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3日, 21:4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瓦羅維瓦麗】夜河中的水星 - (不定時連載中)
文章發表於 : 2011年 5月 22日, 23:0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這是風硝二次創作(平行世界)瓦羅維瓦麗的贊助小短篇

為了避免連載文章被分割而獨立開一區貼出。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瓦羅維瓦麗】夜河中的水星
文章發表於 : 2011年 5月 22日, 23:0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灰石板鋪成的道路自Y字路口開始,像是藤蔓似的慢慢延伸,隨著距離的拉大,石板路也變得越來越窄,兩旁的巴洛克式建築物也越顯高聳貼近。

  在沒有半個行人的小石板路盡頭,被流速緩慢的小河所佔據,在河岸兩旁刻意提高的防坡堤上,束著一根又一根的古典路燈,在寒冷的黑夜之中,路燈像是金色的螢火蟲,勾勒出這條小鎮河川的彎曲與形狀。

  在臨近河流的小道上,一家古色古香的商店仍開著燈,從那不大的櫥窗跟玻璃門所散出的微光給予了深夜的街道一絲光明。

  商店的立牌已經收進了店內,在玻璃門上方的鐵製掛牌正因夜風的吹拂而搖動,不時發出『唧、唧』的金屬摩擦聲。

  尺寸大概只能說是中等的櫥窗裡排列著大量的精緻商品,各種類型、各種大小、各種顏色都照著順序排放著,宛如整齊的軍隊。

  從透明的玻璃間望去,一位戴著眼夾式放大鏡的男子正趴在工作檯上,聚精會神的擦拭著小巧如玻璃珠般的神祕物品,戴著止汗帽的男子像是在呵護剛出生的嬰兒,動作相當的緩慢、纖細而且謹慎,彷彿深怕手裡的東西就像是蛋殼一樣的脆弱。

  在這個狹窄安靜的空間裡,時間彷彿是受到了男子的雕刻限制似的,過得相當的緩慢,有時就像是靜止了一般。

  當老舊大型的木頭立鐘突破時空的拘束,衝破寂靜的敲出了十二下低沉的聲音時,中年男子才慢慢的抬起頭,取下了早已沾滿汗水的放大鏡,露出了如同耗盡生命般的微笑。

  輕輕嘆了口氣,他小心的將剛才細心擦拭的物品收進了以高級金屬製成並鑲有多色琥珀的紫色方盒中,然後以精細雕製過的銀製小鑰匙鎖上,接著收進工作檯旁的抽屜。

  最後男子將工作檯整理乾淨。

  略將店鋪收拾後,男子穿上防風外套,將店裡的電燈開關給關掉。

  街道再次陷入了黑暗與安靜。

  「明天…就可以了。」

  男子在關上店鋪的玻璃門並上鎖時,低聲呢喃著。



2月9日
克利斯提亞王國 瓦羅維瓦麗 溫泉街


  瓦羅維瓦麗,被譽為是克利斯提亞王國西部最迷人的村鎮,它位在克利斯提亞王國、梅菲斯特帝國與奧特蘭議會王國等三國的國境附近的山區,城鎮的四周被原始的森林所圍繞著,有著純樸寧靜的風情。同時,該鎮也被一條清澈溫和的河川貫穿而過。

  可說是像繪本上的童話故事般,鎮上完全沒有任何現代風格的建築物,宛如重現中世紀似的遍佈著古老的房舍,磚瓦屋頂、麵包式大房、古教堂、石板路、煤氣燈、馬車與露天咖啡座,還有清脆的市鎮鐘聲。

  就算是最近代的建築物,也是一百多年前建造的,這讓整個瓦羅維瓦麗小鎮像是穿越了時空,回到了一個世紀以前,充滿華麗服裝、蒸汽機與帝國風情的時代,充滿浪漫的時代。

  在瓦羅維瓦麗鎮上一家名為『波希米亞風情』的民宿內,午後溫暖的陽光正穿過透明的玻璃,散落在一名金髮的少女身上。

  金髮少女站在白色的雙人床前,手叉著腰,她有著一頭如麥穗般的淡金色長髮,還有美麗標緻的五官、偏纖細的身形、纖緻的腰身跟小腿,與不怎麼豐滿的胸部,身上穿著毛衣跟鬆垮垮的絲質褲裙。

  少女望著雙人床。

  雙人床上有著一團隆起的棉被,像是神祕動物般蠕動並不時發出聲音。

  金髮少女的眼角抽動了幾下,她深吸了一口氣。

  「起床!妳還想睡到何時!?」

  像是划槳似的,金髮女孩用力拉扯那團米色花紋的棉被,在棉被掀起的同時,出現在床鋪上的,是彷彿破蛹而出的另一名少女,熟睡的少女。

  抱著枕頭的破蛹少女穿著淡粉色的荷葉邊連身睡衣,如亞麻般的綠翠色長髮像絲帶披散在雪白的床墊上。

  「噫呀………」少女皺起眉頭、捲起身體,把枕頭抱的更緊了,像是被陽光照到的女吸血鬼似的發出抱怨的呻吟。

  「快起床,已經超過中午了耶!」金髮女孩將棉被扔到一旁大聲說道。

  暖氣轟轟作響,房間內的古典掛鐘顯示著下午兩點零七分。

  「呼……………」

  床上的少女仍睡著。

  金髮女孩的腦袋裡似乎發出了某種東西斷掉的聲音,她不發一語的走到了窗邊,拿起窗檯上的透明玻璃水瓶,直接往床上潑去。

  「唔?嗄啊啊啊----!!!!????」

  像是突然被人扔到冰湖裡,床上的綠髮少女觸電般的跳了起來,渾身溼答答的滾下床鋪,還一頭撞上了床頭櫃爆出了『喀咚!』的聲音。

  金髮女孩把空空的水瓶放回了窗檯上,轉頭瞪著摔下床的綠髮少女。

  「…………嗚嗚,再讓人家多瞇五分鐘嘛……」半驚半醒的綠髮少女揉著腦袋瓜,一臉無辜的說道。

  她可愛白淨的小臉蛋上還帶著疲倦感,半瞇著眼睛,巧妙的遮掩了她那宛如水藍寶石般的雙眸。

  因為被水潑濕,她的睡衣略顯透明,隱隱約約的呈現出女孩那水滴狀完美豐滿的柔軟乳肉、粉嫩的小腹、雪頸細腰與像天使般無瑕的白皙肌膚。

  「妳…乾脆再睡個五萬年好了?小笨蛋。」金髮少女雙手交叉在胸前,用訓話的語氣叫道:「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啊,貪睡的小天使。」

  「唉?已經這麼晚了喔……小伊姊姊。」綠髮少女將腦袋貼回床上,冰涼的水珠自她的髮絲末端與粉嫩的臉頰上滑下,讓她變的更加清醒。

  金髮少女的全名是伊芠潔琳.阿嘉莎.馮.艾諾法蘭,是梅菲斯特帝國裡七位為高權重的選帝侯之一的達法蘭王國第一公主。

  而穿著睡衣還想打盹的綠髮少女,名為梅兒提樂.馮.蓋爾芙斯特,與伊芠潔琳同樣是梅菲斯特帝國七大選帝侯中的席恩公爵的第三千金。

  這兩位帝國的選帝侯公主是相當要好的朋友,一同來到了被稱為童話之鄉的瓦羅維瓦麗小鎮渡假。

  「葛瑞塔呢…?」梅兒提樂邊打呵欠,邊揉著眼睛問道。

  「她早就起床了,在準備今天出門用的東西呢。」伊芠潔琳從行李箱裡翻出一套衣服扔到梅兒提樂頭上,「全世界的人都在等妳啊!快換衣服吧,兩點半以前出門說不定還可以趕上午茶。」

  「喔………」

  當還半夢半醒的梅兒提樂被伊芠潔琳給扔進浴室後,房門便響起了連續的叩叩聲,那是高級木頭製成的門板與金屬門環所發出的清脆碰響聲。

  「唉呀,妳們還沒好嗎?」如杜鵑般清妙的女性聲音自門外傳入。

  伊芠潔琳來到門邊,握住金色的長條型金屬門把,按下,將有著高雅設計的房門輕輕打開。

  首先出現在剛開的門縫間的,是顆亮黑色的腦袋,黑到發亮又像蠶絲一樣細嫩的長髮會同梅花髮飾一起圍繞著一張白裡透紅、典型的東洋蛋形臉。

  少女的臉龐上毫無任何粉刺與青春痘,就像剛出生的嬰兒無瑕。在烏黑的瀏海之下,雙眼皮下是如黑曜石般耀眼的雙眸。

  黑髮少女穿著可說是相當合身,能完全凸顯曼妙誘人身材的連身袍,光是用看的就能發現這套繡著白花的紅色長袍的料子極好,無論是反摺的袖口、有著東洋結的領口還是粉色的纏腰巾都看得出來經過相當費時的製作。

  「妳怎麼穿成這樣啊?薰香?」伊芠潔琳打量著黑髮女子,「外面蠻冷的啊,廣播才說今天的氣溫大概會降到十度以下啊。」

  「欸唷唷,我會那樣傻麼?當然是會穿外套的嘛!」名為薰香的少女撥了撥頭髮,笑著回答,「而且這是蠶絲製成的!可暖著哪!」她拉了拉自己的領口說道,黑髮少女的帝國語帶著一點點東洋人特有的腔調。

  司馬薰香,東洋的大國央帝國的貴族千金,大名鼎鼎的央國攝政、尚武親王司馬掠的掌上明珠,因此她可說是央國最具有身分地位的郡主。同時,她也是伊芠潔琳跟梅兒提樂的朋友。

  雖然是位大小姊,但薰香卻對攝影跟旅遊有著異常的狂熱,她對全世界的攝影器材跟旅遊景點都瞭若指掌。

  兩個月前,薰香從一位德高望重的收藏家那得知當時全世界總共只製造了八台,專門用來紀念古代帝國皇帝尊嚴王卡爾大帝登基八百年的限量相機中的其中一台出現在瓦羅維瓦麗的某家光學老店後,她便馬上買票乘著東方快車衝到了這個古典小鎮。

  一來是要尋找傳說中的相機,二來是剛好也能跟伊芠潔琳還有梅兒提樂敘敘舊,自從公學畢業後,她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見面了。

  「所以,梅兒還沒換好衣服嗎?」薰香看了溼答答的床鋪一眼,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問。

  「她才剛剛起床…現在在洗澡跟換衣服…」伊芠潔琳嘆口氣,轉身一屁股坐到沙發上,並嘟著嘴。

  浴室傳出梅兒提樂終於清醒的抱歉聲跟熱水落到浴缸內的洗澡聲,薰香回了聲沒關係後,也跟著坐到窗檯邊。

  「都怪妳們昨天玩太晚了哪…」薰香手托著臉,側眼望著伊芠潔琳。

  「什麼意思啊?」

  「欸?妳也知道的嘛。」眨了眨眼,薰香若有所思的笑著說。

  「……亂、亂說!」

  「我的好友,妳臉紅了。」

  「呃!?哼……………」伊芠潔琳別過頭企圖隱藏她泛紅的雙頰。

  食指跟中指輕扶著稍微傾斜的腦袋,薰香那小巧淡嫣的嘴唇促使著嘴角微微揚起,她微笑著,一臉趣味的望著伊芠潔琳,就像是在看著自己所雕刻出來的藝術品一般。

  在兩人安靜下來的同時,浴室內的水聲也變弱接著停止。

  不算狹窄的白色的套房內,吹進了冬日的涼風。

  浴室的小鐵門被打開,散發出水蒸氣與芳香的氣味。

  午後的休閒時光,即將展開。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瓦羅維瓦麗】夜河中的水星 - (不定時連載中)
文章發表於 : 2011年 5月 29日, 21:3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0日, 23:35
文章: 683
來自: 帶刀浪人
  從抽屜裡拿出鑲著琥珀的紫色方盒,男子小心翼翼的將這只金屬盒放到乾淨的木桌上,接著他從口袋裡取出銀色的鑰匙,慢慢插進金屬盒中央那雕著花紋的金色鑰匙孔中旋轉。

  喀咑…

  金屬盒內鋪著紫色的羽絨,幾乎佈滿了整個盒子,而在正中央的凹陷處,一只有著神秘雕刻跟圖騰的紫水晶,散發著妖媚光芒的蛋形紫水晶就像是密林中的妖精般沉睡著。

  男子張大眼睛看著紫水晶微笑起來,像是著了魔似的。

  他猛然抬起頭,四處觀望,似乎擔心有人在偷看。

  店鋪裡只有他一個人。

  穿著舊西裝嘴叼菸斗騎著腳踏車的老人經過店門口,兩個小孩牽著一條臘腸狗嬉嬉鬧鬧的跟在老人的後頭。

  男子吞了口口水。

  接著從遠方的鎮中央傳來了教堂的鐘聲,從敲鐘數男子得知時間已進入下午三點。

  收起笑容,男子將紫水晶連同盒子一起放到了展示架上。

  抽起一張標籤紙,他用深藍色墨水的鋼筆在上頭寫下了紫水晶的標價。

  再謹慎的檢查過一次紫水晶跟標價後,男子滿意的回到了櫃檯旁。

  「來…快來吧。」

  他對著空蕩蕩的店舖大門呢喃道。



2月9日
克利斯提亞王國 瓦羅維瓦麗 東國街


  午後三點多,太陽很大,雖有些寒冷,但也沒到寒風刺骨。

  這樣的天氣正適合來上一杯溫熱的紅茶,如果可以的話,加些白蘭地或是果醬,更能激發紅茶的香醇與酒精的辛辣,體驗道地的王聯式午茶。

  「唉唷!是怎樣…覺得我剛剛說的很好笑嗎………?」

  梅兒提樂捧著瓷杯,杯裡裝著像紅寶石般的上等紅茶,她嘟著嘴,一邊將果醬加入茶杯一邊看著伊芠潔琳。

  因為沒有太多的時間仔細打扮,翠柔的秀髮梅兒提樂只簡單的將其綁成了雙馬尾以配合出遊,她化著很淡很淡的妝,但這樣的淡妝就已足夠迷死全世界的男孩子,頭上則戴著一頂外型酷似畫家帽的毛線帽。

  海藍色的毛料針織開領上衣有著寬鬆水玉的連身袖,並以織球花邊的絲質領巾跟幾個小吊飾做為搭配,雖然沒辦法襯托出梅兒提樂迷人的身材但卻能透露出少女的年輕與可愛。

  而淡灰色的窄裙與黑色的絲襪則襯托出她曲線優美的雙腿,深褐色的小短靴、鞋帶與金屬扣具更為少女增添一股時尚尊貴的成熟感。

  「噗、噗哈哈哈…」伊芠潔琳抱著肚子,死命咬著嘴唇,「我、我沒…我沒有笑妳啊……我可愛的小天使……噗、噗哈哈哈!!!」

  「明明就已經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一對藍瞳望著伊芠潔琳,梅兒提樂雙手叉著腰,皺起眉頭。

  她用鼻子哼了一聲,喝了口果醬紅茶,覺得不夠甜,於是開始加砂糖。梅兒提樂熱愛甜食,喜愛到無論是怎樣恐怖的食物只要加了糖跟果醬她似乎都能夠吃的下去。

  也因此她在這世界上最討厭的東西就是牙醫。那個煩人的口罩、白長袍跟會反光的放大鏡,最該死的,就是說什麼消毒過的鉗子跟鉤子,還有臭死人的漱口水,嚇都嚇死了!

  「喔?妳們在聊什麼?笑成這樣。」聲音自後方傳來。

  戴著黑色熊皮帽的央國郡主薰香穿著同樣黑色的大外套,端著一盤茶點回到圓桌坐下。他手裡的茶點從東式的蒸包、燒賣、肉捲到西式的手工餅乾、蛋糕跟奶酪皆有,而且新鮮豐富。

  看到檸檬香草蛋糕的梅兒提樂興奮的舔了舔嘴,迫不急待的拿了一塊,好似把伊芠潔琳剛才的笑弄全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三人在瓦羅維瓦麗鎮上相當著名的『東國街』享用下午茶。東國街是鎮上偏北的一條街,這條街會被稱作東國街是因為來自大玄國跟央國的東洋系移民都聚集在此定居,充滿了各式東洋風情的店鋪與建築。

  這些央玄系的移民多是商人、逃難者跟遊學後的定居者,後看中了瓦羅維瓦麗的觀光、溫泉商機跟大學城的師生族群而做起生意並形成商會。

  東國街道的路上鋪著石板,就跟瓦羅維瓦麗鎮上所有的道路一樣,但東國街人行道上的街燈卻是東洋式的設計,不只如此,路標跟警示牌上也都有附加東洋語文的翻譯。

  路上的行人很明顯的多是東洋人的面孔,穿著也都是以東洋風格為主,無論是小販、商員還是學生都穿著他們祖國的傳統服飾,其餘的多是路過的當地居民或是像梅兒提樂她們那樣的遊客。

  梅兒提樂等人所在的茶館是相當知名的傳統茶樓『醉月樓』,那是棟以紅色為主體,黑色瓦片為屋頂的央式兩層樓建築,設有大圓柱跟內亭,以及古色古香的藤製桌椅,店內佈滿著各式各樣的客人與香味。

  而梅兒提樂她們是坐在二樓靠近陽臺的位置,這樣她們可以一邊感受著涼風跟享受茶點,也能觀察樓下熙熙攘嚷的人群當作樂趣。

  雖然是東洋式的飲茶館,但醉月樓為了迎合當地洋人的口味,也販有西式的各類茶點與飲料,甚至聘用花魁獻唱,可說是在當地相當受歡迎的茶店。

  「欸欸欸,我可愛的小天使,把妳昨天做的夢再跟薰香說一次。噗、噗哈哈……」伊芠潔琳說道,接著又發出笑聲。

  「不要!」嘴裡咬著蛋糕的梅兒提樂用奇怪的發音賭氣道。

  「快說快說,不然就換我講妳的祕密唷!嘿嘿嘿---」伊芠潔琳戳了戳梅兒提樂發紅的臉,毫不掩飾自己鈴鐺般的笑聲。

  「噫…我、我說就是了!」嘴裡的半塊蛋糕掉到了桌上,梅兒提樂企圖摀住伊芠潔琳的嘴,兩人打鬧起來。

  「所以,是什麼夢呀?」薰香瞇起眼,拿起冒著煙的茶杯,喝了口茶。

  茶的香味在口腔和肚子裡蔓延開來,讓這位黑髮女孩感到十分滿意。

  薰香用的茶杯跟梅兒提樂她們的茶杯不太相同,那是一款東洋式並有波浪紋的陶杯,保溫效果較佳,適合用來喝燙呼呼的東方茶。

  「也沒什麼啦…」梅兒提樂有點害羞,肩膀夾的緊緊的,雙手玩弄著細白的手指頭,「就是昨天嘛,人家做了一個夢……」

  說到這,她瞄了一下伊芠潔琳,後者面露著威脅般的微笑。梅兒提樂嘟了一下嘴,繼續說道:「就是……………我夢到除了我們這個世界外,可能還存在著另一個相似的世界,那個世界除了一些小地方之外,幾乎就跟我們的世界一樣,帝國、王聯、央國所有國家,還有語言跟文化等等,就像是透過一面鏡子相映而成的。」

  「哦?還挺有意思的不是?」

  「而且!我們也存在在那個世界,名字、家族、身份都一模一樣!我跟伊芠姊姊都還是選帝侯的公主,薰香姊姊也還是司馬親王的女兒!應該可以說就像是一個平行的世界吧!」

  「然後呢?」

  「然後帝國跟王聯間爆發了戰爭,而我是一個軍人,參加大戰,成了大英雄!還獲頒了皇冠級騎士勳章!」梅兒提樂似乎越講越興奮,「而伊芠姊姊同樣是軍人,還是個禁衛軍的上校呢!而薰香姊姊…依然是個相機狂!」

  『噗---!』的一聲,薰香一口茶噴的到處都是。接著是伊芠潔琳,看到薰香的模樣,她抱著肚子幾乎笑翻了腰。

  「幹嘛這樣啊……」梅兒提樂有些失落的說道。

  「沒事沒事,」薰香趕緊擦了擦嘴,「不過,在我們這個世界,帝國、央國跟王聯可是好朋友哪,還簽了所謂的三皇同盟條約呢。」她笑著說。

  梅菲斯特帝國、特瑞希瓦爾特王立聯合、央國是希菲爾大陸上的世界三大列強,這三個列強為了維持大陸現有的國際體系,組成了『三皇同盟』。三皇同盟是軍事跟經濟上的合作同盟,三國之間的關係相當密切。

  「先不談帝國跟王聯交戰,」薰香重新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加入帝國軍隊?我說梅兒啊,以妳現在這副模樣,怎麼當軍人呢?風一吹就倒囉!」

  「嗚………」面對薰香的挖苦,梅兒提樂咕噥一聲低下了頭。

  梅兒提樂不高,體型也偏瘦,雖然胸部較為豐滿但腰枝、手臂跟雙腿也都是屬於較纖細的類型,怎麼看都像是個柔弱女子,就跟童話裡文弱到連拖水桶都拿不動的美麗公主沒什麼分別。

  「所以說啊,梅兒妳說的那個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啦…」薰香緩緩喝了口茶,說出她對夢境的評語。

  「可是…可是!說、說不定我們的這個世界才是假的啊?」梅兒提樂睜著眼睛,像小孩子般握緊著雙拳說道。

  此話一出,薰香頓時被熱茶嗆了一口,直喊「好燙!」

  接著她搧著舌頭,轉頭望向不知怎麼一臉痛苦的伊芠潔琳,面面相覷的兩人臉頰頓時脹紅,腮幫子鼓起,笑歪成一團。

  「人、人家是很認真的說啊!」梅兒提樂皺起眉頭,紅著臉說道。

  「梅兒啊梅兒…哈呼!別、別皺著…眉頭噗!,那可是…哈哈哈哈!可是會長皺紋的哪。」薰香上氣不接下氣的笑著,頻頻拭淚。

  「而且…咕哈哈哈哈,就算這個世界是假的好了,也改變不了妳是我們最寵愛的小天使的事實啊!噗哈哈哈哈---」伊芠潔琳先是笑到拍起桌子,接著又邊笑邊捏著梅兒提樂柔嫩的兩頰玩弄起來。

  「什麼嘛,把人家的夢笑成這樣……」像是被人給狠狠戲弄了一翻卻又不敢還手,梅兒提樂只好苦著臉任由兩人大笑。

  「葛瑞塔,妳也替我說說話啊!」她轉頭向身後一名穿著男性服裝的藍髮少女求助道。

  「殿下……」有著一張撲克臉的藍髮少女以低沉的聲音回應道。

  葛瑞塔‧瑪爾貝克,梅兒提樂的貼身侍從,跟自己服侍的主人一樣,她又矮又瘦,而且沒什麼女性第二性徵的身材加上那頭俐落的短髮,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個長的像女人的男人。

  主僕兩人的個性完全相反。葛瑞塔有著天塌下來都不會驚慌的冷靜,相當的正經、嚴肅,那不苟言笑的表情總會讓人感覺她心裡充滿著冷酷。但若說她是全宇宙最忠心也最盡忠職守的侍僕,那應該連上神也不會反對。

  實際上,葛瑞塔對主人梅兒提樂的服侍跟專注幾乎是已經到了走火入魔的境界,若她是個男人,大概會被檢察官以跟蹤狂或是大變態的罪名起訴。

  「難道…妳也覺得我的夢…很好笑?」梅兒提樂一臉哭喪的望著葛瑞塔。

  「不,殿下。」葛瑞塔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您本就是一名偉大的人。」

  「呀哈哈,我就知道葛瑞塔最支持我了!」

  梅兒提樂笑著說,顯然對有人支持她的夢感到高興。

  「撲克這孩子還是完全沒變嘛…」「就是說哪,好嚴肅啊。」伊芠潔琳跟薰香此時的聲音就像是快窒息似的,肩膀還因為忍笑而不斷的顫抖。

  因為總是面無表情,說話時的語氣也不帶任何一點感情,所以兩人就給葛瑞塔取了個綽號叫『撲克』,就是撲克臉的意思。

  而被人取了綽號的葛瑞塔一點也不在乎,因為她在乎的只有自己的主人梅兒提樂一人而已。

  「夠了啦…大家都在看了……」梅兒提樂央求道。

  茶館二樓的好幾桌客人都將目光集中到了她們這一桌,似乎是對伊芠潔琳跟薰香兩人怎麼會笑大麼大聲感到興趣。其中還有幾桌的客人交頭接耳一番之後也跟著笑了起來。

  「噫,感覺丟臉死了啦……」遮起自己紅到快發燙的臉,梅兒提樂彎腰想躲到桌子底下,但卻被葛瑞塔以太難看而阻止了。

  「好啦好啦…我們不笑了,不笑妳了……唉唷…………」伊芠潔琳跟薰香相互搭著肩,斷斷續續的說。

  但再過了大約五分鐘後,這兩人的笑聲才漸漸停止。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Kurfürst von Sie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