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20年 5月 31日, 14:39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普魯士的本質與死亡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9月 9日, 15:02 
離線

註冊時間: 2012年 8月 15日, 13:56
文章: 696
普魯士的本質與死亡

所謂的普魯士,與其說它是德國的前身,​​不如說它是德國和波蘭混合誕生的獨立物。它的本質概不能只用德國來涵蓋,亦不可以波蘭作全部的代表,它具有異於兩國的特性。

從歷史上來說,(自條頓騎士以來)普魯士很長一段時間介不屬於德國。雖說它是德國東向殖民的急先峰,但它不過只是當時神聖羅馬帝國勢力範圍一個東方的邊陲,離帝國的核心非常遙遠,更不用說在1466年後,它更離開了跟隨已久的神羅,投入了波蘭的懷抱中,以後長久和波蘭的關係更是有如密不可分。

因此在神羅仍未完全崩潰之前,乃至是以後普奧戰爭結束前,普魯士都未看作成等於德國,反而長期佔據帝國核心,早累積了傳統和權威的奧地利,更被視為德國統一之前,德國真正和最大的代表。

那麼為何以後,世人總是將普魯士視為德國,而且不分時期了呢?主要是在近代以後,德國民族主義日烈,故在普魯士統一德國後,原本只是利用德國民族主義力量推動統一的普魯士,反而被日漸失控的他們影響。失去了原有的重要性,被隱沒在德國的光芒下,民族主義者有意無意下,強行把它們拉在了一起。普魯士其實也注意到這,因此在統一時,他們也在利用時,努力避免是普魯士融入德國,更希望是德國被普魯士吞下。因此才會提出「小德意志」方案,或是出現威廉一世曾不願接受「德意志皇帝」稱號的情況。以避免比普魯士更具條件的奧地利介入,令普國比壓了下去。事實上俾斯麥時代的整個政府,都不是為了德國民族主義服務而進行統一,而是為了普魯士的強大和完整化,一些時候看似是民族主義政策的東西,例如搬出「帝國」這個名詞,或是以後的對外殖民等,也不過只是為了排解日益興盛的城市階層的民族主義,但出發點絕對不是為了此,它們的出發點就只是基本國家利益的完成,把普魯士的國土完整下去。這正是為何在北德方面它們能夠如此的確切實行,但在南德則如此自我限制,如果它們真的只為民族主義服務,它們根本不可能放棄南德。

那麼到底是什麼因素,驅使它們出現這樣的結果了呢?這就要從最開始的問題,普魯士的本質為何說起。

很多時候,人們會輕易又不負責任地把軍國主義放在它身上,但事實上所發動的戰爭都比英、法還要少。普魯士實際上許多時候並非以蠻橫無理的角色登場,而是以一個大國旁的小伙伴登場,例如曾作為神羅下的條頓騎士團、波蘭的附庸國、慘敗後又於拿皇之下等,這是因為它在當時的歐洲中​​,仍只是一個強土分散的國家,故此必須長久以軍事實力保障生存,從以得到強大的軍力,且很大程度上產生軍國主義的印象,但那先天性的地理缺陷,使它不能夠隨意地發動戰爭,很多時只能伴隨其他大國。

而普魯士的真正本質可分離出包容和責任。這在於它的分散土地,使之缺乏像鄰居有核心的中央地帶,並且必須包含任何內外的人,只要人民克盡己任,國家就不會理會你會怎樣,因而在相對很多同時的國家,它更顯得開放,任何人也可成為普魯士的一員。因此它並沒有其他國家現在宗教限制及以後民族主義的包袱,不過這也成為了它以後的一個危機因子。

在俾斯麥那時代,民族主義已經興盛,但本身就沒有自己的民族,亦缺乏建立這的統一傳統的普魯士,因而面臨危機,故此它十分容易在德國統一後,被德國民族主義吞噬,不像其他邦國,如巴伐利亞等,具有自身的地域主義作護盾。因而如上面所言,普魯士在推動自身擴張及利(騙)用(取)民族主義勢力時,也在防備它們的擴張。例如它有意地減緩統一的速度,及對外的殖民擴張的盡力避免。

而且即使是任何一個時代的普魯士,它也在避免過度的擴張(除了腓特烈大帝那次幾乎致命的賭注),以防止拉扯耗盡國家,因為它沒有那種可以再來一次的本錢。因此一直都存在自我限制的能力。

可惜一切都白費氣力了,因為自俾斯麥下台,威廉二世真正完全掌控全部權力後,即代表普魯士在德意志帝國建立後固有的影響力,幾乎完全離開了德國的核心,被城市階級代表的民族主義取代,而這種情況已從腓特列三世時有明顯的跡象。隨之就是帝國擴張的開始,偏離概有的自限方針,超出了普魯士的消化能力,原來有利德國的外交關係,亦被威廉二世這個經驗不足的德皇搞至破產。

因此在這時候,普魯士已淪為垂死的病人。到了其後的魏瑪時代,亦隨著在初期試圖拉攏納粹黨穩固自身的巴本總理,所發動的普魯士政變下,令普魯士完全喪失了自己的獨立性,而普魯士最後的一點力量,也在和普魯士概有本質完全相反的納粹黨崛起下被吹熄,並於二戰結束後,成了納粹主義崛起的代罪羔羊,被正式的宣布了死亡……

_________________
俾斯麥暨鐵十字點圖公司


回頂端
 個人資料  
 
 文章主題 : Re: 普魯士的本質與死亡
文章發表於 : 2014年 9月 10日, 15:45 
離線

註冊時間: 2008年 6月 11日, 10:00
文章: 1315
1466年归属波兰的那个普鲁士是普鲁士公国(在此之前骑士团领什么的好像也不是神罗领土),也就是后来的东普鲁士省。
而普鲁士王国的本体不是这个普鲁士公国,而是勃兰登堡选侯国。之所以使用普鲁士国号不外乎是建立时的一种都合主义,以及对波兰扩张领土的某种野心使然。因此而言,两个普鲁士之间本来就不是一回事。
普鲁士王国可以分为两到三个部分——东西普鲁士,是相当波兰化的地区;勃兰登堡和波美拉尼亚,是相当德意志化的地区,再往前其主人是后来成为梅克伦堡公爵的文德斯拉夫王室,当然还有过瑞典的影响;西里西亚,它的底层兼具波兰和捷克的因素,有奥地利的影响。
1812年战争之后,普鲁士夺取了莱茵兰,奠定了它成为列强的基础。这个时候,它又变成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国家。这时候唯一的黏合剂就是德意志民族主义,舍此普鲁士就不能发展为一个强国,更不可能建立第二帝国。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普鲁士就只能成为德意志的娘胎了。
这里要说明的是,尽管如此,普鲁士并不是一个包容的国度:普鲁士统治阶级在文化上和信仰上高度一致,不仅奴役并且积极同化国内的各种斯拉夫人。这种同化政策大概在近代晚期就开始了(各大城市内都禁止说索布语),这跟同时代的波兰相比完全是相反的。
仅仅从宗教宽容上来说,普鲁士还不如另一个东欧小国特兰西瓦尼亚。可以说,普鲁士本来就有一种反多元文化的传统(当然这还不能叫做是民族主义)。

至于军国主义,说的不是发动战争的次数,而是其政治和经济的高度军事化。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自90年代奉行先军政策以来一场战争还没发动过呢,难道它的军国化程度不如美国?

如果认为普鲁士=普鲁士公国/普鲁士省,那么普鲁士在二战后确实消亡了。但这一概念与德国统一之类的历史事件基本上没有联系。
如果认为普鲁士=普鲁士王国/普鲁士自由邦,那么其母体勃兰登堡至今仍作为德国一州而存在着,当然容克贵族及其支配体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话说回来,勃兰登堡和柏林在20年代就已很少见这种支配体系的遗存)。只不过母体以外被它吃下去的那些地方又独立了而已。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2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7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