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9月 20日, 06:38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短篇/小說]藍色天使隊2 戰役前夕的插曲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12月 31日, 01:47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2日, 00:03
文章: 75
來自: 13月32日次元
(戰前插曲)
D+4(四月十一日).1900時.卡葉特要塞

「阿阿~(伸懶腰)」

走出指揮塔外看見天空太陽正要下山天色呈現紫色狀態;瑪琪與艾爾莎、艾克利普斯與崔亦菲、聯合軍第十狙擊小隊優娜 一行人,各自做出伸展拉筋的動作,因為連續開了至少5小時的提報會議,屁股都坐麻了!

尤其是瑪琪的動作最為跨張,完全沒有女性的矜持,就像少跟筋一樣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的打著喝欠與伸懶腰。

「雖是配發到了一些補給機體,但是....根本沒有彈藥與維修補助麻~! 麻~真是的!!」

這是瑪琪的抱怨聲。

原本停泊在這裡的德魯菲斯號(註1)被徵調走了,說是為了打總艦隊戰,新星他們竟然沒把整備班留下來就走了,這是當瑪琪一行人開著要散掉(誇飾法)的機體回到卡葉特時才發現的事,而要塞指揮雖然配發到了一些補給機體,但卻沒有空的整備設施,要他們自己想辦法張羅。

「如果是彈藥的話我想我們那邊應該還會有」艾克利普斯思考了後便說出。

因為艾克利普斯與崔亦菲兩人本來就是所屬這裡的偵查大隊,他們在這邊當然有屬於他們存放區,正當大家要高興時,崔亦菲打斷了希望...。

「我在開會前就去過我們過去的專用整備庫,結果那邊現在有其他的駐軍在裡面使用...,雖然我及時阻止他們,但我們的庫存幾乎都被搬光了」崔亦菲邊說邊懊惱的用手撐著頭。

「可惡!那些該死的小偷!!」艾克利普斯握緊全頭怒道。

「現在這個卡葉特要塞根本就像難民營一樣,擠入大批的『神鎚』受害者,不論是維修工廠日夜不停的搶修載具(有些受損度根本直接換新都比較划算的地步)、或是人滿為患的醫院(只有重傷者可以躺在裡面)都一樣...;除了本地的駐守軍才擁有自己專用的設施,其他都...」艾爾莎冷冷的說著。

「是阿」崔亦菲推了推艾克利普斯「幸虧薩菲莉雅傷夠重有住進去」

「喂~傷夠重?! 是我聽錯了嗎?」艾克利普斯聽見崔亦菲那樣不明語意的說法讓他露出面色不滿。

知道自己用錯譬喻法的崔亦菲的連忙趕緊道歉...。


「如果我們的彈藥能通用就好了」優娜說著。

聯合軍第十狙擊小隊副隊長優娜.艾妮特 是行星聯合軍的共同作戰盟約中,被派來與地球軍一同作戰的部隊之一;雖然留有彈藥,但是所用的機體是狙擊型的機體,武器與彈藥都不一樣,所以無法供給給地球軍以及和平維護軍。

「沒關係的~一定有辦法解決!」出身行星聯合卻在宣傳隊的艾爾莎彷彿像是在向學妹(某種意義上是)拍肩保證。

嘟~嘟~(訊號聲)
優娜做勢打開通訊器「是我~」
「....」
「....」
「....」
「....」

通訊結束後優娜收回通訊器「抱歉~同志們在呼喚我了,先走一步」

「這樣阿~我們也該走了~」艾克利普斯 拉著 崔亦菲說著。

「對了~幫我跟時候來救我們的那位美麗的長髮女性士官長問好,那時真感謝她~」

「你說雅修蕾准尉嗎?」瑪琪問道。

「嗯不是耶~」艾克利普斯 思考著想了一下「好像叫做米奇爾.菲亞提瑟 女性少尉」

聽到這個瑪琪不禁的想要發笑,可是為了不漏出馬腳,她還是忍住了。

「嗯?」艾克利普斯 不明白那是什麼表情。

「沒事的~我會幫你轉告的」瑪琪擺出笑臉回答道。

之後艾克利普斯 與 崔亦菲便招了招計程車達上離開,當他們走了後,瑪琪忍不住發出爆笑聲...。 

瑪琪會笑的原因是女性宣傳隊仍沒有改變規矩一樣禁止男性,但是為了隱藏米奇爾的身份,因此對外還是宣稱他是女的,且對外的話還要穿女裝;沒想到米奇爾的女裝竟然會煞到別人...。


註1-德魯菲斯號- 詳見藍2遊戲

* * * * *

「哈哈哈!!」
「哇哈哈哈!!」
「噗...這也太好笑了吧! 哈哈哈!!」
「....」
「....」

當瑪琪與艾爾莎回到她們的暫時收容處立即就到通訊車去向大家宣傳"那件大事"(當然是瑪琪講的)。

米奇爾臉垮著看著幾個大笑的宣傳隊員們,席娜甚至笑到人靠在椅上頭整個往後仰,讓米奇爾無言中。

其中讓米奇爾感到欣慰的是雅修蕾與索菲並沒有參與其中一起爆笑...,她們與米奇爾一樣都板著臉;不過當他的視線掃過主官座時發現連那號稱"鐵面"的副長竟然也用手遮住嘴偷偷的笑著,她平時她面無表情,但是只要有變就會臉紅...,那就是她很明顯的表情變化。

(連副長都...)米奇爾心裡OS著。


持續了幾分鐘後。

直到已經回覆"鐵面"的艾爾莎輕咳了一聲提醒大家現在還要開會,大家才開始慢慢收斂。

「這裡因為敵軍的『神鎚』計畫,導致許多部隊的殘部都湧入這裡,不管是醫院還是地表上的維修設施或是地表下的都已經爆滿了,整備設施也有限,加上彈藥庫也是每天都有排人在領!雖然要塞指揮部有下令配發,但不是每個隊都有,像我們這種慢來的只好排隊...;而且新配發的老式機體多多少少有需要自己換新的部件或是彈藥的填裝...」

對她們來說她們甚至沒有收容處,目前她們的機體全部躺在外面一台台拖車上用帆布固定包裹著,而她們身處在停車場中左邊右邊前面後面都有其他的"難民"隊伍;艾爾莎說完後示意換負責排隊的派翠西亞來解說。

派翠西亞原本就身高矮,坐在椅子上跟站起身來根本沒高多少的她舉起資料板「目前經過我去排隊聽到的消息是,至少要等上兩三天才有機會整備到一次!而修蒂她去排的彈藥也是差不多的」派翠西亞的業務是整備,因此是她負責去排整備,而修蒂是軍械彈藥,則負責排彈藥。

「喂~喂!不是的吧!敵軍可不會等著我們整備好才打來耶~」席娜睜大眼睛的說著。

瑪琪想著想說出「就算有人讓出彈藥給我們,我們也沒機器裝嗎?...哼哼」瑪琪說到後面輕笑的幾聲。

「芙蘭也是...還有藍色暴風...」雅修蕾很擔心芙蘭的情況,因為她們是好朋友,但是雅修蕾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她的新鑑定者失去了電磁步槍還未領到新的;而芙蘭索瓦茲因為傷重被軍醫院接收安置在裡面,目前狀況也有穩定下來,不過相信醫院很快就會把她踢出來的吧~因為床位的問題...。

關於芙蘭索瓦茲被擊中根本是一瞬間的事,莉娜麗甚至沒有看清楚她是怎被擊中的。


「哎呀~麻~太悲觀也不是辦法,來放輕鬆~放輕鬆~!」西爾維亞用大姐姐的笑容來安撫大家,但成效不是很好。

索菲在一旁吐槽「是學姊你太樂觀了~」

大家沉默了下來,直到瑪琪突然打破寧靜!
她突然拍手叫到"有了"

連艾爾莎自己都無解了,瑪琪竟然有主意?「嗯?隊長想到什麼了嗎?」她困惑的問著瑪琪。

瑪琪的視線一一掃過在座的隊員後,露出不安好心的邪惡笑容看著雅修蕾與索菲,尤其是盯著索菲的胸口;索菲被眼光照的很不舒服於是雙手抱住胸部。

「怎...怎麼啦?不要一直盯著人看!」索菲發出抗議。

「嗯哼~我簡單說下剛剛的總合,由於維修設施早已被分光了,整備器也早排隊排到爆表了,但即使如此還是有空而不用的設施。」瑪琪將剛剛的討論簡單總合,並接著說她的計畫。

「本處防衛大隊地球軍108部隊的各中隊不是有空的設施嗎?她們有沒有遭受都"天災",應該大多根本沒在使用」瑪琪叫出投影圖指著要塞的區塊。

這項驚人發表連艾爾莎都沒有想考慮到,讓她自我身省了一下,瑪奇雖然看起來是很天然呆,可是常常卻有靈機應變的突發奇想,讓艾爾莎覺得這是她輸的地方。

「真是所謂站著茅坑不拉屎阿!」席娜用比較差勁的譬喻法來比喻。

「那麼~不會是要我們去搶吧?」索菲質疑道。

「嘿嘿」瑪齊發出笑聲,笑說「說搶太強硬了!我們只是去"技術性的借用"而已...」並且盯著雅修蕾與索菲看。

艾爾莎聽完露出微妙的表輕反應。

米奇爾心想瑪琪口中的"借用"絕對不單純...,他心中有即將發生事情的預感,至於是好事壞事他則不清楚。

* * * * *

半小時後

卡葉特要塞裡一樣有平民區,當然也就有所謂的商店街與紅燈區,多數都是為了給官兵娛樂用。

紅燈區的某條巷子口站了一位青年打扮的人,那就是米奇爾!而在他背後的巷子裡則有幾個人影在遂動。


「嗚~穿成這樣好丟人阿...」索菲紅著臉想把低胸的衣服往上拉高。

現在索菲穿的不是平常的190宣傳隊的制服,而是一件曝露率極高的性改制服套裝 低胸、無肩、露背、短裙、黑絲手套 膝上襪、黑靴!那正是巷外某家知名露天酒吧女服務生的制服。

「不會~不會!果然很適合妳」瑪琪手托著下巴自傲的說。

索菲一手遮著豐滿的胸口一手指著雅修蕾「那她又是怎麼回事?為何我非得要穿成這樣?」

雅修蕾閉眼靠著旁邊的牆壁沉思,表情也不是很開心,似乎是氣的說不出話來;她身上穿的是一套類似憲兵軍服的衣著,從大盤帽、領章、肩飾、哨子、褲縫邊...,但似乎多了一樣配件...皮鞭。

這些都是瑪琪不知道哪裡來出來的,米奇爾不懂她到底是把這些衣物藏在哪裡,德魯菲斯號都開走了,她應該不會是把衣服都藏在機體的駕駛員置物箱裡吧。

「她可是計畫中的壓尾阿!」儘管作戰行動已經講過了,但瑪琪仍不厭其煩的笑著解釋。

「是嗎?那皮鞭呢?又是要做什麼?」索菲指著雅修蕾腰上掛著的皮鞭問道。

「那只是裝飾品啦!裝飾品!阿...哈哈哈(乾笑聲)」

感覺快說不過索菲的瑪琪靈機一動,轉移話題叫住米奇爾「索菲呀~妳穿真的很好看啦!不信妳問米奇爾~」


站在巷口的米奇爾發現話題轉向自己,發出困惑及驚嚇聲「咦~!!!」

「真的嗎?米奇爾你覺得好看嗎?」原本好氣沒氣跟瑪琪辯論的索菲,一提到米奇爾就變得紅著臉少女含花羞澀的低聲問道。

米奇爾轉過身去第一眼看到索菲支手遮著低胸露出胸口白皙的肌膚,身為彎另一手將裙擺往下壓,加上羞澀的表情與雙眼泛著閃閃動人的淚光。

轉身過去的米奇爾立即感受到三股不同的壓力直撲他,第一道自然是來自於眼前過於妖艷的索菲帶來的一陣奇怪的酥麻感;第二道是靠牆壁的雅修蕾發出的,她現在兩眼直盯著米奇爾看,彷彿再等他的答案;第三道則是來自於一旁不斷眨眼打著pass的瑪琪。

三人都在等著她的答案。

「嗯~很適合妳喔!」米奇爾用那一秒幾十萬轉的思考能力想出這個答案。

三人聽了結果都有不同的反應,先是索菲的臉漲的更紅別過頭去;再來是雅修蕾將盤帽壓低蓋住臉上半部,發出"哼!"的聲音;而瑪琪則似乎很滿意這個結果。

索菲低聲的竊竊私語「哎呀~米奇爾他...他也真是的...竟然這樣...人家...」由於聲音太小聲並沒有被其他人聽見。


「好啦~妳到底去不去阿!」瑪琪拉住陷入幻想的索菲。

結果在瑪琪連拉帶推的方式下,索菲被推出了巷外,踉蹌了幾步還差點跌倒。

『很好!作戰開始!GO~』

透過隱藏式耳機,瑪琪向索菲下達了作戰開始指令,只見索菲點點頭後,緊張的朝那家店面前進。



「咦?我好像之前沒看過妳耶?!」一名女服務生見到偷偷混進來的索菲問道。
「阿~哈哈..我是新來的!嗯~是新來的!」索菲緊張到差點背留冷汗的解釋著。
女服務生打量著索菲說道「這樣阿~看你頗有姿色的~好吧!開始工作吧!」

被那名女服務生一說,索菲又想起米奇爾的話,臉上又開始泛紅。

瑪琪從對街巷口拿著望遠鏡看著,透過隱藏式耳機提醒著索菲『鎮定點~你必須稱到目標出現,不能被識破喔!』

索菲就這樣混在服務生裡招待客人遞送酒瓶。

數十分鐘後,店裡來了幾位軍官,領頭的衣衫雖亮麗但卻沒有扣好鈕釦,而且長相粗鄺且身高不高;其他一起陪著他打哈哈的軍官不停的拍他馬屁,顯然就是一群狗官!

瑪琪從望遠鏡確認那粗鄺男衣身上的領章,有108的字樣,另外一邊甚至有三粒方愧(校級-上校);瑪琪的嘴角微微勾起。

『目標來了!妳的4點中方向~出擊吧!女服務生!』瑪奇怪腔怪調的說著。

索菲在確認後從酒吧領了水壺,萎萎兢兢的朝那桌目標走去。


「阿哈哈~那幫狗養的統合軍ooxx...」
「對阿~對阿!那種雜牌軍@#&*%」
「哈哈哈」
「....」
「....」
「喂~你看什麼看!欠打嗎?」
「@$&%*(吆喝聲)」
「哈哈哈...」

跟班的軍官不斷跟著粗鄺男一起陪笑,當其他女服務生上前送餐時,還不忘摸人臀部一把。

索菲先在附近繞了幾圈假裝替人加水;在這麼多男性的地方,索菲的男人恐慌症造成她緊張到做事萎萎縮縮的,而那桌狗官對其他人的非禮讓她感到生氣。

索菲走近替粗鄺男加水時,索性高高的端起杯子,但水沒往杯裡流,反倒是一柱涓涓的往他的頭上倒。

「哇!阿阿!抱歉~真的很抱歉!」索菲做勢連忙拿起隔壁桌清潔到一半用的抹布,擦向上校的臉,一旁的軍官都嚇傻了,連粗曠男自己也愣住了。

索菲原先是因為米奇爾而鼓起勇氣,但是她現在心裡極度恐懼的想哭出來,笨拙的演技竟讓逼真度直上百分百。

擦完臉後又欲擦向軍服,但卻一手壓向餐盤一角,盤子快速彈起將飯菜投射到粗曠男身上,噴的他滿身都是。

「阿!」索菲叫了出來!

此時酒吧內的人都看了過來瞧向這邊的好事;粗曠男濕淋淋的趕緊跳起離開座位拍著衣服,故意找碴的索菲完成任務後為她自己剛剛索做的事情愣住,馬上就被旁邊的軍官壓制。

「妳著個混帳東西!」旁人邊罵邊把索菲壓在桌上。

手被擒拿扭在背後的索菲痛的哇哇大叫「好痛!放開我!快放開我!」

粗曠男拍了拍衣物,一手揪住索菲的長髮提起「妳這個雜碎!也不想想是誰在保護你們!竟然敢這樣對軍爺們!」

一旁的軍官色咪咪的盯著索菲看「法夸大人!您瞧這女人蠻有姿色的,不管是臉蛋還是胸部,不如外帶回去慢慢玩?」

「呼呼~」名叫法夸的粗曠男,他彎下身用手撫摸著索菲白皙的臉頰,而索菲嚇到不敢說話眼角泛著淚光。

「也好」法夸語畢,便伸手要去拉扯索菲的衣衫。

周圍其他的人也開始瞎起鬨,眼看著索非要慘遭魔爪時,一只酒瓶飛來打中法夸的背部。

「是哪個天殺的敢丟本大爺!!」法夸氣的翻身過去查看,連同周圍人士的眼光也跟著移動。

一名身穿天藍色軍服同樣領張有三粒方塊的女上校站在那而,那就是瑪琪。

「區區一個女上校,妳以為妳很"大"嗎?」法夸語意雙關惹來一陣轟笑。

「妳知不知道我是誰的兒子阿?」

「我才不管你是誰的龜孫子勒!地球軍是這樣對待佔領區內的人民嗎?」

「我看妳是欠揍!對法夸大人尊...」跟班的軍官不理會他與瑪琪的階級之差,衝上前要打人。

瑪琪只是輕易閃過,便用手肘擊對方後腦杓,那名衝上去的軍官便被打倒在地,觀眾發出驚呼聲。

緊接著其他"小弟級"的軍官也跟著衝了過來,但都被瑪琪一一閃過、擋住、打倒在地,招招都是一擊擊倒;身為白刃機種的駕駛員對打架的事根本是小菜一碟阿。

瑪琪拍了拍手,身後倒了許多通苦呻吟的人「我說阿~你們真的有上過前線嗎?」

法夸氣的發出呼呼的吐氣聲,他怒視著高他至少兩個頭的瑪琪,他拉起索菲的手腕扯下絲製手套往瑪琪身上丟。

「看妳的服裝是和平維護軍吧!?有種就開妳的機體來打阿!能得贏我要我把我中隊的設施送給妳都行」法夸打著如意算盤幻想著和平維護軍能開出什麼老機體來。

「好阿~」瑪琪爽快的回答,真句是真心話,因為作戰任務達成。

「等等3號訓練場見!」法夸自傲的向瑪琪宣達,其實也是故意提出短時間需求,保證瑪其無法尋求其他人的幫忙。

觀眾聽了後也開始沸騰了起來,準備看著上演的好戲!

突然間一名青年跳出來大叫著「有憲兵!」

「唔!什麼?」
「在哪裡?」
「快跑阿...打架被抓到要禁假的說」
「走著瞧!」

一名憲兵突然從對街的人潮中出現衝向酒吧,邊跑邊吹著哨子。
而剛剛一夥瞎起鬨的人則趕緊腳底抹油閃人,連同瑪奇也跟著一起假跑;其中混亂時沒有人注意到那名可憐的服務生消失了,她就像蒸發般的消失在現場。


「嗚嗚~好恐怖喔! 米奇爾....米奇爾...嗚嗚」

小巷中一對男女抱在一起,女的像男方哭訴著。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乖~」米奇爾向安慰小朋友一樣的安慰著驚嚇過的索菲,她的身上正披著米奇爾的外套,剛剛的"憲兵"便是米奇爾吼的,趁亂他拿外套披在索菲身上將她拉離危險。

「嗚!哇阿阿~」索菲哭鬧著越抱越緊。

米奇爾感到胸口受到擠壓,酥麻的感覺蔓延至全身,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抱著她,還是被她抱著痛哭。


幾分鐘過去後,巷外又回復人聲鼎沸,但巷內已經安靜下來。

「好點了嗎?」
「嗯!」
「那麼...」米奇爾準備鬆開。
「等...就這樣在一下下」索菲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環抱著米奇爾,她的臉埋入米奇爾的胸膛看不見她的臉貌。

一秒幾十萬轉的思考後,米奇爾就順著索菲讓她抱著,或許現在的索菲只是把他當做她的玩具熊吧!米奇爾是這樣想的。


「嗯哼!」一到輕咳聲打斷了巷內的寧靜。

「咦!!」兩人發出驚嚇聲趕緊推開彼此。

「我才想說你們一對到底要抱到什麼時候阿?」瑪琪雙手交插著站在巷口邪邪的笑容諷刺著米奇爾。

米奇爾站穩後「沒啦...我們只是...」

而雅修蕾也站在她旁邊。
等等...雅修蕾那是什麼表情?不滿?!生氣?!

索菲輕輕的撥了一下她那藍色的長髮「哼~我先行一步了!」

雅修蕾帶著怒氣說道「索菲!妳~」

「好啦好啦 STOP~鬧劇到此結束!現在執行最終計畫了」

雅修蕾與索菲互相怒瞪在瑪琪制止下結束,兩人頭一擺 身一轉走出巷子,米奇爾還不知道自己似乎引發了一場不必要的爭風。

「米奇爾阿~接下來你就不用跟著來了~」瑪琪搖了搖頭。

「嗯」

「你就順道去醫院看看芙蘭好了,看她怎麼樣了,這邊有我就夠了!」

看著瑪琪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去,遠遠看得到先走掉的索菲與雅修蕾,而米奇爾則往返方向前進著。


* * * * *


當晚造就出了一項傳說,某地球軍將軍的兒子在與和平維護軍的練習比劃賽中大敗,而且是慘敗。

短短3分鐘內,地球軍的上校駕駛被和平維護軍的上校駕駛打敗,且是訓練刀(訓練刀未開鋒)對戰車刀(是法夸作弊帶上真實武器)。

在場外的賭局可是讓少數人給噱爆,大多壓地球軍的人都沒想到會賠錢,因為新銳機-精悍祭司竟然會打輸一般的百夫長MK4,這是空前未有。


精采回顧當時...

「咦!他竟然有精悍祭司...」瑪琪坐在百夫長MK4駕駛艙裡驚呼。

瑪琪為了不讓自己的精悍祭司曝光率變高,二來為了怕他們一看就知道她們是戰技宣傳隊,為了這樣瑪琪特意去借修蒂的百夫長MK4來用。

當年和平維護軍成立非常多的宣傳隊,但卻有幾組番號不是真的宣傳隊,而是由女性精英組成的特戰隊,廣受在士兵間傳言,卻沒有人知道真正其部隊的番號,是因為她們也會混在宣傳隊的團體表演裡,跟不看不出來哪個是哪個。

兩方的機體都開上了訓練場地,所使用武器應取自訓練場的"訓練用武器"(只少瑪琪是乖乖的換上訓練刀),而週遭安全區外的地方為了一大堆的觀眾,其中以軍服的顏色來判斷軍種的話,有藍色軍服的地球軍陸軍、鵝黃色軍服的地球軍空軍、採黑灰色階的統合軍、天藍色制服的和平維護軍,甚至還有服裝紅色系的聯合軍 都前來圍觀。


『請兩方就準備線』觀測區的裁判官用擴音器對場內下令到。

『喝~呵~呵! 怎麼樣?嚇到了嗎?這可是地球軍最近下線的新銳機唷!你們和平維護軍可領不到的機體唷!』漆成淡藍色的精悍祭司邊邁步前進邊說傳出聲音。

「....」瑪琪不發一語,只是盯著顯示器。

『呵~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吧?』
從聲音中聽得出來法夸對他自己的精悍祭司很得意。

『那麼請兩方行禮後開始!』裁判大聲說出開始的口令。

百夫長MK4下半身不動的做出上半身前傾37度的機械彎腰行禮,然後等著對方也做同樣的動作後才算開始戰鬥,這只是訓練對打上禮儀而已。

但精悍祭司漠視百夫長MK4的行禮呆站原地不動,正當周圍群眾開始懷疑是不是精悍祭司在機械行動上無法做出彎腰行禮的動作時,突然間砰的一聲一腿迅速的踢上,腳底部分沒入百夫長MK4頭部下方看不清楚。


「亙!那樣是作弊吧!」
「戰鬥哪裡要有那些無謂禮貌的規則?」
「...」
「...」
「...」

外圍群眾開始吵了起來,但馬上又安靜了下來發出一致的驚呼聲「唔喔喔喔喔!!」

百夫長MK4緩緩的起身臉部毫無受損,反倒是精悍祭司的腳還高高的踢著剛剛的地方放不下來,原來是早在那一瞬間就被瑪琪識破便用機體的手掌擋下並且握住踢來的腳部。

『什麼!?』精悍祭司的擴音器傳來法夸驚訝的聲音。

「這種像小朋友一樣的伎倆,你以為我會傻傻的被你打嗎?」瑪琪吼出聲音,一手拉動操縱桿前後扭動,一手將檔速推升。

百夫長MK4的渦輪推進器聲轉動逐漸變大,轟然一聲,整個機體向前噴射直接撞上措手不及的精悍祭司,原本以為法夸的機體會就此倒下,但瑪琪不給他這個機會。

在衝撞後,瑪琪迅速轉向衝至對方的背後「新銳機在你手上根本是浪費!!」當瑪奇的聲音傳出時,已經是從精悍祭司的背後了。

精悍祭司機體在白刃戰上的確很厲害,但它卻有一個弱點就是背部不耐打,因為GHP部件未能完成縮小部件的設計理想,如果背部遭到從後方或上方猛烈的攻擊打穿機甲傷到內部的話,有很高的機率傷害到GHP部件會導致能量低下;作為它的駕駛員,即使瑪琪再天然呆,但只要講到戰鬥的本性使然以及經驗,她對自軍的機體弱點當然熟知,這是好幾世紀前古人講的名言"知己知彼百戰不怠"。

正當百夫長MK4一手扶住精悍祭司背後一手抽出訓練刀,準備用訓練刀對精悍祭司機體背部重重一擊!突然間,瑪琪眼角瞄到顯示器上的精悍祭司的手臂在下方揮出一樣閃光物,她迅速的將操縱桿往後扭全速倒退。

「切!你幹麻阿?」
當百夫長MK4與精悍祭司拉開大距離後,她看著顯示器上轉身過來的精悍祭司,機體手臂上握著一把貨真價實、閃閃鋒利的戰車刀。

『呵呵呵!預想外吧?戰鬥就是這麼預想外的!』法夸重整架式,得意的駕駛著精悍祭司大吼著衝向瑪琪的百夫長MK4。

瑪琪放棄了被削掉一半的訓練刀,很豪邁的往地上一扔後也衝上前方「哼!醜態盡失!」

當精悍祭司朝百夫長MK4揮刀時,正當觀眾的準備閉起眼睛確定會成為地球軍勝利之時,令人驚訝的發展就此展開!

精悍祭司的戰車刀並沒有如預期劈在百夫長MK4身上,百夫長MK4突然動作迅速的閃躲過幾次的揮砍,就像比一般機體快了三倍的速度般的移動力,然後用雙手臂接住精悍祭司拿刀的那隻手臂。


「喔喔喔喔!!!」
「....」
觀眾們發出驚呼聲;白刃型機體的近戰速度當然是最快的,但竟然比不上那台泛用型的百夫長MK4。


「我就不客氣的接收了!」百夫長MK4傳出瑪琪低沉的音調。

反觀法夸因為攻擊被擋下現在正驚訝著『什麼?』

一個瞬間性的動作,百夫長MK4放低機體往精悍祭司懷裡撞,接著以右腳為圓心迅速轉動機身方向,用雙手一拉被握住精悍祭司的手臂,竟然將精悍祭司投擲了出去。


「喔喔喔!!」
「竟然過肩摔精悍祭司」
觀眾再次爆出驚奇,今晚的鬧事果然直得一看。


『唔呀呀呀呀呀!』受到衝擊的法夸再假使倉裡痛苦的叫著。

今晚凶狠的百夫長MK4迅速的抽走那摔在地上還沒反應來的精悍祭司的戰車刀,高高舉起奮力的往精悍祭司的頭部刺下去。

在精悍祭司頭部的爆碎聲後,精悍祭司也隨之停止機能駕駛艙大開,裡面坐著的法夸用他那醜陋的顏面在那裡痛哭哀求著;隨後瑪琪也打開駕駛艙但她沒有下來,她只是為了和法夸講話罷了。
「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唔嗚...記得!記得!大人行行好~我知道我錯了!」法夸痛哭流涕著,樣貌難看極了,連觀眾的地球軍都看不下去紛紛搖頭了。

「那麼我現在就要!快!」

「是是!小的馬上準備好...」踢到鐵板後的法夸變得乖順,瑪琪吼一句,他就是一句。


於是4月11日夜晚的鬧劇就次結束了;第190宣傳隊開始將物品及車輛開始移向原法夸部隊專用的位置,將沒用的他們踢出去。

------------------------------------


等米奇爾進入後,特殊單人病房立刻關上,門上有淺紅色的方塊標誌是代表統合軍,這棟軍醫院的這區域是統合軍負責的。

房內唯一的女性有著銀色的長髮坐躺在床上看著經過特殊處裡的玻璃窗外,她從玻璃倒影注意到米奇爾的身影。

「阿~是米奇爾阿!」
語中帶有些感慨;敗統合軍的研究之賜,做新藥讓強化人能將原本缺少的人類因子給補回去,讓強化人轉變的能像"正常人"一點,不過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真正再統合軍手上掌握的強化人實為少數,宇宙那麼廣大到處都藏有強化人的貯存地,卻只有其5%是統合軍掌握的。

芙蘭索瓦茲因身體被凹陷的駕駛艙壓傷及擦傷,目前額頭上繞了幾圈繃帶,上半身只是披了件印有190字號的天藍色軍用外套,而裡面雖然沒穿衣物,但也是被繃帶繞的到處都是,所以什麼也看不到。

「唷~」米奇爾走近打了招呼。

芙蘭索瓦茲並沒有繼續說話,只是靜靜的注視著米奇爾;芙蘭索瓦茲常常這樣靜靜的,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米奇爾為了打破現狀「痾...身體好點了嗎?」隨便問了個他自己都覺得笨的笨問題。

「嗯!大致上好了!明天就能出院了,但博士說我如果要上戰場戰鬥至少還要再等上兩三天」
「很抱歉!我把藍色暴風給弄壞了」芙蘭索瓦茲帶著愧疚之意的說著。

「為什麼道歉呢?那不是芙蘭的錯啦~」米奇爾笑答。

芙蘭索瓦茲睜大眼睛盯著米奇爾,臉上寫滿著自責「但...那是你的機體,卻被我給開壞了... 」

米奇爾舉起手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說到「是那些沒事要破壞和平那些人的錯!妳就別太自責了」

「是這樣嗎?」語畢,芙蘭索瓦茲又安靜了下來,像是在思考著什麼,於是兩人又靜了下來。


-叮咚-
「芙蘭索瓦茲准尉,換藥的時間到囉」
一名護士推了一架裝滿藥品的推車。

護士將推車推到床尾後走向床邊,芙蘭索瓦茲也坐起身子,才準備取下披著的軍用外套時「抱歉~男性請迴避一下好嗎」護士對著米奇爾說。

「阿~阿!抱歉~」米奇爾臉紅的跳了起來,趕緊往後退一大步,讓護士好拉起圍幕。

米奇爾在一旁透過圍幕上的人影看得出,護士正在幫芙蘭索瓦茲拆除原本繞在胸前的繃帶,米奇爾越看越感覺到身體發熱心跳加速,這根本是變相的偷窺麻!

(米奇爾阿~你在做什麼阿?作為一個紳士該有這種行為嗎?)米奇爾的內心正在天人交戰著。

突然間,圍幕後傳出芙蘭索瓦茲的聲音「米奇爾~如果沒事的話先回去吧!時間看看也不早了,反正我明天就出院了,雅修說會來接我!你先走吧」

「阿~嗯!本來也沒什麼事啦!只是想來看看妳而已,那麼~晚安囉!」米奇爾對著布幕揮了揮手,透過光影效果傳達,芙蘭索瓦茲應該也看得到。

而芙蘭索瓦茲竟然也舉起手輕微的揮動了一下「嗯~回去的路上小心」



當米奇爾走離醫院後,到了空曠的街道上...。
統合軍的特殊病房真的很安靜,不像醫院的1F及外面人聲鼎沸、哀聲、嘆息聲四起,走到也擠的水洩不通,根本活像是菜市場。

而剛剛在房裡芙蘭索瓦茲的應對感覺更像活潑了一點,以前總是沉默寡言、孤孤單單的她一個人想事情,自從開始施打新藥後,逐漸變得開朗起來...。

米奇爾為此事感到高興,為自己的同類好起來感到高興!
但是他抬頭看向滿天的星星,廣大的宇宙蒼著無數的同胞,他們的生命依然還是在戰場上流逝著,閃閃的星光就像是燃燒著他們生命般;想到這點...,米奇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何時自己也會化作那些光芒呢?

突然間手錶通訊器響起「米奇爾~我是瑪琪!跟你說個好消息我們的位置改變了,到第30號工廠吧!嘻嘻...」

通訊簡短的結束,從瑪奇的語調可以聽出她很興奮,大概是瑪琪贏到了工廠了吧?
那麼也必須要趕快回去會合呢!自己的機體也要趕快去做最新的整備。

米奇爾開始慢跑了起來,跑向那第30號的工廠去。


============================================================

這篇文章是出現在巴哈姆特的藍色天使隊版的接龍文章裡 我接的某篇
是裡面比較有趣的一篇...

目前該全篇已死...因為故事沒人接下去打了

藍色天使隊是一款工畫堂出的遊戲
是機甲特勤隊的週年特別作,因為也有一小受歡迎,陸續出了一代資料片,2代,2代資料片

而那篇文章是以藍色天使隊2之後的戰役裡的抽出來的某篇

其實一開始有記劇情裡的日子,那一段日子的劇情文章是另外一位仁兄打的
但是4/11對我意義重大= =|||(我生日)
所以我自己做了一個番外的劇情(其實也是對主角們的補給哪裡來作交代...)

可以的話希望可以給的評語

_________________
寫作紳士 讀作紳(ㄅ一ㄢˋ)士(ㄊㄞˋ)
圖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