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勢主義-Offensivism

攻勢主義社團專屬論壇
現在的時間是 2018年 12月 10日, 10:05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發表人 內容
 文章主題 : 【國別史】瑞穗皇華:南天皇國
文章發表於 : 2016年 4月 3日, 21:35 
離線

註冊時間: 2010年 11月 22日, 13:20
文章: 371
來自: 北極海
圖檔
南天皇國

國花:桂花

國歌:地海頌

首都:雲龍京

國家格言:靖海澄疆

國家代表色:黃色

國際地位:獨立國家,神州國協成員國

國土面積:約687,735平方公里。

人口:約四千萬人。



【領土範圍】
圖檔



【國旗】
圖檔



【簡史】

上古時期

曦國藩屬時期

潘國殖民時期與建元稱皇
(約850至870年代)

南天三傑與工業維新
(九世紀末)

皇國的名義獨立和實質獨立
名義獨立:912年
實質獨立:926年

倒戈玄國及轉讓運河利權

南向擴張野心與瑞省戰爭的慘敗
(930年代前半)

大清洗、李鄭內戰與寧朝建立
(930年代後半)

後經濟大恐慌時期

(待補)



【國體政治】

  採君主立憲制,中央集權。

  國家領袖:大南天國人皇。歷史上曾為曦國藩屬,受曦國皇帝冊封為「東萊靖海寧王」;後在殖民時期被潘國冊立稱皇,獨立後沿用至今。

元首:
  大南天國五世人皇李徹(字世恆)。

政府領袖:
  南天皇國樞機大學士陸謙(字國榮)。


南天皇國議政堂

  南天國會為兩院制:相當於上議院的賢哲堂和下議院的議政堂,由議政堂議員掌握實際的政治權力,以最大黨領袖出任樞機大學士(俗稱首輔)籌組執政樞廳。

  早年議政堂的成員多以退隱鄉里的官員和貴族為主;最初的政黨甚至即由這些在維新運動以前,即存在的世襲貴族和科舉士人所組成。在歷經工業維新後,在昇龍運河區發家致富的商人和實業家,也得以登入國會殿堂,在不同的政治勢力折衝之下,南天現有三大黨把持國會:南天士林黨,南天進步黨及南天民眾黨。

  南天的蜒民,和庶民階級的夏族人即是在工業維新後,透過經商和創辦實業,形成足以與舊貴族及士人在國會分庭抗禮的勢力;不過山地的先住民仍拒絕接受透過南天人皇的遴選進入議政堂,也不參加政黨。而南天人在實質上也將他們當作野蠻人看待,打從心裡不承認他們有參政權。

  南天的成年男性,無分貴賤,皆擁有普選權;女性因南天社會重男輕女之緣故,在近年方才開放有一定恆產的女性參與投票,共選出235席,另有42席為南天人皇欽選之少數民族議員席次,一共277席。



【民族分布】

  最早入主南天地峽的神州人稱昴族人。他們在古代領軍擊敗了此地的古乾婆亞人,在此定居下來。昴族人在此地立國後,便與此地的乾婆亞人相互結合,因此他們的後代五官輪廓較深,臉型也較為挺拔;這使得古代的昴族王國意外的以帶有異國風情的俊男美女而出名,大曦或北神州皇朝史書亦屢有類似「昴國王公遣其子女入朝服事,並攜崑崙佳麗三千入貢,上大悅稱善」之類記載,以資證明。

  但今日南天最大宗的神州裔民族為夏族,他們是在克薩爾入主神州時才南渡的神州人,最早居住在寰海中的島嶼,以海盜、傭兵為業,後來向地峽擴張,征服昴族所建立的王國。但夏族赦免了昴族的皇室和貴族,並積極與之通婚結合,因此夏族諸島和地峽區的夏族人可視作夏族和昴族的後代。

  不過,因古代的昴族貴族多半與乾婆亞人的高階貴族結合,且夏族視東萊地峽的高山先住民為「蕃人」,素來不與其通婚,因此昴夏結合後的夏族人,其膚色較寰海區其他神州裔族人的膚色為淡,而「雙門」貴族階級出身的夏族人情況更為明顯。

  蜒民又被稱作水上人,一般咸認為是寰海地區的原住民之一,有些許的神州人血統。他們平日即以船舶為家,或以寰海上的島嶼、灣澳為活動基地,依靠大海謀生;擁有獨特的文化傳承,和不傳外人的暗語系統及拼音方塊文字。雖經瀞人、神州人等影響,始終保有其傳統信仰和語言。居住在南天地峽的蜒民和夏族人的文化在經年累月的融合之下亦相互結合,尤其在宗教信仰方面特別的顯著。

  南天地峽的高山之中,尚有著無數的先住民部落,他們早在乾婆亞人,以及南渡神州人到來之前即已居住在地峽區,堪稱本地最古老的原住民。他們不只在山上狩獵,也在山中的盆地和河谷種植農作物為生,本身亦擁有源遠流長的部落傳說和口傳歷史。古代的夏族人也嘗試征服他們,但總被高山的氣候和勇武的先住民設伏擊敗;即使潘國殖民時期,其殖民軍曾以先進組織和武器打進了高山部落,迫使他們正視潘國--及其保護國南天皇國的權威,並遏制其出草風俗,成功使其開化並熟稔現代文明;但在潘國人離去後,南天政府對山地各開化府的控制力卻每況愈下,現在幾乎僅具聯絡和宣諭功能,原住民無論是在心理或物質上都漸漸遠離了南天人。

  南天原住民中最大的兩個部落稱「巴萬」和「德克達雅」,兩者皆為數十萬人之大部落,曾一度在古代演化出勢力擴及平原地區的鬆散王國。目前由其頭目和耆老議會治理。



【貨幣】

(編修中)



【語言】

  官方語言有三:神州通用語,夏族語,及水上人語。

  文字通用神州文,通用語及夏族語皆然,夏族語尚未擁有其文字和書寫系統。水上人語另有其傳統的拼音文字系統,其注音符號依神州方塊字的模式結合,而成為一表音文字,與表義的神州方塊字大異其趣。水上人語近年也發展出神州文的書寫模式,而廣為昇龍都會區的人所好。不過,無論是從前的開科取士,還是現在的國士特考,都一率使用神州通用語與神州文,一如堅持傳統的王室和貴族。

  因曾受潘國殖民,且迄今和潘國商貿關係往來仍盛,故南天知識份子和商人往往選擇潘語為第一外語,留學潘國(南天人俗稱為留北洋)的人數也相當的多。



【宗教】

  南天移民本屬於神州道家太極信仰的一員,但因夏族人先是長年在海上討生活,後入主東萊陸峽,與水上人和陸峽平地原住民(夏族稱墘埔人)相互結合,南天人的宗教同時受到兩族人影響,先是民間開始遵奉海神:「天后娘娘」;後有知識分子吸納乾婆亞人的三藏教,並創立一全新的宗教思想體系,謂之「釋教」,供奉「大釋聖祖」與眾「普薩」,此一宗教上至皇親貴冑,下至販夫走卒皆普遍信奉;南天皇室甚至奉有「熾火明王」別稱的「梵音普薩」為皇室守護者,而庶民則奉在神話中救苦救難的「觀世普薩」為守護神。

  釋教和天后教本屬不同宗教系統,各有其祭祀之所—前者稱「寺」,後者曰「宮」,但庶民不分彼我,經常迎兩者「分身」同處供奉,再混入道家的天帝、太極信仰,以至於最後「宮」、「寺」不分,甚至創造出一套南天本地特有的迎神儀式,夏族語稱作「陣頭」,這套宗教習俗隨著夏族移民推廣到南天各地。

  現在的宮和寺雖大多同時供奉釋教的菩薩與道家的眾多神祉,但在儀式上仍會因為地區的差異而有所不同。如昇龍市香火鼎盛的「黃天宮」仍保有焚燒王船的宗教慶典,而辰瑄城內的「雷海寺」則在每年定期舉辦釋教的「普渡儀式」以安撫亡魂。

  當然,仍有少數單獨供奉「聖祖」或「普薩」的寺廟,瑞省西南方的「大和寺」即有遠近馳名的「瑞穗大聖」,這尊聖像可追溯自早年夏族人的陸氏王朝;當年的陸氏國王為彰顯尊聖的決心,決定先鑄造一座巨大的聖像,再聖像落成後才動土興建釋寺。此釋寺歷經七百餘年風吹雨打而不曾頹圮,已逐漸成為南天人的精神象徵。

  南天山區的先住民則保有其祖靈信仰,有少數部落則在北洋傳教士的感化下改奉十字教;平地的夏族人亦有不少人改信十字教,有些小島上甚至保留著傳教士自行開拓的傳教基地,島上有著簡陋而不失莊嚴的教堂。



【進出口】

(待補)



【外交】

  神州國協成員國。現對外立場與大玄帝國同進退,甚至以極低的代價允諾大玄帝國的武裝部隊在國土內駐紮,因此在戰略上被視為大玄帝國在寰海地區的延伸。

  昇龍運河之主權名義上為南天所有,實則為大玄帝國實際操控營運並駐守大軍;另有世界各國派遣象徵性駐軍,和劃分租界,並享有治外法權,故昇龍運河區乃一國際共管地帶,除南天居民可無需通關任意往來並定居生活外,基本上如同國外。但主導昇龍市的萬國商團和實業家也同時為南天帶來了龐大無比的經濟利益,這使得堅持收回運河營運權,和運河區治外法權的政見在南天內部總是空谷回音。

  南天因曾為歷史上的海盜王國,「陸大瀞,海東萊」堪稱寰海雙煞,使得南天人在寰海區的名聲曾經不比瀞人好到哪裡去;但在930年代的潘國—南天戰爭慘敗於潘國殖民軍之手後,南天的軍事威脅論早已成為遙遠的傳說。



【國力評比】

工業
★★☆☆☆
  南天工業以農牧林漁等第一級產業的加工為基礎開始發展,從「東萊三寶—鹿皮、茶葉、生樟腦」,逐漸演進成自食品加工到紡織業一應俱全的民生輕工業,行有餘力還足以外銷。相對的重工業就乏善可陳,除了化肥和造船之外沒有任何可觀之處,且多屬外資所有;煉鋼冶金之類的基礎重工近乎缺席,基本上還停留在樣板的程度。

  近半世紀以來,南天逐漸以拼裝工業聞名於寰海地區,以寰海區的物流集散地為基礎,無數的堪用品,還是幾近於破銅爛鐵的零件,都藉由商人之手匯集在當地,然後再拼裝工匠的巧手下化腐朽為神奇。這些拼裝工業的成品已逐漸成為南天的主要外匯來源之一。

冶金
☆☆☆☆☆
  南天境內的金屬礦產可說是相當的匱乏;加上南天學界並不重視科學理論的研究,以至於工業所需的冶金技術得完全自國外引進。

化學
★☆☆☆☆
  因提昇農產量的需要,知識份子和實業家主要將精力投注在化學肥料的開發和製造上;也因對古神州藥學的研究而有一定的基礎,但南天的化學研究也僅停留在應用的層面,而未對學理做更深層的鑽研。

物理
☆☆☆☆☆
  南天的學術在維新運動以前以文史哲樂為主,與自然科學沾得上邊的頂多只有觀星術;重文的傳統下使得知識份子多視科學研究為旁門左道,在提倡工業化和立憲化的維新運動之後也未能動搖分毫。不過仍有少數知識分子另闢蹊徑,在熟識的鄉黨士族資助下自辦科研機構,試圖喚起南天政府對科學研究的重視,也積極地在國外發表其研究成果。

航空
☆☆☆☆☆
  當地的進口航空器以水上飛機和貨運飛機為主流,也能在零件不虞匱乏的情況下有效的保養和維修。但除此之外,南天的航空器皆是拼裝品的天下,未訓練過的職人往往就這麼開著他們「自製」的「飛機」上天,徒給空運業者帶來不少困擾。

造船
★★☆☆☆
  自古以來以「東萊海賊」惡名遠揚寰海諸邦的南天人,對於船隻的製造、修護和保養自有其經驗傳承,到了工業維新之後,則成為現代造船工業的基石。國內設有數所可建造和修護大型商船、油輪和客輪的大型船塢,專門承包來自世界各地的訂單,也是昇龍航運業最有力的後盾。

車輛
☆☆☆☆☆
  南天境內無法自造汽機車,皆從國外進口,是達官仕紳追求時髦的玩具,基本上與平民無緣。農業仍多使用畜力耕作,但在萬國商會的支援下,農業用拖拉機得已透過農業合作社的管道承租給在密集耕作的農民,使得農耕效率得以提高許多。

軍火
★☆☆☆☆
  南天在大玄帝國的支援下開辦了數間兵工廠,可自行仿造大玄帝國授權的軍火產品和彈藥。但因軍部的貪污腐敗,使得振武軍的換裝速度極慢。

民生
★★☆☆☆
  南天素為一重文輕武之社會,因此公私塾廣被,國民皆能接受教育,且以升學考入大學堂,或參加國士特考成為南天皇國的官吏為榮,故眾多莘莘學子以此為職志拼命地想擠入那道窄門。也有許多人受百年前的「維新三傑」所感召,改學習現代的工藝技術,和科學理論以培養一技之長,期望能以此安身立命並振新國家。不過,無論青年的志向為何,似乎都與從軍無緣;致使南天政府必須採用徵兵制以維持其基礎戰力。

  農村的生活水準,因不若神州帝國地廣人眾,所以普遍較高;但近年也逐漸產生人口過剩的問題,故產生許多海外移民。電力和下水道等基礎設施,在人皇李徹的積極推動下也漸漸自城市推展至周邊的鄉間,使得城市附近的衛生條件大為改善,但大部分鄉村地區仍與此無緣,危險的傳染病源仍潛伏在南天皇國的各個角落伺機而發。

  鐵路在外資和本地士族的贊助下,已能夠連接南天境內各主要港埠、都市與資源產地;不過大部分道路仍只是簡單的碎石路,可供汽車行駛的現代公路除了在瑞夏島之外,南北地峽各府僅各基本行成一Y字型以連結各州首府而已。傳媒廣播仍屬官辦,尚未普及於民間—昇龍市和皇都除外。
  
  昇龍運河區的經濟發展和民生設施遠高於南天境內的其他地區,以至於南天人大量湧入昇龍市謀生,迫使南天政府得設法安頓這些民工;而昇龍市與南天皇國境內其他地區所產生的貧富落差,在經濟大恐慌後逐漸浮現,在國內形成嚴重的社會分裂,誘導出少數民族的分離運動;街頭示威,港市罷工和武裝暴動層出不窮,更進一步的打擊南天政府的威信。



【軍事】

  南天皇國的地面武裝部隊全名為「南天振武軍」,一般簡稱為「振武軍」。此名本為南天皇室禁衛隊的專屬名號,但在維新運動時代,重組軍部時,為提振軍人士氣,故改為此名。全軍輕重軍火或透過玄國贈與或轉售,或由玄國授權生產,仍足堪自用;近年更從玄國購入數百台戰車及運輸卡車,積極地朝軍隊機械化的方向努力;不過大體來說,振武軍的後勤運輸仍極度依賴駝獸或人力支前,故越境作戰對振武軍來說仍是相當困難的任務。幸而鐵路運輸尚稱發達;除了運輸物資之外,振武軍也配有裝甲列車以供境內防禦,及威懾游擊隊之用。

  海上武裝部隊則稱為「南天揚威水師」,簡稱為「揚威水師」。揚威水師的直系祖先乃是亦官亦盜的東萊海盜,在寰海區歷史上聲名狼藉;縱使維新運動後,換骨脫胎的揚威水師已被明令禁止從事海盜「副業」,但這也僅限於檯面上而已。不過,在大玄帝國針對寰海地區佈署的大戰略之下,揚威水師仍在大玄帝國的支援下以兩艘巡洋艦為中心發展起來,全水師以驅逐艦為主力,也有數艘可支援水上飛機的水上飛機母艦,讓揚威水師附屬的航空隊活動範圍得以倍增。

  航空部隊的部分,因南天當局素來重海軍輕陸軍,所以優先購入水上飛機,先行創建水師航空隊,肩負著偵查,前觀和投擲魚雷的任務。相較之下,振武軍在960年以後才開始購入戰鬥機,不僅全屬已過時的雙翼飛機,貨源也來自世界各國,這使得後勤維修的情況相當的混亂,不足十二打的飛機竟只有半數能夠飛上天。不過振武軍的航空隊倒有個與其實力完全不相稱的威武名號--「天龍特攻隊」。

  南天皇國採徵兵制,振武軍服役兩年,揚威水師服役兩年半,總人數共約60萬人。但在南天「好鐵不打釘,好男不當兵」的社會傳統下,青年寧願吟詠風尚,縱情音律也不願投筆從戎。受過北洋軍事觀念薰陶,以技術為取向,且有「計畫外收入」的揚威水師尚不缺志勇投軍之士,以落魄貴族和社會邊緣人合體的振武軍總是長期缺乏兵源,故軍人出身的前人皇李震在上台後下詔推行徵兵制以補此窘況,並積極宣揚尚武精神,但成效不彰,士氣長期低落。

天晨帝國軍階級表

軍官:
都督(元帥)
提督(上將)
副將(中將)
參將(少將)
游擊(准將)

校尉(上校)
都尉(中校)
翼尉(少校)

管領(上尉)
協領(中尉)
佐領(少尉)

士官:
總領(准尉)
千總(上士)
百總(中士)
把總(下士)

士兵:
衛士(兵長)
兵士(上等兵)
列兵(一等兵)
列卒(二等兵)



【貴族】
(待設定)



【節慶假日】
(待設定)



【人文與地理環境】

圖檔
南天簡圖

  南天皇國根據其地方行政律令,設五省十六府八十四縣;以及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四個開化府,管轄地峽區的高山原住民(俗稱高山蕃人)。南天五省為北地峽之昴省與東省,南地峽之龍省與瑞省,以及以大島瑞夏和其他島嶼(陽龍島除外)組成的夏省。但省一級已經虛級化,故地方行政實際上的最大單位為府。

  皇國之精華區主要在南方的瑞省和夏省地帶,瑞夏島的人口更高達一千八百萬人,全靠島上火山灰的恩賜,方能保有自給之虞仍足以外銷的地力。北地峽在古代的藩屬國時期一度興盛非常,但在工業革命時期後其經濟逐漸衰落,人口亦大幅流失,這使得地峽高山的原住民勢力大為增強,致使南天政府必須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羈糜這些「蕃人」。

著名城市

雲龍京

  位於寰海大島瑞夏島東側的大都會,於940年李震建立寧朝後,將皇都自辰瑄遷至此處,並於翌年正式對外公告。雲龍京舊名應龍市,在古時僅僅是南天皇國中的邊境都市,就連發源於此但前進地峽開疆闢土的夏族人亦棄若敝屣,不過在九世紀中葉,潘國人開通兩洋運河後其市肆逐漸發展,隨後更因其優越的地理位置,以及茶葉和樟腦貿易的需求,在往後一百年中一躍而成僅次於皇國中僅次於昇龍市的第二大都市。

  在潘國殖民時期,因潘國駐瑞夏島高級專員常駐於此,加上大量的潘國人在此貿易或落地生根,本地所做的都市規劃和下水道、電力網、現代化港灣設施等公共建設,放眼整個南天皆可堪稱數一數二;市區中的洋式飯店,以鋪路石鋪設的帝國大道、悠遊爬坡於高低山丘的路面電車及運河旁滿懷洋式風格的倉儲設施,不只是殖民統治的痕跡,更是令神州各地的文人騷客和年輕壯遊者詠歎回味不已的「羅曼蒂克」式佈景。

  先任人皇李震將南天皇室和政府自辰瑄遷來此地後,即已潘人所留下之高級專員署為基礎,改建為一融合神洋風格的皇宮;為杜神州主義者悠悠之口,李震亦在市郊建立一神州風格的天壇,並於每年新年穿著傳統神州服飾主持祭天;但這並未能掩蓋雲龍京濃厚的外洋風韻,不僅僅是街角巷弄隨處可見的北洋(中梅茵蘭式)教堂,或連本地豪商和政府機構也經常模仿北洋風格建立「洋樓」和「洋房」以為居住或辦公用,這類建築在今日仍與神州系民房,和市內的翠綠丘陵一同妝點著市區的棋盤式大道,共享寰海區獨有的燦爛晴空與碧藍海色。


辰瑄

  南天皇國之舊王都,在藩屬王國時期曾為其政治中樞,南天皇國獨立後亦一度在此建都。在皇室、議政堂和各政府機構皆已遷至雲龍京的現在,其市容雖略顯寂寥,但絲竹琴瓦之韻與吟詩讀經之聲仍舊流轉於街坊水道之間,構成外地訪客對辰瑄人知書達禮的第一印象;以辰瑄大學堂和其所屬書院為首,這裡仍以南天皇國之陪都,以及皇國學術與文化中心彰顯其特殊地位。

  辰瑄之名為取「龍懷其璧,待翱九天」之意,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這裡的地理特徵;河流自東向西流過而入海,將市區一分為二。北方舊城區和皇室的宮殿則為東西向河流和支流所包圍,宛若一天然形成的護城河,舊城的北方則有潛龍山,都市整體格局呈坐北朝南之勢,充分展現其「南天王都」的氣勢。河流南方則為棋盤式規劃的新市區,與北方的舊城區構成「雙棋盤」的格局。

  不過,舊城區的柔美風格與其整體地勢截然相反,「辰瑄園林甲天下」之名如雷貫耳,使深入探索的遊客不覺讚嘆辰瑄舊皇都「剛柔並濟」之巧妙;許多年齡超過兩世紀的古老樓房,繚繞城區的水道和楊柳樹,精雕細琢的樓閣畫棟構成了舊城區「小橋流水、粉牆黛瓦、古迹名園」的夢幻意象,當清晨的霧氣揭開城區面紗的一剎那,「人間天堂」的意象將不自覺的滿盈於來訪者的心中。宮殿形式則仿效曦帝國下庠的宮殿,以白磚青瓦為主要建築材料;縱使規模遠不如下庠帝都,但其婉轉精妙的庭園風格,細緻的水道樓台卻也與蘊含霸氣的大曦風格成一鮮明對比。

  南方的新市區是在北洋人(中梅茵蘭人之俗稱)開國之後才有大規模的發展,有時穿過街角巷弄即可見到北洋人的教堂,或本地豪商模仿北洋風格建立的「洋樓」和「洋房」,與神州系民房一同妝點著南市區的棋盤式大道。

昇龍

  位於運河區西口北岸的世界級大都會;位於運河出口的絕佳位置使得昇龍發展成南神州地區最大的商港,同時也是本地最大的海運和航空樞紐,規模不遜於希菲爾的費山或中梅茵蘭的迪菲利。昇龍也是列強租界的所在地;當年潘玄戰爭後運河易手,懼怕神州帝國封鎖運河的列強諸國,以共管運河的名義,在這裡劃分租界,並在裡面駐軍。這使得南天政府在許多年前就失去了對運河區的實際管轄權;縱使昇龍市的非租界區仍由南天設官治理,運河區也設立自治州象徵其主權,但其州同知(州行政長官)能做的工作只是在萬國商會,和租界的工部局等不同的勢力之間「搓湯圓」,確保所有來到昇龍的人—包括南天本地人都能夠均分應得的利益,而不使其中一強獨佔。

  無數的外國人在這裡來來去去,使得昇龍的大街小巷充滿著異國風采,是個名符其實的「小世界」,十字教的鐘塔與迦薩蘭姆教的叫拜塔並列;阿蒂堤亞的貴人與蒙塔羅的族長擦身而過;路面電車和人力的黃包車在街上並肩齊步,昇龍的月灘和灘邊一列排開的洋式高樓廣泛地出現在各式明信片和繪畫中,與矗立高聳鐘塔的海關大樓一併成為最強烈的印象風景。昇龍號稱是一個只要有錢,甚麼都買的到的地方,這不只是指來自世界各國的珍奇物品,甚至也包括各式各樣的非法物品—例如人販四處擄掠並待價而沽的少年男女,或是令衛道人士視如寇讎的各色藥物和癮品。

  可以想見,昇龍也是個燈紅酒綠的地方;賭博,賽馬,品酒,饗宴等自是不在話下,昇龍最引以為傲的是她的風俗業和紅燈區,無論對男人還是女人來說都是天堂,只消準備充足的荷包即可銷魂徹夜。無論是街角的流鷹遊女,高級俱樂部的牛郎小姐,青樓的藝妓相公,以及達官貴人夢寐以求,爭相包養的交際花,應有盡有;昇龍獨一無二的交際花文化不知創造了多少輾轉悱惻的春宵浪語,一夜翻身的傳奇佳話,美夢破碎的哀傷詠嘆,以及諜影幢幢的陰謀奇譚—身為列強所公認的中立地帶,這裡成為諜對諜的戰場是很自然的事,有些交際花更是傳說中陰謀的女主角,八面玲瓏無所不涉,這讓昇龍的交際花更增添許多神秘而危險的色彩。

  昇龍也是南天的輕工業中心,也有少數離市區稍遠的重工業區,這些工業地區多半在運河的南岸。昇龍人早已厭倦了兩岸間極度耗時且不便的交通渡船,為了使運河兩岸的交通更加順暢,萬國商會不惜砸下重資,援請外國技師設計,自世界各國進口最好的鋼鐵,在運河注入昇龍灣的狹窄地帶,建設了一座氣勢宏偉的跨海吊橋。橋下能使最巨大的海上長城戰艦通過自不待言,橋面亦採取了前所未有的雙重結構以使車輛和火車皆能通過。自運河出口的海面上遠望,昇龍大橋實正如其名,宛若一隻騰飛在海上的鮮紅巨龍,正昂首朝陽,作勢衝天。

平波

  平波港位於昇龍運河區西口的南岸,與北岸的昇龍市遙遙相對,倚靠渡船和新建成的昇龍大橋與對岸聯絡。這裡是重要的工業港口,工業生產區也大多集中在這,能製造和維修大型船舶的乾塢亦然。大玄帝國的水師和水師陸艇隊即駐紮在這裡。這裡的駐軍是大玄帝國掌控兩洋運河最有力的象徵,也是控制西寰海上各個軍事基地的中樞。



【人物】

李徹(字世恆,48歲,男性)

  南天皇國現任人皇,前任人皇李震次子。性格溫和浪漫,通音律,好作詩;長相細緻,精心蓄留的鬍型和穿著洋式軍裝的李徹看起來更像是沙龍中的紳士,而非一國之君。因長兄李律在950年因病駕崩,在潘國習醫的李徹緊急回國,一度引起玄、潘、南天三國間的外交危機,後在三方折衝後得以順利繼位。其任內大力推動衛生、醫療方面的公共建設,並獎勵國民改正其生活習慣病強身健體;這與他曾留洋習醫的背景有關,也確實使得國內的環境衛生大為提升,新生兒和患病者的死亡率皆大為降低,整個皇國的人口成長因此欣欣向榮。

  但除此之外,他的政績截至目前為止實在乏善可陳,且更常被議會牽著鼻子走,內外交政策幾乎都被南天議政堂一把抓,更別提制衡國內官商勾結的資本家恣意的掠奪佃農貧戶和島邦蜒民,使國內的貧富差距急速上升;因此李徹「上善人皇」或「好好大君」的外號隨著他的軟弱態度遠播海內,千里能聞,成了國民的笑柄—或憤愆諷刺的咒罵。

  李徹曾先後迎娶三任皇后,並分別產下三子,但這三位皇后卻分別因不同的意外去世,其婚姻之悲慘就連平民百姓都不敢大作文章,因曾有民間算命師直言李徹「命中剋妻」因而被內務府抓走自此人間蒸發的案例。

李晨(27歲,男性)

  南天皇國皇太子,其母為大玄皇室上官家分支之郡主,與李徹婚後兩年所生下的子嗣,但母親卻不幸因產後血崩而逝。曾於玄國軍校留學,現於南天振武軍中服役,官階為提督(相當於將軍)。

李昕(22歲,男性)

  南天皇國二皇子。其母為長晨貴族日暟王郡主秦瑯玉,在李昕四歲時因車禍而去世。曾在潘國的首席學府(之一)星宇大學攻讀財經學位,已學成返國。

李昀(13歲,男性)

  南天皇國三皇子,母親為艾斯佩蘭薩前任國王之公主伊莉亞諾˙德˙歐爾菲斯˙吉訶德,與其父李徹在潘國留學學習醫術時所結識,於950年結婚,卻不幸於954年訪問潘國時逝於恐怖襲擊。

  在其十歲時曾一度被送往潘國的公學就讀,但未畢業即返國,原因不明。

李斯特˙諾克斯˙亞爾˙佩提(Baronnet Listre nox ar Petit, 67歲,男性)

  潘國公民,第三代佩提從男爵,神州名裴禮士;受聘於南天皇國海關總稅務司署任職達四十餘年,曾在十年前的經濟大恐慌時期上書建議南天皇國政府擴大公共建設以救濟失業群眾,並促成了昇龍大橋的建成。現已升任南天皇國皇家海關總稅務司(Inspecteur Generale, I.G.)

梅雅珊(17歲,女性)

  南天皇國神策軍(南天禁衛軍)所屬之皇家侍衛,目前隨侍第三皇子李昀,守護其人身安全。梅雅珊有著一頭深藍色的俏麗短髮和黑色深邃的眼瞳,分別來自她的布基裔母親與神州裔父親--惟後者已不在人世:她正是洛法爾萊聯合公國前元首亞歷山祖「去神州化」政策的受害者,原籍遠東國韋禮縣城(今洛法爾萊西北行省維利瑪市)的梅家代代皆是舊遠東國的書香世家,但雅珊的父親也正因此而獲罪,在聲援954年的一次示威遊行中被逮捕,並以陰謀顛覆國家的名義被槍殺;在這之後,與母親輾轉藏匿後潛逃出境,前往南天昇龍市謀生。

  雅珊意外的在六歲時被南天武術流派:廬山派掌門盧清發堀其武術天份,後收入門下習武,熟習槍術與以進攻套路為主的霸龍拳,在成年(16歲)後被推薦入南天宮廷,並獲選為皇室侍衛。因小時候的遭遇使她沉默寡言,也不太顯露自己的情感,但偶爾從言談中,可以得知她對幼年的故鄉懷著憧憬;而雅珊也在心中暗暗立誓終有一天要回鄉重新安葬她的父親,並平反父親的名譽...。

應頦紅(67歲,女性)

  南天皇國皇太后。應頦紅為長晨帝國泰詠皇朝(潘國入主當地前之末代本土政權)帝皇應頦氏末裔,在40年前嫁給了當時的南天寧國公,也是後來南天寧朝第一任,南天皇國第三任人皇李震,生兩子,長子李律早逝,次子李徹為現任人皇。



【現況】

(待補)



【故事】

  人物梅雅珊部分可參閱《竹嵐》;人物李昀部分可參閱《大海之國的悲歌(上)》;佩提從男爵及部分國情可參閱《南風》

_________________
圖檔
Ursusdaylight


回頂端
 個人資料  
 
顯示文章 :  排序  
發表新文章 回覆主題  [ 1 篇文章 ]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不能 在這個版面發表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回覆主題
不能 在這個版面編輯您的文章
不能 在這個版面刪除您的文章

搜尋:
前往 :  
cron
Powered by phpBB © 2000, 2002, 2005, 2007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竹貓星球 維護製作