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8月 10日, 04:0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7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6月 16日, 08:3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這是本人所寫的一篇已經開始在大陸的起點中文網上開始連載的長篇小說。因為俺日常空閒時間不多的關係,更新速度很慢,到目前也只有十萬字左右的樣子。稍後俺會慢慢發上來。

另外要說明的是,這篇的創作原始動力一部份就是出於在大陸無法看到高總書記的《鋼鐵少女裝甲兵戰記》的後續而產生的怨念(笑),因此中間可能會看到很多借鑒了高老爺的創作思路的地方,希望不要被大家丟磚頭或者毆打……

好了,廢話少說,現在開始貼第一章。

原文是簡體字的,俺用GOOLGE的翻譯功能翻成了正體字,希望這種由機器做的翻譯不會出現什麽錯誤的地方。

第一幕 第一章 總是遭遇意外的E連

  沉重的戰鬥靴踩在枯黃的落葉上發出沙沙的輕響聲,旋而淹沒在從林間掠過的山風發出的呼嘯裡。

  溫斯頓•陸曉在一棵樹皮都掉得精光的樺樹後面蹲了下來,從褲腳上摘下來勾在上面的幾顆蒼耳子,然後把領口緊了緊。

  「太冷了,中士。」跟在他後面的拜倫.拉塞特下士一邊抱怨一邊用左手的袖口擦掉流出來的鼻涕。「早知道風這麼大,出來的時候我就應該把圍巾戴上。這樣下去我看我非感冒不可。」

  「你應該慶幸自己沒有被發配去和蘭度.巴托里尼那幾個倒霉鬼一起去看守機槍堡,拜倫。那地方完全處在風口上,蘭度中午被換回來的時候抱怨說他感覺風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撲來。」陸曉一邊說一邊掏出煙盒,藉著樹幹的遮擋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好了伙計們,我們走。快點把這一趟巡邏結束掉我們就可以回去接著玩牌了。」

  「那麼剛才你欠的帳還要不要算上?」被連長從牌桌上抓來參加這次臨時巡邏任務的某個倒霉鬼在隊伍後面沒好氣的問道。

  被催債的某人假裝出一副沒聽見的樣子繼續邁開步子前進,因為被故意無視而覺得有些憤憤然的債主則快步趕上前去,準備用拳頭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候一下他的背 部。這時走在隊伍右前方的拜倫突然舉起手來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一行人立刻停住步子原地蹲下,開始小心的警戒起四周的動靜。

  陸曉輕輕的打開手中的拉姆斯31半自動步槍的保險,同時疑問的看向神情凝重的拜倫,後者則指指隊伍的右前方,把手放到耳邊做出個「聽」的手勢。隨著巡邏隊伍停止前進而突然安靜下來的樹林裡,山風的呼嘯聲隱約中確實夾雜了似乎是腳步聲的沙沙聲,仔細聽起來似乎還有低低的耳語聲和打噴嚏的聲音混雜其中。幾個人神情緊張的把武器指向了聲音的來源,不多時,一頭明顯是和母親走散了的小山豬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裡。

  「什麼嘛,原來是頭山豬啊。」走在隊伍最後面的二等兵吉斯一邊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一邊站了起來。陸曉皺了皺眉頭,剛回過頭去準備打手勢讓他蹲下,就聽見耳邊傳來『嗖』的一聲,接著就感覺臉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臥倒!遭遇敵人!」叫喊聲和槍聲一瞬間打破了林間的寧靜。




  麥斯威爾站在窗前,有點無奈的望著外面茫茫的雨幕。下午的時候按照營部的命令臨時加派的一支巡邏隊在巡視到E連和F連的防區交界處時意外的和卡德姆巡邏隊遭遇,雙方在呼嘯的山風中激烈的對射了二十多分鐘,最後戰鬥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所中止。雖然交火中己方基本沒什麼損失,僅有的兩名傷員中的一位還只是被流彈濺起的樹皮打破臉而已,但是隨後的瓢潑大雨卻把巡邏隊的每個士兵都淋了個濕透;等到他們在狂風和暴雨的雙重洗禮下打著哆嗦回到營地,有幾個身體單薄點的傢伙就已經開始發起了高燒,看來一場集體重感冒已經不可避免了。一次巡邏帶來的非戰鬥減員比戰鬥減員還要高出幾倍的結果實在讓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這次遭遇說明卡德姆軍已經開始向己方防線移動,這意味著此前的短暫停火局面將被再次打破。

  把加強夜間戒備的命令傳達下去之後,麥斯威爾繼續站回到窗前望著雨幕發呆。雨水被狂風捲挾著打在玻璃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搞得他心煩不止。看來今天晚上會是個讓所有人都覺得難熬的夜晚呢。

  K —8型中型坦克在泥濘狹窄的林間小路上艱難的推進著,步兵們則布成散兵線在小道兩邊山坡上的樹叢裡緩慢的一邊警戒一邊前進。前一天晚上E連把巡邏隊和敵軍遭遇的情況報告給師部,結果就是今天一早D、E、F三個連就被指令對防區正面進行一次威力掃蕩。這一帶的地形本來就是不適合坦克前進的山林地域,前一天晚上的大雨又讓地面泥濘無比,因此部隊行進的速度簡直比爬的還慢,直到下午一時許E連才趕到地圖上標註為KH16的交叉路口,離預定的目標還有5KM多的距離。考慮再三之後,麥斯威爾下令一個排保持警戒,其他人就地午餐,剩下的區域就等到填飽肚子之後再清掃好了。

  但是還沒等飢餓的E連士兵們打開午餐肉罐頭蓋子,負責警戒的第三排就報告說發現了敵方人員活動。

  麥斯威爾立刻丟下剛剛咬了一口的燻肉三明治,發出全員做好戰鬥準備的指令,同時抓起望遠鏡從指揮車上跳下,快步朝第三排的位置走去。在第三排排長加西亞的指引下,麥斯威爾從望遠鏡中清晰的觀察到了前方谷地內由十餘棟建築物組成的小小村落,建築物間的空地上確實有身著秋季山地迷彩戰鬥服的敵軍士兵在活動,由棕黃、灰色、深綠和黑色四色組成的迷彩在建築物的岩石灰色牆壁反襯下顯得格外突兀。

  「確認到40名左右的敵軍。判斷應該是排級規模的步兵,有四輛履帶式裝甲運輸車和一輛吉普車,沒有觀察到坦克和戰防砲。最重型的武器應該就是裝甲車上和三個沙袋壘起的掩體中架設的12.5mm重機槍,以及依據卡德姆步兵編制在排級單位必定會配備的80mm火箭筒若干。」一同從後面趕過來的副連長李文斯在確認了對方狀況之後放下望遠鏡。

  看起來由於樹林和山地的遮蔽,敵人並沒有發現和己方距離已經縮短到只有1KM左右的E連,而從敵人背後吹來的狂風也導致他們聽不見近在咫尺的K—8坦克發動機的轟鳴聲。簡單的和連上的軍官商議了一下之後,麥斯威爾決定讓第二排的步兵穿過谷地左側的樹林前去堵住谷地後方唯一的道路,而第一排和第三排則分別從谷地右側和正面的道路攻擊,第二排的坦克配合第三排從道路較寬的正面一起推進,支援排則就地架設迫擊砲進行火力支援,全連將會在第二排的步兵在抵達阻擊位置後同時發起進攻。

  二十分鐘後,負責迂迴包抄的第二排發射了表示準備完畢的黃色信號彈,支援排的砲手們立刻朝小村中打出一輪每門3發的齊射。麥斯威爾滿意的在望遠鏡中看到對方在突如其來的砲擊中慌作一團,接著全連的12輛K—8坦克分別從右側和正面的路口開出,一輪火砲齊射就把所有的敵軍車輛和機槍掩體轟上了天。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從兩個方向而來的優勢兵力鉗擊的敵軍在K—8坦克75mm火砲的強大火力下很快潰散,沿著村子後面的道路逃跑的時候又正好撞進第二排的陷阱之內,在點30機槍的火網中紛紛栽倒,很快視野內就只剩下了屍體和在呻吟掙扎的傷者。

  確認已經沒有敵人還擊之後步兵們開始小心的向村內移動,坦克則在距離村落兩百米以外的地方停下保持警戒,一方面是為了能隨時給前進中的步兵火力支援,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避免遭到村內殘存的敵人的火箭筒的射擊。果不出所料,在步兵前進到距離村子不到五十米的距離的時候,一棟被迫擊砲彈掀掉了半個屋頂的的農舍窗戶突然打開,一枚火箭彈拖著淡淡的尾煙射向距離最近的三排長加西亞的坐車,在以大傾角擊中砲塔左側之後彈了開去,然後在地面炸出一團焰火,車後立刻傳來了步兵的慘叫聲。三排的坦克立刻調轉砲口,一次齊射就讓那棟農舍整個垮了下去。

  因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而更加謹慎的步兵們繼續逐屋搜索著房屋,但是很明顯剛才的攻擊已經是敵軍最後的抵抗了,知道自己走投無路的幾名敵方士兵從村子中間的穀倉裡走出來舉手投降。收到村落清理完畢的報告後,連部和支援排開始往前移動,放鬆下來的麥斯威爾則抓起冰冷的熏肉三明治開始繼續填飽自己的肚子。

  「殲滅了對方一個整步兵排,我統計到有三十七具屍體和二十二名傷者,還有六個俘虜。敵方車輛全毀。」李文斯看著手中的紙條向麥斯威爾說。

  「我方則是車輛都完好,七個輕傷,僅有的一名陣亡還是由最後那一發火箭彈造成的。」聽到李文斯的報告,幾個排長都露出了輕鬆的表情。

  「比想像中的更輕鬆呢。我原本以為經過昨天的遭遇戰之後他們的部隊都會加強戒備。」麥斯威爾欠欠屁股,讓自己在K—8坦克的發動機蓋上坐的更舒服一些。

  「關於這個,我想我們已經知道原因了。」二排長格納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來幾個看起來應該是電子管的零件,「這要多謝昨天晚上的那場大雨。看起來由於某個粗心的電務員的關係,步兵排上配備的電台進水燒壞了,而運兵車上的電台功率不夠,加上雷雨的干擾讓他們沒有得到其他部隊已經和我們發生過接觸的消息。」

  「那麼看來這場大雨也不完全是件壞事。」麥斯威爾笑了笑。「當然,亞希伯恩可不會這麼想。」

  軍官們紛紛笑了起來。因為被大雨淋得很慘的原因,雖然回到營地之後就馬上換上了乾衣服和喝了熱湯,昨天出臨時巡邏任務的傢伙們卻還是無一例外的都患上了重感冒,有幾個還發起了高燒,害的軍醫官亞希伯恩少尉一整晚上都忙得不可開交。

  「對了,說起來,我們還有個別的收穫。」加西亞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從口袋裡掏出個小小的本子遞給麥斯威爾。

  「這個是什麼?你知道我看不懂卡德姆的這種象形文字。」

  「是他們的新式密碼本。」



--------
進行了排版格式上的些許修改。
版主高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6月 16日, 12:26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日, 06:15
文章: 170
來自: 兄想父嫁姐戀妹控
  已拜讀,對於正確的標點應用格式以及排板稍微做了一點修正,向原作者致歉
   
引言回覆:
 第一幕 第一章 總是遭遇意外的E連

  沉重的戰鬥靴踩在枯黃的落葉上發出沙沙的輕響聲,旋而淹沒在從林間掠過的山風發出的呼嘯裡。
  溫斯頓•陸曉在一棵樹皮都掉得精光的樺樹後面蹲了下來,從褲腳上摘下來勾在上面的幾顆蒼耳子,然後把領口緊了緊。
  「太冷了,中士。」跟在他後面的拜倫•拉塞特下士一邊抱怨一邊用左手的袖口擦掉流出來的鼻涕。「早知道風這麼大,出來的時候我就應該把圍巾戴上。這樣下去我看我非感冒不可。」
  「 你應該慶幸自己沒有被發配去和蘭度•巴托里尼那幾個倒霉鬼一起去看守機槍堡,拜倫。那地方完全處在風口上,蘭度中午被換回來的時候抱怨說他感覺風從四面八 方向他們撲來。」陸曉一邊說一邊掏出煙盒,藉著樹幹的遮擋給自己點了一根煙。「好了伙計們,我們走。快點把這一趟巡邏結束掉我們就可以回去接著玩牌了。」
  「那麼剛才你欠的帳還要不要算上?」被連長從牌桌上抓來參加這次臨時巡邏任務的某個倒霉鬼在隊伍後面沒好氣的問道。
  被催債的某人假裝出一副沒聽見的樣子繼續邁開步子前進,因為被故意無視而覺得有些憤憤然的債主則快步趕上前去,準備用拳頭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候一下他的背 部。這時走在隊伍右前方的拜倫突然舉起手來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一行人立刻停住步子原地蹲下,開始小心的警戒起四周的動靜。
  陸曉輕輕的打開手中 的拉姆斯31半自動步槍的保險,同時疑問的看向神情凝重的拜倫,後者則指指隊伍的右前方,把手放到耳邊做出個「聽」的手勢。隨著巡邏隊伍停止前進而突然安 靜下來的樹林裡,山風的呼嘯聲隱約中確實夾雜了似乎是腳步聲的沙沙聲,仔細聽起來似乎還有低低的耳語聲和打噴嚏的聲音混雜其中。幾個人神情緊張的把武器指 向了聲音的來源,不多時,一頭明顯是和母親走散了的小山豬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裡。
  「什麼嘛,原來是頭山豬啊。」走在隊伍最後面的二等兵吉斯一邊如釋重負的長出了一口氣一邊站了起來。陸曉皺了皺眉頭,剛回過頭去準備打手勢讓他蹲下,就聽見耳邊傳來『嗖』的一聲,接著就感覺臉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臥倒!遭遇敵人!」叫喊聲和槍聲一瞬間打破了林間的寧靜。

  麥斯威爾站在窗前,有點無奈的望著外面茫茫的雨幕。下午的時候按照營部的命令臨時加派的一支巡邏隊在巡視到E連和F連的防區交界處時意外的和卡德姆巡邏隊遭 遇,雙方在呼嘯的山風中激烈的對射了二十多分鐘,最後戰鬥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所中止。雖然交火中己方基本沒什麼損失,僅有的兩名傷員中的一位還只是被流彈濺 起的樹皮打破臉而已,但是隨後的瓢潑大雨卻把巡邏隊的每個士兵都淋了個濕透;等到他們在狂風和暴雨的雙重洗禮下打著哆嗦回到營地,有幾個身體單薄點的傢伙就已經開始發起了高燒,看來一場集體重感冒已經不可避免了。一次巡邏帶來的非戰鬥減員比戰鬥減員還要高出幾倍的結果實在讓他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更重要的是,這次遭遇說明卡德姆軍已經開始向己方防線移動,這意味著此前的短暫停火局面將被再次打破。
  把加強夜間戒備的命令傳達下去之後,麥斯威爾繼續站回到窗前望著雨幕發呆。雨水被狂風捲挾著打在玻璃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搞得他心煩不止。看來今天晚上會是個讓所有人都覺得難熬的夜晚呢。

  K —8型中型坦克在泥濘狹窄的林間小路上艱難的推進著,步兵們則布成散兵線在小道兩邊山坡上的樹叢裡緩慢的一邊警戒一邊前進。前一天晚上E連把巡邏隊和敵軍遭遇的情況報告給師部,結果就是今天一早D、E、F三個連就被指令對防區正面進行一次威力掃蕩。這一帶的地形本來就是不適合坦克前進的山林地域,前一天晚上的大雨又讓地面泥濘無比,因此部隊行進的速度簡直比爬的還慢,直到下午一時許E連才趕到地圖上標註為KH16的交叉路口,離預定的目標還有5KM多的距離。考慮再三之後,麥斯威爾下令一個排保持警戒,其他人就地午餐,剩下的區域就等到填飽肚子之後再清掃好了。
  但是還沒等飢餓的E連士兵們打開午餐肉罐頭蓋子,負責警戒的第三排就報告說發現了敵方人員活動。
  麥斯威爾立刻丟下剛剛咬了一口的燻肉三明治,發出全員做好戰鬥準備的指令,同時抓起望遠鏡從指揮車上跳下,快步朝第三排的位置走去。在第三排排長加西亞的指 引下,麥斯威爾從望遠鏡中清晰的觀察到了前方谷地內由十餘棟建築物組成的小小村落,建築物間的空地上確實有身著秋季山地迷彩戰鬥服的敵軍士兵在活動,由棕 黃、灰色、深綠和黑色四色組成的迷彩在建築物的岩石灰色牆壁反襯下顯得格外突兀。
  「確認到40名左右的敵軍。判斷應該是排級規模的步兵,有四輛履帶式裝甲運輸車和一輛吉普車,沒有觀察到坦克和戰防砲。最重型的武器應該就是裝甲車上和三個沙袋壘起的掩體中架設的12.5mm重機槍,以及依據卡德姆步兵編制在排級單位必定會配備的80mm火箭筒若干。」一同從後面趕過來的副連長李文斯在確認了對方狀況之後放下望遠鏡。看起來由於樹林和山地的遮蔽,敵人並沒有發現和己方距離已經縮短到只有1KM左右的E連,而從敵人背後吹來的狂風也導致他們聽不見近在咫尺的K—8坦克發動機的轟鳴聲。簡單的和連上的軍官商議了一下之後,麥斯威爾決定讓第二排的步兵穿過谷地左側的樹林前去堵住谷地後方唯一的道路,而第一排和第三排則分別從谷地右側和正面的道路攻擊,第二排的坦克配合第三排從道路較寬的正面一起推進,支援排則就地架設迫擊砲進行火力支援,全連將會在第二排的步兵在抵達阻擊位置後同時發起進攻。
  二十分鐘後,負責迂迴包抄的第二排發射了表示準備完畢的黃色信號彈,支援排的砲手們立刻朝小村中打出一輪每門3發的齊射。麥斯威爾滿意的在望遠鏡中看到對方在突如其來的砲擊中慌作一團,接著全連的12輛K—8坦克分別從右側和正面的路口開出,一輪火砲齊射就把所有的敵軍車輛和機槍掩體轟上了天。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從兩個方向而來的優勢兵力鉗擊的敵軍在K—8坦克75mm火砲的強大火力下很快潰散,沿著村子後面的道路逃跑的時候又正好撞進第二排的陷阱之內,在點30機槍的火網中紛紛栽倒,很快視野內就只剩下了屍體和在呻吟掙扎的傷者。
  確認已經沒有敵人還擊之後步兵們開始小心的向村內移動,坦克則在距離村落兩百米以外的地方停下保持警戒,一方面是為了能隨時給前進中的步兵火力支援,另一方面則是為了避免遭到村內殘存的敵人的火箭筒的射擊。果不出所料,在步兵前進到距離村子不到五十米的距離的時候,一棟被迫擊砲彈掀掉了半個屋頂的的農舍窗戶突然打開,一枚火箭彈拖著淡淡的尾煙射向距離最近的三排長加西亞 的坐車,在以大傾角擊中砲塔左側之後彈了開去,然後在地面炸出一團焰火,車後立刻傳來了步兵的慘叫聲。三排的坦克立刻調轉砲口,一次齊射就讓那棟農舍整個 垮了下去。
  因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而更加謹慎的步兵們繼續逐屋搜索著房屋,但是很明顯剛才的攻擊已經是敵軍最後的抵抗了,知道自己走投無路的幾名 敵方士兵從村子中間的穀倉裡走出來舉手投降。收到村落清理完畢的報告後,連部和支援排開始往前移動,放鬆下來的麥斯威爾則抓起冰冷的熏肉三明治開始繼續填 飽自己的肚子。

  「殲滅了對方一個整步兵排,我統計到有三十七具屍體和二十二名傷者,還有六個俘虜。敵方車輛全毀。」李文斯看著手中的紙條向麥斯威爾說。 「我方則是車輛都完好,七個輕傷,僅有的一名陣亡還是由最後那一發火箭彈造成的。」聽到李文斯的報告,幾個排長都露出了輕鬆的表情。
  「比想像中的更輕鬆呢。我原本以為經過昨天的遭遇戰之後他們的部隊都會加強戒備。」麥斯威爾欠欠屁股,讓自己在K—8坦克的發動機蓋上坐的更舒服一些。
  「 關於這個,我想我們已經知道原因了。」二排長格納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來幾個看起來應該是電子管的零件,「這要多謝昨天晚上的那場大雨。看起來由於某個粗心的 電務員的關係,步兵排上配備的電台進水燒壞了,而運兵車上的電台功率不夠,加上雷雨的干擾讓他們沒有得到其他部隊已經和我們發生過接觸的消息。」
  「那麼看來這場大雨也不完全是件壞事。」麥斯威爾笑了笑。「當然,亞希伯恩可不會這麼想。」
  軍官們紛紛笑了起來。因為被大雨淋得很慘的原因,雖然回到營地之後就馬上換上了乾衣服和喝了熱湯,昨天出臨時巡邏任務的傢伙們卻還是無一例外的都患上了重感冒,有幾個還發起了高燒,害的軍醫官亞希伯恩少尉一整晚上都忙得不可開交。
  「對了,說起來,我們還有個別的收穫。」加西亞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從口袋裡掏出個小小的本子遞給麥斯威爾。
「這個是什麼?你知道我看不懂卡德姆的這種象形文字。」
「是他們的新式密碼本。」


  首先對於對岸的朋友勞心將簡體轉成繁體表示感謝。不過文化差異似乎體現在其他的地方,例如引號 " "與「」在兩地的不同用法。這一點無法強求,因為不是單靠簡轉繁軟體就可以搞定的部分,幸而文章不長,所以我擅自改動了符號的表現方式。
  或許這只是很小的一件事情。但老實說在盡量維護雙方都能夠用自己的語言/文字自由地表達意件與如何讓論壇版面保持一定程度的秩序整潔上還真是沒個底。由於還有相當的可議性,只好暫且擱下不管了。這裡單純只是為了方便我個人理解,所以我就手賤自己轉了。

  接下來是正文。

  作者的文字質量非常高,雖然是以敘述為主,很簡單的呈現形式,但已經詳盡的做出了書寫意圖
呈現。不過對話和普通的文字敘述太長以致於段落變得過長的問題可以嘗試改善。例如前後兩句話雖在不同時段由同一人說出,相信只要編排得體,倒不見得要塞進同一段長達五六行這樣。根據教育部的研究,人類有其專注力的極限,因此同一段落的文字量不宜太多,讓讀者能有時間休息。畢竟這不是論文,小說的閱讀是一種休閒和享受。

  趕課 待補...

_________________
千歳のちは超可愛いのち~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6月 16日, 16:22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感謝樓上朋友替俺修改標點符號的行為……因為只接受過簡化字教育的關係,對於正體字中標點符號的用法大部份大陸人士都是沒轍的,俺也一樣。加上這些稿子都是之前已經寫好保存在電腦上的,所以俺只能採用簡繁體字轉換軟體這種東西來把內容轉成正體字,由此給各位的閱讀帶來的困擾,在下在此表示歉意了。

關於段落過長的問題俺會在之後注意的,多謝指出這個問題。
在小說創作這方面俺和各位前輩相比完全沒有多少經驗,希望各位還可以多多指點,在此謝過。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6月 16日, 16:34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嘗試著把引號作了替換。但是由於在下沒有受過正體字的相關教育的關係,還會不會存在其他的文法上或者標點符號上的錯誤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各位有發現的話,敬請指點出來,不勝感謝。


第一幕第二章從天而降和屁股曝光事件

  『果然運動完之後洗個熱水澡才是最舒服的啊。』格納從蒸汽繚繞的淋浴帳篷裡走出來,一邊拿毛巾努力擦乾自己那頭金黃色的亂發一邊感慨道。

  『我認為這時候有瓶啤酒的話就更美妙了。當然沒有啤酒的話威士忌也行,我知道你的皮箱裡還收藏著兩瓶上好的綠牌艾米利呢。』跟著出來的加西亞拍了拍格納的肩膀,後者則有點意外的看向他。

  『你怎麼知道的?』

  『你上禮拜六晚上偷偷把酒拿回來的時候我看見了。』滿意於自己給對方造成的驚詫的三排長得意的笑笑。 『晚上不請我喝一杯的話我就告訴連長你又偷偷的喝酒。不知道這一次連長會讓你戒酒多久來著?記得上次是三個禮拜吧。』

  『……你狠。』被威脅的二排長衝現行脅迫犯翻了個白眼。




  在剛剛結束的為期兩天的威力掃蕩行動中,E連戰果輝煌,連續消滅了四個排級以上規模的敵方據點。而意外收穫的敵方新式密碼本更是讓營長艾弗里心花怒放。掃蕩行動結束後,在秋季暴雨後泥濘的山間道路上被折騰得筋疲力盡的E連把防區移交給A連之後後撤休整,心情極度良好的艾弗里親自帶著營部的參謀們和『 E連的棒小伙子』們來了一場棒球賽,然後截住了正好路過此地的第510團後勤隊,搭起了淋浴帳篷和洗衣房。

  『你不去洗澡?』拿著裝替換衣物的袋子從宿舍裡出來的李文斯意外的看見自己的連長正和幾個排長坐在不遠處的草地上悠閒的玩牌,麥斯威爾則指指人頭湧動的淋浴房門口,示意不是自己不想去洗,而是現在人實在太多了。看著長蛇一般的等待洗澡的隊伍,李文斯不由得小小的鬱悶了一下,然後很無奈的也走過去坐到草地上圍觀牌局。

  『一對Q!』因為連輸好幾把而開始覺得惱火的支援排長鄧肯把手裡的牌狠狠的拍到代替桌子的彈藥箱上。開玩笑,再這麼繼續下去這個月的補給品香煙又要輸光了,上個月那種厚著臉皮四處蹭煙抽的經歷有一次就夠了。

  『兩張K!』加西亞的笑容在鄧肯眼裡怎麼看怎麼像是奸笑。就在鄧肯煩惱著要不要把手裡的一對A打出去的時候,天空中傳來的轟鳴聲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啊,那個是……』漂浮著幾塊小小的白色雲朵的藍色天幕上,四個在午後燦爛陽光下發出一閃一閃的銀色光芒的小小亮點排成接近平行四邊形的隊形拖著淡淡的白煙從卡德姆控制區的方向高速的飛了過來。

  『看起來是卡德姆的鷹式戰鬥機啊。飛得好高。』以視力好而著稱的加西亞右手在額前搭起涼棚,努力分辯著敵機的型號,麥斯威爾則是直接叫自己的勤務兵去拿望遠鏡。

  『看起來是往巨流城方向去的呢,大概是執行巡邏任務的吧。』李文斯也在瞇著眼睛努力想看清上空飛過的鐵鳥的形狀,幾分鐘之後突然反應過來看向麥斯威爾。 『要不要拉防空警報啊?』

  『……我想……不需要吧。看這架勢明顯不是衝咱們來的,……哦哦哦!』被嚇了一跳的李文斯驚訝的看著突然一邊發出不明意義叫聲一邊揮舞起手臂的連長,然後疑惑的轉過頭朝天空看去。

  ——兩架機尾部塗著紅白色條紋的聯軍野馬式戰鬥機突如其來的從上方的雲層中衝下,如同迅雷一般由後方襲擊了毫無察覺的卡德姆機群。



  『疾風二號,注意保持編隊,多留意你後方的天空。』林德伯格上尉從無線電裡提醒著第一次和自己搭檔出擊的菜鳥。

  『了解,疾風一號。』無線電的耳機里傳來僚機充滿活力的應答,林德伯格不由得微笑了一下。他原來的僚機陸斯恩少尉在上次任務中被擊落,右腿骨折,不得不躺在病床上接受為期兩個月的治療;而新分來的這架僚機則是個很有朝氣的小伙子,雖然一次出擊都沒有經歷過,但是飛行技術卻意外的相當不錯,就是在女孩子麵前過於靦腆了點——想到這裡林德伯格不由得想起來剛過去的禮拜日晚上舉行的聯誼會,這個叫普利莫的小傢伙跟野戰醫院的護士們說話的時候臉紅的簡直可以和安特斯林豐收節時鬥牛用的紅布媲美。嗯,看來以後有必要讓這孩子多了解一下什麼叫做男人的世界……

  『疾風一號,發現敵機!』耳機里傳來的呼叫把林德伯格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 『10點鐘方向,高度6000米,雙發飛機四架!』

  林德伯格朝左前方看去,一眼就發現了僚機指示的那四架敵機,粗壯的和尾撐融為一體的發動機艙和優雅的橢圓形垂直尾翼清楚的表明了它們的身份。是卡德姆的鷹式重型戰鬥機,林德伯格暗自想著。 『看起來他們還沒有發現我們,疾風二號。讓我們來打他們個措手不及吧。你準備好了嗎?』

  『好了上尉。』

  『不要緊張,』林德伯格笑笑。 『你打左邊,我打右邊,我們上!』
發動機油門被推到最大,林德伯格壓低機頭,兩架野馬戰鬥機呼嘯著從8000m高空急速俯衝下來,一直到距離對方只剩下四百米的時候卡德姆機群才察覺從後上方降臨的死神,驚慌失措的四散逃開。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林德伯格已經把右邊最後方的那架鷹式牢牢套進了光圈內,8挺.50機槍一陣短促的吼叫就摘掉了對方的尾翼;與此同時,普利莫也用一個長點射為左側最後方的鷹式身上增添了幾十個彈孔,對方的發動機馬上停轉然後開始起火,飛行員很快拋掉艙蓋跳了出來,在空中展開一朵潔白的傘花。

  擊落第一架敵機後林德伯格立刻做了一個大角度急轉來跟上右側的第一架敵機,對方則反應迅速的壓低機頭開始俯衝並同時向左半轉,企圖借助自身更優秀的水平盤旋性能來甩掉他的追擊。但是和鷹式戰鬥機多次交手過的林德伯格顯然比對方經驗更豐富,在放出了襟翼減速來防止自己衝過頭的同時把左舵踩到底,順利的從對方盤旋路線的內弦切入並用一次長點射擊中了對方的左側發動機,鷹式立刻冒出了黑煙並開始旋轉著墜落了下去。

  長吁了一口氣之後林德伯格突然聽到耳機里傳來普利莫驚慌的呼叫聲,缺乏經驗的年輕小伙子被對方成功的用一個半滾迴轉反咬住,鷹式戰鬥機上的六挺20mm機砲從後方噴吐來的火舌讓第一次參加出擊的菜鳥不由得驚慌失措起來。林德伯格連忙趕去幫忙,趁對方專注於對付普利莫的時候佔據了他的十二點鐘方向,在600m上一次長點射就把最後這架鷹式戰鬥機變成了飛舞在天空中的破片;但是普利莫的飛機也倒霉的被兩發20mm砲彈命中,機尾冒出了濃濃的黑煙。

  『疾風二號,疾風二號!你怎麼樣?』林德伯格看著在空中搖搖晃晃的普利莫的座機擔心的問道。

  『……我不知道……我快被嗆死了!座艙裡都是煙!』耳機里傳來普利莫劇烈的咳嗽聲。

  『疾風二號,你能堅持嗎?』林德伯格不確定的問,透過座艙蓋他清楚的看到莫利普座機的半個垂直尾翼已經被轟掉了。

  『……我試試看……』莫利普一邊劇烈的咳嗽一邊回答。 『該死!尾舵卡住了,我無法操縱飛機了!』

  『疾風二號,快跳傘,趕快跳傘!你的機尾開始著火了!』林德伯格突然發現莫利普座機的機身開始冒出火苗,他焦急的通過無線電提醒自己的僚機。 『不要管飛機了,快跳!我命令你快跳!』

  意識到飛機已經無法挽救的莫利普立刻拋掉艙蓋從飛機裡跳了出來,林德伯格看著他順利的打開了降落傘,這才覺得心裡一塊石頭落下了地。不過另一件事情卻立刻把他的注意吸引了過去:

  失去飛行員操縱的莫利普的座機,一邊燃燒著一邊搖搖晃晃的繼續向前墜落下去。

  而那條墜毀弧線的落點,分明就是……



  『太棒了!』目睹兩架野馬戰鬥機從後上方突如其來的俯衝而下發起攻擊,第一擊就把兩架卡德姆軍的鷹式戰鬥機打成碎片的場面的軍官們紛紛揮起拳頭為野馬們叫好,而看到右側的那架野馬干脆利落的解決掉第二架鷹式之後,地面上的歡呼聲又提高了幾個分貝,惹得正在排隊等待洗澡的士兵們也紛紛抬頭朝天空看去。只是接下來的發展卻出乎了地面上的觀眾們的意料,剩下的那架敵機居然以一個漂亮的迴轉反咬住了左側的野馬。雖然最後這架馬上就被趕來幫忙的另一架友機擊落,但是那架倒霉的野馬也明顯吃了對方幾發砲彈,機尾冒起了濃煙,接著飛行員也跳傘出來,而拖著長長黑煙的飛機則一頭朝地面栽去。

  『FUCK!』地面上的眾人立刻慘叫起來,接著紛紛撒腿就跑,因為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淋浴帳篷一帶明顯就是它墜落路程的最後終點。李文斯一邊挾著裝著換洗衣物的袋子朝安全地帶拼命的跑一邊想道,還好剛才沒去洗澡……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淋浴帳篷會和它裡面還沒弄明白外面發生什麼狀況的十幾個倒霉蛋一起完蛋的時候,剩下的那架野馬加速俯衝下來,機頭和機翼上的機槍朝墜毀中的友機打出一串長長的連射,然後空中又炸開了一團火球,墜落中的野馬變成了一堆金屬碎片紛紛揚揚的從空中散落了下來,砸在宿舍的簡易房頂上叮噹作響。用自己精湛的射擊技術挽救了淋浴帳篷的飛行員努力控制住飛機,終於在就快要撞到地面的時候拉起了機頭,從倖免於難的淋浴帳篷上空幾米的地方一掠而過。只是不知道是被爆炸的碎片削斷了拉繩還是固定的地釘沒有打結實的緣故,整個淋浴帳篷就在野馬式掀起的巨大氣浪中嘩的被掀開,露出裡面一群被突然而來的爆炸聲嚇到的茫然面孔和黑白不一的光光淨淨的屁股。

  『……這……是怎麼回事?』一臉茫然的溫斯頓*陸曉一邊下意識的摀住下身的重要部位一邊茫然的環視著驚慌的圍攏過來的人群。



------
同樣按照先前的慣例作了排版。
版主高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第三章 紫心勋章、飞镖、打字机和新的任务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12月 9日, 11:4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第一幕第三章 紫心勋章、飞镖、打字机和新的任务

“慢一点,慢一点!”邓肯对着正在缓缓转动起重臂的吊车打出手势。昨天下午那架差点就坠毁在营区里的野马战斗机虽然以最后在空中爆炸的方式让损失降低到了最小,但是断裂掉的机尾依然砸坏了一间当做宿舍用的简易房,万幸的是被砸坏的宿舍里的房客们都在排队等着洗澡,所以虽然整座房子和里面的东西都被烧了个七七八八,但是人员方面倒是一根毛的损失都没有。
  哦,唯一一个被飞散的碎片打破头的倒霉鬼不计算在内。
  “为了昨天的野马和邓特•穆斯中士的脑袋干一杯!”邓肯指挥着营里派来的吊车移走坠落在营区里的野马残骸的同时,士兵俱乐部里一群人正在举着杯子冲脑袋上裹着厚厚纱布的邓特•穆斯欢呼致意。毫无疑问的,他就是那唯一一个在这场意外中负伤的倒霉蛋。
  “为了你们的屁股干一杯!”而欢呼声的对象明显不领他们的情,邓特非常不爽的把杯子里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冲着一脸幸灾乐祸表情的温斯顿•陆晓伸出右手的中指。
  “全连只有你一个能不参加战斗就得到紫心勋章,而且颁发的速度还创造了本连的最快历史记录。这种好事当然要干一杯表示庆贺,大家说对不对啊?”陆晓的发言得到了俱乐部里所有人的一致附和。
  “说得好!干杯!”
  “看来大家兴致都很高嘛。”站在俱乐部大厅一侧和几个士官一起玩飞镖的加西亚一边瞄准一边对站在旁边围观的格纳说。
  “可不是嘛。”对方则一边回应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递给正在忙着收钱的拜伦•拉塞特下士:“我压100块赌加西亚赢!——毕竟昨天有架飞机差一点就掉在自己头上嘛。不然营长也不会允许俱乐部在上午就开始提供啤酒对不对。”
  “那是,我们要压压惊嘛。”加西亚用力丢出手里的飞镖——落点则明显没有让众人感到满意,投掷者和几个围观者一起发出了遗憾的叹息声。作为比赛对手的宾里尼•胡佛上士笑着拿起飞镖接替了三排长的位置,小心的瞄准了一下之后把飞镖投了出去,一个18分的双倍让他的支持者们发出了小小的欢呼,而把钞票压在了加西亚身上的几个家伙则开始不满的牢骚。
  “搞什么啊排长,在这样下去我们又要输掉了。”
  被抱怨的对象则苦笑着拿起新的飞镖开始瞄准,这时军医官亚希伯恩的声音在众人背后响了起来:“怎么,身为军官却带头和士兵一起赌博吗,你们两个家伙。”
  “有什么关系,偶尔也要和大家一起娱乐一下才不会被手下讨厌么。”格纳轻松的摊摊手。“怎么样,要不要也来赌一把?”
  “不要了。”被邀请的对象摊摊手:“我对这种没有悬念的赌博没有兴趣。”
  “说的也是呢。”在宾里尼•胡佛身上压了五百块的兰度•巴托里尼附和道。“毕竟胡佛的飞镖技术和三排长比起来好上太多了,亚希伯恩少尉觉得没有意思也是应该的呢。”
  “真的么?”军医官看着自信满满的兰度•巴托里尼笑了笑。“加西亚,你真的还要继续用右手射飞镖么?再这么下去就真的要被手下鄙视了哦。”
  被揭穿了的三排长苦笑着把飞镖换到左手上随便瞄准了下就丢了出去,然后带着黑红两色夹杂尾翼的飞镖就稳稳的钉在了红色的靶心上。
  “……哇靠,排长,原来你是左撇子来的啊?”
  还是写不下去啊。趴在打字机前已经两个多小时的李文斯一边按着自己有点发痛的太阳穴一边看着打字机上才打了没几行的东西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距离长篇小说作者的位置还有一段很长的道路要走呢。这时宿舍的房门被人粗暴的一脚踹开,把正想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副连长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
  “干嘛那么大力啊,万一把门踹坏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们也在这里住不了几天。”被指责的对象满不在乎的把手里的两个广口玻璃瓶放在桌子上。“况且与其担心门会不会坏,还不如过来尝尝这个。”
  有点好气又好笑的副连长伸手过去拿起瓶子仔细端详。“啊,是肉松和蜜饯,你从哪里弄来的?”
  “我从C连的加福林那里A来的啦。这可是他老婆亲手为他做的巴斯托尼风味的肉松和蜜饯喔。”疑似为抢劫现行犯的E连连长露出小孩子一般洋洋得意的笑容:“尤其是蜜饯里面,那种混合了蓝莓和树莓的奇妙酸甜口感,啊啊,想想都觉得要流口水了。”
  “……你还是贪吃的小孩子吗……”觉得有点无力的李文斯伸手按按自己的太阳穴。“……啊,不要动那个!……”但是对方已经抢在他阻止以前伸手把打字机上的东西拿了起来。
  “这个……厉害,是小说吗?”麦斯威尔一边看一边露出惊奇的表情。“看不出来哦,这东西真的是你写的吗?”
  “……是……我写的没错啦,但是厉害还谈不上吧。”被发现了秘密的副连长露出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自己感觉写的很是一般呢。”
  “没有没有!虽然只是片段,但是还是让人觉得很有感觉!我觉得完全可以和《文月》上面那些小说一较高下!”麦斯威尔毫不吝啬的对自己的同僚发表着称赞之辞,只是对方的反应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可是……”李文斯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沮丧。“到这次为止,我已经向《文月》投了三次稿,但是都被退回了……”
  “啊,呃?”得到意料之外的回答的麦斯威尔有点不知所措。“那……没事的哈哈哈,继续努力么。我……我去外面看看邓肯他们的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觉得相当尴尬的E连连长急急忙忙的推门出去,剩下一脸沮丧的副连长自己在屋子里面对着没完成的新小说稿独自郁闷。
  “什么时候我的小说也能登在《文月》上啊啊啊啊啊啊……”
  E连的副连长宿舍里,传出了充满怨念的哀鸣声。
  “长官?”麦斯威尔一脸意外的看着突然出现在E连的第506步兵团团长乔伊中校。
  “你好,中尉。”有点开始发福的团长乔伊一边从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一边朝麦斯威尔回礼。
  “前几天的扫荡行动中你们表现的不错。”
  “谢谢长官。”用一个立正表示对团长的夸奖的回答之后,麦斯威尔有点疑惑的看着吉普车后座上的另一位挂着上尉军衔的军官。“这位是……”
  “我是师部的作战参谋李•韩普森。”挟着公文包从吉普车上下来的上尉笑着伸出右手:“我来传达师部对你们的表彰,同时还有个新的命令给你们。”
  “您是说,要由我来暂时代理营长的职务来指挥二营么?”E连连长有点惊奇的问。
  “没错。艾弗里少校要暂时到508团去指挥西格玛战斗群,这段时间你们营必须有一个人来领导,而你们团长认为你是一个合适的人选。”韩普森上尉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作战地图在桌子上摊开。
  “而且下一步我们会有一次规模较大的军事行动,必须有你这样优秀的军官来带领你们的营才能保证这次行动的成功。师部对你在此前几次作战中的表现可是一直称赞有加呢。”
  “这么说,我们要进攻了?”李文斯一边研究韩普森拿出的地图一边问道。
  “是要进攻了。”乔伊点点头。“你们在上次威力扫荡中缴获的那本新式密码本让我们掌握到了敌人的最新动向。凑巧的是,我们对面的卡德姆的第319步兵团正在和第421步兵团换防,所以师部决定趁这个机会发动一次进攻,如果能成功拿下布恩镇的话我们就能用榴弹炮封锁加林森大桥,那无法得到补给的敌人就会不得不放弃桥的这一边,我们就不用再继续在山区的树林里和对方捉迷藏了。”
  “那么进攻的时间呢?除了E连之外还有多少单位参与进攻?”麦斯威尔问道。
  “明天凌晨4点。510团和第23独立装甲骑兵营会一同参与进攻,届时由空军的一个大队和师属炮兵会提供火力支援。我希望E连带领二营作为进攻的先导。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中尉?”
  “了解了。”麦斯威尔一脸严肃的站起来向中校敬了个礼。“明天的进攻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以E连连长的身份向你们保证!”

这里要抱歉一下,因为时间关系,加上笔记本有问题,没法把简繁体字转换过来再发。以后有时间我会再加以修改的,希望不会引起阅读上的不便。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12月 9日, 11:51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第四章 迷途,决断。

 卡林姆历936年,10月27日,凌晨5时32分。
  K—8坦克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微微震动了地面。
  漆黑的夜幕依旧笼罩着大地,浓密的晨雾则让能见度进一步下降。战车头部的大灯无力的打出一道昏黄的的光柱,旋而在浓浓的白色雾霭中消失不见。
  加西亚不耐烦的推开车长舱门从炮塔里探出脑袋,然后在秋末凌晨的寒冷空气中哆嗦了一下。从凌晨4时E连从集结点出发后不久,原本晴朗的夜空就开始起雾,而且雾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浓,不久之后能见度便下降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代理麦斯威尔接手指挥E连的加西亚不得不下令打开了车前大灯来照亮道路。——虽然理论上来说这时应该使用防空袭用的普莱姆灯来降低被敌方发现的概率,但是后者在这弥漫的大雾中亮度简直就跟萤火虫相差无几——即使是战车的车头大灯也只能照亮二、三十米的距离而已。在大雾和低能见度以及凌晨的低温的三重折磨下,E连的前进速度也自然变成了龟速,让身为代理连长的加西亚恼火不已。
  “嘿,那个代理的!”无线电耳机里传来夹杂着静电干扰声的二排长格纳的声音。
  “你再鬼叫我就把你的车派到最前面开道。”正在因为推进速度缓慢而恼火的加西亚没好气的回答。
  “喂喂,不要那么凶吗。”从语调上就能想象出来说话的家伙嬉皮笑脸的样子。“其实我是想说,这么*&#$*&%会不会&%#*啊?”
  一阵静电的干扰声让加西亚没有听到对方所说的话的后半句。“你说什么?”
  “奇怪,通讯信号怎么会这么差啊,天线忘记竖起来了吗?”耳机里传来格纳疑惑的声音。
  “我说啊,这么大的雾,指挥部应该会取消这次进攻吧?”
  “如果取消进攻的话我们会得到通知的。所以现在继续前进!”实在没有心情和对方闲聊的加西亚用硬邦邦的语气结束了通话,接着再次愁眉不展的望向前方茫茫的浓雾。为了防止敌军察觉到己方的进攻意图,依照师部的部署,进攻出发线被设在了距离卡德姆方防线约5公里的地方。按照进攻计划,E连应该在第一时间推进至106号公路和473号公路的标注为KH27的交汇点并击溃驻扎在那里的一个敌方步兵连,然后转向东方推进,从敌人防线的右后方给予钳击,配合正面进攻的510团给予敌方421步兵团以致命打击;而D连和F连则负责保护E连的两翼、扩宽E连的突破口并给第23独立装甲骑兵营打开进攻道路。然而在大雾的影响下进攻已经开始了一个半小时,E连却还没能按计划抵达KH27地点,这真是让加西亚焦急万分。
  就在加西亚冲着茫茫的大雾再次叹了一口气的时候,车队的前方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射击声,大吃一惊的代理连长立刻抓起话筒呼叫最前方的一排。
  “发现敌军检查站!驻扎有班级步兵单位,正在交火中!”耳机里传来担任尖兵的温斯顿•陆晓中士伴随着点50机枪咆哮的叫喊声,间还掺杂着手榴弹的爆炸声和惨叫呢声。检查站?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的加西亚立刻命令全连收缩成防御阵型,自己则带着两辆坦克向战斗发生的地方赶去。
  加西亚抵达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简陋的铁皮搭建的检查站被点50机枪的大威力弹头打得千疮百孔,木制的栏杆也被打成了两截,被击毙的敌军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检查站的门口和道路上。温斯顿•陆晓正带着手下们检查敌军的尸体,三名受伤的步兵则被架上C—15半履带车接受包扎和治疗。
  看到加西亚从坦克上跳下来,陆晓放下手里的步枪走过来敬了个礼。
  “情况如何?”加西亚一边还礼一边问道。因为大雾的关系,即使敬礼也不会导致被狙击手射杀之类倒霉事件的发生,所以双方用这种在战场上原本不被容许的方式打了招呼。
  “就像你看到的这样,我们有三个人受了轻伤,不过应该都不碍事。”陆晓指指检查站门口的敌军尸体。
  “我们一直到距离只有二十多米的地方才发现对方,我想他们也是,并且还肯定是把我们当成了从前线下来领取补给的友军了。而且当时在岗位上的敌军只有四个,其他的应该都还在睡觉,我们就用点50机枪封锁了门口然后丢了手榴弹进去。”
  “干得好,中士。”加西亚称赞到。“有俘虏吗?”
  “我不确定,中尉。拜伦他们还正在检查。不过,”陆晓犹豫了一下。
  “我想我们可能有麻烦了。往KH27的路上不应该会出现这种班级规模的小型检查站才对。”
  确实不应该。加西亚暗自想着。这种小规模的检查站应该出现在敌人战线后方,而不是我们向KH27推进的途中。这时从检查站里传出的喊叫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长官!这里有个活口!”
  总算有个好消息。加西亚和陆晓连忙朝检查站跑过去。和被打成蜂窝的铁皮墙壁相对应的,检查站的门口和室内凌乱的散落着被威力强大的点50枪弹和手榴弹打断炸碎的躯干和四肢,几个步兵则在远离门口的墙角里忙乱着对一个年轻敌兵施救。还好这名幸运儿只是被手榴弹震晕了而已,在拜伦暴力的耳光抽打下迅速被弄醒了过来;虽然这种做法有些太过粗鲁,但是在急着弄明白状况的情况下也只能够这么做了。
  “也就是说,我们走错路了。”普莱姆灯微弱的灯光下,加西亚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为了给对方可能的渗透部队制造麻烦,交战双方拔掉了战线两侧十五公里以内的所有路标,这在平时倒不会给部队的行进带来什么麻烦,但是在目前这样能见度极低的气候下就成功的显示了作用——E连就在错过了一个没有明显标示的路口之后在三公里外的另一个路口转向右侧,沿着错误的路线越走越远,最后在大雾的掩护下成功的穿越了敌人的防线,最终抵达了距离布恩镇只有六公里的卡德姆军第FV—2891号检查站。
  在审问了俘虏后发现了这一荒谬的错误的加西亚强压住自己把担任尖兵和前导任务的陆晓一众人等统统拖去枪毙的欲望,在命令全连收缩队形原地防御之后,紧急召集连里的军官开会商议对策。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连独自陷在敌人防线后面十七公里啊。”听到这个消息的军医官亚希伯恩少尉脸色比起加西亚来好不到哪里去。
  “我的天,这真是糟糕透了。”一排长格雷辛借助着普莱姆灯微弱的灯光反复查看着地图,只是每看一遍他的眉头就更加皱紧几分。
  “我们的周围有敌人的两个步兵连和一个装甲连。要是510团不能及时打穿敌人的防线,那等雾一散掉我们就会遭受他们从三个方向的围攻,我不觉得那时候我们还能有活着回去的机会。”
  被格雷辛的话所影响到,围在三排长坐车车头的军官们中间一时出现了小小的冷场。
  “510团现在应该已经开始了进攻,前线的卡德姆部队肯定都已经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准备迎战,”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格纳指着地图说道。
  “不过我想我们可以试着去从进来的道路打回去,卡德姆人绝对想不到会从自己的背后冒出来一个机械化步兵连。”
  “这雾大得我几乎连自己坦克的炮口都看不见。在这种天气里要在陌生的地区摸索着打回去……天哪,这绝对是场噩梦,该死的。”代替加西亚指挥三排的副连长李文斯发出了无力的哀鸣声。
  “或者不然的话我们去攻击布恩镇?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们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侧腹。”格雷辛建议道。
  “毕竟到布恩镇比我们打回去要近多了。”
  “从这里到布恩镇的中间还有卡德姆的两个步兵连,我们绕不过去。”格纳表示反对。
  “而且布恩镇上至少有他们的四个连驻扎在那里,一旦我们和中间的这两个步兵连中的任意一个交上火,那镇上的家伙很快就会知道我们来了。我可不相信我们的士兵面对卡德姆人能像那帮记者宣传的那样可以以一当十。”
  “你们觉得我们向加林森大桥进攻怎么样?”加西亚从地图上抬起头来。
  “我靠,你疯了。”听到加西亚这样说的格纳吓了一跳。
  “哪有,我很清醒。”加西亚示意军官们往前靠近。
  “我们离加林森大桥虽然还有十一公里,但是中间只有一个对方步兵连驻守,而且这一带已经地形相当开阔,我们可以靠着大雾的掩护从边上溜过去。”
  “可是我们只有一个连的兵力,情报上说加林森镇里可是至少驻扎着两个以上的连级单位。”亚希伯恩对加西亚的意见表示反对。
  “而且加林森大桥是雷恩河南岸敌军的唯一退路,一旦大桥失守,可想而知我们会同时遭受来自河两岸的敌人的疯狂攻击。到那时候身处敌人腹地并且得不到支援的我们就真的要完蛋了。”
  “这可不一定。”加西亚拿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一根。
  “换成是你的话,知道距离自己三十公里以外、中间还隔着好几道防线的地方发生了战斗,你会怎么想?”
  “呃……大概最多会打几个电话过去问问战况吧。”
  “所以么。虽然加林森镇里有两个连驻扎,距离战线有这么远,并且又有这么大的雾,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能想到我们会这样突然的给他们来一下子。”加西亚自信满满的敲了敲地图。
  “没有戒备的两个连,我不相信他们能撑得住我们的突袭。”
  军官们盯着地图上代表加林森镇的蓝色小星,半响都没有人出声。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加西亚。那么之后的事情呢?”沉默了一阵之后,格纳问出了众人都很关心的另一个问题。
  “假设我们能顺利的占领加林森镇……”
  “不是假设,格纳。”加西亚更正他的话。
  “我相信我们一定能顺利的攻占加林森镇。”
  摊了摊手表示无所谓,格纳继续说出自己没说完的话。“……等到我们攻占加林森镇之后,我们要怎么面对来自两个方向的攻击呢?”
  “我们可以炸掉大桥。”加西亚的话立刻在军官们中间引起了一阵议论。然后邓肯站出来表示反对。
  “但是你忘了军部一直在研究如何完整的夺下来加林森大桥。除了巨流城那里整个雷恩河上的桥梁已经基本上全被摧毁了,如果你再炸掉加林森大桥……老天。你会被那帮老头子送上军事法庭的。”
  “但是比让大家送命好,不是么?”加西亚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我正在设法和友军联系,希望能让师部加强对敌人防线的攻击来拖住他们,以及看能不能为我们提供空中支援。不过很遗憾,大概是大雾的关系,我们一直收不到回答的信号。所以我们才更有必要夺取加林森镇和镇里敌军的大功率电台。否则的话我们连呼叫空军支援的机会都得不到。”
  一阵让人觉得窒息的沉默之后,李文斯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同意加西亚的意见。进攻加林森镇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
  “……好吧,我也赞同,虽然我还是觉得这太冒险了。”格纳也点了点头。
  “那么,我也觉得应该赌上一把。”闭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气之后,格雷辛恶狠狠的说。
  “那么我们也没有意见。”亚希伯恩和邓肯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说道。
  “很好,那么我们就抓紧时间讨论一下路线和行动步骤。”加西亚从口袋里掏出记事本和铅笔。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小說]空騎兵戰記——最深的河
文章發表於 : 2009年 12月 9日, 11:56 
離線

註冊時間: 2009年 6月 13日, 23:10
文章: 10
第五幕 浓雾中的突袭(上)

 卡林姆历936年,10月27日,上午7时45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雾气不但没有消散,反而变得越发浓厚。加西亚从车长舱门探出半个身子,紧皱着眉头望向隐藏在雾霭彼端的加林森镇。在大雾的掩盖下,虽然两次因为没有找到正确的地标而走错了方向,但是E连最后还是顺利的从驻扎在加林森镇外围的卡德姆第319步兵团K连阵地旁边穿过,成功的摸到了地图上标注为KH54号地点的交叉路口——距离加林森镇只有不到两公里的攻击发起点。
  只是,越来越浓的大雾却让担任代理连长的加西亚再次皱起眉头——大雾固然能有效的掩护己方的穿插行动,但是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能见度却也令E连接下来要面临巷战的难度大增。
  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回头的可能么?加西亚一边想一边叹了口气,白色的呵气从口中呼出,立刻就和空气中弥漫的白色雾气融为了一体。
  “老天,完全看不清楚啊。”拜伦•拉塞特下士望着在雾霭中若隐若现的卡德姆检查站小声嘀咕道。
  “这样子就和蒙着眼睛打拳击没什么区别嘛。”温斯顿•陆晓中士头疼不已的摸摸自己的额头。
  “好的,我们现在既不知道这个检查站里有多少人,又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布置了机枪;我甚至没法搞清楚他们到底拉了两道还是三道铁丝网……唯一的优势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而且正计划给他们来一个惊喜。这么糊涂的仗我他妈的还真是从来都没有打过。”
  “连部的家伙肯定是脑子被威士忌烧坏了才会想只用我们这些人来夺取加林森大桥……”后面某个家伙不满的嘟囔着。
  “还不是因为某个白痴带着我们走错了路跑到卡德姆人的防线后面才搞成这样?”
  “都闭嘴,卡德姆的北佬们都快能听到你们的抱怨声了。”身为被抱怨的对象的陆晓很火大的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分针正滴答着向12的位置靠近。
  “还有一分钟。大家准备!按预定计划,A组向左,B组向右,C组向前,首要任务是控制机枪和切断电话线,一旦控制检查站之后就向两侧展开让战车通过。准备攻击!”
  “三,二,一,进攻开始。引爆!”短暂的倒计时之后,邓肯用力挥下了右手,负责爆破的工兵们立刻按下了起爆器的开关。一连串低沉的爆炸声后,几根电话线杆轰然倒地,支援排按照计划切断了加林森镇通往布恩镇的电话线路。
  与此同时,E连的三个排同时从三面向加林森镇发起了攻击。
  手表的指针指到8点整的同时,陆晓松开了大拇指。早就拔掉了保险插销、攥在手里几乎已经要被暖热的手榴弹的保险柄叮的一声弹掉,接着随着手臂的挥动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进了沙包堆起的机枪掩体之中。在掩体中的卡德姆士兵看清落进来的不明物体的真实面目而发出惊呼的同时,填充在铸铁弹体内的梯恩梯炸药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在一瞬间就制造出爆风和高速呼啸的破片,将断裂的肢体和机枪的零件高高的抛散到空中。而同一时刻,尖兵小队的十几名步兵呐喊着一跃而起,朝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而陷入混乱的检查站冲了过去。
  用左手支撑着身体跳过检查站的栏杆,拜伦端起普雷姆28冲锋枪冲着刚刚从距离最近的一间营房里冲出来的几个敌兵就是一阵扫射,点45手枪弹撕裂人体所喷溅出的血花即使在大雾中依然无比鲜艳。紧接着跳过栏杆的二等兵吉斯则从胸前摘下一颗手雷,拔掉拉环之后丢进了那间营房的窗户,一阵慌乱的惊叫之后一声因为墙壁的会聚而显得格外响亮的爆炸声和黑红色的火焰一起从门和窗户之内冲了出来。
  猝不及防的检查站在尖兵小队的突袭下很快归于沉寂。陆晓发出信号,很快几辆K—8坦克和满载着步兵的C—15半履带车就伴随着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在浓雾中逐渐显露了身影。领头的K—8坦克轻而易举的撞断了检查站的木制栏杆,然后减慢了速度,掩护着从C—15半履带车上跳下的步兵缓缓的朝向加林森镇内继续开去。
  完成了夺取检查站任务的陆晓从腰带上取下水壶,打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把水壶挂回腰上,正准备招呼小队里的士兵继续朝下一个目标前进,却突然被站在一旁的拜伦叫住了。“嘿,陆晓,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
  “什么?”陆晓一边问一边走到被拜伦和另外几个士兵围住的机枪掩体旁边,扫了一眼之后他的表情立刻从疑问变成了惊讶。
  “该死的,怎么会有女兵?”
  “乒、乒、乒、乒、叮!”射出枪膛中最后一发子弹的拉姆斯31半自动步枪弹出薄钢板压制而成的漏夹,枪的主人立刻从胸前的布制弹袋里掏出一个新的弹夹压进弹仓里,然后用力拍打拉机柄让把停留在后方的枪机复位,接着继续朝街对面晃动的黑影猛烈开火。
  “左前方二楼的窗户,弗雷39机枪一挺!”仅仅伸了半个脑袋出去窥视了一眼的宾里尼•胡佛上士立刻被一阵密集的弹雨压得缩回了墙角后面。“我看不到他!”作为回应,手持班尼尔24式自动步枪的邓特•穆斯中士一边朝街对面伸出一支弗雷35半自动步枪枪管的窗口开火一边大叫。沿加林森镇南北走向的中央街道推进的第二排在轻松的消灭掉外围守军抵达中心广场后终于遭受了有效的抵抗,从一栋住宅三楼窗口丢出来的鸡尾酒燃烧弹准确的落进了作为进攻先导的K—8坦克打开的装填手舱门,让狭小的坦克车内变成了人间炼狱。烧伤较轻的炮长、车长和驾驶员挣扎着从坦克车内爬了出来,而装填手和炮手则被活活烧死在车内,他们的惨叫声让一条街上的步兵都觉得心惊胆战。接着,就好像被按下了射击开关一样,数挺卡德姆的弗雷39机枪突然从广场对面冒了出来,对着暴露在毫无遮掩的广场里的步兵们疯狂的倾泻子弹,而被着火的先导车挡在后面的另外几辆坦克却无法开到广场上进行火力支援。如果不是依旧弥漫的大雾阻挡了射手的视线,恐怕第三排接近一半的步兵都会在这突如其来的陷阱一般的火网面前被一勺烩了。
  “哇靠——!快想想办法!”躲在广场中央喷水池后面的一等兵杰瑞德一边把冲锋枪举过喷水池的池缘胡乱扫射一边惨叫道。对方机枪开火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他立刻拖着被子弹打穿了右大腿的班长宾奇里奥躲到了喷水池的后面,但是立刻就发现自己被密集的机枪火力和后面的人隔离开了。死死的按着自己经过包扎之后还是在不停流血的大腿伤口的宾奇里奥则已经开始喃喃的向圣母祈祷,求她保佑自己能在战斗中活下来,并且不要丢掉右腿。
  “火箭筒!过来这里!”再次冒着被打中的危险探出半个身子确认了机枪位置的宾里尼朝后面大声叫喊道。背着60mm巴祖卡反坦克火箭发射器的二等兵比利从街道对面朝他跑过来,却在快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被一串盲射的机枪子弹打中背部,倒霉的二等兵扑倒在地上发出了惨叫:“啊,我的背,我的背!”
  宾里尼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把倒在地上的二等兵拖回了自己所在的墙角,撕开衣服准备包扎的时候才发现子弹只是打中了他背着的工兵锹而已,只是破碎的铁锹碎片把背部刺得一片血肉模糊。“真是个价值百万的好伤。”用止血绷带帮二等兵包扎之后,宾里尼往呲牙咧嘴的伤员背上拍了一巴掌示意对方退到后面,然后扛起火箭筒朝着广场对面雾气中闪烁的枪口火焰瞄准,击发。火箭弹拖着淡淡的尾烟飞出发射筒,白色的尾烟很快和雾霭混为一体,让原本就已经不清晰的景物变得更加朦胧,接着广场对面一团模糊的红光闪亮了一下,正对着中央街道的一挺弗雷39机枪停止了射击。
  “快把火扑灭!”一直被那挺胡乱扫射的弗雷39压制在路边的步兵们立刻一拥而上,用其他车辆上的灭火器和毛毯熄灭了先导车上还在燃烧的火焰。几个会开坦克的老兵冒着炮塔里还在往外冒的黑烟跳进车里,拖出了已经烧成碳状的装填手和炮手的尸体,然后把已经趴窝半天的先导车开到了广场上,打高炮口,一炮就把另一挺还在疯狂扫射的弗雷39和他的射手一起轰上了天。紧接着,其他几辆坦克也一边射击一边开进了广场。
  “感谢圣母,你的腿保住了,宾奇里奥。”长嘘一口气之后,放松四肢瘫倒在地的杰瑞德朝自己的班长说道。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7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4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