾斜並繞行這片海域作盤旋飛行。

雲層下正飄著濛濛細雨,海面與天空都被一層厚重的鐵灰色籠罩之際,夏德麗亞卻在這片宛如黑白照片的模糊影像中,眼尖地看出了些許端倪。

「發現航跡。數目…四、五、六。不,更多。」

水面上依稀可見斬開浪頭,在海上拖曳出長長的白色航跡。雖然這種天氣看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些白色浪跡的源頭就是一艘艘的船隻,它們正催足馬力加快輪機,全速航行以試著脫離這片視野不佳的雨雲層。

看似不規則的航跡其實全都朝向同一個方向,並且呈現一個巨大的四方形分布。如同教科書般標準的反潛護航隊形,位於四個角落構成方陣的,便是拱衛運輸船的驅逐艦群吧。護航空母或著巡洋艦則位於方陣之中央,如同牧羊犬般地引領著船團前行。

「瑪莉!」夏德麗亞盡力掩飾她心中的慌張,壓低了聲音喝道,彷彿深怕被人聽見一樣。

「這裡是南風一,呼叫PA,接觸目標EQ。護航四,輸送十九,座標…」後座導航員飛快地打開超長波無線電的發訊裝置,精確而不浪費任何時間地誦讀出一長串的數字。

最後,領航員以一個問句結束了她的報告:「請求PA給予下一步指示。」

三秒鐘後,瑪莉大喊一聲:「走了!」

「嗯!」像是期待已久,夏德麗亞扳起操縱桿,將節流閥推至最大。置於她兩腿胯間,就在屁股座位底下的發動機開始發出尖銳的高音,轉速急遽增大,機體也隨之劇烈震動起來。屁股跟兩腿可以感覺到變燙了。

作為一架後推式飛機───雖然KF-62「蠅」式享有優越的高速與操縱性,但每次只要一增加引擎功率就會變得引擎滾燙難以散熱。長時間高速飛行有導致引擎縮缸甚至起火爆炸的危險,但現在卻是要冒著這樣的危險也要盡速脫離現場的關鍵時刻。

海軍航空隊不只一次抱怨過這個問題,提出了無數次希望改良引擎或至少改良一下冷卻裝置的計畫書,但卻每一次都在海軍本部被擋了下來。

聽說,海軍本部的高官是如此解釋的───「艦上偵察機是一種消耗品,如同沒人會在子彈或砲彈上雕刻華麗的蝕刻,在偵察機上投入過多的資源實屬無用之舉!」───這話聽起來是有點氣人,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夏德麗亞.斯徒登准尉是配備於王國戰艦愛麗希雅公主號上的艦載偵察機飛行員,呼號南風一。在滿編建制2400人的這艘戰艦上僅有4架偵察機與8位空勤人員,就算加計地勤、維修人員、彈射器操作員也僅有40人是屬於艦載航空隊。在偌大的戰艦上,不必別人提醒,航空隊的成員們很清楚自己是屬於少數派。

總是被水兵們冷嘲熱諷為「吃閒飯的乘客」,被人問起「開飛機的感覺如何啊」多半不是好奇而是帶著挖苦的不懷好意,大多數的時候都只能夠晾在一旁沒事幹,時間一久總覺得整個人都鬱悶的要發霉了。

但這次不一樣,夏德麗亞准尉的嘴角露出微笑。成功的一次偵查飛行,回去之後,她可有的是驚險戰爭故事的材料,向那些沒見識過大場面的水兵們吹噓了…

爬升進入雲層後,夏德麗亞才把節流閥往回拉,保持在八成輸出的狀態,她回頭望向瑪莉:「後面有敵機追來嗎?」

「沒有───!剛才的船團中沒有護航空母!我想應該是安全了!」

「公主現在位於哪裡?」

「轉向3-1-0方位,距離三百公里。」

「好極了,那我們就回家去吧。」夏德麗亞愉快地哼著歌,並且一邊轉向持續向上爬升。

在這迎面的雨水吹打下,飛機的速度會減低很多,油箱已經很緊張了,她不想再浪費油料下去而決定爬升至沒有風吹雨打干擾的中高度。機體掙扎蹣跚的逐漸提升高度來到四千米───如同潛艇浮出水面般,從雲海中竄出,刺眼的火紅色陽光映入眼廉。

「嘩哦。照這樣看來,回去時都已經天黑了吧。」夏德麗亞讚嘆一聲。

「是啊,就期待今天晚餐能吃點好料囉。」

「妳就只知道吃,真是的瑪莉───」

因為歷險歸來、因為即將結束任務等理由,機內的氣氛變得輕鬆起來。兩人開始聊些生活的話題。

但就在這時,一道刺眼的光束從左後方閃現並往右前方延伸。幾乎是反射性地,夏德麗亞立刻猛壓操縱桿,機體作了個半桶滾並往下鑽去。

「嗚哇!剛才那是…」

「敵機!後面、要來了!」夏德麗亞提高聲音尖叫著。剛才那一招半式顯然沒能甩開對手,因為更多曳光彈的黃綠色光束緊接著擦身而過,夏德麗亞連忙再操縱方向舵水平地閃開。

「這裡是南風一,呼叫PA!我們在回程途中遭遇敵機!」一邊發訊求救,瑪莉一邊疑惑地抗議道:「…為什麼會有敵機…明明就沒有航空母艦!」

「對手究竟是…」夏德麗亞咬緊牙關,趁著機體迴旋時把視線投向玻璃擋風外側右後方的視野。

她看到了那正放開襟翼減速打算切入內側的敵機身影。銀灰色、聯邦空軍塗裝的氣冷式單引擎戰鬥機將機首對準她,並且從機翼上噴出了多個紅金色火光。在這一瞬間,夏德麗亞急忙拉升降舵再往下滾行閃躲。

「…是聯邦空軍!船團裡一定有飛機彈射船!」

人在遭遇到危險時腦袋轉的特別快,夏德麗亞慘叫地宣布了自己的新發現,即使這對改善她目前的情況毫無任何幫助。

對聯邦海軍那些笨重的鐵桶般破爛艦載機也就算了,對照性能諸元,即使是加掛了浮筒的蠅式機,憑著兩挺7.92機關槍的薄弱火力,夏德麗亞還是很有自信憑自己的技術在一對一纏鬥中把對方幹下來,儘管她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過。

但對付陸基戰鬥機則完全是另一回事。聯邦軍把陸基戰機掛在運輸船的甲板上用火箭彈射起飛,當成一次性的有人防空武器使用。對手可能是舊式的P-58志願兵或P-61瘋狗,但這都不重要,聯邦空軍的戰鬥機品質比海軍要好得多。它們有更佳的速度、更強的爬升、更小的迴旋半徑,KF-62這種掛了拖鞋的水上飛機要取勝可說是毫無希望。再說,她也快沒燃料了,引擎也很燙,冷卻水的溫度高到快要可以拿來煮咖啡了,放慢速度繼續纏鬥大概不是個好的選項。

考慮到跳傘可能會被傘纏住淹死在海裡,該不該降落著水棄機?這個念頭浮現時,夏德麗亞已經喪失了選擇的自由權。一排12.7mm的穿甲曳光彈之火線刮過機身右後半,比先前任何引擎高轉速震動都還要更誇張、宛如車禍撞擊般的巨大力道將她的腦袋砸往前方儀表板上,後照鏡裡可以看出引擎正在噴出火舌與濃煙。

夏德麗亞眼冒金星頭暈轉向,儀表板上砸了一鼻子的血,但所幸還沒喪失意識。

「瑪、瑪莉!不行了!跳傘吧,我要啟動彈射…瑪莉?瑪…」

後座沒有回應。夏德麗亞遲疑地轉過頭去,想說的話哽在喉嚨,縮了回去。伸手輕輕拍了拍對方,結果是讓她斜過身子一倒,以很詭異的姿勢後仰地癱在椅子上。

這不合理,瑪莉下個月還要準備參加海航飛行員學校的入學考,她就快要成為飛行員了。她還有無數的人生計畫,作為她的討論者與好友,這都很清楚。但卻連一句遺言都還來不及說,就變成了如同骯髒的破娃娃般沾滿血污的模樣。

又一排子彈毫不留情地掃來,密集彈幕宛如用鋸子般把她的飛機一點一滴地肢解。右翼端中彈折斷後,機體開始持續朝右桶滾下墜,巨大的離心力將夏德麗亞壓在了擋風玻璃與座位間。

她大口喘氣著,充滿血絲的眼眸中,視野逐漸變紅。在失去意識前…飛行員把操縱桿下壓旋轉九十度,解除安全裝置後,用力地握緊左手拳頭往儀表版上某個被黃色警示線所圍住的按鈕敲了下去。

接著,飛機爆炸了。或著該說是一部份爆炸───安裝在尾部螺旋槳承軸上的炸藥包啟動並炸飛了螺旋槳,同時機身上部的玻璃觀景窗框也被炸飛,寒冷的強風一瞬間灌進座艙內,空氣稀薄且令人難以呼吸。夏德麗亞一直在尖叫,但風切聲與爆炸聲實在太大了,以致於她幾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隨後設置在座椅上的四秒延時引信被點燃,啟動了座椅下方的小型火箭。反作用力挾著極強的加速度,將兩名乘員與她們的座椅推出機外,火箭的尾燄則將原本就已經搖搖欲墜的機體燒的漆黑,在熊熊烈燄中,這架千瘡百孔的KF-62蠅式偵察機終於爆炸,解體為成百上千塊零件,如雨點般四散落入大海。

夏德麗亞迷茫的視野中,見到那架銀灰色的聯邦戰鬥機在空中搖擺了兩下翅膀,彷彿在宣示贏得一次空戰勝利而跳起了得意的舞步那樣,掉頭飛回船團的方向。而她的好友,則被自動打開的降落傘吊在半空中,歪頭九十度地緩緩下墜。

睡意逐漸籠罩上身,沉重的眼皮逐漸闔上。就算被自己的降落傘纏住淹死也無所謂了,她根本不在乎,也沒必要在乎了,夏德麗亞准尉這麼想著,無力感、屈辱感、敗北感,伴隨著冰冷的北海鹹水一起灌進她的口中,直至意識歸於一片混沌。

在完全沒入大海前一瞬,夏德麗亞准尉腦海中閃過了一句話。

「艦上偵察機是一種消耗品。」




#######

作戰報告書

(前略)

…1540時刻,DE-1025「戴達洛斯」號護航驅逐艦報告防空雷達捕捉到異常訊號,艦隊提高警戒。我在此時接受CAM-353「巴曼紐」號航空協調官克林特少校指示上機備戰。

1548時,船團上空出現疑似航跡但並未目擊到機翼燈。為確認是否為敵機,船團司令雷明斯少將下令本機升空,儘管克林特少校強烈反對,指出是否值得浪費護衛船團裡寶貴且有限的防空戰鬥機,但雷明斯少將再次重申指令,於是克林特少校遂接受指示,令本人座機彈射升空。

1550時本機升空。四分鐘後抵達海拔高度1500公尺並開始追擊。雖然嘗試追擊該不明機航跡,但目標竄入雨雲層中,視界極差喪失接觸。

本來依作業規定本機應當返回船團上空著水等待回收,但我認為既已發射寶貴之戰鬥機,白白喪失未免太過可惜,遂違反了11-245條海上作戰訓令,繼續爬升至海拔4000公尺處嘗試捕捉敵蹤。

1608時刻抵達高度四千,經過約二十分鐘巡航,均無所獲。準備放棄返航時,發現雲層上方有一機影,為王國海軍雙色藍迷彩塗裝,雖不能確認是否為上述之不明機,但仍決定發起攻擊。

1631時刻,我對該機俯衝發起掠襲,因錯估敵我距離,太遠發起射擊而落空。交錯時目視確認該機為王國軍新式後推型高速水上偵察機,識別表代號「蟲眼(Bug-Eye)」。我切入內側開始進行纏鬥。

第二次射擊也遭到成功閃躲。然敵機已喪失動能,速度與動作均變的遲緩。我稍微拉開距離於四百公尺處發起第三次攻擊。

第三次攻擊成功地擊中敵機之引擎內側與右翼,並導致其起火燃燒。敵機滅火裝置順利啟動,似乎並無致命傷,於是決定拉近至一百公尺處發起第四次攻擊。

第四次攻擊效果良好,近距離射擊將敵機右翼擊斷,引擎再次起火。敵機開始拖曳著濃煙螺旋下墜,並在雲層上方確認了數次爆炸、疑似引爆了油槽或彈藥庫,該敵機遂四分五裂,確實擊墜。唯敵機乘員似乎成功在此一情況下跳傘,我目視確認了兩個降落傘。

關於擊落此一敵機之證據,請參閱編號FAF532表格9670115-423305號檔案所附之照相槍紀錄與擊墜申告。

隨後我於1730時刻成功返回船團上空並嘗試著水降落。唯雨天陣風干擾,海象不佳導致機體撞擊海面並損傷機翼,無法回收。我在嘗試爬出駕駛艙時被海浪拍擊,膝蓋遭飛機尾翼撞擊導致骨折。隨後我的機體從中間折斷並沉入海中。

考慮到以上事實,本官申請國賠之審理應當公正考慮到…(下略)

亞力士.荷頓中尉
聯邦空軍第十航空軍23護航戰鬥機聯隊五大隊A中隊所屬
九六七年一月十五日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