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8年 9月 26日, 16:58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同人》《R-18》艦隊收藏同人:練習巡洋艦的教育訓練
文章發表於 : 2018年 1月 20日, 18:23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2日, 13:17
文章: 27
身為一名提督,免不了都會收到來自海軍學校的教育召集令,因為這樣,我也不得不放下在鎮守府的工作,到學校接受為期五天的教育召集。

辦理完報到手續後,我在駐校官兵的引導下抵達自己的宿舍。

「歡迎,提督,很高興看到您前來參與本次的教育召集。」

走進房間,便見到一名穿著正裝、用髮夾將淺亞麻色頭髮固定在後腦杓的女子微笑著向我行禮。基於禮貌,我也同樣向她行禮。

「妳好,請問妳就是我的責任教官嗎?」

「是的,我是練習巡洋艦——香取,有關本次對提督進行的教育召集,我將會為提昇提督的素質盡一份力的。」

「好的,那就勞煩妳了,香取小姐。」

我說話的同時,兩腿併攏向香取行舉手禮,看到我的舉止,香取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呵呵呵……不必那麼拘謹,叫我香取就行了,提督就儘管放鬆心情吧。接下來的這五天,我會很用心地幫提督補習,讓提督能夠質、能、向、上喔~♪」

於是,我跟香取就這樣開始了為期五天的教育訓練。

第一天

剛到部的時候其實也沒什麼太艱難的課程,頂多就到禮堂聽人做安全宣導、法律規範等等的講解而已,第一天的課程很簡單地就結束了。

「辛苦了,提督。還適應得來嗎?」

晚上,伴隨著我回到宿舍的香取出言關切。

「沒關係的,畢竟這些在當初剛入伍時就都有聽過了,現在頂多就是複習而已。」

「呵呵,這樣子嗎,那還真是游刃有餘呢。」

說著,香取似乎想到了什麼而開口。

「對了,提督知道嗎?雖說第一天的課程結束了,但那只是『日間課程』而已喔。」

聽到香取的提醒,我恍然大悟。

「日間課程?啊,也是啦,當初入伍的時候就遇過這樣的情況了,晚飯過後的確是還有課要上的。」

我拿出課表,但隨即面露困惑。

「可是……這裡並沒說晚上的課程是什麼耶,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啊,呵呵……」

雖然我不清楚晚上的課程是什麼,但香取似乎很清楚,因而笑得有點玄機。

「晚上的課程不會太麻煩,提督只要在宿舍裡就位就行囉~」

「是這樣子嗎?那就讓人更好奇到底要做什麼了呢。」

「呵呵……提督不必心急,就交給身為練習巡洋艦的我來幫您好好指、導、吧~♪」

香取一邊說,一邊將身子朝我貼上來,並伸手解開自己上衣的鈕扣。

「香取?難道這夜間課程是……?」

香取的反應令我吞了下口水,並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將鈕扣解至橫隔,露出位於燃料槽間,那足以吸引目光並使人無可自拔的深溝。

「沒錯唷,就是有關夜戰的訓練喔~而且您也知道,教召是五天四夜的,也、就、是、說~♪」

香取說話的同時,伸出舌頭在我的脖子至側臉上輕輕滑過,身體也在我身上磨蹭著。

「從今天開始的這四個晚上,我都會很用心地給您進行指、導、喔~♪」

香取的動作挑逗意味十足,令我感覺彷彿有道電流竄遍全身,並因此情不自禁地打了下哆嗦。

「呼呼~看來提督已經開始有反應囉~單裝砲都挺起來了。」

就如香取所說,我的下半身在她的動作下產生了反應,將褲襠給挺出個尖角來。

「不過呢……提督也不用太心急,別忘了今天的課程只是基本講解而已喔~」

「嗚……這我也知道,可是……」

「不急、不急,提督今天就先忍耐一陣,明天開始才會有正式課程,到時才會讓提督更加舒服喔~」

「嗚嗚……」

結果,第一天的夜間課程就只是香取在我身上持續了數分鐘的挑逗與愛撫,不上不下的進展只教人難耐不已。

第二天

白天的課程為後勤教育,各個不同的班負責不同的物資調度,以確保前線的物資供應不虞匱乏——說是這樣說,但其實也只是在講課場地聽講並做做樣子,實作什麼的根本沒那回事,畢竟教召時有誰會那麼認真操課?更何況講課的教官有不少其實也都是被召來的。

再怎麼說,比起這些枯燥的日間課程,還是夜間課程比較令人期待。

「提督,您今天也辛苦了。」

跟昨晚一樣,我在香取的陪同下回到宿舍,準備進行第二天的夜間課程。

「接下來,就又是提督最期待的夜間課程囉~♪」

鎖上房門後,香取緩緩朝我走近,最後在我前方咫尺處停下。

「那麼,今天的課程……提督,您知道要如何取悅異性嗎?」」

「取悅……是像這樣嗎?」

我思忖著香取的意思,並將手伸向她的燃料槽,不料半途就被她攔下。

「噗噗~提督您太猴急了點喔,取悅異性是不能這麼直接的,您必須要循序漸進才行,不然的話會扣分喔。」

「循序漸進嗎……那請教香取,我應該怎麼做呢?」

「呵呵……有關這點嘛,首先呢……」

香取一邊說,一邊緩緩轉過身背對著我,同時還引領著我的手,將她的身子摟住。

「取悅的第一步呢,必須先從擁抱開始喔。」

「啊……原來是這樣啊,那我記住了。」

我照香取說的,輕輕地觸摸著她的身軀,並將摟著她身子的手緩緩收攏。

「要抱緊的話記得要緩一點,要是馬上就用力的話,那可是會讓異性反感的。」

「嗯?可是不是有些人會想要別人用力抱緊的嗎?」

「那是對渴望被征服的人才能那樣做喔,但事實上這也是會扣分的,所以不是每個異性都可以這樣喔。」

「原來是這樣嗎?看來這也真是一門學問呢。」

我照香取說的緩緩將她抱緊,香取的手也順勢搭在我的手上。

「接下來……如果對方許可了,這時才可以在對方身上盡情撫摸喔。」

「許可……那香取現在許可了嗎?」

「當然囉~我是您的訓練艦啊,為了讓您能夠進行訓練,現在的我自然是可以任您碰囉~」

「這樣嗎,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於是,我將手挪向香取的燃料槽,輕輕地撫摸起來。

「哈嗯~」

香取的燃料槽相當柔軟,即便隔著衣服也能因應手部動作而變形,而隨著我的手部動作,香取也跟著呻吟起來。

「如何~香取的燃料槽提督覺得怎麼樣?」

「真是優秀的彈性呢,而且感覺到的質量也不小,真不愧是同時還擔任著使節船的艦娘啊。」

「呵呵……提督還挺會說話的嘛~那麼,就給提督一點獎勵吧~♪」

說著,香取再度轉過來面對著我,並伸手將上衣鈕扣解開,使得燃料槽一覽無遺。

就如隔著衣服時所預想的,香取的燃料槽尺寸真的不小,這點在她解開衣服後更是得到了證明,現在我的目光可說完全被那對形狀姣好的燃料槽給奪去。

「來吧~如果提督想的話可以直接摸喔~♪」

「可、可以摸嗎?那……我就不客氣囉。」

在香取的誘引下,我情不自禁地往前伸出手,觸摸到燃料槽後開始輕柔地撫弄著。

「哈嗯!……提督覺得直接摸的感覺如何呢?」

「少了一層包覆,感覺比穿著衣服時要大了點,而且還更加柔軟呢。」

燃料槽彷彿有特殊的引力,使得我的手不住地一直在上面搓揉著,手指也不時挑弄著前端的出油口,使其變得愈加堅挺。

「呵呵……受到提督這樣的稱讚,還真的會讓人感到高興呢。如果提督能在社交場合上好好地稱讚異性,肯定能成功擄獲對方的心喔~」

「原來如此,那還真是讓人更加充滿了信心呢。」

受到了香取的讚許,我不由得發自內心產生了一股成就感。

「既然提督這麼勤奮向學,那我就給提督一點獎品吧~」

說著,香取將手伸向自己的下半身,將裙子也給解下來。現在的香取,身上只剩下褲襪與最裡層的一片薄布。

「接下來,就輪到撫弄注水孔吧~記住,一樣要很細心且溫柔地摸喔~」

「好的,我會注意的。」

我照著香取所說,在她的褲襪與薄布上輕柔地撫弄著,漸漸地便感覺到指尖傳來一陣溼潤感。

「好厲害,竟然已經這麼溼了。」

「嗯……!提督這番話真容易讓人害羞呢,但要是隨便說出口的話可是會扣分的喔。」

「原來會扣分喔?那就要注意時機再來講了。」

將香取的教誨謹記在心,我將手從褲襪上緣伸入,直接觸摸注水孔。

「哼嗯~提督的手法挺熟練的嘛~該不會平常就經常在自己所屬的鎮守府對艦娘們做些有的沒的吧?」

「才……才不是呢!只是身體自然而然地……就自己採取動作了!」

被香取的話語嚇到,使得我有些結巴地予以反駁。

「哼哼~不必那麼緊張的,畢竟這是教育召集,提督在這裡經歷的事情就只有我們這些關係人才會知道,因此不必擔心鎮守府那些會聽到什麼風聲喔~」

「什……我才不擔心呢!」

感覺自己似乎被香取耍著玩,我的內心產生一股報復心態,將二根手指突入香取的注水孔內。

「哈嗯……!提督的動作突然變激烈了,難道我剛剛說的話讓你生氣了嗎?」

「是啊……一直拿我尋開心,我的耐性也到極限了……所以我要反擊!」

於是,彷彿要將所說付諸實行一般,我的手指開始在注水孔內快速抽插,不一會就感覺到裡面已極度溼潤,冷卻水也多到流至手掌上。

「呀啊……!提督真是得理不饒人耶……要是再這樣弄下去,可能就要……」

「香取要去了嗎?可以啊,那就這樣子去吧。誰叫妳剛剛要那樣捉弄人,一報自然就該還一報!」

我的雙手同時在香取的上下二處給予刺激,一手不停揉弄著燃料槽,另一手則一直在注水孔內攪動著,同時也將口湊上燃料槽前端的出油口,每個動作努力地要讓香取高潮。

「提、提督……人、人家感覺就快……啊~」

隨著香取發出了一聲長鳴,她的全身也不住地顫動著,注水孔一陣一陣地噴濺出冷卻水,在在都告訴人她已高潮的事實。

「提督……真是不簡單呢……居然這樣就讓人去了……那往後幾天的訓練一定也都難不倒提督喔……」

「這樣嗎?那更讓人期待了呢,明天再好好讓我見識吧,香取。」

高潮使得香取渾身癱軟,倒在床上發出夢囈般的呢喃,看著她那副樣子,也不禁讓費盡苦心使她潮吹的我鬆了口氣。

第三天

今天的訓練內容是射擊預習,簡單的說就是用25公尺的校正靶讓人能抓回過去訓練時的那份手感,並適度從中修正自己的命中率——當然,這是白天的部份。

至於夜間的,則是……

「如何?提督,覺得舒服嗎?」

香取如此問道,而在問話的同時她也張口含著我的單裝砲,以口腔內壁與舌頭不停製造快感。

「嗯……!香取的口技……真是讓人難以招架呢……」

香取很精確地針對單裝砲上的每個敏感點施以刺激,這令我不住地質打哆嗦,但在同時又得忍耐,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此失手。

沒錯,跟白天一樣,夜間課程也是射擊預習,我必須在香取的各式奇技淫巧下維持專注,以提高自己的忍耐度與持久度。

「不過提督也很有一套呢,都已經支持了五分鐘了……嗯……」

雖然香取這樣說,但被她這樣弄了五分鐘,其實我也已經快到忍耐的極限了,內心那份要自己堅持下去的意志力愈來愈薄弱,隨時都可能讓單裝砲爆發。

「既然提督能夠支持五分鐘,那也就是說接下來該施以更強度的刺激囉~再那之前些喘口氣,休息下吧~♪」

說著,香取將單裝砲從口中釋放,刺激一停下來,我馬上趁這機會喘口氣重整態勢。

……但是,也歇息不了多久,因為香取的下一波攻勢隨即接踵而來。

「如何~這樣提督能支持多久呢~?」

「嗚喔……!」

香取用她的燃料槽將單裝砲夾住,造成的刺激完全不遜於使用嘴巴的時候,使得我在一開始就感覺自己根本沒喘息到什麼。

「咕……!香取,這實在太……」

「嗯~?提督已經快撐不住了嗎?剛才不是已經有給您稍做休息了?」

「說是這樣說,但是……」

「呵呵……如果這裡是戰場,敵人可是不會給您歇息的喔,所以提督就這樣繼續堅持下去吧~♪」

說完,香取繼續用燃料槽套弄單裝砲,期間還讓口水滴入溝壑間,提高燃料槽對單裝砲的潤滑效果。

「敵人的攻勢更加猛烈了喔,提督還能堅持多久呢~?」

說完,香取伸出舌頭,在砲口周圍無微不至地舔弄著,一舉一動都造成更強烈的刺激,也讓我的最後一絲防線瀕臨崩潰。

「嗚……!香取……再這樣弄,感覺就快……」

「哼呣……已經快不行了嗎?那麼……最後一擊~♪」

香取張開口將砲口整個含住,此舉令我澈底失守。

「香取……唔!……」

「嗯……!呼呣……」

隨著我的招架不住,大量的白濁燃油就這樣灌入香取口中。

而香取似乎無法一口氣接下這股洶湧濁流,還一度因此而被嗆到,不過她最後還是很仔細地將燃油吞嚥,接受了補給。

「咕嚕……呼,提督的燃油還真濃呢,差點就吞不下去了。」

「這、這樣嗎……」

「呵呵,這麼濃而且這麼多,這次的射擊預習就算合格了,提督您辛苦了~♪」

「謝、謝謝妳的教誨……」

因為剛射過的關係,整個人現在有些無力,說話也跟著有氣無力的。

「不必客氣。既然提督在預習時就能有如此成績,那就期待您明天的表現囉~♪」

第四天

經過一天的射擊預習,接下來就是正式上場打175公尺遠的靶了。拜過去訓練有素所賜,成績還算不錯,完全不需長官灌水也能讓人驕傲。

「提督,白天的表現很出色喔。」

「過獎了,只是訓練有素罷了。」

到了晚上,就連香取也對我大加讚賞。

「呵呵……聽起來還真是可靠呢,那麼……」

香取一邊說,一邊到床上坐下。

「接下來的夜間課程,希望提督也能有良好表現喔~♪」

說著,香取拿出個粉紅色的扁平正方形,是單裝砲用的防塵套。

沒錯,第四天晚上的課程也是比照白天辦理,都是正式打靶,不過看到香取拿出防塵套還是讓我疑惑了下。

「需要戴套嗎?」

「嗯,畢竟這只是課程啊,所以是不能沒有防護措施就直接來的。」

「這樣嗎……好吧,那就照香取說的做吧。」

於是,我跟香取都將身上的衣物全部褪下,並到床上開始前置作業。

「呵呵……才剛要開始而已,提督的這裡就已經這麼大了呢……真的有那麼期待嗎?」

香取的雙眼直盯著單裝砲,並在用手輕握住的同時壞笑說道。

「那是當然的囉,畢竟為了此刻,我都已經等了三天了。」

「哼哼,真是心急呢……不過沒關係,畢竟今晚就是成果驗收了,所以等會就讓你恣意地宣洩一番吧~♥」

說完,香取撕開防塵套的包裝,細心地從砲口慢慢套住整根單裝砲。

「這樣就可以了,來吧~提督~」

前置作業完畢,香取將身子往後微傾,並對著我張開雙腿,將已經明顯溼潤的注水孔展現在我面前。

「既然香取都這樣盛情邀約了,那我當然也該禮尚往來啦!嘿!」

「呀嗯~提督真壞呢~♥」

受到了香取的引誘,我一把撲上去將她整個人推倒,並在將砲口對準注水孔後一鼓作氣突入。

「哈嗚……!提督的單裝砲真大呢,一下子就刺到最裡面的地方了……」

「怎麼?難道這樣不好嗎?還是妳覺得太大了?」

「沒關係的,這樣正好……要是連這樣的口徑都無法承受,又如何成為一艘稱職的練巡呢?」

「既然妳都這樣說了,那就做好心理準備吧,可別這麼容易就被我轟沉了喔!」

說完,我抓緊香取的腰肢,開始將單裝砲往香取內部不停戳刺。

「啊嗯……!提、提督一開始就這麼猛……這會讓人馬上就被轟沉哪……!」

「既然如此,那妳不就更要能夠堅持住才是嗎?畢竟妳也說了,要成為稱職的練巡啊。」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噫嗯……!」

香取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卻因為被我突如其來地用力一頂而遭到打斷。

我就這樣一直猛烈地在香取的注水孔內進行活塞運動,而香取也隨著我的動作不住地發出一次又一次的嬌嗔。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抽送,漸漸地已能感覺到自己正接近極限。

「香取,我去了……嗯!……」

「提督……人家也快……啊~」

就在我達到極限,將燃油灌入香取體內,並被防塵套悉數接下的同時,香取也達到了高潮,隔著一層薄膜也能感覺到注水孔內壁倏地收緊,大量冷卻水也從中湧出。

「呼呼……提督真的不是蓋的呢……居然這麼容易就讓人家去了……」

高潮後的餘韻未消,香取一邊喘息一邊笑著說話。

「那是當然的啦,要是沒有一點本事,又要如何擔任提督呢?」

我一邊說,一邊將單裝砲從香取體內抽出,隨後再將裝著燃油的防塵套取下綁好。

「哼哼……的確是挺有本事的,都射過了一次卻還能處於備戰狀態呢……」

香取微微抬頭,看著我的下半身,正如她所說的,單裝砲仍舊顯得硬挺,彷彿在告訴人自己還能再戰一般。

「既然續戰力這麼強,那再多來幾次肯定也不成問題吧?」

「聽妳這樣說,看來妳似乎覺得還不夠喔?」

瞭解香取話中含義的我,起身準備要再拿一個防塵套,卻被香取拉住手臂阻止。

「看在提督的份上,這次就給提督個特別獎勵吧~你可以不戴套直接來。」

「不戴套?這沒關係嗎?不是說要有防護措施才可以……」

聽到香取所言,我不禁提出疑問,但香取隨即將食指抵在我的嘴上。

「這是只對提督才有的特別福利喔~所以說……」

「我知道,有些事總該心照不宣。」

聽了香取所說,我會意地笑了下。

能夠不戴套,那自然是求之不得,加上現在又有香取的特許,那又還有什麼意見?於是我將香取扶起來,自己則在她一旁躺下。

「做為交換,這次就換香取在上面吧。」

「呵呵……既然提督這樣說了,那我也只好照做了……」

香取輕笑回應,隨後便跨到我身上,將注水孔對準無套的單裝砲後緩緩坐下。

「嗯……提督的依然是那麼硬呢……」

「香取也是啊,從這溼潤度也能看出有多不滿足哪。」

「哼哼……提督還是很會說話挑弄人呢……」

雖然香取一度因為我說的話而使動作頓了下,臉上也因此一度泛出一抹潮紅,但後來很快地恢復了往常的沉穩,並輕輕挪動腰肢以調整成最恰當的姿勢。

「那麼……人家要開始動囉,提督也要做好準備喔~」

「儘管來吧,這次還是會讓妳在我之前大破的。」

說完,香取開始規律地在我身上稍稍抬起身子又坐下,而我也在她下頭配合動作將腰往上挺,並將雙手往上伸,搓揉著她的燃料槽。

「哈嗯……!提督竟然一開始就這樣猛……這樣子我可能會馬上就又大破啊……!」

「就是要這樣才好啊,像這樣給妳多操個幾下,就能有效讓妳成為稱職的練巡啦。」

「居然這樣……提督真的好壞……哼嗯……♥」

「不過還不只如此呢,我還有別的!」

「別的……?嗯喔……!提督不只很壞,還很粗魯呢……♥」

我起身將香取的身子轉過來,變成背對著我的姿態,而我也就這樣從她後方持續抽插。

「如何?這樣也可以有效提升妳的練度,不至於再那麼容易就大破了吧?」

「雖然提督你這樣說,但這實在太……咿啊~♥」

在我的猛烈動作下,香取被我弄得嬌嗔連連,同時也能感覺到注水孔內壁又一次地收緊,同時又有大量冷卻水湧出,很明顯的香取又一次高潮了。

「竟然又高潮了,看來香取還有待加強喔。」

「哪裡……應該是提督太厲害了,居然能讓人家……這樣又一次大破……呼嗯……」

高潮造成的餘韻,使香取語不成句,只能斷斷續續地伴隨喘息將話說出來。

不過不只是她已經高潮了,連我也都能感覺到自己也又一次瀕臨極限。

「看來我也差不多了……香取,妳覺得我該射在哪?」

「哈嗯……如果提督想的話……裡面也沒關係喔……呼咿……」

香取整個人上半身仆倒在床上,頭邊的床單有著大片水漬,看來香取現在已經被操到連吞口水都無法辦到了。

「既然妳都這樣說了,那就做好準備吧,我就要給妳進行燃油的補給了!」

「來吧,不必在意……儘管把燃油灌入香取的體內吧……啊~♥」

「接下我的燃油吧,香取!嗯!……」

「呀嗯~提督又濃又燙的燃油幫人家做補給了……呼嗯……♥」

隨著我將燃油大舉灌入香取的體內,香取也再一次地達到高潮,整個人不住地抽搐,夢囈般地吐著話語。

良久,隨著燃油都已注入香取體內,我將進入冷卻狀態的單裝砲抽出,接著便看到冷卻水與燃油混合而成的乳白色液體從注水孔內緩緩流出。

「唔嗯……提督真是太厲害了……這樣看來評鑑結果也想必會很優秀喔……♥」

「這樣子嗎,那還真是讓人成就感十足呢。」

聽著香取給予的讚許,因為消耗不少而跟著倒在她後頭的我,撫著她的頭髮並漸漸一同進入夢鄉。

第五天

時光飛逝,轉眼間就到了第五天。由於一切都將進入尾聲,所以這也是最輕鬆的一天,將行李打包整理好後就可以待命離開了。

「提督,這五天來辛苦您了,您表現得很優秀喔。」

臨行前,與我陪伴了五天的香取跟我說了勉勵的話語。

「不會,妳才真的辛苦了,在這五天一直用心地指導著我,謝謝妳,香取。」

「沒關係的,畢竟這是我身為練習巡洋艦的職責。」

香取笑著回應表示不必在意。

「對了,差點忘了還要給提督解召證書呢。」

「的確呢,最後還是要發證書的。」

說是這樣說,但解召證書實際上根本沒什麼意義可言,跟退伍令完全不能相比,但上面就總是會在教召結束後發證書,也真讓人搞不懂到底是發什麼用意的。

「那麼……」

說著,香取朝我靠近,冷不防地在我臉頰上輕啄一下。

「香取……?」

「提督的解召證書,我已經給您了喔。要是二年後您又收到了教召通知,到時就讓我再來為您指導吧~♪」

香取微笑著說道,那份笑容看起來就有如看著一名學業有成的學生一般。

_________________
一個黑暗的時期過去了,換上的將是更黑暗的時期

為達成心中之理想,吾將不昔為惡

http://www.plurk.com/Inaba_kun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