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6月 3日, 19:36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1 篇文章 ]  前往頁數 上一頁  123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Re: 【翻譯】【穿越】紅色帝國
文章發表於 : 2015年 7月 22日, 18:48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4月 1日, 22:25
文章: 830
外傳之五 諜報

1941年8月26日
蘇維埃聯邦 列寧格勒
NKVD支局

以柯索夫中尉帶頭,魯金等人通過了正門後,搭乘電锑直接前往四樓。在接受嚮導的帶領於大樓中前進時,克拉麗莎注意到有不少房間前貼上了膠帶,似乎是不讓人進去的樣子。

「這一帶是摩拉維亞軍之前襲擊時,遭受到大規模的掠奪而未修復的部份。在之前市街戰的時候,也產生了許多遭到魔術攻擊導致破損,因而被迫封鎖的街區。」

注意到了克拉麗莎的好奇視線,柯索夫中尉以清描淡寫的口吻加以解說。雖然魯金早就知道這一點,但回過頭去望向克拉麗莎,還是可以感受到她覺得有些坐立不安的尷尬窘態。

那位帶路的中尉也很清楚她的身份。
她自己本身曾是摩拉維亞軍魔術師的事。

因為看不到走在前方的中尉臉上究竟是什麼表情,所以跟在後面的克拉麗莎還是很在意對方的反應究竟是什麼意思。

總算、一行人來到了走廊的終端,柯索夫中尉回身向兩人致上敬禮。

「那麼、小官就送到這裡了。」

「啊啊,多謝了,中尉。」

在加以答禮後,看著柯索夫循來路回頭離去後,魯金敲了敲房門。

列寧格勒NKVD負責軍官,列昂尼德‧恩提貢保安少將今年即將迎來他的四十二歲人生。他在列寧格勒分部任職前,是國安管理本部第四局次長,換句話說也就是節制管控著NKVD所有非合法地下工作活動的立場。

在當時,NKVD的對外諜報機關可分為兩個部門。

其一是帕維爾‧費廷中將的保安管理本部第五局───通稱對外情報部,是以外交或貿易名義,將諜報人員透過合法的路徑行使諜報活動,並嘗試收買建立非合法的地下情報網,以供莫斯科本部有需要之際投入的機關。

第五局的任務中心為,將海外活動的舊白軍流亡者、托派主義者、反蘇的國家、企業等勢力加以監視,並依據任務對象不同,將收集來的情報在情報部內區分整理為經濟類、科學技術類、各地區等分門別類的儲存。

在這第五局的龐雜各種多樣部門中,其實比起蒐集情報,分析世界各地的合法、非合法海外派駐情報部發來的情報,才更像是第五局的主任務。在合法與非合法兩類情報管道中,其實本來就沒有對海外有多少貿易、外交互動的蘇聯,主要依賴的還是來自後者的地下情報網資訊。

於是,也被稱作特殊任務部的第四局的工作,便是為了補完第五局的活動並怖署與之配合的預備情報網,同時也負責從事在戰時對敵人實施破壞工作等各種妨害活動的部門。

也由於任務的性質上,專門於非合法活動的第四局局員,並不會參與到蘇聯外交使節團或著貿易部裡出任務,第四局所屬的軍官除了待在本部負責作戰企劃的僅僅二十人之外,其他人幾乎都前往了海外,披上了假身份執行著非合法的地下工作。

在轉移發生以前第四局約有七十名諜報員,其中四十七名情報員與專任調查員都派遣到了海外據點,因此這四十七人全體,都在1941年6月22日蘇聯被轉移到異世界後,永久與蘇聯本國失去了聯繫。

倖存的現場工作人員僅有當時恰巧回莫斯科作述職報告的三名幹員而已。

面對像這樣的毀滅性狀況,如何重建對外情報部門便成為了NKVD當前的最重要課題而不在話下了。

不只是面對摩拉維亞、諾烏斯托利亞等大國,還得要對這個世界存在的其他有利國家進行滲透、展開諜報戰的話,就必須迅速培育出能擔當重責大任的情報官、工作官才行。

基於這種狀況,所以恩提貢這樣經歷豐富的人物才被派遣到對摩拉維亞戰爭的最大後方據點,也是諾烏斯托利亞最近派遣了遣蘇武官長駐的列寧格勒,這當然不會是毫無理由的調動而已。

以情報員的身份來說,恩提貢無疑是蘇聯第一流的優秀才俊,其赫赫戰功包括實施了對托洛斯基的成功暗殺作戰,以及在美國構築起了忠於蘇聯的地下情報網,從英國透過劍橋五人幫的協助,得到了包括核能科技與各種多樣的技術、軍事情報資產。

像他這樣經驗豐富、足跡橫跨三大洲的海外情報員,從歐洲各國的情報機關到中國軍閥等各式各樣的諜報戰對手都遇過的超級諜報大師,如今來到列寧格勒的理由───那就是為了今後對摩拉維亞、對諾烏斯托利亞的諜報戰中取得先機,徵募能確保情報資產的人因,並且在列寧格勒這座已經被以諾烏斯托利亞人為主的為數不少之異世界人進駐的大都市裡,建立可靠的防諜對策。

「哦哦,總算來了嗎。魯金上校、克羅汀上尉,別站在那兒不說話呀,進來吧。」

恩提貢少將帶著滿臉的笑容,親自開門迎接魯金一行人。

原本想說按照禮數規規矩矩的打招呼,準備迎接嚴肅的任務內容之際,卻遭遇到了預料之外的親切歡迎,而使得魯金他們有點不知所措。

關於貝里亞所謂的休假,直到剛才為止都還不大相信,但直到現在回想起來才想該不會真的是如同字面上的意義沒有參水吧。

克拉麗沙以好奇的眼光看著一直是相當冷靜形象的上司魯金那驚慌失措的模樣,並且也將視線轉向眼前這位讓魯金慌了手腳的恩提貢少將。

他是擁有灰綠色眼瞳的高頭大馬將軍,帶著兩位來客來到一張沙發前坐下後,自己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在沙發對面就座。

乍看之下是個擁有闊達開朗氣場的人物。然而從他小心翼翼整理過的整齊黑髮,以及隱藏在笑臉下的銳利眼光,散發出一種知性的光環。從他下巴有著古老的傷痕,也可以窺見他那豐富的戰歷吧。

注意到克拉麗沙的視線所及,少將摸著下巴的傷疤微笑了起來。

「啊啊…這個傷痕嗎。我的同業或第一次見面的人呢,多半都誤以為這是戰傷…實際真是令人遺憾啊。這疤痕是我放假時車禍而撞出來的。」

對於啞口無言地愣在當場的克拉麗沙,少將的高笑聲響徹室內。

###

在把氣氛變輕鬆之後,恩提貢才開始談到正事。

「那麼,我們就來談些關於工作的話題吧。同志帕維爾‧安納托列維奇已經把你們的任務內容告訴我了。我是想說你們盡快把上頭交辦的差事消化完,多一點閒暇時間在市內觀光不也挺好的嗎。」

恩提貢一邊這麼說,一邊拿出地圖攤開在桌上。

那是一張列寧格勒市街地的地圖。圖上有幾個被藍色鉛筆所圈選的地點,看起來都是官廳公邸、工廠區等建築物的樣子。

「克羅汀上尉,妳的工作內容非常單純。請將在這地圖上作紀號的建築物,都施放結界魔術加以保護起來即可…哦對了,當然也包括我們現在所在的這棟建築啦,要是妳想施法的話,請務必通知我一聲。我可是很希望親眼看到妳施放魔術的第一手表演哦。」

恩提貢講到這裡,露出了興致盎然的表情緊盯著克拉麗莎。他到底是有多想親眼看到魔法的實際表演呢,那雙眼睛就像是期待著新玩具的少年般,藏著期待不已的光輝。

「莫非閣下一次也沒見過魔術嗎?」

「火燄魔術之類的倒是見過。當初我有看過從盧比揚卡送來的俘虜作過一次表演…哎呀那可真是教人嘆為觀止…但也就僅只於令人讚嘆這樣的程度吧。」

從起先的興奮,恩提貢說到最後時卻又顯得毫無留戀。

恩提貢個人抱持著興趣的領域,是以防諜技術的眼光而言有莫大意義的結界魔術、以及可以對人的精神施加作用的從屬魔術這兩項分野。

至於火燄魔術這一類的戰鬥用魔術,他是根本從一開始就沒有關心過。

站在恩提貢這樣的將軍視角來說,戰鬥用魔法師不過就是以法杖代替步槍,是與極其一般的紅軍士兵並無差別的戰鬥力。以最極端的說法,恩提貢的觀點是,這些攻擊魔法使敵人無力化的方式,與手持步槍的人並沒有什麼差別的話,既無新的Know-How也就沒有研究的價值。

在這種情況下,該注意的反倒是科學文明無法對應的領域,也就是能對精神、空間等範疇產生作用的魔術。特別是今後蘇聯倘若要錄用魔術師擔任軍政要職的話,那麼考慮到我軍之中也會出現被魔法影響到的持有魔力之人,那對抗從屬魔術的保防對策就是必須考慮到的一環。

「從這層意義上來說,克羅汀上尉,妳的存在對我們的祖國來說,正是奇貨可居之人。若說在妳的腦袋裡那關於魔術的眾多知識,將有左右今後國家興亡命運的重要性也不會太誇張。」

對於恩提貢這番幾乎投注全身全靈的奮力熱辯,克拉麗莎屏息以待地聽著。

她是在魔法王國專修結界魔術、並有成為軍屬魔術師的經驗。再加上身為魔術研究者之證明的「導師」稱號。她曾一度懷疑過這些資格究竟在魔道文明不存在的國家,還能有什麼樣的意義,但如今克拉麗莎是第一次確切地體會到實感。

「你們兩位,都要留意自己所處的立場啊。現況,在我國所俘虜的眾多魔術師之中,克羅汀上尉也是其中第一級的人材。」

接著,恩提貢將兩人於列寧格勒應扮演的角色簡潔地加以告知。

構築魔術結界是只有方面軍司令部、列寧格勒州政治局首腦部、NKVD支局等高幹集團才知道的機秘事項,在不曉得克拉麗莎真實身份的人面前,她的偽裝身份是東普魯士出身的德裔蘇聯人女性軍官。

而克拉麗莎的直屬上司只有魯金,包括魯金本人在內,這個機關的指揮系統將直屬於貝里亞而獨立於蘇聯軍政體系以外。

「當你們在國內執行任務時,請十分注意自己所應採取的立場。啊…倒是市內嚮導的工作,也就是剛剛帶你們過來的那位柯索夫中尉,他已經知道了兩位的真實身份,所以請安心吧。」

電影院也好、芭蕾舞台或著歌劇院也都好,列寧格勒多得是觀光的好地方哦。最後恩提貢說到這快活地大笑出來。

外傳之六 行末

1941年八月二十六日
蘇維埃聯邦 列寧格勒
舊斯莫爾尼女學校 列寧格勒共產黨本部

列寧格勒共產黨本部。

這棟建築的歷史,可以上溯回十八世紀,伊莉莎白女皇在位的治世。原本是作為正教修道院而建設,並且在修道院隔壁順便蓋起了寄宿學校;但卻在兩代後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女皇時代徹底改造,成為了俄羅斯第一所女子學院。

在十月革命當時,這裡成為了列寧指揮行動的革命司令部,之後直到蘇維埃政府樹立、將首都機能移轉到莫斯科之後,這裡才從蘇聯政府的中心改為列寧格勒地方的共產黨支部。

在沙俄時代作為寄宿學校利用至今的這棟古建築共有三層樓。

而三樓其中一間書房,是列寧的辦公室所在,其後更換了芝諾維爾夫、基洛夫、日丹諾夫等主人,克拉麗莎如今就身處在這間書房中。

身穿NKVD軍官制服的女魔術師將嵌有姆指大程度黃玉的短杖握在手裡,並且高舉指向天花板。

她唱出了如同音樂般的語調、俄羅斯人無法理解的語言矩陣。

那是結界魔術的詠唱開始的瞬間。

周圍的空間逐漸傳出了某種類似金屬扭曲的聲響,同時克拉麗莎的周圍也環繞著一圈發光的鱗粉般光點。

看著這幻想世界的光景,所有在場的人連口水都不敢吞一口地瞪大了雙眼。

###

實際上,受NKVD長官貝里亞直接命令的【防諜對策】,以克拉麗莎的角度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工程。

克拉麗莎被命令的內容,是要構築可以防範透視、竊聽魔法的結界,這種比起要防禦槍彈之類物理攻擊的魔法防壁,可說是要低好幾階的簡單法術。

而她既身為摩拉維亞魔道軍中萬中許一的結界魔術師,並集中組成的防護連隊───要對戰場上的敵軍施加的對軍級魔術攻擊加以對抗的專業防禦部隊出身,在這方面完全是可以稱之為第一流的魔術師。其實力,早在她被紅軍俘虜的東克拉基亞會戰便已經證明過了。

要說為什麼的話,雖然僅僅是十幾分鐘而已,但這些為數一個連隊的防護結界師也曾經完全頂住蘇聯紅軍一個方面軍級的面壓制砲火。

對於這樣的克拉麗莎來說,這次構築的簡易結界魔法,僅僅是用一隻手就能轉眼間搞定的簡單工作,但是那些聚集在自己背後圍觀的蘇聯高官們,看到她施術的樣子都不禁發出了「嘩啊」、「喔喔!」的歡聲與交頭接耳,這樣熱烈的反應實在是令她感到困惑不已。

(並不是什麼值得驚嘆的高級法術不是嗎…)

然後,克拉麗莎將視線轉向那位陪同自己的上司。

魯金上校在莫斯科NKVD本部就已經見過一次她的施法,一路來到列寧格勒來也早就已經對魔術見怪不怪了。對於那些露出吃驚表情的列寧格勒共黨高官們,魯金的嘴角浮現苦笑,勸導他們稍微往後退開離遠一點。

在來到這裡以前,於NKVD本部也進行了相同的施法,然而俄羅斯人對於魔術───以及施放魔術的克拉麗莎───所產生的不必要過剩反應,即使心裡知道這些人是與魔道文明絕緣的種族,但還是令她感到很難習慣。

克拉麗莎的內心多少還是有些動搖,於是決定高舉那灑落光之鱗粉的短杖,加快構築結界的進度。

散落的光粉在空中匯集成了俄羅斯人所未見過的奇怪文字串列,並且就這樣溶進建築物的牆壁裡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僅僅這種程度的術式,她有著就算稍微喪失了集中力也不會施法失敗的自信,但對於工作中被人議論紛紛的雜音還是感到些許不滿…當然,克拉麗莎是不會對蘇聯政府的高官們吐露真心話的。

現在,她一放完法術,背後立刻擠來了三位中年男性,對於克拉麗莎唱起了歡聲與致詞的三重奏。總感覺給人一種凹凸互補印象的黨書記與政治委員們。

從右邊開始…臉色發白、看起來並不健康的瘦長男人。他是安德烈‧日丹諾夫第一心腹的列寧格勒州黨務代理人,阿列克謝‧庫茲涅佐夫黨書記。

擁有頑健體軀之人為德倫契‧斯提可夫軍事會議委員。

擁有不符比例之肥滿體形的人是列寧格勒市蘇維埃議長(=市長)的彼得‧波普科夫。

這些政治局員的意圖應該不會是想要干擾自己施放魔術吧。雖然克拉麗莎自己也明白這道理,但對於這些緊跟在身邊連一刻都靜不得的大人物還是感到很頭痛。但雖然這麼想,轉頭一看他們對自己所放之魔術的認真驚嘆眼神,以及他們在這個國家的地位,克拉麗莎還是決定不發一語。

(反正他們…沒有惡意。只是對我的工作很熱心吧)

就這樣,克拉麗莎盡力使自己不被那雜音三重奏所干擾,默默地繼續對其他地方施放法術。

###

在巡視了列寧格勒市內各處的重要設施、並一一構築起防禦結界之後,已經是過晚上八點的時間了。

在張開了最後一道結界,離開了斯莫爾尼的共產黨本部後,外頭已經被一片夜幕所籠罩著。在搭乘著公用車往官邸移動的途中,隔著車窗看著這列寧格勒的夜景,與莫斯科似乎有些相似,卻又有些許不同。

給人一種沉重苦悶、質實剛健氣氛,發散出傳統的、保守的氣息之國都莫斯科。

莫斯科人是粗暴而有活力的,給人一種強硬的印象,同時又倔強、愛喝酒。他們是保守的孤立主義者,對歐洲又怕又恨,與農民們併肩建立起了這座東方堅城。莫斯科人將列寧格勒───也就是聖彼得堡,視為將西歐毒素流入國內的危險象徵。

另一方面、俄國西部的中心則是列寧格勒。

當這裡還叫座聖彼得堡的時代,就已經綻放開了璀璨奪目的文化之花。相比起保守的莫斯科,聖彼得堡就像是個進步的流行教主。彼得堡人熱愛追隨巴黎與羅馬的華麗,效仿著西歐的潮流。甚至在沙俄時代,這裡到處都聽得到俄羅斯上流社會使用的法語之聲。

列寧格勒人是喜新厭舊、愛好外國的勤勞都會人,他們始終都將地處內陸深處的莫斯科看作是沒文化的鄉巴佬。

(父性與母性…真的就像這麼一回事呢)

在搭車移動的途中,克拉麗莎回想起柯索夫中尉導覽觀光時解說的一部份內容,不禁小聲笑了出來。

今天自中午過後就一直在到處工作,移動途中穿插著魯金和柯索夫的對話,回想起來簡直就像是把景點全跑過一遍的市內觀光似的。不對,自己想問的不是這個。莫斯科車站的冰淇淋仍然令人難以忘懷,那時候令人高興得想飛起來的感覺還會再有嗎。

一想到這裡就令她感到突然羞恥無比,於是克拉麗莎又將視線投向窗外。

###

在克拉麗莎一行人離開了黨本部沒多久後。

又回去繼續工作的阿列克謝‧庫茲涅佐夫黨書記,其辦公室被NKVD的恩提貢少將所拜訪了。

「這麼晚還來打擾您,真是誠惶誠恐,黨書記同志。」

「不要緊的,暫時我還沒有要下班的打算。」

在稍微將臉色發青的眉頭揉了揉之後,庫茲涅佐夫黨書記從辦公室起身,來迎接到訪的將軍。黨本部直到這麼晚了,卻還是點著輝煌燈火。對於看起來像是已經到了精力極限的庫茲涅佐夫,恩提貢苦笑著找了張近的沙發坐下。

「關於市內的重要設施,其防透視、防竊聽對策可算是告一段落了。他們倒好,從明天起就能放假…真羨慕。」

「這樣就好啦,畢竟所有的行動都被我們掌握著嘛。」

對於似乎並不特別擔心,而是用一種氣若遊絲的感覺發表感言的庫茲佐涅夫,恩提貢輕輕首肯並作出答覆。

「當然了,預定的行程都是由負責導覽的柯索夫中尉提出,當天到時候也是由他而不是別人來帶路。」

與魯金想的一樣,柯索夫既是導遊,也是負責監視他們的暗哨。也不只是監視克拉麗莎而已,萬一要是有人打算危害她的話,柯索夫也是身兼護衛。

「明天在咖啡店用完早餐後,前往埃爾塔米日博物館已修復的區域參觀,然後是觀賞電影…這麼說起來上個月才剛上映的【安東‧伊萬諾維奇之怒】還沒看過呢。我要是有空的話,也想去看看啊!」

「照這樣您要忙到戰後才有辦法看囉。」

對於呆若木雞的庫茲涅佐夫,恩提貢笑著繼續說。

「晚上是去火星劇場,參觀NKVD與紅軍歌舞團的公演…這是連我都會自嘆不如的密集行程啊。柯索夫中尉大概是認真的想行銷列寧格勒。」

「如同字面意義上的觀光之旅呢。嘛,也沒什麼問題。不過,要避免讓諾烏斯托利亞的駐紮官與他們撞個正著,這一點務必要特別注意。」

「我知道了。」

恩提貢露出認真的表情點了點頭。

摩拉維亞與諾烏斯托利亞之間的關係也關係到宗教問題。像這樣的問題在原本的世界,也是從古代就困擾著俄羅斯人的大麻煩,要是還沒把握清楚狀況就惹出了簍子,這問題只會更加不可收拾。

關於精靈神教和摩拉維亞之間的關係,恩提貢的想法是先靜觀其變,盡可能收集關於各種宗教的情報才是上策。

「話說回來,關於摩拉維亞戰線的發展,我們也逐漸開始收緊了布魯諾包圍圈了。」

這句話使得庫茲佐涅夫黨書記露出了笑容。

「我也略有所聞。據說,謠傳似乎是你們特戰群俘虜了敵人的重要人物啊。」

對於庫茲涅佐夫的問題,恩提貢也點了點頭。

「以侵略我國為目的的摩拉維亞遠征軍…自稱為新領土鎮定軍,這件事您可知道嗎。」

「啊啊,簡直是亂七八糟的名稱。」

「在我們即將關上包圍網的時候,當時有一小撮魔道軍部隊打算逃出布魯諾。不過這撮人的下場,是被我軍再捕捉而投降了…幸運的是,我們捉到的這群人似乎就是鎮定軍司令部。」

庫茲涅佐夫先是愣了一瞬,稍過些許後發出「哎!」的一聲,露骨地顯出侮蔑之情。

「不僅是犯下軍隊主力被包圍的大錯,還想在緊要關頭只讓司令部逃出?換成我們蘇聯軍,捉到當場就會全部槍斃。」

「深有同感。但是留這幫人活口,可以得到許多有用的情報。現在、殘留在布魯諾市區的只剩下步兵主體的三個旅。雖然城市周圍布下了強力的防禦結界,但並不是不能突破。庫圖佐夫作戰也快要接近尾聲了吧。」

聽完了這樣的報告,庫茲佐涅夫暫時閉上雙眼,像是深有感慨似的小口吐息。

「事情總算是能有個著落…話說回來,投降的那幫人要怎麼處置?」

「與之前的俘虜一樣,要移送回盧比揚卡。現在,貝里亞同志直屬的特務隊正趕往當地押送人犯。」

雖然沒說出口,但恩提貢也在腦海裡猜想著押送隊的指揮者是誰。在摩拉維亞國內隨時都能立刻趕往現場的情報員人數屈指可數,恐怕所謂趕往當地的隊伍,就是克拉席金上校本人了吧。

雖然他會怎麼對付這批俘虜那還是未知數,但至少可以想像,並不像克拉麗莎那樣有機會接受到厚遇款待。

(…碰到他,搞不好戰死還比被活捉要好呢)

這些俘虜可能會被送往盧比揚卡監獄裡,收監外國人與重要人物的第二囚區…而且有很高的可能性會被塞進與實驗室併設的特別監房。那裡是像恩提貢這樣層的NKVD高官也都還有未知之處的,被機密之壁所覆蓋的未知領域。

NKVD本部的地下區劃,或被稱為盧比揚卡監獄的此一空間,其中克拉麗莎也待過的牢房正是所謂的第二囚區。這裡是將徵募而來的工作員,或著將預定要抹殺掉的外國人與重要人物暫時收監的區域,雖然好像很恐怖但囚室本身看起來倒像是豪華旅館一樣。

各種家俱相當完備、餐飲也是由NKVD食堂和外頭的高級餐館運來的上等飯菜而非普通牢飯。

雖然說不時聽到牢房外頭傳來令人不快的雜音,令克拉麗莎入住的期間受到了顯著的神經耗弱傷害,但她所受到的待遇是極其高級的。

然而、像克拉麗莎這樣能活著走出去的例子也是極其稀有的。

這個第二囚區設立有NKVD執行一切死刑判決的司令部政委會,同時也有司令部政委會直轄的毒物研究所。

在前前任的NKVD長官克里夫‧雅果達命令下設立的這座研究所,在正式文件紀錄上也被稱呼為【X實驗室】。

現在擔任X實驗室所長工作的人,是以優秀的生物學者而知名的格列高里‧摩賽維奇‧馬洛諾夫斯基教授。他既是以專攻致死性瓦斯與惡性腫傷之影響、也是以毒物使用為專攻領域的學者,直屬於NKVD的技術支援部長之下,也兼任特別實驗監房的負責人。

在整個盧比揚卡之中,這座特別實驗監房也是屬於最高機密的極秘獨房,即使是NKVD高官也是未經許可就不得進入的區域。關於毒物使用的臨床實驗,以及用來極秘的處決犯人等用途,詳情恩提貢也知道的不多。

但可以確定的是,這是光聽起來就令人不大舒服的存在。

將不快的想像拋諸腦後,恩提貢微微地板起臉孔。對於面前的黨書紀,恐怕像這樣的事情也是遠超出他所能想像的範疇吧。

「至少,我想對方不可能再受到如同克拉麗莎大小姐那樣的厚遇招安了吧。」

恩提貢決定不提那些令人發毛想像,僅以不會洩密的方式作出總結。

_________________
作家、史家、專家、戰略研究者;都是場面好聽話,

尼特、軍宅、嘴砲、場外亂入廚;方為吾等真面目。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31 篇文章 ]  前往頁數 上一頁  123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